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五章东江斡旋

    两人沿着树荫遮蔽的校园小道缓缓走着。迎面不时有三三两两漫步的校园情侣,在别人的眼中,他们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陈雪小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扬这才把自己前来的目的说了。

    陈雪想了想道:“金絔戊,我知道这个人,根据历史记载,他曾经是高句丽的一名刺客,想要刺杀隋炀帝杨广,后来因为计划失败被杀!”

    “还有没有其它的?”张大官人对金絔戊的资料很感兴趣。

    陈雪摇了摇头道:“这样吧,我带你去图书馆中查查资料!”

    张扬跟着她来到了大雪图书馆,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查资料的工作都由陈雪完成,张扬闲着无事可做,找了两本电影画报翻看起来,无意中看到里面的剧照,嘲有些熟悉,像极了清台山的青云竹海,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嘛,导演的名字赫然写着王准,这部电影就是王准在青云峰拍得武侠片,主演是刘德政和席若琳。何歆颜还在里面客串了一个女杀手的角色。

    张扬顿时来了精神,看到这部电影的名字叫《江山美人》,上面不仅仅是青云竹海,还有一幅以江城古城墙做背景的剧照,不过里面没有找到何歆颜,张扬多少有些失望,从影片的介绍上也没有看到关于江城旅游局的资料,这厮心里顿时有些不平衡了,好你个王准,老子给你这么大力度的支持,到头来你连我们江城旅游局提都不提,你他什么意思?敢情我白忙活了一场?

    陈雪找了一会儿资料回到他的身边,抱着一大摞书,仔仔细细一本一本的翻看,张扬没敢打扰她,还是低头研究那几幅剧照,不得不承认无论青云竹海还是古城墙上了剧照之后比现实中更好看,越是如此张扬越动了大力宣传的心思,假如把这些剧照印成宣传册,或者在电影中重点提示一下,那么江城这两个旅游亮点的名气肯定会更大。

    陈雪查了近一个小时,方才道:“这里有一段关于他的介绍!”

    张扬凑了过去,却听陈雪小声道:“这是一段野史,金絔戊被杀后,他还有一位女儿,立志报仇,为了刺杀隋炀帝。不惜舍身入宫,后来成为隋炀帝的嫔妃之一”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事儿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陈雪叹了一声道:“这位贵妃娘娘不仅仅想杀死杨广,还想谋夺大隋江山,后来不知怎么触怒了杨广,也被杀了!”

    张扬越听越是糊涂,杨广宠爱的后宫佳丽他多少也知道一些,他并没有听说其中有高句丽的女人存在,至于野心谋夺大隋江山的更是没有听说?难道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他死后的事情?

    陈雪合上书本道:“只有这么多了,这些资料并不可信,都是民间传说,你怎么忽然对隋朝历史发生了兴趣?”

    张扬道:“偶然得到了金絔戊当年书法的一些拓片,我比较喜欢,所以对这个人也产生了兴趣。”这个解释算得上合情合理,陈雪也没有产生怀疑。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主动邀请道:“走吧,我请你吃饭,表示对你帮我的感谢!”

    陈雪淡然笑了笑:“算了,一件小事而已,我已经习惯在学校吃饭了,外面我也不想去!”

    张扬知道她生性淡泊。也没有勉强,起身告辞道:“我走了,有没有什么东西让我捎回去的?”

    陈雪愣了一下,随即才明白张扬是要返回江城了,她摇了摇头道:“没有,不久就暑假了,我很快也要回去了。”

    “好!等你放假,我叫上赵静咱们一起好好聚一聚!”

    陈雪这次没有当面拒绝,轻轻点了点头,对她而言这已经是相当难得的事情。

    

    张扬离开了大学图书馆,向东南角停着的那辆桑塔纳走去,没等他来到汽车前,十多名体育系的学生向他围了上来,为首的正是刚才被他一脚踢飞了的9号。

    望着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张扬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虽然他的年龄也不大,可是毕竟拥有着两世为人的记忆,再加上已经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他的境界不知要比这帮没出校园的大学生强上多少倍,张大官人自然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

    那个9号显然已经从刚才的重击中恢复了过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得有些狼狈,这都是刚才俯冲落地留下的记号,他指着张扬的鼻子道:“小子,你给我站住,今天的事情不解决,你别走!”

