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五十章愤怒的拳头

    梁百川侧跨一步。形意拳将步法视为一身的根基和运动的枢纽。心是统帅,眼是先行,腿是战马,手是兵刃,无论攻防进退,全凭腿脚之力。进退之间张弛有度,毫无破绽。

    张扬暗赞了一声,梁百川又是一拳,形意七手延绵施展而出,当胸直出者,谓之出手。筋梢发,起而未落者,谓之拎手。筋梢发,有起有落,屈而非屈,直而非直者,谓之起手。顺起顺落,参以拎搓者,谓之截手。筋梢不发,起而未落者,谓之顾手。形意拳七手在梁百川的演绎之下淋漓尽致。

    在刚才的交手中,张扬已经领教到梁百川出手之刚猛,和他硬碰显然是不可取的,在梁百川的连续出手面前,张扬更多的采取守势,利用空明拳的柔劲化去梁百川刚猛的进攻,然而梁百川在攻守之间的平衡度掌握的很好,也没有给张扬太多的反击机会,两人你来我往战了五十多招,始终是梁百川在攻,张扬在守,场面上梁百川占优,可张扬也没有流露出半点的败相。

    唯一的旁观者祝庆民不由得流露出担忧之色,他入门多年,在武学上的修为远强于其他的师弟,跟随师父经历的比武场面也不少,可从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场面,师父过去都是后发制人,今天一反常态主动采取攻势,而张扬始终采取守势,让祝庆民惊叹不已的是,张扬的步法行云流水,在师父威猛无铸的进攻下竟然游刃有余,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师父的体力必然急剧下降,而张扬则可以有效的保存体力,更何况他本来就年轻。此消彼长,局势不容乐观。

    梁百川显然也觉察到了张扬的用心,他逐步将张扬向观景台的西北角逼去,阳光照射在观景台之上,张扬现在所在的位置刚好要受到阳光的影响,真正的高手不仅仅在于拳脚之功,还要懂得利用环境,他意在利用阳光干扰张扬的视线。张扬早已将整个观景台的距离了然于胸,知道如果再退就是护栏,通过这段时间的交手,他已经有效地耗费了梁百川的体力,躲过梁百川全力攻来的一拳之后,张扬转守为攻,一记升龙拳中的龙战于野宛如奔雷般攻向梁百川。

    短短的时间内,张扬转守为攻,而且能够发出一记如此雄浑的拳劲,梁百川虽然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暗暗心惊,他还是一记朴实的刺拳迎向张扬。

    双拳接触在一起,两股雄浑的气浪相互撞击,发出蓬地一声沉闷的声响,拳风将两人的衣服全都吹向后方。张扬身躯纹丝不动,梁百川也如同山岳般稳稳峙立,他强行抵御住了张扬刚才的那一拳,可随后,又感到一股更为强大的劲力宛如波浪般向他的体内涌动而来,胸口如同被重锤击中,梁百川闷哼了一声,向后踉踉跄跄退出五步,站定之后,脸上已经完全失了血色,胸口一阵气血翻腾,周身血脉刺痛无比。

    张扬并没有继续进击,气定神闲的将双手插在裤兜之中。

    祝庆民看到势头不对,慌忙冲过去扶住师父。梁百川一把推开他,双目盯住张扬,过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低声道:“我败了!”能够坦然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也表现出应有的大师风范。

    张扬微笑道:“梁师傅,何谓胜败?我胜在年轻力壮,你输在年龄体力,在招式上我并没有占到便宜,正如刚才我所说,你的顾虑太多,越是您这个年纪和身份,越是在意自己的名声,我无所谓,都说武功修炼的年头越久武功就越厉害,那都是胡说八道,人的身体机能摆在那里。您四五十岁了,跟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较劲,难能占到便宜啊!”

