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八章针锋相对(上)

    常浩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手段。一般人就算是想杀你也用不着这么复杂的手段,他计算的相当周密,就算事情被你发现了,也不会有线索追查下去,你好好想想自己究竟得罪过什么人?”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可是对自己恨到要下杀手的应该没有几个,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德恒,不过想想他和安德恒目前的冲突只是在利益上,如果安德恒有嫌疑,那么王学海之流也有嫌疑,政治上得罪过的人就更多了,可想想敢于暗杀自己的应该没有几个。

    常浩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他也没有什么头绪,低声叹了一口气道:“你自己多加小心吧!下次再选房子,我可以帮忙做做安全措施!”

    张扬笑道:“用不着那么夸张!”他把那个齿轮放在桌上,起身道:“你再帮我查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真是烦死了,还要去单位一趟!”

    张扬回到旅游局才知道今天已经有许多人来找过自己,电话更是不计其数,看来关心他的人不少。所有人见到张扬无一例外的对他的秃瓢感到极大地兴趣。

    刚刚被党内警告处分的副局长高兴贵远远看到张扬的秃瓢。忍不住低声骂道:“什么形象?整一个社会流氓?”他的声音虽然很小,却仍然被耳目聪敏的张扬听到了,张扬抬起头来,充满杀机的目光落在高兴贵的脸上,吓得高兴贵打了一个冷颤,慌忙躲到办公室里去了。

    朱晓云把自己的黑色棒球帽给张扬送了过来:“头儿,您先戴上吧,省的人家都盯着你的脑袋看!”

    张扬笑了起来,接过棒球帽调节了一下大小,戴在头上,他闭上眼睛轻轻敲了敲桌子,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想了一圈,他还是把最大的疑点放在了安德恒的身上,想要以后平平安安的,必须早日清除掉身边的隐患,正盘算着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张扬拿起电话,却是江城市公安局长田庆龙的电话,通过最近的一连串事件,田庆龙和张扬的关系变得十分密切,所以听到这起普普通通的失火案也会主动打电话过来关心一下。

    田庆龙首先询问了一下张扬的情况,确信他没事这才放下心来,他低声道:“我让人去现潮察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应该没有外人纵火的迹象!”

    张扬对江城公安局的能力一直持有怀疑态度,否则他也不会想到求助于常浩。虽然怀疑是他人纵火,可现在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张扬决定这件事暂时低调处理,如果立案反而会引起那个躲在暗处想谋害自己家伙的警觉。想到这里,张扬首先感谢了田庆龙的关心,然后把这件事归结到自己忘关煤气阀门的原因。

    田庆龙也乐得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到现在开发区广场曾氏兄弟狙击案还没有任何的眉目,他也不想再添任何的麻烦。他打电话问候张扬不仅仅是出于关心,也是因为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给了他一些压力。既然张扬自己都认为是一次偶然事件,那么这件事应该可以画上一个句号。

    这边刚刚挂上了田庆龙的电话,朱晓云从外面走了进来:“头儿,贾局长让你去纺织厂开会!”

    “开什么会?”张扬表现的有些诧异。

    “说是跟纺织厂工人座谈,区里点名让你参加!”

    

    这次的协调会由文渊区牵头,区委书记范伯喜,区长钱长健、区公安局局长薛成刚、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旅游局市唱发处处长张扬代表文渊区和南林寺景区指挥部出席,港方代表有安德恒和安语晨,纺织厂方面则有厂长兼党委书记张忠祥,工会主席李长文,还有五名工人推选出来的代表。

    张扬赶到的时候,小会议室中已经坐满了。他瞅了个空位,来到安语晨的身边坐下,可马上发现自己坐的地方有些不对,三方会谈自己应该坐在指挥部一边,这倒好,坐在港方代表席位上了。安德恒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这厮的出现有些不爽。

    张扬看到他这幅表情,心里反倒产生了一种快意,麻痹的,你越是不爽我越要坐在这儿,他一伸手把棒球帽拿了下来放在会议桌上,锃亮的光头顿时把所有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

    范伯喜愕然看着这厮的光头,突然来了一句:“张处长的发型不错!”