    张扬眯起双目,一股无形的威慑之气从他的周身弥散开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张大官人浸yin官场一年多。方才悟出了那么一点点的味道,原本这点儿味道是吓不住人的,可其中掺杂了杀气就不一样了。

    这帮缺乏社会经历的大学生明显感到呼吸一滞,然后看到张大官人骄傲的仰起头,用俯视的眼光横扫了他们一眼:“你们都是大学生,不好好学习,偏要学人家聚众闹事,这样不好!”他停顿了一下,冷笑道:“叫来这么多人,是不是想打我?”

    9号瞪大了双眼,用自以为凶狠的眼神盯住张扬:“是又怎么样?”

    张扬叹了口气:“不知天高地厚啊!实话告诉你们,我是国家散打队的!真不想伤着你们!”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那棵大树上,对这帮大学生他并不想出手,吓吓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就行,张扬扬起手掌,轻轻在树干上一拍,合抱粗的大树发出空!地一声闷响,再度抬起手来的时候,树干上已经印上了一个清晰的掌印,这一手极大的震慑了在场大学生的信心,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武侠小说才可以看到的功夫。今天居然被他们亲眼证实了。面对这样的高手,别说他们十几个,就是再来几十个也只有挨打的份儿。

    张扬得意洋洋的舒展了一下双臂:“谁想打我,上来试试!”话音刚落,那帮体育系的大学生已经散了个一干二净,跑得最快的就是那个9号。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自从在乱空山被人暗算之后,今天是最为畅快的一天。

    可他的笑声未落,身后就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小子!你居然破坏公共财物!”

    张扬转身望去,却见两位身穿橘色马甲的清洁工老太太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张扬慌忙解释道:“我只是拍了一下”

    “十年树人百年树木,你居然敢在清华园里搞破坏。给我打!”两位老太太挥舞着笤帚冲了上来。

    张大官人狼狈不堪的逃入汽车内,虽然如此,后背上还免不了挨了两笤帚疙瘩。

    陈雪站在图书馆的大门处,望着狼狈逃窜的张扬,唇角不禁露出一丝浅笑,宛如绽放在幽谷中的一朵山茶花

    

    虽然左拥军专门交代要瞒住女儿,可左晓晴仍然知道了父母的事情,在暑期没有到来之前,她提前返回了国内,飞机在东江降落。

    前来迎接她的是她的姨妈蒋心悦、表哥田斌。

    望着脸色苍白的左晓晴,蒋心悦打心底生出怜意,她快步上前,握住外甥女冰冷的小手,轻声道:“晓晴!”

    左晓晴只叫了一声姨妈,就扑入她的怀中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田斌帮左晓晴拿了行李,咳嗽了一声道:“这儿人来人往的,说话不方便,走,先去酒店再说!”

    蒋心悦好不容易才哄着左晓晴停下哭泣,搂着她的肩膀上了田斌的汽车。

    左晓晴哭了这么一会儿,情绪也稳定了一些,从姨手中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抽了一下鼻子道:“我想马上回江城,去见我爸,我妈!”

    蒋心悦道:“他们没事,现在一切都在调查中,事情还没有最终定论,今天已经晚了,咱们明天再回去!”她并没有告诉左晓晴,田庆龙也来到了东江,正在为左拥军的事情做着努力。

    田庆龙此时正在许常德的家里做客,他们在江城就是上下级的关系,十几年相处还算愉快,田庆龙之所以来找许常德,而没有去找顾允知,是他再三考虑的结果,发生在江城卫生系统的事情是现任市委书记洪伟基一手搞出来的。洪伟基和许常德的关系很好,两人不单单是党校的同学,在洪伟基前来江城之前,许常德还悉心为他铺路。