    梁百川此时已经心悦诚服,自己不是张扬的对手是很显然的,人家说出这番话根本是在给自己留面子,如果自己再不依不饶,岂不是显得太小家子气。他不无感慨道:“张处长,之前的事情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如果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人家既然能够表现出这样的气度,就证明上次的事情十有错在他的那帮徒弟身上。

    张扬之所以表现的如此宽宏大量,一是因为他不想招惹这些无谓的麻烦,二是因为他一直对梁百川的印象不错,并不想把事情做得太过火。所以才提前更改了切磋的地点,给梁百川留下了很大的面子。

    在梁百川看来,张扬的做法已经很难的,如果刚才落败的场面让其他人看到,他日后在江城武学界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梁百川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别人保存了他的颜面,他懂得感恩。

    张扬向祝庆民笑了笑:“祝书记,今儿咱们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大步向观景台下走去。

    梁百川望着张扬的背影不无感慨道:“真是一个奇人!”

    

    没有人知道梁百川和张扬的比武结果,在许多人的眼中,是张扬害怕梁百川的厉害而明智的选择了回避。也有另外一个说法,是黑山子乡乡党委书记祝庆民当中间人,化解了双方的矛盾,而且后者通过了祝庆民的证实,不过两种版本的说法都是倾向于张扬害怕了。

    张扬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反正他也不是什么武学界的名人,那帮武林中人怎么看,他都无所谓。张大官人真正关心的是自己现在的工作,关心的是如何眷取得政绩,能够在官位上再提升一个级别。

    古城墙的改造工程终于确定,由方文南的盛世集团承担了古城墙改造工程。当然盛世集团只是负责注资,具体的施工专门从北京请来了一支负责修缮古建筑的专业施工队,听说故宫和孔庙的工程就是人家承建的,修复古迹这活儿可不是普通的泥瓦匠能干的。

    老街的动迁改造也开始同步进行,作为这次投资的回报,盛世集团成功拿下了江城三环路工程,在这件事情上,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步调出奇的一致,而代市长左援朝自己提出的兴建三环路的提案上做了一件为人作嫁衣的窝囊事,顾佳彤的加入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左援朝此时方才真正意识到李长宇的厉害,顾佳彤加入三环路工程,并非是因为资金的缘故,而是李长宇想利用顾佳彤确保三环路工程不再有任何的变化。

    左援朝慢慢将烟蒂摁灭,唇上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明健啊,想不到你姐姐也看中了我们江城这块地方。”

    顾明建这次是前来江城南林寺还愿的,知道姐姐参予承建江城三环路工程之后,心中就极其不爽,他可以断定,姐姐之所以将目标放在江城,是因为张扬的缘故,在左援朝的面前他并没有将这种不满表露出来,他早已觉察到姐姐和张扬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并深以这种关系为耻,他不想更多的人知道,装出平淡无奇的样子道:“我姐可是个出色的商人,这样良好的商机她当然不会放过。”

    左援朝故意叹了一口气道:“三环路是江城未来的形象工程之一,对江城发展的意义十分重大,我并不怀疑顾小姐的能力,我只是担心这次顾小姐之所以能够顺利拿下三环路工程,是不是有些人想要利用这件事做文章。”

    顾明建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左市长是说”

    左援朝笑道:“只是想通过你提醒一下顾小姐,一定要谨慎对待这件事,千万不要被别人利用。”

    顾明建心知肚明,别人能够利用的就是他老爷子的影响力,江城的政治格局是极其错综复杂的,左援朝现在还只是代市长。他拉拢自己,也是想利用自己接近父亲,从而达到去掉代字的目的,而左援朝的强劲对手李长宇也拥有着不俗的实力,三环路工程就是明证,而李长宇能够在被双规之后迅速启用,和张扬的努力有着分不开的关系,顾明建知道姐姐对三环路工程的介入让左援朝陷入极其尴尬的境地,他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顾明建意识到,是时候该提醒姐姐一下了。

    

    安语晨那天发病,楚嫣然和秦清照料了她一整夜,通过这件事,安语晨和楚嫣然居然产生了友情,两人通过交谈,发现彼此的共同话题还真不少,短短的几天内友情居然发展的很迅速,楚嫣然这几天因为和秦清商量在开发区建厂的事情,并没有急于离开,安语晨也在处理清台山和纺织厂的麻烦,两人见面的机会自然也多了一些。

