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二章无缘无故的恨(上)

    张扬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完。转身走回了楚嫣然和安语晨身边。

    胡铁锋凑到田庆龙身边,压低声音道:“田局,怎么说的?”

    田庆龙淡淡笑了笑:“把相关证据都给封了,人家报案证据确凿,我们做公安的总不能视而不见,我说胡铁锋啊,这件事跟我们有关系吗?”

    胡铁锋好像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

    田庆龙回到自己的车内,马上给袁成锡打了个电话。

    袁成锡听说田庆龙也搞不定这件事,不禁有些头疼。

    田庆龙道:“你们家小波倒腾了不少走私车,现场发现了两货柜,这事儿很多人都看见了,不好办啊,还有,张扬一口咬定昨天在金樽闹事的人是受了他的指使。”

    袁成锡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他想怎样?”

    田庆龙叹了口气道:“你们家老大把他给铐了,这小子压根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性子,正嚷嚷着要去电视台、报社还要带着手铐去市委市政府闹呢。”

    袁成锡低声道:“我明白了,这件事还是我来处理吧!”

    “眷沟通一下吧,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田庆龙好心奉劝了一句。

    袁成锡放下电话,本想拨号,可想了想,还是起身走了出去。李长宇的办公室距离他并不远,事情已经闹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是当面沟通的好。

    袁成锡和李长宇之间并没有任何的矛盾,袁成锡是个安于现状的人,在几位副市长中,他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他对上位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渴望,这是因为他明白,以自己的条件和年龄想要获得提升已经不太现实了,五十二岁的副市长,基本上已经走到头了,更何况他的前面还有年富力强的左援朝和李长宇。袁成锡做人有自己的准则,他不喜欢站队,政治上讲究中庸,不偏向任何一方,一个既没有野心也没有偏颇的干部,往往会四平八稳的走到退休,很少会有麻烦找到他的身上,可这一次仍然遇到了麻烦,当然,这次的麻烦是儿子给引来的。

    李长宇对于袁成锡的来访颇感错愕,他并不知道刚才发生在昌吉货运公司的事情,张扬喜欢闹事他知道,可他并没有想到张扬这次直接把火烧到了袁成锡的头上,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张扬和袁成锡有矛盾。

    袁成锡坐下以后,开门见山道:“长宇啊。我这次来是想你帮忙的!”

    袁成锡的年纪是副市长中最大的一个,李长宇对他的为人还是比较尊敬的,他笑道:“袁副市长是我的老大哥,有什么话只管说,用帮忙这两个字就太外气了!”

    袁成锡道:“我听说旅游局的张扬是你的干儿子,我那两个儿子和他发生了一点误会,可能张扬受了点委屈”说这话的时候袁成锡心头一阵郁闷,受委屈的应该是自己儿子才对。

    “他不是我的干儿子,这都是外面的谣传,不过他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袁副市长,究竟怎么回事?”

    袁成锡这才将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当然关于他儿子倒卖黑车,盗窃古城转的事情略去不提,纵然如此李长宇还是听出了个中关键,张扬显然认定了袁立波才是殴打顾明健,挑拨是非的黑手。昨天晚上金樽夜总会的事情传的很广,很多人都知道顾明健挨打,而且顾明健咬定张扬,已经准备以伤害罪起诉张扬。事情显然是对张扬不利的,张扬想要洗清自己必须要找到幕后真凶,如果真的是袁立波在背后挑唆。张扬现在的做法显然并不过分。

    李长宇抽出一支香烟递给了袁成锡,自己也抽出一支点燃。

    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抽着烟,直到香烟即将燃尽的时候,李长宇方才道:“金樽的事情很麻烦啊!”

    到了他们这种政治水准,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说明,袁成锡已经明白,李长宇在暗示自己,事情的起因还是金樽夜总会,现在顾明健咬着张扬不放,张扬认定这件事是袁立波搞出来的,所以就要把他儿子给拖下水。

    袁成锡终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我过去看看!”