    许常德和左拥军之间的关系也很不错,许常德的妻子卧病在床多年,在江城的时候,左拥军就是他的家庭医生,而蒋心慧一直有意将女儿左晓晴嫁给许常德的儿子许嘉勇,许常德对这件事也是很赞成的,两家可以说只差一步就成为亲家,有了这层关系,按理说许常德不会袖手旁观。

    许常德对田庆龙的来访还是表现出相当的热情,两人在客厅先是叙了叙旧情,然后话题很快就来到了左拥军的问题上。

    田庆龙道:“许省长,拥军的为人你是清楚的,他就是一个书呆子,对于金钱名利根本不会看在眼里。”

    许常德抽了口香烟道:“庆龙,我和拥军认识的时间很久了,他为人怎么样,我当然清楚得很,我虽然人在东江,可江城发生的事情我一直都在关注,国正同志的问题为整个江城的干部队伍抹黑,这件事影响之恶劣,后果之严重,是前所未有的,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田庆龙默然不语,他对许常德的空话并不感兴趣,他需要的是许常德真心出手,只要许常德愿意出手相助,左拥军的问题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许常德道:“黎国正死了,可是他遗留下的许多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冯爱莲交代的药品黑幕,已经在省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拥军同志的身上,我不是不想干涉,可是我如果出手干涉,其他人会怎么想?”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左援朝身为江城代市长,这件事应该在他的职权范围内嘛,他应该和伟基同志多交流交流。”

    听到许常德的这句话,田庆龙已经明白了,许常德肯定不会为左拥军出头,不但是左拥军,现在江城的任何一件事情,他都不想插手,之前黎国正案已经把许常德搞得焦头烂额,现在黎国正好不容易死了,许常德正处于调整修养期,他不会多生事端,更不会主动招惹这不必要的麻烦。

    田庆龙道:“许省长,蒋心慧已经承认所有的财物都是她收取的,拥军并不知情。”

    许常德很官僚的说了一句:“要相信组织,要相信纪委的工作能力,这件事一定会水落石出的,我们党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同志。”

    

    当晚田庆龙一家和左晓晴在东江望江楼吃饭,田庆龙在东江有很多朋友,可是他并没有惊动人家,在许常德那里碰了钉子之后,田庆龙意识到能够帮助左拥军的可能只有省委书记顾允知了,其实最合适去见顾允知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左援朝,可左援朝在哥哥嫂子的事情上表现出的退却态度实在令人失望,在田庆龙看来,左援朝太顾及自己的前程,在哥哥的问题上缺少必要的勇气,如果他敢于和洪伟基据理力争,甚至态度强硬一些,事态就不会闹到这种地步。

    左晓晴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还好有姨妈在身边陪着她安慰她。

    田斌道:“要不,跟嘉勇打个电话!”

    左晓晴黑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自然明白表哥这句话的意思,最合适给许嘉勇打电话的人应该是自己,可她从心底深处对和许嘉勇联系抱有抵触的态度,可现在父母陷入这样的困境,她的确应该做些什么。

    田庆龙冷冷瞥了儿子一眼:“你们小孩子不必过问这些事,我自然会处理!”

    田斌被父亲呵斥的脸有些发红,蒋心悦害怕儿子尴尬,笑道:“你爸爸也是为你好,官场上的事情你们不懂!”

    左晓晴默默垂下头去,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

    田庆龙有些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起身道:“我去个洗手间!”

    田庆龙刚刚走出包间大门,就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他:“这不是田大哥吗?”

    田庆龙转过身去,认出是东江白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栾胜文,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

    栾胜文笑着大步走了过来,握住田庆龙的大手道:“老哥,你真不够意思,什么时候来得东江?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田庆龙笑道:“跟家里人来东江玩儿!”

    “嫂子也来了?”

    田庆龙点了点头道:“这么巧,你来吃饭啊?”

    “给一小兄弟接风,啊!对了,你一定认识,就是你们江城旅游局的张扬!”

    田庆龙真的有些愣了,真是巧啊,张扬居然也在同一间酒店吃饭,他倒是知道张扬来东江党校学习的事情,毕竟这厮一走,江城最近清净了许多,在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事让他处理。

    栾胜文道:“田大哥,你在哪个房间啊?待会儿我给你敬酒去!”

