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六章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左援朝对大哥的人品是信得过的。他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洪书记,我大哥应该不会贪污,他平日里最恨的就是贪污,他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

    洪伟基有些不高兴了:“援朝同志,咱们人要实事求是,让事实说话,让证据说话,你看看你手上的这份文件,证明你大哥在最近三年间,利用职务之便在药品的购销上捞取数额巨大的回扣。”他语重心长道:“援朝同志,你要冷静一些,正面事实真相,我听说你侄女在美国学留学,花费一定相当高吧?”

    左援朝沉默了下去,他的内心在激烈搏斗着。

    洪伟基道:“这件事影响很坏,我想你能够理智的面对出现的问题!”

    左援朝点了点头,他的表情恢复了初始时的镇定,官做到他这种地步,已经可以在短时内很好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了,洪伟基是想借着这件事打压他,左援朝并不怕。他在经济上没有任何的问题,他在个人作风上同样严谨,因为他年轻,他还想着向上走一步,他不会让这些事情毁掉自己的前程。洪伟基告诉自己这件事,就是想看他的笑话,就是想让他表明态度,要他大义灭亲。

    左援朝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去恨一个人,可是在洪伟基的面前他仍然表现出足够的理性和克制,一字一句道:“洪书记放心,如果我大哥的事情属实,我绝不会徇私,我会尊重国家的法律!”

    左拥军静静看着妻子,他的目光很平静,仿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跟他无关。

    蒋心慧咬了咬嘴唇,忽然起身道:“总会有办法,我去找援朝,他是你弟弟,他是江城市市长,不会坐视不理的!”

    左拥军摇了摇头:“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究竟拿了多少钱?”

    蒋心慧木立在那里,睫毛垂了下去,目光不敢向丈夫看上一眼。

    左拥军并没有责怪妻子的意思:“这件事不要让女儿知道!”

    蒋心慧小声道:“拥军,我去说清楚,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是我做错了事!”

    左拥军摇了摇头道:“那些药品的确是我批准进入医院的,现在出了问题。我这个院长自然要出来承担责任,你去解释也没什么用,解释不清楚的!”

    蒋心慧道:“是我收了冯爱莲的好处,是我贪心,不过仅仅是三万块,还是在事后,她只说是给晓晴上学的礼物我以为没事”她有些后悔,不过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认为这件事会有多严重,三万块而已,退出来就行了,更何况她姐夫是江城市公安局局长,小叔子是江城市代市长,这样的关系摆平这么点事情应该并不困难。

    

    经过几次治疗之后,魏志诚的情况明显好转,昔日琢磨他的肝区疼痛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他偷偷去医院照了CT,结果让他喜出望外,他的癌肿比起治疗前缩小了一半,这让他看到了痊愈的希望,历经了这场生死劫难,魏志诚开始重新考虑他和顾佳彤之间的问题。

    顾佳彤望着面前那份签好的离婚协议书。内心中感到有些吃惊,她并没有想到魏志诚会主动提出这件事,这困扰他们多年的问题居然突然之间就获得了解决。

    魏志诚笑得很平静:“佳彤,只要你在上面签字,我们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顾佳彤充满迷惑的看着他。

    魏志诚道:“不用怀疑我的诚意,经过这件事,我真的看开了,现在回头想想我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在和你结婚之前,我跟何蓓就一直来往,可是你太优秀,你的条件太出色,在遇到你之后,我犹豫了。”

    顾佳彤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对自己赞美,不禁笑道:“但愿你说的是真心话!”

    魏志诚点了点头道:“我配不上你,婚礼上我就感到自惭形秽,所有宾客的祝福都献给了你,他们认为是我高攀了你,所有人都认为我走了狗屎运,佳彤我也有自尊心,那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顾佳彤也在反思自己在和魏志诚的相处之中,的确强势的时候居多,这是她的性情使然,并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虽然她和张扬之间是真心相爱,可是在道德上仍然要受到谴责的。她和魏志诚的婚姻毕竟没有正式解除,她的做法也意味着一种背叛。

    魏志诚道:“我们做了五年有名无实的夫妻,从结婚那天起,我就开始后悔这段婚姻。我跟你在一起感觉不到任何男人的自尊,你太出色,你太优秀,而我也不想做你背后的男人”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何蓓无论出身还是相貌根本无法和你相比,可是在她的身边我有信心,她对我的依赖感让我感觉到我有能力去保护她也许这并不是你的原因,是我没有那个福分。”

    两人第一次这样推心置腹的谈话,彼此的心境都相当的平和,顾佳彤道:“这些年来,我本以为我自己蒙受了许多的委屈,蒙受了太多的不幸,想不到你和我一样遭受折磨!对不起,为我过去给你造成的痛苦和伤害!”

