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章欲罢不能(上)

    顾佳彤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天哪。你脑子里哪来的这么多封建思想?现在什么时代了?你还要过妻妾成群的日子?”

    张扬微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最欣赏的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你不仅仅是封建思想作祟,你还是大男子主义思想,就你还员,就你还国家干部,又想掌大权又想睡美人,合着天下间的便宜都让你一个人占了啊?”

    张扬轻叹道:“所以人性都是自私的!不在乎掌多大的权,而在乎你能够让手中的权力发挥最大的作用,不在乎到底娶几房老婆,关键在于,让每个身边的女人都能够得到幸福,那这个男人就是成功的!”这厮说着他的谬论,脸上露出洋洋自得的表情。

    顾佳彤的纤手摸了下去,抓住他的大腿内侧,狠狠拧了一记道:“见过无耻的,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

    张大官人很快就验证了他的无耻,当晚他奋起神威,让顾大小姐幸福了无数次,直到顾佳彤连连讨饶。主动提出像张大官人这种变态人物就该多纳两房妾侍才罢。

    

    张扬把最后一根金针从魏志诚的身上拔出,魏志诚松了一口气,望着满头大汗的张扬,由衷的说了声谢谢,不过魏志诚如果知道昨晚张扬还在顾佳彤的身上驰骋奋战,这个谢字恐怕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魏志诚早已识破了张扬的真正身份,他说出这个谢字,也是本着和张扬化解昔日那段恩怨的目的。经历了这次生死轮回,魏志诚凡事已经想开了许多,所以他才会主动提出和顾佳彤协议离婚。

    张扬淡然一笑,捻起颌下粘着的胡须道:“能够逢凶化吉,也是你自身的机缘和造化!”

    魏志诚看到张扬仍然在伪装,也没必要点破,常言道大恩不言谢,张扬救了他的性命,他给了顾佳彤自由,这也算得上是某种意义的补偿吧,他拿起张扬开好的药方,起身离开了张扬的诊所。

    从这一刻起,张扬租来的诊所也算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他把脸上画的妆洗净,换回自己的衣服,长舒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为了给魏志诚治病,损耗的功力那可不是一星半点,好在跟那次给文玲疗伤金针刺的损耗相比,只是微乎其微,只要半个月就能够恢复如初。

    张扬这边收拾好了东西。来到停在后面的吉普车旁,他的电话响了,电话是胡茵茹打来的,邀请他去望江楼吃饭,周云帆做东,张扬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答应了胡茵茹的邀请。正准备开车的时候,看到何歆颜来了,这些天只要是张扬过来,她准保要过来帮忙,不过今天稍稍晚了一些,看到张扬要走,不由得瞪了张扬一眼道:“也不等我!”

    张扬笑道:“正想去接你呢!”这话可一点都不真诚。

    何歆颜手里还拎着刚买的紫燕油烫鸭呢,横了张扬一眼:“真的假的?”

    “比真的还真!”

    “切M是假的喽?”

    张扬拉开车门,请何歆颜进去:“今晚老流氓请客你去不去?”

    “哪个老流氓?”何歆颜不禁微微一怔。

    “周云帆!”

    “去,干吗不去?周云帆见了你也只是小巫见大巫!”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别往我头上扣帽子,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尊严不容亵渎!”

    

    等到了望江楼才知道,今晚来得人还真是不少,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德放、白沙区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丰裕集团董事长梁成龙和他女朋友白燕、再加上做东的周云帆和胡茵茹一共是八位。

    周云帆并没有想到张扬会把何歆颜带过来,想起他和张扬之间过去的冲突就是因为何歆颜而起。不免有些微微的尴尬,不过周云帆毕竟是湖,马上就从这种尴尬中摆脱了出来,微笑道:“何小姐,我请你这么多次,今天总算给了我一个面子。”

    何歆颜对这个老家伙可没有什么好印象,主动伸手挽住张扬的手臂,嫣然笑道:“我可不是给你面子,我跟张扬来的!”

    一群人听到她如此率真的话,不由得同时笑了起来。张德放颇为佩服的看着张扬,麻痹的,人家这是什么境界,一个衅长居然能把情场官场玩弄到这种境界,连自己眼界高于一切的表妹,都对这厮死心塌地,人才,真是人才啊!

    梁成龙和张扬也是老相识了,主动向张扬笑了笑,起身向他伸出手去,张扬虽然打过他,那毕竟是过去的事儿了,梁成龙心中还是记恨的,不过这厮表面上伪装的很好,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在公众场合当然要表现出宽以待人的胸怀。张扬对梁成龙是没有任何好印象的,自从听顾佳彤说,上次魏志诚找到火锅城闹事,就是梁成龙从中作梗,心中对他的品性更是厌恶。很冷淡的跟他握了握手,然后笑眯眯看了看白燕道:“梁总的女朋友啊?长得挺端正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梁成龙的鼻子给气歪了,这他什么话?白燕是平海歌舞团的当红台柱,公认的大美女,张扬这句话包含着埋汰的意思。不过看看张扬身边的何歆颜,无论是五官身材的确都比白燕强上许多,美女必须要靠对比的,一对比就看出了差距。何歆颜最吸引人的就是她那股子率真中略带野蛮的味道,白燕的气质虽然高雅妩媚,不过在何歆颜的面前就显得做作了一些。