    原本两人约了张扬晚上一起吃饭,可张扬临下班的时候,古城墙工地那边出了点小问题,他又去处理了一下,所以耽搁了。

    安语晨和楚嫣然吃晚饭之后,看到张扬仍然没有赶过来,干脆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直接去金樽夜总会。

    苏小红因为晚上有事,并不在金樽夜总会,不过提前给她们安排好了房间,两人赶到的时候正是夜总会的表演时段,安语晨和楚嫣然都是喜欢热闹的人,在大厅里找了张前台的桌子坐下,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安语晨和楚嫣然并没有注意到,二楼贵宾包厢中有人正看着她们。

    因为和张扬发生冲突,袁立波被师父梁百川狠狠训斥了一顿,这两天心里正在郁闷呢,许嘉勇因为这件事也感到歉疚,所以请他来到金樽解闷,谁曾想不是冤家不聚头,在这儿又看到了安语晨,他们并不认识楚嫣然,袁立波望着楼下的安语晨咬牙切齿道:“她们居然敢到这里来!”

    许嘉勇叹了口气,拍了拍袁立波的肩头道:“算了,别惹麻烦了!”

    袁立波冷笑道:“在江城,我袁立波还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张扬不是有种吗?今儿我就让他知道什么厉害!”

    许嘉勇皱了皱眉头,那天的事情过后,他重新认识到张扬的实力,同时也为自己的毛糙和冲动感到后悔,作为一个在海外留学多年的高级知识分子,自己鼓动袁立波直接动手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低级。可袁立波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自己吃了亏,在张扬的跟前栽了份,他要找回这个颜面。他向许嘉勇道:“这事儿跟你没有关系!你放心,我自己解决!”他拿出电话开始拨出号码。

    许嘉勇却轻轻咦了一声,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金樽的大厅之中,虽然光线很暗,他还是从轮廓中分辨出那个人是顾允知的公子顾明健,想不到他居然也会出现在江城,出现在金樽。

    顾明健身边的两个人都是他新招的助理,所以许嘉勇并不认识,他注视着顾明健在前台的一张桌子坐下,没过多久,顾明健的目光就像安语晨和楚嫣然飘了过去。

    顾明健虽然在男女感情上处理的一团糟,不过这厮一向自命风流,他对于美女的欣赏和追逐从来不加掩饰,他虽然和安德恒合作,可并没有见过安语晨,楚嫣然他也素未谋面,看到这两位美女顾明健简直是惊为天人,他打了个响指,叫来一名侍者低声说了句什么。

    安语晨和楚嫣然正在鼓掌的时候,那名侍者端着一瓶XO和果盘过来,放在她们的桌上,微笑道:“两位小姐,8号桌的先生请你们的!”

    两人向顾明酱了看,顾明健很潇洒的端起酒杯,向两人做出了个邀请的动作。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向那名侍者道:“你把这些东西退给那位先生,帮我们谢谢他的好意!”

    安语晨则冷冷瞪了顾明健一眼,那侍者点了点头,只能把东西给顾明健端了回去。

    顾明健吃了个闭门羹,有些讪讪的笑了笑,不过他表现的还是很绅士,举了举酒杯,把自己的那杯酒饮尽,重新把目光放在舞台上,不过楚嫣然和安语晨两个的容貌实在太出色,没过多久,这厮的目光又偷偷溜了过去。

    许嘉勇站在包厢内,手中不断摇曳着杯中的红酒,看着下面的情景,唇角不禁露出一丝冷笑,他向袁立波招了招手,等袁立波走近之后,低声对他耳语了几句。

    袁立波先是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然后笑着点头。

    楚嫣然明显感觉到顾明健不时投来的目光,她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张扬还没有从工地赶回来,她向安语晨道:“咱们去房间里等他吧!”

    安语晨喝了口饮料道:“在外面看节目多好,进去很闷的”说完她才意识到是顾明健的目光让楚嫣然坐立不安,美眸猛然怒视顾明健,很果断的向顾明健竖起了中指。

    顾明健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而整齐的牙齿,他低声道:“有性格,我喜欢!”他也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起身去洗手间。顾明健走到洗手间内正在小便的时候,冷不防后面冲上来一个人,用麻袋兜头盖脸将他给罩住,顾明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推倒在地上,然后几根棍棒同时朝他身上招呼下来,砸得顾明健痛不欲生,惨叫不已,一个冷冷的声音道:“给我照死里打,你他什么东西,居然敢招惹我嫂子!”

