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三章王八之气(上)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投射进来。照在大床之上,顾佳彤白嫩赤luo的娇躯宛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缠绕在张扬的身上,娇嫩的肌肤感受到了阳光的照射,她睁开美眸,望着身边的张扬,俏脸之上蒙上一层娇羞,那副手铐已经解开,就放在床头柜上,顾佳彤看着手铐不由得想起昨晚的狂乱,难为情的皱了皱鼻翼,悄悄离开张扬,穿上睡裙,蹑手蹑脚的想要出去。

    张扬睁开惺忪的睡眼,笑道:“这么早啊!”

    顾佳彤把他的睡衣扔到了床上:“还早,都八点半了,你上班都要迟到了!”

    张扬打了个哈欠,套上睡衣站起身来:“最近我的工作地点就是古城墙工地,每天去转一趟就行了。”

    顾佳彤走入盥洗室,很快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张扬道:“你打算在江城呆几天啊?”

    “两天,和市政府把合同的几个细节最终敲定一下。”

    “好啊,我刚好跟你一起回东江!”

    顾佳彤冲凉出来。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黑发,有些惊奇道:“你也要去东江?”

    张扬点了点头道:“市里让我去参加省党校的一个青年干部,估计要一个月!”

    顾佳彤唇角露出一丝浅笑,这就意味着她和张扬有一整个月的时间呆在一起。

    张扬望着眼前的出浴美人,原始又升腾起来,顾佳彤从他的眼神中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慌忙道:“别胡闹了,我十点钟还要去和李副市长见面呢!”

    

    有了方文南注入的资金,古城墙的修缮进行的很快,如今已经开始城墙下的藏兵洞,秦传良这位古文化爱好者,几乎整天都长在工地上,天气这么热,他带着个草帽跟着那帮工人一起爬高上低,到处检查,秦清为此可没少埋怨张扬。

    张扬来到工地现场的时候,看到秦传良正猫着腰往藏兵洞里钻呢,他慌忙跑了过去,一把拉住秦传良道:“我说秦叔叔,您老胳膊老腿的就别凑这份热闹了,等工人把里面清理干净了咱再去行吗?”

    秦传良笑道:“我就这么点爱好你都要阻止我?是不是怕小清说你?”老秦同志心眼儿雪亮,对张扬和女儿的关系看得明白着呢,可女儿的性子他也清楚,女儿不主动说,他也不能跟着掺和。

    张扬道:“你是我请来的景区总顾问,你应该以全盘策划为主,不用凡事都亲力亲为。”

    秦传良道:“这些工人虽然有文物保护的意识。可毕竟知识上有所欠缺,我担心他们操作不当损毁了东西!”

    张扬递给他一瓶水,秦传良喝了一口,又猫着腰钻了进去。

    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藏兵洞里倒没有什么文物,毕竟历经这么多的朝代,里面过去有的几件兵刃刀枪也已经被人给捡走了,他跟着秦传良钻了进去,走了几步,通道就宽阔起来,里面十分阴凉,外面的暑气被厚厚的墙砖挡住根本透不进来。

    秦传良道:“藏兵洞的布局十分有特点,在我们中国,保存这么完好的藏兵洞并不多见。”

    张扬对这个地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至少看起来这座藏兵洞还不如南林寺的地宫有吸引力。

    秦传良停下脚步,指着墙壁上的砖雕道:“这片砖雕专门刻绘了战争场面,可惜在文革的时候受到了损害,如今大部分都已经面目全非。”

    张扬道:“里面有没有完整的?”

    秦传良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们刚刚才发现,原来藏兵洞的下面还有一层,下层虽然距离比较短,可是东西保存完好。在里面我们还找到了几百件古兵器,文物局的同志正在清点呢。”

    张扬听到文物局就有些反感,邱常在那厮抢了他南林寺工地的指挥权,张扬道:“就算有藏兵洞也是我们旅游局发现的,跟他们园林文物局有什么关系?”

    秦传良笑道:“谈到考古发掘,还是文物局更专业,我只是掌握了一些皮毛,真正谈到具体发掘,我可是个门外汉!”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戴着安全帽和一名助手走了过来,他向秦传良点了点头道:“老秦啊,下面除了些兵器,没有其他的文物,考古价值并不大!”说完才向张扬笑了笑。

    张扬在场面上还是能过得去的,还给邱常在一个笑容:“邱局长来了,南林寺工地能够抽得开身吗?”

    邱常在道:“遇到点问题,地宫有些渗水,最近都在做防水工程呢”他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道:“纺织厂的工人有事没事老过来捣乱,不好干啊!”