    田庆龙把自己的房间号说了。

    他前脚回到包间,这边栾胜文和张扬就跟了过来。

    张扬是今天上午才从北京飞回东江的,田庆龙是江城官场上,有数他尊敬的人物之一,听说田庆龙来到东江,他当然要亲自过来敬酒,只是这厮没想到左晓晴也在房间内。

    田庆龙返回包间内还没有顾得上告诉他们张扬也在,所以张扬的突然出现,让左晓晴整个人呆在那里,看着张扬那熟悉的温暖笑容,左晓晴一颗芳心忽然感到说不出的酸楚和委屈,忍了许久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簌簌落了下来,她害怕张扬看到自己这幅模样,慌忙起身走向后方的窗前。

    虽然如此,在场的人都看了个清清楚楚,田庆龙一家都清楚张扬和左晓晴之间的那段夙缘,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

    栾胜文却是第一次见到左晓晴,人家也是干刑警的出身,一看左晓晴见到张扬这种表现,马上意识到,这小丫头十有和张扬之间有一段啥事儿,他不由得向张扬看了一眼,这厮什么人物啊!怎么是凡出众点的女孩都跟他有牵扯。

    张大官人的表现还是很镇定的,这段时间的官场修炼可不是白费的,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田局,您可真不够意思,来东江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害怕我请不起您吃饭吗?”

    田庆龙笑道:“你小子嘴里就没好话,你有眼睛的,看不到啊,我们这是家宴!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吃饭,这也要向你汇报?你啥时候调到多管局去了?”

    几个人同声笑了起来,张扬很礼貌的向蒋心悦打了个招呼,蒋心悦对张扬听说过很多次,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厮本人,感觉到这年轻人长相英俊,气质沉稳老练,最让她欣赏的是张扬脸上洋溢出的强大自信,即使面对田庆龙和栾胜文这些官位比他高的干部,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局促感,这在同龄人中可不多见,至少她儿子田斌就做不到。

    张扬和田斌虽然一直什么愉快的回忆,不过看在田庆龙的份上,还是和他笑着打了个招呼。敬了一圈酒之后,发现左晓晴仍然面对窗口站着,不禁微笑道:“左晓晴,你把我这个老同学忘了?”

    左晓晴回过头,一双明眸微微有些发红,她向张扬露出一丝生涩的笑容:“张扬,你好,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她顾不上多做解释,转身就向门外走去,蒋心悦慌忙起身跟了出去。

    田庆龙让田斌先送她们回去。

    栾胜文心知肚明左晓晴离去肯定和张扬有关,却故意道:“嫂子是不是不喜欢我!”

    田庆龙瞪了他一眼,这帮老兄弟都不是什么好鸟,他端起酒杯道:“我是没想到你们能混到一起,俗话说的好,鱼找鱼虾找虾,那啥”

    栾胜文笑道:“骂我不是?老哥,这么久不见咱可不带这样的!我跟你连干三杯!张扬,你跟上啊!”他转脸看了看张扬,却发现张扬有些心不在焉,用手肘捣了捣张扬,张扬这才回过神来:“好!不过田局长途奔波,年纪又大了,咱们还是别合伙欺负人家老同志,这么着吧,一起喝!”

    三人一起喝了三杯酒。

    张扬这才问起田庆龙来东江什么事。

    田庆龙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来,只是说过来接左晓晴,顺便在东江散散心。

    张扬岂是那么好糊弄的,他见到左晓晴就已经把田庆龙这次的目的猜了个七八成,栾胜文也不是外人,他放下酒杯,一语点破了田庆龙前来东江的真正目的:“田局,你这次来是不是为了左晓晴父母的事情?”

    田庆龙看了看张扬,这厮真是修炼的越来越精明了,人家既然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就不再否认,夹了一片牛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虽然没有说话,神情无疑已经默认了张扬的猜测。

    张扬道:“我今天刚从北京回来,在北京我专门通过中纪委的一位朋友了解了一下江城的情况,听说洪书记这次的决心很大,事情恐怕不好办。”

    田庆龙对张扬的能量还是有所认识的,他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本不该闹出这么大的风波,黎国正死了,现在冯爱莲已经失控了,我都不知道她说的话哪句话是真哪句是假!”