    顾明健什么都看不到,在雨点般落下的棍棒中只剩下呻吟的份儿了。

    楚嫣然已经厌倦了周围的目光,轻声道:“小妖,走吧!”她刚刚站起身,却看一名魁梧的大汉冲了过来,将手中的一桶污水向她和安语晨迎头泼来。

    楚嫣然叫了声安语晨的名字,她向后及时闪身躲过了对方的袭击,安语晨反应神速,也离开座椅逃到一边,那桶脏水泼在了她们刚才的桌子上,四处飞溅,一片狼藉。

    那大汉指着楚嫣然的鼻子骂道:“臭子,给脸不要脸!”他的身后还有十多名痞子,分别向安语晨和楚嫣然围拢而去。

    安语晨和楚嫣然都不是那种弱质芊芊的柔弱少女,安语晨的格斗功夫毋庸置疑,楚嫣然也学过一些跆拳道,可那帮地痞围上来之后全都抄出了铁棍钢管。

    金樽的保安刚刚听到洗手间的惨叫声都奔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对大厅这边发生的状况一无所知。

    安语晨抄起一张椅子挡住对方挥舞过来的钢管,抬起脚狠狠踹在对方的小腹之上,将那名大汉踹到在地。

    楚嫣然看到四名流氓挥舞着铁棍凶神恶煞的朝自己冲了过来,吓得尖叫了一声朝舞台上跑去,她可没有空手夺白刃的本事,她一边逃一边拨打着张扬的电话。

    

    此时张扬刚刚来到金樽夜总会的大门前,电话铃响了,他看到是楚嫣然的电话,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他并没有接电话,举步走入金樽夜总会的大门,电话铃仍然在不断地响。

    张扬拿起电话:“喂!我到门口了!”

    电话中传来楚嫣然急促的声音:“快来,有人袭击我们!”

    张扬双目圆睁,挂上电话就冲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一人冲上来想要拦住张扬的去路,被他一拳就放倒在地上。

    舞台之上,楚嫣然围着舞台逃着,后面四名壮汉挥舞着铁棍钢管在后面穷追不舍。舞台下安语晨正在六名混混的围攻下英勇搏杀。

    张扬看到眼前情景,心头火腾地就蹿升起来,他大踏步向前跑去,临近舞台还有三米的时候,纵身跃到一张桌子上,左足用力一点,身体再度腾跃而起,身躯在半空中,宛如雄鹰般俯冲而下,一脚就踢中那名距离楚嫣然最近的壮汉下颌之上,张大官人震怒之下,这一脚岂是寻常人能够受了的,踢得那厮身躯飞起在空中倒着一个三百六十度的高难度大转体,然后重重摔倒在舞台上,激起烟尘弥漫。

    其余三名壮汉看到张扬天神下凡般降临,吓得一个个魂飞魄散,扔下手中的铁棍钢管,没命的向大门外跑去。

    张扬抓起地上的钢管,瞄准其中一人的后背扔了过去,砸中他的后背,强大的冲击力让那小子一个狗吃屎趴倒在地上。

    围攻安语晨的几个看到形势不妙也匆忙向外逃去。

    张扬并没有追赶,他来到惊魂未定的楚嫣然面前,关切道:“嫣然,你没事吧?”

    楚嫣然点了点头,看到张扬,心中忽然感到一酸,扑入他的怀抱中,有些委屈的啜泣起来,再坚强的女人在自己的爱人面前也会表现出柔弱的一面。安语晨一拳将最后一个对手放倒,望着舞台上相拥在一起的张扬和楚嫣然,心中不由得生出些许复杂难言的滋味儿。

    张扬向她笑着眨了眨眼睛:“没事吧?”

    安语晨骄傲的仰了仰头,随手将钢管扔在地上。

    此时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顾明健让人从洗手间中架了出来,他的模样过于狼狈,以至于张扬没能认出他来。

    顾明酱到舞台上和楚嫣然拥抱在一起的张扬,整个人就像愤怒的雄狮一样吼叫起来,他推开搀扶自己的两名保安,指着张扬大吼道:“就是他,是他让人打我!”