    “我跟你去!”李长宇很明显在卖人情给袁成锡。

    袁成锡却摇了摇头道:“我想还是我自己去解决的好!”,他已经想透了,反正自己都要出面,何必让其他人跟着看笑话。

    袁立波和袁立刚兄弟俩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老爷子亲自前来,两兄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今天这麻烦惹得太大了,居然要劳动老爷子向人家低头。

    袁成锡坐在袁立波的办公室中,警察大都已经撤走了,只有楚嫣然的那辆红色牧马人停在货场中,张扬此刻正悠闲自得的坐在副驾上听着音乐。

    袁成锡也没有出口斥责儿子,接过袁立波递来的茶杯,低声道:“昨晚金樽的事情是不是你让人做的?”

    袁立波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在家里对父亲却是说不出的敬畏,他抿了抿嘴唇,鼓起勇气点了点头道:“是我做的,张扬和安语晨打了我的师兄弟,所以,我想给师门出口气!”这个理由很简单。也合情合理。昨晚在金樽看到安语晨的时候,袁立波的出发点的确是如此,可后来顾明健的出现,让一切发生了变化,许嘉勇面授机宜让他搞出了这么一场大戏,袁立波知道顾明健的身份之后就有些害怕了,他对张扬的能量还是没有正确的估计,想不到张扬这么快就查到了自己的身上,袁立波不是傻子,他明白这件事牵涉到的人越多影响越大,查到自己就应该在自己这里截止,所以并没有在父亲面前吐露许嘉勇才是真正的主使人。

    袁成锡叹了一口气,他向袁立刚道:“你去请张扬过来!”

    袁立刚点了点头,虽然他很不情愿向张扬再度低头,可形势却逼迫他不得不这样做。

    袁立刚做好了被张扬羞辱的准备,可当他说出父亲想和张扬见面之后,张扬居然很愉快的点了点头,推开车门跟他向办公室走去。

    张大官人还是有分寸的,身为副市长的袁成锡能够亲自过来,足见人家的诚意,自己如果继续不依不饶那就没劲了,张扬的目的是查出这件事的真相,顺便给袁家两个小子点教训。并不是真要要搞袁成锡。

    袁成锡看到张扬带着手铐走进来,心头不由得浮起一阵苦笑,事情搞到这种地步,自己两个儿子应该负主要的责任,他知道张扬想要什么,转身瞪了袁立刚一眼:“你小子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还是这么冲动,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志?”他伸手从袁立刚手里要过了钥匙,笑着对张扬道:“来,小张,我给你打开!”袁副市长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向一个级别比自己低这么多的年轻人低头。

    张大官人心头的火气这才消了一点,他原本想为难袁成锡一下的。可看见人家头发花白,这么大把年纪,还顶着副市长的光环,能够这么诚恳的向自己赔不是,自己也不应该不依不饶,咱们国家干部胸怀还是要宽广一些,张扬笑了笑,举起双手,让袁成锡帮他打开手铐。可袁副市长毕竟不是干这行的,捣鼓了几下还是没把手铐弄开。

    张扬不禁笑道:“看来这铐子跟我产生感情了,离不开我了。”

    袁立刚过来帮忙,这才把手铐打开了。

    张扬揉了揉手腕,看到袁立刚想要收回手铐,狡黠笑道:“能把这玩意儿给我吗?我留个纪念!”

    袁立刚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手铐和钥匙递了过去,张大官人似模似样的把手铐挂在腰间。

    袁成锡向一旁的小儿子使了个眼色。

    袁立波咬了咬嘴唇,来到张扬面前:“张处长,对不住”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到底啥地方对不住我啊?”

    袁立波脸涨得通红,费了好大劲方才憋出一句话:“那些砖头真不是我偷得!”

    张大官人眼皮一翻:“没劲了啊,我又不是公安局的,你偷没偷文物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厮着重强调文物这两个字。你他觉着是砖头,老子认为是文物,盗窃文物性质恶劣啊!