    魏志诚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这场病,我仍然会恨你,我承认,上次在芙蓉火锅城我见到你和张扬在一起的时候,我嫉妒了,我丧失了理智”

    顾佳彤显然不愿再提起这件事,她摇了摇头道:“不要提不开心的事情,我相信我们应该可以做朋友。”

    魏志诚凝望着顾佳彤的双眸,真挚道:“谢谢!从火锅城出来的时候,我甚至想用婚姻约束你一辈子,我要报复你。我要让你痛苦,可后来发现真正痛苦的是我自己,原来仇恨别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直到我发现自己得了肝癌,忽然间想通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人需要我去关心,还有人需要我去照顾,我为什么要用仇恨束缚着自己束缚着别人?”他的目光落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我签完之后,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解脱!”

    “身体感觉怎么样?”

    魏志诚道:“情况很好,癌肿已经缩小了一半以上。看来我真的有可能痊愈。”

    顾佳彤欣慰的笑了笑。

    “他是张扬吧?”魏志诚低声道。

    顾佳彤愣了一下。

    魏志诚道:“我不会忘记他的声音,一个人就算装扮的再好,他的目光不会改变,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顾佳彤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魏志诚道:“你放心,我不会说,我对他也没有什么仇恨,他能够出手救我,足以证明他的胸襟比我宽广许多,佳彤,代我谢谢他!”

    两人分手的时候,魏志诚想起一件事,低声道:“其实那个电话是梁成龙打给我的,我听得出他的声音!”

    

    张扬赤luo着上身躺在大船的甲板上,任凭午后的阳光暴晒在他的肌肤之上,他的肤色已经晒成降的古铜色。

    顾佳彤身穿黑色泳衣,带着遮阳帽坐在船尾,握着钓竿静静看着湖面。适逢周末,她和张扬来到清平湖度假,在湖上租用了一艘船屋,安安静静的享受二人世界,远离尘世的喧嚣。

    鱼浮子忽然沉了下去,鱼竿也被倏然牵拉成为弓形,顾佳彤欣喜道:“张扬l来!”

    张扬一骨碌从甲板上爬了起来,赤着脚板向船尾跑去,顾佳彤也是刚学钓鱼,不通其中的诀窍,只知道死命向上拖着钓竿,张扬大声提醒道:“别太较劲,不然会断的”他这边话还没有说完,那鱼竿已经啪地一声从中折断,顾佳彤惋惜到了极点,钓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才有鱼咬钩,想不到鱼竿居然断了,张扬反应很快,已经纵身从船上跳了下去,展开双臂迅速游到那半截鱼竿前。一把抓住,刚刚挣脱束缚的鱼儿,重新落入他的掌控之中,那鱼儿惊慌之中,乱冲乱撞,一尾足有六七斤重的乌鱼向张扬的小腹撞来,张扬眼疾手快,一把就将鱼头握住,乌鱼通体滑腻异常,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无法将它在高速游动中抓住,它冲撞的力量也是奇大,如果被撞中,等于被人重击了一拳。

    顾佳彤看到张扬成功抓住乌鱼,欣喜的欢叫起来。

    张扬将乌鱼连着那半截鱼竿扔到甲板上,然后水淋淋爬了上去。

    顾佳彤忙着把鱼钩取出来,笑道:“今天有好吃的了!”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在顾佳彤丰满的上轻轻拍了拍,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讨厌,满手的鱼腥味儿!”她取出鱼钩,看了看那半截鱼竿道:“奇怪,怎么会断?”

    “你牵得太紧,乌鱼力量很强,开始的时候你应该顺势而为,给它一定的空间由着它折腾,等到它精疲力竭,失去反抗力,然后再把它给钓上来”说到这里,张扬不由自主呆了呆,忽然意识到钓鱼和政治斗争也有着相通的地方,在官场上就需要相当的耐性,很多时候采取硬碰硬的方法是不可取的,搞不好就会两败俱伤玉石俱焚,必须采取一定的手腕,在一定程度上做到顺势而为,卸去对方的大部分力量,在对方虚弱的时候再给他致命一击。

    顾佳彤很诧异的望着张扬道:“你看起来好阴险,在想什么?”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只是忽然悟出了一些为官的道理。”

    顾佳彤幽幽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这样热衷名利,难道天下间除了名利没有其他值得你们珍惜的事情吗?”