    张扬从声音中这才听出来眼前这位猪头一样的人物竟然是潇洒不凡的顾公子,他的事实兴子,心中实在是惊奇到了极点,顾明健怎么会被人揍成这幅模样?更让他不解的是,自己刚刚才到,这家伙怎么就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在了自己的身上?张扬意识到其中一定有误会。

    顾明健冲到张扬的面前,他现在的形象实在是有些可怖,楚嫣然吓得躲在了张扬的身后,顾明健咬牙切齿道:“张扬,你有种,你你竟然敢跟我使阴招我绝饶不了你!”他挥拳向张扬打来,张扬向后一仰躲了过去,冲着他和顾家的关系,这面子还是要留给顾明健几分的:“明健,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顾明健抬脚向张扬踢去,又被张扬躲了过去,他恶狠狠道:“你有种,敢做为什么不敢认?”他两次攻击都没有碰到张扬,躬身拾起地上的钢管,向张扬挥舞过去。

    张扬不禁有些动气了,这段时间他对顾明健的所作所为深为反感,如果不是看在他家里的份上,早就出手惩戒他了,想不到这厮这么不识进退,张扬一把握住钢管,冷冷道:“顾明健,你少得寸进尺,惹毛了我一样揍你!”

    顾明健咬牙切齿道:“你他试试看!”

    安语晨实在看不过眼了,冲上来一脚就踹在顾明健的肚子上,把顾明健踹得腾空飞起然后重重趴倒在地上,安语晨不屑道:“师父,你跟这种垃圾废什么话啊!”

    张扬望着地上的顾明健,颇有些哭笑不得,麻痹的这他啥事儿,顾明健这孩子也太倒霉了点。

    许嘉勇透过玻璃窗看着下面的嘲,唇角泛起微笑,他慢慢品味着杯中的红酒,低声向袁立波道:“袁子,有热闹看了!”

    袁立波还是有些糊涂,低声道:“被打的那个是谁?”

    “省委顾书记的公子顾明健!”

    袁立波听到顾明健身份的时候,整个人呆在那里,后脊背上一道冷汗倏然流了下去,身体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要知道那些打顾明健的人可都是他安排的,许嘉勇这位老同学可真够阴的,这事儿如果败露出去,不但是自己要倒霉,说不定连他老爷子也要跟着受牵连。

    许嘉勇看出袁立波的惶恐,他笑着拍了拍袁立波的肩头道:“你找的那帮人嘴紧不紧?”

    “放心,他们不会乱说话!”袁立波咕嘟一口把杯中的红酒都喝了,开始有些后悔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了。

    

    在夜总会发生斗殴事件原本不算什么大事,可事情一旦涉及到省委顾书记的儿子,这件事的性质马上就变得严重了许多,代市长左援朝知道这件事表现的大为光火,这段时间以来,他在李长宇和张扬的反击面前尽处下风,遇到这样的机会,刚好要借着这件事出口恶气,他把这个难题扔给了田庆龙,他知道田庆龙和张扬的私交不错,可现在是省委书记的儿子被张扬揍了,你老田自己看着办吧。

    顾明健一口咬定就是张扬打得自己,他要求验伤,扬言这次非要把张扬弄进监狱才行,张扬倒没觉着生气,只是觉着有些恶心,过去怎么没发现这顾明健是个无赖啊。

    公安局长田庆龙也感觉这件事很棘手,他相信以张扬的脾气性情,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可他认为,凭张扬和顾家的关系,这件事本不应该闹大,就算张扬和顾明健发生了摩擦也应该商谈解决,不应该经法。

    顾明健坚持要验伤。

    安语晨和楚嫣然这才知道这个轻浮的家伙居然是平海省省委书记的儿子。

    公安局的初步调查认为,事情的起因是顾明健给两位女孩子送了瓶红酒,他的本意只是想结识人家,却想不到在厕所被人痛揍了一顿,打人的那群人已经走了,顾明健一口咬定是张扬找来的那些人。至于围攻安语晨和楚嫣然的那些痞子,只说攻击她们全都是为了给哥们出气,那天在雅云湖被安语晨打惨了,现在遇到当然要讨还公道,表面上看两件事没有联系。