    周云帆招呼众人坐下,何歆颜坐在张扬左手,胡茵茹坐在张扬右手,她们两个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气质各有不同。跟她们相比,白燕虽然也很漂亮,可是终究在气质上显得媚俗了一点,落入了下乘。

    周云帆端起酒杯道:“今天我把大伙儿聚在一起,目的就是增进增进感情,共同图谋发展,能坐在一起就是朋友,希望咱们只想着美好的东西,过去的不快和芥蒂全部抹掉!”他一仰头将杯中酒率先干了,一群人同时叫好。然后举杯响应。

    张德放和梁成龙明白,周云帆这番话是冲着他们两个说的,张德放倒还罢了,毕竟他夹在顾明健和周云帆之间两面为难,的确是有情可原,而梁成龙却是遇到事情躲得远远的,他在心理上对周云帆有亏欠,今天来参加这场晚宴,也是犹豫了很久方才做决定。

    栾胜文是个局外人,这件事他多少知道一些,不过也懒得过问。

    张扬对周云帆的这一手还是很欣赏的,虽然周云帆内心中未必会这么想,可他做出这样的表面功夫,让张德放和梁成龙会有一种亏欠感。

    张德放也是个老于世故的家伙,他举杯向周云帆道:“事情过去了就好,周大哥吉人自有天相,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百乐门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

    周云帆笑道:“百乐门的生意我也并不看重,关键是一口气,差点在自己的家门口被日本人欺负了。”

    胡茵茹举杯和梁成龙碰了碰,微笑道:“梁总的电话真不好打啊!”周云帆虽然打算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可胡茵茹心中还是有些怨念的,梁成龙这种人不值得相处,那晚他开始还接电话,等听说事情闹大了,干脆关机装孙子。

    梁成龙尴尬的笑了笑道:“手机没电了,等换了电池再打过去,胡小姐的手机又打不通,刚巧我婶子身体不舒服,我送他去医院检查,一来二去就给耽搁了。”

    周云帆担心胡茵茹继续说下去会让梁成龙难堪,笑道:“事实证明,老天爷还是公道的,小日本想在咱们这边横行霸道,做梦!”

    听到周云帆这样说,胡茵茹也知道他打算就此息事宁人的意思,于是不再说下去。

    梁成龙自己心亏,主动端起酒杯向胡茵茹道:“胡小姐,希望以后我们多多合作!”这句话空泛的很,胡茵茹心说你这种人,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合作了,但这次没有把厌恶的情绪表露出来,跟他碰了碰酒杯,抿了一口放下。

    梁成龙又和张扬主动碰了一杯,张大官人虽然讨厌梁成龙,可看这厮最近也比较走背运,不但连东江的那块地皮没了。连这帮昔日的生意伙伴也瞧不起他的人品,张扬故意道:“梁总,有件事我不明白啊,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你怎么放弃了?”这句话多少有点往人家伤口上撒盐的意思。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竞标这个东西很难说,人家开出的条件比我更好,实力更强,所以地皮被人家拿去了。”

    张扬道:“可我听说王学海那个人没什么真正的实力,是个空手套白狼的角色,我还听说一个传言不知是不是真的?”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梁成龙不明白他究竟什么意思,微微皱了皱眉头。

    张扬拿起斟满的酒杯站起身转了一圈,来到梁成龙面前跟他碰了碰,然后附在他的耳边,只有梁成龙能够听到的声音道:“我听说王学海用京都大厦工程质量上的事情威胁你,所以,你才不得不退出了这次竞标,不知是不是真的?”

    梁成龙一张面孔瞬间变了颜色,这件事极其隐秘,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张扬怎么会知道?难道是王学海告诉他的?不可能,张扬和王学海之间好像也不是那么对户。这厮把这件事点出来究竟目的何在?张扬笑着把杯中酒饮完,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梁成龙从这刻起一颗心再也无法平静。

    张扬去洗手间的时候,梁成龙也跟了出去,两人站在洗手间内,梁成龙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张扬是从国安方面知道这件事的,他笑了笑道:“当今的社会,谁还能没有几个朋友?我只是为梁总不值,放着这么大好的机会白白错过,到头来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梁成龙也不是普通人物,一听就知道张扬在有意挑起他对王学海的仇恨,一边洗手一边看着镜子里的张扬道:“成王败寇,到哪儿都是这个道理,我虽然败了,可是并没有什么不服气的。”

    张扬真是佩服了这厮的虚伪,看着镜中的梁成龙露出不屑的笑容:“忍耐固然是一种美德,可是忍多了就会成为缩头乌龟。”

    梁成龙皱了皱眉头,他在骂自己。

    张扬压低声音道:“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百乐门的事情和梁总也有关系吧?”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梁成龙也没必要继续伪装下去了,他低声道:“张处长什么意思?”

    张扬微笑道:“事情惹出来了,就不会轻易结束,你肯就此罢手,别人未必能够吞得下这口气。”

    梁成龙这两天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百乐门的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的原因,王学海、顾明建那帮人都不是寻常人物,一定是查到了这件事和自己有关,所以才会针对周云帆,他也认同张扬的说法,就算自己现在愿意把手,那帮人是不会忍气吞声的。张扬也不会无缘无故对自己说这番话,他究竟在向自己传递什么信号?

    

    呼唤月票,继续向前十挺进,因上次的书友群已满,公布医道官途群号:100491586,加入请验证书友,名额有限,速来!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未成年少女(下)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章 欲罢不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