    安语晨忍俊不禁,格格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又引起了不少善意的笑声,现场的沉闷气氛减轻了不少。

    笑声停歇之后,现场气氛再度陷入沉寂之中,范伯喜清了清嗓子道:“人都到齐了,咱们开会,今天组织这个会议,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要开门见山,我们要直截了当,有什么话,有什么意见,咱们面对面说出来!”他端起从不离身的大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道:“昨天的情况我并不在场,可我们的不少同志都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他向区长钱长酱了一眼道:“下面请钱区长讲话!”

    现场并没有人鼓掌,这种会议似乎也不适合鼓掌,钱长健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表情凝重道:“昨天的事情,我们在场的许多人都亲身经历了,我想问一问,你们在作出那样过激的举动之前,有没有想过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有没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有没有考虑过会给国家和人民的财富带来多大的损失?有没有想过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后续影响?”他的语气十分的严肃。

    厂方一名代表鼓足勇气道:“我们集会的目的并不是想和政府对抗,我们只是想引起政府机关的注意,想让你们做领导的好好听听我们基层职工的心声,后来局面失去控制,也不是我们情愿看到的,也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

    钱长健怒视那名厂方代表道:“你们是成年人,也许还是员,做任何事不能只靠着热血上头,你们应该考虑到事情的后果!”

    “我们是为了大家,为了集体!”

    “何者为大?国家为大!你觉着不是为了个人,是为了集体,集体在国家面前算什么?啊!为了小集体的利益而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这个理由靠得住吗?”钱长健性情刚直,说出话来咄咄逼人,刚刚被范伯喜缓和了一些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安德恒适时开口道:“我们世纪安泰投资家乡的目的。是想为家乡做贡献,想为家乡人民谋求福祉,我想应该是我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也许是我们之间的沟通不够,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误会。”安德恒还是表现出一定的诚意,他是生意人,并不想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双方闹得越僵对他的投资就越没有好处,在他心中纺织厂的地块要比南林寺景区的建设还重要得多。

    范伯喜微笑道:“安先生说得很好,大家坐在一起,就是要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相互之间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沟通,只要取得了谅解,达成了共识,那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看这些事只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嘛!”他的目光望向纺织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张忠祥:“张厂长有什么观点说给大家听听!”

    张忠祥表现的还是有些拘谨,发生了这种事,他是最难做的一个,在工人的眼中他是政府的狗腿子,在上级领导的眼中,他的工作能力受到质疑,可以说他是两面不是人,张忠祥明白,自己其实是最不适合发言的一个,偏向那边都不好,他把发言权推到了工会主席李长文的身上:“李主席的话能够代表工人的意见,还是李主席先说吧!”

    李长文心里暗骂,狗日的张忠祥,你他害怕得罪人就让我说,我虽然是工会主席,我也是员啊,出了事情,我当然要首先站在党这一边。中国的工会有着特殊的背景和含义,所以中国的工会干部往往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到企业的文娱活动,职工的婚丧嫁娶方面,更像是学生时代的文娱委员,参政议政,那不是我的菜!李长文接连咳嗽了两声,还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他不说,厂方的五名代表忍不住了,老工人徐大光声音洪亮的咳嗽了一嗓子:“没人敢说,我来说!”

    张忠祥和李长文脸上都是一热。

    范伯喜笑着鼓励道:“老同志有什么说什么,不必顾虑!”

    徐大光道:“从纺织厂建厂开始,我就在这里干,到如今已经整整三十二年了,我媳妇,我儿媳妇,我儿子全都是纺织厂的工人。可以说纺织厂就是我们的家,纺织厂就是我们一家人的饭碗,你们领导一句话就要把厂子给拆了,这不是要砸我们的饭碗吗?让我们这一大家子去喝西北风吗?”