    张扬从头到尾都没有向顾明健出手,踢顾明健的是安语晨,这一点安语晨也做出了证明,可顾明健把所有的仇恨都锁定在张扬的身上,事情变得有些麻烦。田庆龙建议他和张扬好好谈谈,可是顾明健断然拒绝谈话。

    张扬听到顾明健的决断之后,冷冷道:“给脸不要脸,随他闹去!”他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顾佳彤的打算,在这件事上他并没有任何的错处,顾明健压根就是在无理取闹。

    田庆龙深表同情的望着张扬:“张扬,这事儿你最好跟顾明健沟通一下,他的手指鼻梁都有骨折,现在一口咬定你,恐怕有些麻烦。”

    张扬不屑道:“疯狗!”

    田庆龙轻声咳嗽了一下道:“你和他姐姐关系不是挺好,是不是让她从中调和一下。”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田局,你不觉着这事儿有些奇怪吗?顾明健这边挨打,安语晨和楚嫣然这边就受到攻击,这里面分明是有人在挑唆啊,顾明健真是没脑子,这种人挨打都是活该!”

    田庆龙呵呵笑了一声:“我们抓了四个全都在警车上呢,回头审讯一下就知道了!”

    张扬道:“方不方便我给他们谈谈话?”

    田庆龙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想这事儿你还是眷解决,不然会很麻烦!别太过火了!”

    四名参与围攻安语晨和楚嫣然的混混看到张扬进入囚车内都是一惊,最害怕的当然是刚才那个被他踢到的家伙,现在下颌还在汩汩流血呢。

    张扬凑了过去,扬手在他脑袋上就是一巴掌,其余三人张口叫了起来。

    因为田庆龙事先交代的缘故,外面的警察只当没有听见。

    张扬被他们叫得心烦,抬手将他们的哑封住,然后抽出一根银针,瞄准了身边那小子的眼睛:“谁派你过来的?我数到三,你不说,我就一针扎进去!“

    “一二”

    才数到二呢,那小子就吓得低声哀求道:“别扎我,都是狗脸强让我们来的”

    “他在哪儿?”

    “鸿翔洗浴!”

    “算你识相!”张扬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然后解开了其他几人的哑,冷笑道:“忘了告诉你们,这次一定会重办你们,麻痹的,最讨厌你们这帮冒充黑社会的,不教育教育你们,不知道无产阶级专政的厉害!”

    

    张扬很生气,这次他不会轻易算了,他一定要把隐藏在背后的这个始作俑者挖出来,今晚的事件根本是一件蓄谋,有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激起他和顾明健之间的矛盾,而顾明健这个蠢货居然就真的上当了。

    送楚嫣然和安语晨返回酒店之后,张扬直奔鸿翔洗浴而去,鸿翔洗浴是位于江城北区钢铁厂的一个大澡堂,绰号狗脸强的曹强一年前承包了这里,曹强也是江城北区赫赫有名的强横人物,他和袁立波的关系不错,袁立波遇到麻烦不方便出面的时候总会让曹强为他解决,而他在生意上也给予曹强不少的照顾,鸿翔洗酝是在袁立波的帮忙下承包的。

    狗脸强喜好健身,在浴室内专门开辟了一间大约一百平米的健身房,这会儿正和十多名同伙在健身房中锻炼呢。

    张扬穿戴整齐的走入健身房内,望着这十多个只穿着秀衩的健壮汉子,笑眯眯点了点头,大声道:“谁是狗脸强啊?”

    一名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壮汉挡住张扬的去路:“你他谁啊?找揍是不?”