    张扬心中暗笑,这纺织厂的问题不解决,南林寺景区的开发就不可能顺利,不过自从安德恒把旅游这块交出来之后,好像对景区的开发真的就放任不管了。

    邱常在道:“看着你们古城墙这边的工程进度,我真是眼热啊!”

    张扬乐呵呵道:“修墙头跟盖房子哪能一样啊?您要愿意,我倒是想跟你换换!”

    邱常在心说你小子只怕恨我都来不及呢。

    秦传良一旁道:“地宫渗水不是小事情,应该抓紧处理,现在是雨季,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邱常在点点头。向两人告辞。

    秦传良望着他的背影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南林寺景区开发进度竟然这么迟缓!真不明白,为什么市政府要把一个大景区分成两部分开发?”

    张扬充满信心道:“放心吧,很快就会统一规划开发的!”

    

    在三环路的具体细节上还有些问题,顾佳彤并没有按照既定计划返回东江。张扬的党校课程却是不能耽搁,他决定先行前往,这次东江之旅他还叫上了一名伙伴,国安局常浩,要知道这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前往安德恒东江的新公司安装监听装置,潜入对张扬来说不成为问题,可是具体的装置操作对他却是一个难题,必须要有常浩这个专家从旁指导。

    两人开着张扬的那辆丰田来到东江,入住东江中心商业圈的希尔顿大酒店,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距离安德恒新公司的地点很近。

    从他们所在的2206房间可以看到对面商贸大厦的情景。

    常浩装好了望远镜,调试之后对准了对面二十一楼的世纪安泰东江分公司的落地窗。

    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安德恒的这间分公司气派不凡,公司开业没多久,大概有十多名职员,四名保安。常浩端起一杯咖啡站在张扬的身边,低声道:“他们的保安措施并不严密,潜入其中应该没有太多的困难。”

    张扬道:“我今晚就进去!”

    常浩摇了摇头道:“不急,我先了解清楚具体的情况。”

    张扬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还需要了解什么?”

    常浩认真地回答道:“了解这间公司的安保是谁做的。了解周围环境,了解公司内部有无监控设备,以及监控装置的分布,根据具体的环境决定用何种方式安装我们的监听装置。”

    “这么麻烦?”

    常浩微笑道:“做谍报工作就是这个样子,一切的行动都要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如果让他们发现,我们所做的一切也就失去了意义。”

    张扬听得头大,点了点头道:“你来做吧,我出去寻亲访友,那啥什么时候决定,通知我一声。我把东西放进去就行。”他说的倒是轻巧。

    常浩也没指望他能够帮忙调查情况,这具体的事情还得他来筹划。

    张扬抽空去了趟瑶琳校区,给赵静送了点东西,谁成想赵静跟随同学去岚山参加一个社会调查了,张扬扑了个空,离开东江师范大学,他接到了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德放的电话,张扬和张德放认识是通过顾明建,所以他很容易就猜测到张德放给自己打电话跟顾明建的事情有关,果不其然,张德放邀请他见个面,谈点事情。

    可巧张德放正在东江艺术学院附近,张扬问清楚他所在的地点,驱车来到学苑茶社。

    张德放笑着将张扬迎了进去,张扬有些奇怪,他来东江的事情很隐秘,张德放怎么会知道?张德放看出了他的迷惑,笑着解释道:“我表妹跟我说的,听说你和明健发生了一点误会。”

    张扬笑了笑,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目光透过窗口向外望去,对面就是东江艺术学院的正门,今天是周六,才下午,外面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其中不乏奔驰宝马之类的豪车在内。

    张德放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禁笑道:“艺术学院是个最现实虚荣的地方,这里的女生稍有姿色就被人包了,你看到的这些车,十有都是来接小情人的。”

    张扬放下茶杯,淡然笑道:“我和明健并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我想他对我有些误会,本想向他解释,可他不愿意听。”张扬摊开双手道:“我也没有办法了。”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明健的脾气犟了一些,你放心等过两天他返回东江,我安排你们见见面,有什么话说清楚。毕竟都是一场兄弟,不容易啊,这段友情不能就这么完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表妹也不想看你们这样。”这才是关键,他是何许人物,顾佳彤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他早就看出来不寻常,而且现在外面的风言风语也不少,上次经过魏志诚那一闹,关于顾佳彤和张扬的流言又传出去不少,张德放对这件事显然没有顾明建那么排斥,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男女之间发生点这种事再平常不过。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要勉强了,明健对我的误会很深,你硬把我们两人拉到一起坐,最后也只会闹得不欢而散,你的心意我领了,还是等他冷静下来,以后再说这件事吧。”

    张德放听他说得也有道理,点了点头,微笑道:“希望咱们两人的友谊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

    张扬笑道:“怎么会,我早就把你当成哥们了。”