    栾胜文对江城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不好插话,只能静静看着他们两个。

    张扬道:“左晓晴是我的好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田局长只管吩咐!”

    饭桌之上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太深,田庆龙点了点头,起身道:“太晚了,我也要先回去了!”

    张扬叫来服务员,把这桌的帐算在自己头上,今晚是周云帆给他接风,根本用不着他花钱,田庆龙也没跟他客气,张扬一直把他送到酒店的大门外,帮他叫了辆出租车。

    田庆龙上车之前,张扬又凑了上去,询问他的下榻地点,田庆龙当然知道这厮脑子里在盘算什么,想了想,还是把地点告诉了他。

    

    当晚为张扬接风洗尘的是望江楼的老板周云帆,张扬本来邀请了顾佳彤,可顾佳彤来之前接到了何蓓的电话,说肚子痛,因为顾佳彤答应过魏志诚要帮他照顾何蓓,出了这种事她责无旁贷的送何蓓去医院检查了,说起来也真是无奈,魏志诚委屈了顾佳彤这么多年,到最后顾佳彤还要帮忙照顾他的情人,这世上果然没有什么公道可言。

    张扬难以忘记左晓晴失控落泪的刹那,在看到左晓晴那一刻,在春阳和左晓晴相处的点点滴滴全都涌上心头,眼前无疑是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张扬驱车来到左晓晴下榻的东江之星大酒店,考虑了一下,还是先给左晓晴的房间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中响起左晓晴柔弱中略带忧伤的声音:“喂!”

    “晓晴!我是张扬!”

    听到张扬低沉而亲切的声音,左晓晴不由得感到一阵慌乱,她想要挂上电话,可终究没舍得做出这个举动,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我就在酒店停车场!”

    左晓晴愣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张扬道:“我想见你!”

    “太晚了”

    “我想见你!”张扬的话充满着不容回绝的力度。

    左晓晴咬了咬嘴唇,又过了好半天,方才道:“十五分钟后,你在楼下咖啡厅等我!”

    左晓晴这边刚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又响了起来,她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不是说过十五分钟”

    “晓晴!”打来电话的居然是许嘉勇。

    左晓晴听到他的声音方才知道自己听错了,有些尴尬道:“是你啊!”

    许嘉勇道:“晓晴,你回国为什么不告诉我?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

    左晓晴轻声道:“我的家事,不想你为心!”

    许嘉勇道:“我们之间用得着这么生份吗?你放心,我马上回国,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别!真的不需要!”左晓晴有些惊慌的说,刚才在途中,她已经从姨妈那里知道,许常德表示爱莫能助的事,蒋心悦对此无疑是抱有怨念的,本来她并不想说,可是当儿子再度提起让左晓晴向许嘉勇求助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

    “晓晴,我真的很想帮你!”

    “谢谢你的关心,我只想静一静!”左晓晴说完就挂上了电话,拒绝了许嘉勇的好意之后,她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原来拒绝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难。

    想起和张扬见面的事情,左晓晴匆匆换好衣服,离开了房间。

    张扬在楼下咖啡厅内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左晓晴来到面前,左晓晴比起他上次见到的时候,又憔悴了一些,不过这种憔悴却给她增添了一种柔弱之美,多出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

    和刚才突然见到张扬的时候相比,左晓晴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她向张扬淡淡笑了笑,在他的对面坐下。张扬已经为她点了咖啡,轻声道:“饿不饿,想吃什么尽管点!”

    左晓晴摇了摇头:“刚刚才在望江楼吃了饭,不饿!”

    “你瘦了!”

    左晓晴下意识的摸了下俏脸:“可能是在国外学习生活比较紧张的缘故吧!”

    张扬也明白以左晓晴现在的心境,绝不是和她重叙旧情的时机,他这次来见左晓晴,主要的目的还是安慰她一下:“晓晴,你父母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咨询过一些人,现在对他们不利的证据,几乎都是冯爱莲的一面之词。”

    左晓晴咬了咬嘴唇,小声道:“你在安慰我?”