    张扬抬起头,对方的身高要在一米九左右,高出他许多,身上肌肉极其发达,两团胸肌还示威般的不断跳动。张扬笑道:“傻大个,想挨揍啊?”说话间,他原地跳了起来,双掌闪电般同时击打在那小子的颈侧,那壮汉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身体就软绵绵倒了下去。

    十多名正在健身的汉子都被这边的动静惊起,张扬闲庭信步般向前走去,一名汉子挥舞杠铃的铁杆向他头顶横扫而来,张扬一把抓住棍梢,一搓一拧,对方已经拿不出铁杆,张扬抓起铁杆,猛然向前戳去,正中那厮的心口,将他撞倒在地。反手将铁棍向左扔了出去,正中一名奔向他的汉子的脚踝,那汉子惨叫着扑倒在了地上,在湿滑的水磨石地面上滑行了接近三米的距离,刚好来到张扬的脚下,张大官人抬脚照着他的脸就是干脆利索的一脚。右手挥出,抓住一名从后方偷袭者的裆部,用力一拉,那小子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

    张扬举手抬足之间已经有四人被他击倒,其余人看到这番情景谁还敢再向前,张扬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名男子的脸上,却见这厮长着一个大鼻子,满口龅牙,一张脸的确有些像狗脸,不禁笑道:“你就是狗脸强?”

    狗脸强听到张扬认出自己,转身就向外面跑去。张扬岂能让他从容逃走,随手抄起一个铸铁哑铃就扔了出去,他力道控制的很好,这实心的铁家伙如果砸在脑袋上少不得要出人命。张扬虽然生气,可还没到要杀人的地步,哑铃砸在狗脸强的后心,狗脸强一个正宗的狗吃屎摔倒在地面上,不等他爬起来,张扬已经大步赶到他的身边,抓住他脚踝,将他偌大的身躯拎了起来,拖着狗脸强来到杠铃区,抓起一片杠铃就压在狗脸强的手上:“金樽的事情是你让人干得?”

    狗脸强表现的极为强悍:“是我干的,怎样?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有种杀了我啊!”

    张扬笑了笑一脚踩在杠铃片上,狗脸强的手指被杠铃片压住,痛得他惨叫一声,额头的冷汗簌簌落了下来。张扬稍稍放松了脚掌:“杀你干吗?太便宜你了,知道什么叫虐杀吗?我要一点点弄死你!”张大官人阴森的腔调,让狗脸强不寒而栗。

    张扬轻轻点击在狗脸强的腰骶处,宛如千万根钢针同时刺入了狗脸强的骨骸,他痛得面孔扭曲起来,脸色苍白,整个人连说话的力量似乎都失去了。

    张扬笑道:“还硬撑啊!好!我就正式陪你玩玩!”他抽出一根细如牛毛的小针,撸起狗脸强的袖子,然后把小针从狗脸强的脉门处一点点插了进去。

    狗脸强看着那根小针整个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吓得惨叫起来:“不要”

    张扬冷冷道:“这根针会随着你的血液流动,那啥,静脉血是流向心脏的你知道吗?这针流到你的心脏里,是什么感觉?钻心般的疼痛?心如针扎?嘿嘿,你他真有福气,能够真真正正享受到心痛的滋味。”

    狗脸强的嘴唇剧烈哆嗦了起来:“我说我说是袁立波让我帮忙干的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跟我没关系”

    “袁立波?谁啊?”张扬对这个人毫无印象,自己好像不认识这样一个人,也没有得罪过这厮。

    “他爸是江城副市长袁成锡!”

    张扬皱了皱眉头,袁成锡他当然知道,是江城市主管农业生产的副市长,他和袁成锡也没有打过什么交道,这件事变得越发蹊跷了。

    “大大哥求你,求你放过我吧”狗脸强想起那根在血管里流动的牛毛针,什么胆气都没了。

    “就你这德行也敢出来混社会?别他丢人了!”张扬起身离开了鸿翔洗浴。

    狗脸强哆哆嗦嗦爬起来,颤声道:“二宝,快快给我叫120”几个人凑了过来,其中一人看了看狗脸强的手腕道:“大哥这针好像是扎在你皮里面啊”

    

    今天五月五,卡尔马克思的生日,更新一万字,双倍月票还剩下两天,章鱼以大无畏的精神向兄弟姐妹请求月票援助,我们要在马列主义思想的指导下继续前进,让月票形成暴风骤雨,让我们这些的海燕接受风雨的洗礼吧!

上一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江湖恩怨 下一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骄傲的手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