    袁立波终于明白在张扬面前兜圈子没什么必要,他叹了口气道:“金樽攻击安语晨和楚嫣然的事情是我让人做的,我想为我师兄弟出口气,不过顾明健那档子事跟我没关系。”那件事非同猩,他可不敢认。

    张扬笑了起来:“我说袁副市长,看来咱们没什么好谈的,谢谢您能亲自前来,希望你能够秉公处理。”

    袁成锡脸色阴沉,张扬是在告诉他没得谈了,这件事要追究到底,他瞪了一眼儿子,低声道:“小张啊,你有什么想法?”袁副市长委婉的向张扬传递信号,你只要说出来,大家应该还有的谈。

    张扬双目盯住袁立波道:“我虽然没有证据。可是我敢断定顾明健挨打的事情就是你干的,现在顾明健一口咬定了我,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有多烦,你的麻烦只会比我更大!”他已经失去耐性了,你袁立波不是嘴硬吗?现在我就给你摊牌,让你小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袁立波嘴唇动了动。

    张扬又道:“我和你无怨无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上次在雅云湖攻击我也应该是你搞出来的,金樽又是一次,袁副市长是我的领导,按理说这件事我怎么都要给他面子,可你根本没有任何的诚意。我明白的告诉你,我跟你师门的那点儿恩怨已经说开了,你不可能为这件事出头,我现在要你给我一个说法,到底谁指使你做这件事,只要你告诉我幕后指使,我跟你的这段恩怨一笔勾消,否则”

    袁立波已经被张扬的步步紧逼将防线击垮,一旁袁立刚道:“小波,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清楚,误会说开了不就没事了。”他也看出张扬绝非善类,这种人能不招惹还是不去招惹。

    袁立波犹豫许久,方才低声道:“我和许嘉勇是老同学”

    张扬的唇角浮起一丝会心的笑意,早在一间鱼馆被袭击的事情之后,张扬就怀疑那件事跟许嘉勇有关,如今得到袁立波的亲口证实,一切已经明朗了,他和袁立波无仇无恨,按理说袁立波不会这样设计自己,许嘉勇才是幕后的策划者。

    张扬起身道:“早说,哪有这么多的麻烦?”

    袁成锡此时的心情也极其复杂,想不到事情的背后牵涉这么多,他愤怒之余又感到有些悲哀,自己的儿子无疑是被人利用了,掺和到了一场本不该涉及到他的麻烦之中。

    张扬离开之前,向袁立波道:“顾明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我不想他咬着我不放!还有金樽打坏了不少东西,该赔多少你自己掂量着!”

    办公室内只剩下袁成锡父子三人,袁成锡慢慢站起身来,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袁立波一个耳光,然后大步向门外走去。

    袁立刚望着耷拉着脑袋的弟弟,不禁叹了口气,他骂道:“小波,你有没有脑子,许嘉勇什么人?他在利用你,他的恩怨让他自己解决,你跟着添什么乱?”

    袁立波捂着火辣辣的面孔,今天他已经挨了两记耳光了:“大哥我该怎么做?”

    袁立刚虽然怒其不争,可毕竟这是自己的弟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落难不管,他低声道:“早就劝你别搞私车生意了,你就是不听,那两厢私车反正货主又没写着是你,你权当钱打了水漂,以后别再干了,打顾明健的人你找出来认罪!”

    金钱上的损失袁立刚还可以接受,可是让他承认打顾明健这件事岂不是等于惹下了烦:“大哥”

    袁立刚毕竟以旁观者的角度看问题,头脑清楚许多:“你不找人出来认罪,顾明酵会咬住张扬不放,他的伤势已经构成了伤害罪,张扬不会甘心承认的,想解决你必须要这么做!”

    “他还说我盗卖文物”

    袁立刚又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张扬真会抓着这件事不放啊?”

    

    没想到今天封推,看到兄弟姐妹们投来的月票,眼泪哗哗的,章鱼感动之余,加更四千,明儿咱还尽力,那啥双倍月票只剩下十五个小时了,大家翻翻兜儿,只要有票的赶紧投过来,众人划桨开大船,推着医道往前冲!

上一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骄傲的手铐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缘无故的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