    范伯喜看了看钱长健,钱长健的声音依旧严厉:“老同志,谁说我们要砸你们的饭碗?市里已经在开发区给你们批了新的地块,一个新的纺织厂已经开始建设,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搬入新的厂房,就会重新投入工作!”

    又有一名代表道:“多久?一年,两年?这段时间我们就拿那点基本保障工资,我们的利益如何保障?”这是一个相当现实的问题,虽然市里针对纺织厂的问题进行了多次的讨论,可最终拿出的补偿方案对这些工人仍然不够公平,而且安德恒急于推行他对纺织厂的拆迁计划,所以才会有在纺织厂开发区新厂房没建成之前,就决定部分拆除纺织厂的厂房。

    徐大光道:“按照厂里发布的补偿协议,我们一家四口人每个月的收入要减少二百三十块,这二百三十块钱对你们可能算不上什么,可对我们家来说意味着一个月的生活费,新厂房一年没有建成,我们就要损失两千多块,两年没有建成我们就要损失五千多块!市里搞建设我不反对,可凭什么要让我们普通工人为你们买单?”

    又有工人代表道:“我听说港商是无偿拿下纺织厂地块的,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跟卖国有什么区别,出卖国家的利益,出卖我们普通工人的利益就是犯罪!”

    几名代表的言辞变得越发激烈起来。

    范伯喜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他习惯性的拿起大茶杯喝了一口道:“这位同志,你的观点很偏激嘛,香港也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港商也是炎黄子孙,纺织厂不是你们的,也不是我们的,是国家的!什么叫卖国啊?说话要负责任!”最后这一句已经有些威胁的含义了。他冷冷看了张忠祥一眼,事先他还专门交代张忠祥要做好工人的工作,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张忠祥显然是不称职的,等这件事过去,一定要好好跟他算算这笔帐。

    区长钱长健浓眉紧锁,他低声道:“你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能够解决问题?提出你们的条件!让我听听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他这句话说到了关键之处。

    几名代表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徐大光最后站了出来:“我们有个最基本的要求,在纺织厂开发区新厂建成之前,要全额发给我们工资还有平均奖金,过去的福利待遇不变,纺织厂拆迁期间造成的一切损失都要通过和工会协商解决”

    安德恒皱了皱眉头,他早就知道还是钱的问题,在这件事上他的态度是明确的,纺织厂拆迁属于江城市的问题,文渊区的问题,而不是他的问题,他开发纺织厂地块是投资南林寺景区的先决条件之一,安德恒掷地有声道:“我想这件事我帮不上忙!”

    文渊区的这帮领导听到安德恒的这句话心中都是一怔,三方会谈的目的就是求同存异,彼此都作出一定的让步,安德恒的这句话表明他不想掏钱,难道纺织厂这笔巨大的安置费想让区里买单?钱长健的嘴唇紧紧抿了起来。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沉默的让人感到压抑。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扬忽然笑了起来:“我看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

    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目光的焦点还是他锃亮的光头,这光头刮得的确太耀眼夺目了。谁都想解决问题,可目前的情况来看谁也解决不了,纺织厂没钱,工人伸手要钱,能够解决这件事的一个是文渊区,一个是香港投资方,文渊区没钱,在纺织厂的拆迁问题上,市里拨了一部分钱,他们拿出了一部分钱,这件事让区里很是不解,在他们看来这笔钱应该由港方拿出来。安德恒不愿拿钱,他认为纺织厂拆迁跟他毫无关系,正是这样的想法才让事情陷入了僵局,牵涉到钱的事情,想要解决可没有那么容易。

    张扬笑眯眯道:“这件事我了解一些,应该有些发言权,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当家做主人,谁是主人啊,小范围来说,针对纺织厂来说,你们这几千名工人就是主人!”一句话说得几名工人代表如沐春风,心说,这光头是谁啊?今天与会的干部中总算有个为老百姓说话的了。