    张扬点了点头:“别忘了,我们是好朋友,你遇到麻烦的时候,我就算不能帮你解决,至少可以帮你分担。”

    左晓晴的芳心一阵温暖,她想起在春阳的时候,每次出现麻烦,张扬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身边,为她解决麻烦,用他有力的臂膀保护她,自从听说父母出事之后,左晓晴的一颗心始终处于惶恐无助的状态下,此刻却忽然安稳下来,她清醒的意识到,这全都是张扬的缘故,也只有张扬能够带给她这样的安全感,她去美国之后虽然和张扬相隔遥远,可内心深处,始终没有把他忘记。

    “谢谢!”左晓晴小声说。

    张扬摇了摇头:“对我,永远不要说谢谢!”他抿了口咖啡道:“我会尽量帮助你解决这件事,你不要担心,天塌下来,有我帮你撑着!”

    左晓晴芳心猛然颤抖了一下,她抬起头看到张扬灼热而坚定的目光,这目光带给她勇气,带给她安慰,又让左晓晴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触,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两颗晶莹的泪珠儿宛如珍珠般落在咖啡杯中。

    

    现在的张扬已经不再是那个刚刚来到九零年代的卫校实习生,他分析事情的能力提升了很多,在他明白洪伟基才是江城这场风波的始作俑者之后,张扬意识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或许不在江城,不在市里,而在省里,这件事只有顾允知发话,才有可能打消洪伟基继续做文章的念头。

    顾佳彤很晚才返回秋霞湖的别墅,张扬刚洗完澡,正看电视等着她。

    顾佳彤忙了一个晚上,显得有些疲惫来到张扬身边,从身后搂住张扬,在他面颊上亲吻了一记。

    张扬握住她的手,牵引着她坐在自己双腿之上,关切道:“累吗?”

    顾佳彤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真的欠魏志诚的,连他的情人也要帮忙照顾!”

    张扬哑然失笑,顾佳彤无疑是善良的,当然这更是因为她对魏志诚从未动情,才可以拥有如此的心态,在她的眼中,魏志诚只是一个值得同情的朋友。

    “何蓓怎么样?”

    “没事儿,只是动了胎气,大概是听说魏志诚的事情受了些刺激。”

    “魏志诚那件事怎么说?”

    顾佳彤把玩着张扬的手指:“大概要十年吧,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张扬默然无语,忽然想起了左拥军夫妇,不知道这次事件中,他们将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顾佳彤起身道:“我去洗澡!”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明天养养生日,我在家里给她庆祝,你把赵静她们几个都叫来!”

    张扬点点头,这倒是和顾允知说话的好机会,可想起顾明健他不由得又有些犹豫。

    顾佳彤看穿了他的心思,轻声道:“明健去杭州散心了!”

    第二天下午,张扬早早接了赵静和她一个宿舍的几个女孩,因为顾养养平时常去她们那里玩,跟赵静一个宿舍的女生都很熟,张扬明白顾养养对自己有种微妙的情愫,所以也没有特地挑选礼物,只买了一套画具。原本他想直接前往宁静路,可中途又接到顾佳彤的电话,让他去机关幼儿园接顾养养,这段时间顾养养闲着没事,在机关幼儿园当业余辅导员。本来顾佳彤说好去接她的,可因为要在家里给顾养养准备生日晚宴,这会儿抽不开身。

    张扬现在的位置距离机关幼儿园并没有多远,开着吉普车来到机关幼儿园门口,他让赵静几个在车内等着,来到大门传达室给顾养养打了个电话。

    此时幼儿园刚巧放学了,校园门口到处都是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张扬站在人群中等着顾养养,等了好一会儿,方才看到顾养养身穿白色七分裤,粉色T恤出现在大门处,顾养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张扬,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可她的笑容却马上凝结了,脸上的表情从欣喜变成了一种惊恐,张扬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他猛然转过身去,却见远处一名男子手握一柄菜刀满脸杀气的冲向走出小院的那群孩子。