    张德放虽然在警界的口碑不怎么样,可眼光还是很独到的,他早在和张扬接触之处就认为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现在张扬的发展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抛开他的官职不论,能够把自己那个心高气傲的表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放眼整个平海也只有这小子一个。

    张德放是来接妹妹张如萍的,他看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站起身来向张扬告辞。

    张扬跟他一起走出了茶社,看到东江艺术学院门前的车流排得更长,许许多多打扮时髦的艺术学院的女学生一个个从里面走出来,钻入前来迎接她们的汽车中。

    和张如萍一起走出来的还有赵蕊雯和何歆颜。

    张如萍看到哥哥的汽车,向赵蕊雯和何歆颜道别离去,赵蕊雯也走向一辆汽车,只有何歆颜自己推着自行车向右拐去,她走了几步,发觉一辆汽车在后面跟着她,马上停下脚步,转过头愤怒的瞪着车内,却发现张扬坐在里面咧着张大嘴乐不可支的看着她。

    何歆颜惊喜无比道:“张扬!你什么时候来的?”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今中午刚到,下午就来见你了!”

    “我才不信呢?你会想起我?”何歆颜说出这句话之后又觉着有些不妥,俏脸儿微微有些发红,她把自己的自行车推到宿舍区的车棚,然后上了张扬的汽车:“先说好,我这月生活费快用光了,没钱请你吃饭,你要是坚持让我请你,只能吃食堂了。”

    张扬哈哈大笑,何歆颜的话里透着纯真和质朴,他发觉随着接触的加深,他越来越喜欢这个自强自立的女孩儿,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张大官人跨入新的一年之后,发现自己渐渐有了责任感,这法律上可不允许一夫多妻,自己招惹了这一屁股的风流债,以后总得要给人家一个说法,张大官人一愣神,差点闯了一个红灯,慌忙一个急刹车,何歆颜险些一头冲到挡风玻璃上,怒道:“谋杀啊你?”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望着何歆颜薄怒轻嗔的诱人模样,忽然道:“你真好看!”

    何歆颜与张扬的接触历史中,这厮还从没说过这么示好的话,搞得何歆颜一颗芳心顿时酥软了,咬了咬嘴唇红着脸道:“你有毛病啊?”

    张扬笑道:“想想晚上吃什么?”

    “谁请客啊?”

    “当然是我!”

    “好嗳!那就去甲鱼王吃甲鱼泡饭!”

    “哟,丫头口味挺重啊!”

    

    甲鱼王位于东江后梁门,饭店虽然装修一般,可是生意却超级火爆,东江吃饭也如同流行歌曲一样,什么事儿都是一阵风,今年春节以后忽然流行吃起了野生甲鱼,几乎所有的饭店都推出了这道菜,一时间洛阳纸贵,甲鱼的身价也跟着扶摇直上,野生甲鱼更是热炒到了五十块一斤。

    甲鱼都养在水池中供客人现场挑选,张扬和何歆颜站在甲鱼池旁,他们两人吃饭本想挑个小的,可这店老板的生意经就表现了出来,池子中的甲鱼至少也要在三斤以上,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强买强卖,只不过手段巧妙一点。

    张扬指了指其中一个,那只甲鱼看来很活泼,爬的老高,头伸出好长。

    何歆颜轻声道:“太大了,你看看那头好大好长!”

    一句话引得周围一帮食客都望向何歆颜,何歆颜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一张俏脸红的就像苹果,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抓住张扬的胳膊狠狠拧了一记,张扬痛得哎呦叫了一声,心说你说错了话,干嘛把火气都撒在我头上?何歆颜咬了咬嘴唇,指着那只长脖子的甲鱼道:“就是它!”心说你不是让我出丑吗?今天就吃你了!

    那只甲鱼一过称,居然有四斤之多,张扬出手从来都很大方,又点了几道特色小菜,带着何歆颜来到二楼大厅坐了。

    何歆颜盯着他光秃秃的脑袋忽然笑了起来。

    “笑什么?”

    何歆颜听他一问笑得越发大声,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道:“你跟它好像!”

    张大官人气得脸都绿了:“靠,过分了啊,有那么糟践人的吗?”

    何歆颜知道张扬不会当真生气,爽快的叫了一声:“小二,一箱百威!”

    两人干了一瓶破,甲鱼也端了上来,说实话也没有感到多么特别,张大官人夹起甲鱼头在何歆颜的眼前晃了晃:“是挺大的!”

    何歆颜红着脸啐道:“滚,你个下流坯!”

    “我说啥了?给你吃!”

    何歆颜舒了口气:“你很无趣啊,想吃你自己吃去,我才不吃,恶心!”

    

    继续求月票订阅,封推不容易,兄弟姐妹多订阅支持,谢谢!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缘无故的恨(下)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王八之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