    张扬道:“安先生投资南林寺风景区,的确是抱着投资家乡,回报祖国的目的,他的诚意我们是要肯定的。可是我们江城市政府、文渊区政府,也表现出同样的诚意,在整个投资计划中一路绿灯,为您创造了不少的便利条件,安先生不缺资金,所以才来投资,江城需要发展,资金是制约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才会有这次合作。”

    安德恒充满警觉的看着张扬,他不知这厮在卖弄什么,不过有一点他能够肯定,张扬肯定不会向着自己说话:“恕我愚昧,不懂张处长的意思!”

    “据我说知,安先生这次的投资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大,不过重点是南林寺景区,至于拆迁纺织厂地块,主要是用于商业和旅游配套设施的开发,我看应该没有那么急着上马,安先生是不是可以考虑暂缓拆迁之事,先把景区建起来,然后再考虑纺织厂地块的开发,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顾及到双方的利益,让纺织厂获得足够的时间。”张扬的建议合情合理。这些工人频频点头,可安德恒和文渊区的领导都听出来了,张扬这是向着纺织厂说话呢。

    安德恒断然道:“不行!在我的发展计划中,开发南林寺景区和配套设施的开发同步进行,我不可以耽搁工程的进度!”

    张扬笑道:“纺织厂地块主要是用于商业吧,安先生的主要投资对象不是景区吗?”他这句话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安语晨也觉察到这厮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和他们安家作对的立场上,心中这个愤怒啊,恨不能上去狠揍他一顿。

    安德恒道:“这次的开发计划是我和市领导商量后的结果!”

    这句话一说出来,文渊区的几位领导心里都有些不爽了,安德恒分明是抬出市里领导压人。

    张扬还是那幅没心没肺的笑容:“安先生这话就没有诚意了,我们今天到场的一个市里领导都没有,您是不是觉着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啊?我们既然管不了,这会也没有开的必要了,范书记、钱区长,我看散会吧!”

    安德恒再好的涵养也被这厮气得脸色铁青,文渊区的几个领导却乐得听到张扬说出这句话,安德恒虽然是文渊区的大投资商,大财东,可他的眼界也很高,因为和代市长左援朝的关系,他压根没把区里的几个领导看在眼里,区里这些领导过问纺织厂的事情也是不情愿的,很大原因上是迫于上头的压力,张扬的这句话给他们出了口闷气,投资商怎么了?投资商就厉害啊!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想做生意首先就要懂得尊敬。

    安德恒正要发作,安语晨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微笑道:“张处长,今天我们能够过来就代表我们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您的态度好像有些不太好吧!”

    张扬心说,小丫头啊,你跟我对上了,到底是护自己家人,他笑眯眯道:“请问安小姐和安先生两人谁说了算?”

    “你什么意思?”安语晨的美眸之中已经冒出了火星。

    文渊区区委书记范伯喜适时的出来和稀泥道:“大家都是抱着解决问题的目的,不要伤了和气!”

    张扬道:“其实这件事很简单,你们投资江城,看中的是江城的前景,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你们的钱也不白给的,你们想尽早收回投资,想尽早见到利益,这可以理解,也无可厚非!商人嘛,谁不想见到利益?”

    安德恒道:“张处长对我们好像有成见,我们投资江城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获取利益,中国这么大,投资环境比江城好的城市多得是!”

    张扬笑道:“我知道您高尚,您想获得经济利益的同时还想获得社会利益,中国投资环境比江城好的城市多得是,可我相信能够给你们提供这么优厚条件的城市恐怕连一个都没有!”

    

    今天更新一万字,五一劳动节期间,章鱼辛苦码字,劳动奖章啥的咱也不要求了,大家如果肯定章鱼的努力,把保底月票投过来吧,满意的当是打赏,不满意的权当抡起砖头砸我,章鱼一概接受,无怨无悔!

上一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后果很严重(下)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针锋相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