    意识到危险的孩子脸上天真烂漫的表情变成了无尽的惊恐,他们发出惊恐的尖叫,顾养养冲了上去,她想要抢在那名男子接近孩子之前将他截住,那男子手中雪亮的菜刀已经向一名男孩狠狠砍了下去,顾养养不顾上多想,她的手臂伸了出去,用右手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刀,菜刀深深砍入她雪白的手臂,殷红色的鲜血四处飞溅,现场传来惊恐的尖叫和无助的哭喊声。

    那男子已经杀红了眼,扬起菜刀试图第二次向顾养养发动攻击。

    张扬大步冲到他的身边,一把揪住他的领子,让张大官人如此震怒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一个可以狠心向孩子和女人下手的人早已泯灭了人性,张扬抓住他的右腕,一个狠力的拧动,只听到喀嚓一声,那男子的右臂已经被他硬生生拧断,男子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张扬捂住他的嘴唇,拖着他的身体来到一边,他担心这凶徒吓到无辜的孩子,随手点中他的道,把他推倒在一旁的角落,心中还不解恨,抓起这厮的左手用力捏下,又是骨骼碎裂的声音,那男子痛得整个面孔都扭曲起来,双目充满怨毒的望着张扬。

    张扬咬牙切齿道:“麻痹的,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畜生!”他一拳打在这厮的丹田之上,利用内劲震伤这凶徒的经脉,张大官人考虑的相当周到,万一判不了死刑,这种祸害岂不是还要留在这个世上,他这一拳引起的内伤会越来越重,这凶徒绝对活不过半年。

    此时幼儿园的两名保安冲了过来,协助张扬把已经制服的凶徒摁到在地。

    张扬返回顾养养的身边,却见她的半边身体都被鲜血染红,人们关切的围拢过来,张扬抱起顾养养的娇躯,顾养养的俏脸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她颤声道:“孩子没受伤吧”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周围人群越来越多,他怒吼道:“滚开!”抱着顾养养向吉普车走去。

    

    凶徒的一刀砍得深可见骨,在省人民医院的医生精心缝合之后,顾养养的情况稳定下来。

    省委书记顾允知和顾佳彤听说顾养养在幼儿园门前受伤的事情,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省公安厅、东江公安局、白沙区分局的主要领导也全都来到了省人民医院,他们一个个诚惶诚恐的站在干部病房外。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顾允知这次是真真正正的生气了,他脸色铁青的来到干部病房门口,省公安厅厅长佟全庭迎了上来,他们这些人还没顾得上去探望顾养养,想不到顾允知就到了,佟全庭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顾允知已经怒吼道:“都在这里做什么?你们的责任是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保护老百姓的幸福安宁,去做自己的工作!”

    佟全庭抿了抿嘴唇,抱歉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目送着顾允知父女走入干部病房,他有些无力的挥了挥手道:“都走,别呆在这儿!”

    顾允知来到病房门前,透过病房的窗口,看到顾养养坐在床上,正笑着说话,他诧异于女儿的坚强,向大女儿佳彤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张扬很细心的削着苹果,然后把削好的苹果递给顾养养。

    顾养养笑道:“我当时应该去拿他的手腕的,可是一急就给忘了,傻乎乎的把手臂伸了出去,只想着挡住他的那一刀。张哥,都是我学艺不精。”

    张扬笑道:“傻丫头,要是他这一刀再狠一点儿,你的手臂就保不住了!”

    顾养养眨了眨明眸道:“就算保不住手臂,只要能够保护那些无辜的孩子,我也心甘情愿。”

    张扬心中一阵感动,正想说什么,听到身后顾允知的声音道:“说得好!这才是我的女儿!”

    张扬慌忙站起身来。

    顾允知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来到床边握住女儿的手,充满关切道:“养养,你把爸爸吓死了”顾书记很少在外人面前流露出这样的温情。

    顾佳彤望着一身血迹的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指了指张扬的身上,又指了指外面。

    张扬会意,悄悄退了出去。

    张扬来到吉普车前,从车内拿了一套衣服换上,把这身沾满鲜血的衣服扔在了垃圾桶里,却发现白沙区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张扬乐呵呵走了过去:“栾局,怎么躲在这儿?”