    “有!你啊!”张扬展开臂膀,从身后抱住顾佳彤,两人穿的都是很少,肌肤相贴,顾佳彤性感的娇躯顿时让这厮起了反应。

    顾佳彤敏锐的察觉到这厮的微妙变化,红着脸儿挣脱开他的怀抱道:“不许胡闹!我还要做饭呢!”

    “可是”

    “可是你个大头鬼!满脑子都是思想,你这人什么时候能变得阳光一点?”顾佳彤用那小半截鱼竿在张扬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记。

    这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

    顾佳彤皱了皱眉头,不无嗔怪道:“不是说让你关机了?”

    张扬讪讪笑了笑:“忘了,得我不接电话就是!”

    “说不定有什么急事儿,你去接吧!”顾佳彤表现出相当的体贴。

    张扬回到舱内,拿起电话,原来是江城旅游局局长贾敬言的电话,接通电话笑道:“贾局,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贾敬言笑道:“小张啊,我在东江呢,参加省政府的一个旅游工作会,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顿饭!”张扬虽然是他的下属,可贾敬言已经充分认识到张扬的后台和能力,所以从来对张扬都是客客气气的,从没有把他当成下属看待过。

    张扬和贾敬言之间的相处还算过得去,毕竟人家是自己的领导,必要的客气还是要表现出来的,他笑道:“贾局,我这会儿在清平湖观摩人家的旅游开发况呢,明天一上午才能回去,这样吧,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望江楼怎么样?”

    贾敬言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

    接完电话,顾佳彤让张扬再去买些鱼虾过来,距离他们船屋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就有一条水街,每间船屋都配备了一艘快艇,张扬开着快艇前往水街。

    所谓水街就是一条条大船连接而成,都是一些当地的渔民在经营,水产品虽然很丰富,可是价格比起东江菜市场中至少要贵上一倍,但凡沾上旅游区这两个字,物价水平就涨的没边儿。

    张扬买了些螃蟹、河虾、又拎了一箱破,兜里带来的二百块已经花了个干干净净,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辆快艇从他的身边驶过,驾驶快艇的人居然是丰裕集团的老总梁成龙,梁成龙的身边跟着一位姿容俏丽的女郎,两人的神态看起来十分的亲昵,梁成龙也看到了张扬,可以说他们两个之间并没有任何愉快的回忆。

    张扬上次之所以在医院打梁成龙是因为顾佳彤的缘故,那时候梁成龙和顾佳彤因为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块的竞争正处于白热化,此一时彼一时,想不到最终的胜出者是王学海,现在回想一下,昔日的那段不快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

    张扬居然很难得的向梁成龙点了点头,笑了笑。

    梁成龙也报以一笑:“张主任来玩啊!”

    张扬道:“和几个朋友聚聚!”

    “我也是!”

    两人都心知肚明,来清平湖船屋度假的大部分人都是成双成对,梁成龙暗暗猜想,这厮该不会是和顾佳彤一起出来吧?

    两人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打完招呼就各走各路。

    张扬回到船屋,把刚刚遇到梁成龙的事情说了,顾佳彤不屑道:“他是个小人,这种人少打交道为妙!”

    张扬提到了东江纺织百货大楼的地块问题:“这次竞标梁成龙也是失败者,那块地最终让王学海拿到了,想必他的心里也不好过。”

    顾佳彤道:“兵不厌诈,商场和官场都是极其复杂的地方,人性的险恶在其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张扬眯起双目,他盘算着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王学海利用卑鄙手段拿到了这块地,怎么都要给他一点教训才行。

    

    张扬之所以选择在望江楼宴请贾敬言,主要是看中了这里的气派和档次,中国人请客是很有学问的,假如宴请的对象是很好的朋友,自然不用这么讲究,街头巷尾的大排档都可以解决,那样更自由,更能体现友谊的真挚,可张扬宴请的是自己的领导,他要借着这件事向贾敬言展示自己的实力,这不但是尊敬,也是一种威慑力的体现,当天的陪客有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德放,白沙区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此外还有党校的两名同学,一位是江城临东县的县长金磊,一位是岚山市税务局局长吴世权。党校真是个好地方,张扬所在的这个培训班,处级副处级干部几乎来自平海的各大城市,关系网在无形之中已经悄然拉开。