    栾胜文向四周看了看,确信无人注意他们,方才压低声音道:“大老板怎么样?”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这帮人不关心顾养养的伤势,反而关心的是顾允知的反应,真是不知该说他们什么好。他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样?女儿平白无故的被人砍了一刀,你说他心里能舒服吗?”

    栾胜文是主动留下来探听情况的,这件事惊动了整个平海的公安系统,抛开顾养养受伤事件不言,单单是事情本身的性质就已经极度恶劣。他低声道:“凶徒的双手都被你弄断了”

    张扬白了他一眼道:“我说你那只眼睛看到是我干得?依着我的脾气应该拧断那狗日的脖子,要不是担心那些孩子害怕,我一刀刀把他给凌迟了。”

    栾胜文能够了解张扬的愤怒,他对这件事也是痛恨到了极点,他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我们饶不了那个畜生,事情已经查得差不多了,他是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职工,因为商场倒闭被拍卖,所以生活困难,而且他女儿新近出了车祸,受了点刺激我看他精神上十有有问题。”

    张扬冷笑道:“受了刺激也不能拿孩子出气,这种没人性的东西根本不要审问,有一个杀一个!”现在想想幸亏自己已经提前做了手脚,万一真查出什么精神毛病,岂不是让那凶徒逍遥法外。

    栾胜文当然不知道张扬已经做过了手脚,低声道:“顾养养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们应该抱歉的不仅仅是顾养养,还有那些受惊吓的孩子,还有他们的家长,栾局,保障社会的和谐安定绝不是一句空话,我看你们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了!”张扬刚刚说完,电话又响了起来,原来是顾佳彤喊他上去。

    回到病房,顾允知起身向外面的阳台走去,顾佳彤使了一个眼色,张扬会意,跟着走了出去。

    顾允知望着远方天边的晚霞,长长舒了一口气,双手扶在阳台的凭栏上,低声道:“张扬,今天那名凶徒是冲着养养去的?还是冲着那帮孩子去的?”

    张扬这才明白顾允知担心什么,他向前走了一步:“顾书记,我在现炒得很清楚,那名凶徒丧心柴,他想伤害那些无辜的孩子,养养为了保护小孩子才冲出去挡住他的那一刀,都怪我,没有及时制止那个畜生!”

    顾允知摇了摇头,这件事既然是一个意外,没有人会估计到这样的后果。

    张扬轻声道:“顾书记尽管放心,养养很快就会恢复如初,我可以确保她的手臂上不留下任何的疤痕。”

    顾允知当然相信张扬神奇的医术,他轻声感叹道:“和平年代一样存在着不和谐不安定的因素,我们的公安队伍不可以掉以轻心啊!”

    张扬本想在今晚向顾允知提提江城的事情,可发生了这件事之后,让他有些难以开口,正在犹豫是不是该说的时候,顾允知道:“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张扬点了点头:“顾书记,不知道你听说江城卫生系统的事情吗?”

    顾允知没有说话,双目微微眯了一下。

    张扬道:“黎国正死了以后,冯爱莲又提供了不少的证据,现在事情闹得越来越大”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扬愣了愣,还是照实说道:“因为这件事涉及到我的几位朋友”

    “作为一名党员,一位国家干部,公私分明你都不懂的吗?”顾允知的语气依然平淡,可是却充满了斥责的意味。

    张扬反正已经把话说出来了,干脆也就不再顾忌,他分辩道:“抛开冯爱莲提供的那些证据是真是假不论,现在江城的干部队伍被搞得人心惶惶,对于发展改革大业显然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反腐倡廉是好的,矫枉过正就不是什么好事!”

    

    加了点社会事件,跟后续情节有关,那啥,本人的态度对这种没人性的坏分子,不该做精神鉴定,杀无赦,今天爆了12000,呼唤月票,医道读者潜力无穷,燃烧大家的小宇宙,让医道继续前进,公布医道3群:群号110589393,章鱼坐镇恭迎你的到来,验证请注明书友!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矫枉过正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良心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