    贾敬言虽然也是一个处级干部,可在这些人面前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看到张扬在省城拥有这样的关系网,贾敬言对他的敬畏又多了几分。

    望江楼的后台老板周云帆吃过张扬的亏,对这个阎王爷伺候的相当周到,当晚菜肴很精美,服务也很周到,一群人谈论的大都是体制中的事儿,贾敬言多喝了两杯,话题无意中提到了江城制药厂新近发生的事情上,他叹了口气道:“这江城制药厂真是麻烦,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这次又论到卫生系统倒霉了。”

    因为赵新红的事情,所以张扬对这件事格外留心,他询问道:“这件事最新进展怎么样?”

    贾敬言叹了口气道:“其实医药系统里面的猫腻由来已久,这些干部涉及到的经济问题也是公开的秘密,原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可坏就坏在和江城制药厂联系在了一起,冯爱莲这次真是害人不浅,她自己没希望了,却要拉一大批人给她垫背,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帮人都是体制中人,对江城制药厂的事情都是很有感触的。

    白沙区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感叹道:“仕途之上,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我们这些党员干部必须严以律己,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这话说得并无夸张之处。

    贾敬言点了点头道:“左市长的大哥,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左拥军也牵涉到这件事里面了,现在已经被纪委双规!”

    这个消息让张扬吃惊不小,他对左拥军的关心更主要是因为左晓晴的缘故,假如左晓晴知道父亲发生这件事,对她而言一定会是一个极其深重的打击,左晓晴的性情较为柔弱,不知道她能不能够承受这样的事情。

    贾敬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倒霉!”

    晚宴进行了两个小时结束,张扬本想驱车离开,张德放又神秘兮兮的把他叫住,原来是周云帆请他们去百乐门夜总会喝酒,张扬本不想去,可架不住张德放盛情相邀。

    百乐门夜总会位于东江牌楼大街,也是周云帆的产业,张扬开着吉普指挥官载着张德放一起来到夜总会门前,一路之上,张德放对他的这辆车赞不绝口。让周云帆赔车是他出的主意,不过他并没有想到张扬这一刀宰得如此之狠。

    两人进入夜总会的大门,早有百乐门夜总会的经理胡茵茹在门前等着,此女身穿红色晚装,黑色蜷曲的卷发慵懒的垂在肩头,雪白的肩头裸露在外,细腻柔滑,在夜晚的灯光下散发出象牙般的润泽柔光,腰身窈窕,她的五官谈不上精致,额头稍稍突出了一点,嘴唇也稍嫌丰厚,可搭配在一起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味道,这种妩媚让人丝毫联系不到风尘的感觉,这是因为她的目光深处存在的高傲。

    胡茵茹微笑的时候,一双明眸弯成好看的新月,一股难以言明的媚态由内而生,仿佛有一支羽毛在撩拨你的内心,惹人遐思,可她的眼神却始终理智而清醒,让人不由得生出距离感。

    胡茵茹的声音有着女人少有的低沉,张扬还是第一次听到女人用这样的强调说话,沙柔的声音充满着别样的性感:“张局来了,这位就是张处长吧?”她主动伸出白嫩的纤手。

    张扬毫不客气的把她的纤手握在手中,轻轻握了握,男人和女人握手也是一门学问,必须要掌握好分寸,张扬的掌心很热,胡茵茹温润的纤手有种被突然灼伤的感觉,她向张扬淡淡笑了笑:“张处长的手好热!”

    张扬原本想说见到美女,我体温不由自主的上升,可话到唇边,又考虑到毕竟和人家是初次见面,这样说话未免有些太过唐突,微笑点了点头道:“喝酒的缘故!”他主动放开了胡茵茹的手,整个握手的过程很短暂,很绅士,在胡茵茹的印象中,能和她这样握手,保持这种谦谦君子风度的人并不多,心中对张扬自然产生了几分好感,她在前方为两人引路。

    张扬提出先去洗手间,胡茵茹指了指大厅西侧,张德放跟张扬一起过去。

    两人如厕的时候,张德放下意识的向张扬瞄了一眼,有些自惭形秽的向一旁撤了撤。

    张扬知道他想什么,唇角浮现出一丝得色,低声道:“张局,这领班很漂亮啊,周云帆的情妇吗?”

    张德放向四周看了看,确信没人偷听,方才低声道:“老弟,话可不能乱说,胡茵茹的父亲是文革时候的造反派头头胡纲,也是周云帆最好的朋友,胡纲文革武斗的时候就死了,胡纲救过周云帆的命,周云帆虽然好色,可这个人还是很仗义的,对待救命恩人的女儿,他视如己出,出狱之后,一直都帮助胡茵茹,可胡茵茹也很争气,周云帆的生意之所以能够做这么大,全都是她在具体管理,可以说,如果没有胡茵茹,周云帆不可能在这么短的几年内成为东江乃至平海赫赫有名的富商。”

    张扬点了点头,这才知道胡茵茹和周云帆的关系并非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走出洗手间,胡茵茹仍然在外面等待,很礼貌的笑了笑,把他们引入1号vip包房。

    周云帆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他起身微笑着迎了上来,很热情的和张扬握了握手,又给了张德放一个拥抱。张扬留意到这厮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郎,相貌不错,不过风尘味儿稍微重了一些。

    周云帆邀请他们坐下,胡茵茹道:“外面还有客人要招待,你们这边我已经安排好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让服务员叫我!”

    周云帆点了点头道:“茵茹你先去忙吧!”

    胡茵茹离去后没多久,从门外有进来了四位容颜秀丽的妙龄女郎,分别有两名女郎来到张扬和张德放的身边坐下,张大官人在大隋朝那会儿可没少经历这种场面,可在重生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张扬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基本的政治觉悟还是有的,更何况周云帆和他的相识并不愉快,难保这厮不会找机会摆自己一道。他干咳了一声道:“那啥周老板,咱们不是喝酒吗?”

    周云帆哈哈大笑道:“美酒佳人缺一不可,张处长怎么这么见外啊?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害怕影响不好,放心,放心,我这里安全得很,没有人会到我这儿闹事。”

    两名美丽女郎一左一右夹紧了张扬,丰盈的胸膛紧紧挤压着他的两条臂膀,张大官人今天穿的可是T恤,咱连层必要的防护都没有,两条赤luo的臂膀就这么沦陷在人家的乳浪攻势之下,左边的女郎娇滴滴道:“张处长,我们只是陪你喝酒你当我们卖身啊?”

    另一位女郎笑道:“我们可是卖艺不卖身,再说了百乐门又不是ji院,你怕什么?”

    张大官人被两名女郎挤压的满头都是大汗。

    张德放倒是心安理得,他展开手臂,一手搂住一位女郎:“我说张老弟,你别这么警惕好不好,咱们出来玩的就是一个开心!”

    张扬咳嗽了两声,!早知来这里是这幅嘲,老子就不该来。

    周云帆不无自豪道:“这四个是我们百乐门最红牌的小姐,她们全都是大学生,是我们百乐门的四大美女!”

    张扬也承认这四位女郎有些姿色,可是跟他所结识的红颜知己相比,这几个充其量也就算是庸脂俗粉。不过被两名性感女郎挤在中间的感觉的确很享受,这厮很快就产生了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接过一名女郎递来的红酒,跟周云帆碰了碰,笑眯眯道:“多谢周老板的盛情!来,干杯!”

    周云帆跟张扬干了两杯,脸上始终都是笑容可掬。

    张扬心中暗忖,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厮之所以表现的如此礼貌,十有是有事情想找自己帮忙,可他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能帮上人家的地方?

    几杯酒下肚,周云帆果然转入了正题:“张处长,我听说江城三环路工程正在筹建,我想找你帮一个忙!”

    张扬微笑着,这天下间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他只是微笑,并没有接茬说话,这样的态度迫使周云帆不得不继续道:“我手头压了一大批工程机械,想张处长帮忙解决一下。”

    张扬马上就想到这件事十有是张德放的主意,张德放清楚顾佳彤和方文南联手拿下了江城三环路工程,更清楚自己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张扬并没有马上回答周云帆的问题,而是饮尽了杯中的红酒,慢慢放在茶几上道:“周老板,说句不爱听的,你那批工程机械的来路正不正啊?”

    

    今天不慎扭到了左腕,这一章打得很艰难,所以会晚,八千字已经尽力了!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胸襟百万丈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幕后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