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七章后果很严重(下)

    他们吃烧烤的地方距离张扬租住的小区并不远。已经是晚上零点,路上行人车辆都已经很少,何歆颜一边哼歌曲,一边轻盈的转着圈儿,看来她今晚的心情不错。

    张大官人笑眯眯看着何歆颜,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心底有那么一点点燥热。他望了望远方的湖面,迎面吹来的凉风让他的头脑稍稍清醒了一些,自己跟何歆颜虽然很熟,可毕竟从没往那啥方面想过,也许人家只当自己是朋友,千万不可产生邪念,张扬一向以为自己不是一个坏人,至少不是一个趁虚而入的人,最难得的是,这厮认为自己在感情上不是个随便的人,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在感情上的麻烦已经不少,有些事情还是少惹微妙。这跟何歆颜的性情也有关系,她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敢爱敢恨,让这样的女孩子爱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来到张扬的房门前。何歆颜居然有些犹豫,她小声道:“我又有些后悔了,要不,我还是去灼店!”

    张扬笑道:“少折腾了,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不堪,我有客房的!”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何歆颜有些忐忑的跟着他走了进去。

    张扬把钥匙随手扔在桌子上:“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去挑房间啊!”他看出何歆颜的顾虑,不禁笑道:“真把我这儿当成狼窝了!大不了你把房门给插上!”

    何歆颜道:“区区一道房门能拦得住你?”这可是实话,张大官人武功盖世,这薄薄的门板根本挡不住他一拳。

    “你低估了我的自制能力,也高估了你的诱惑力!”张大官人抛下一句话,走入了浴室之中。

    何歆颜望着他的背影有些羞涩的笑了,她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长舒了一口气,让心情慢慢放松下来。眼睛盯着电视机屏幕,脑海中却回想起自己和张扬相识以来的情景,何歆颜的唇角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温馨的笑意,她忽然意识到这个桀骜不驯的张狂小子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重要,她无法漠视这种情感的存在,可想起张扬身边走马灯般更换的美女,何歆颜又不由得秀眉颦起,人家的心里可能从来没有自己的位置,明明知道这是一个火坑,自己可不要往里面跳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有些失落,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就在这时。房内忽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何歆颜惊呼道:“张扬,停电了!”虽然她的胆子很大,可是猛然陷入黑暗中还是让她有些害怕。

    张扬满头都是洗发膏,他大声道:“电视柜里有火机蜡烛!”

    何歆颜摸索着来到电视机前,从电视柜里找到了火机和蜡烛,她大声道:“你们这里经常停电吗?”

    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流声,张扬并没有回答。

    何歆颜撅了撅嘴唇,打了两下火机却没有点燃,看来是火石用完了,她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火机打不着!”

    “真是麻烦!”张扬摸黑冲洗干净身上的肥皂沫儿,披上浴袍走了出去。

    何歆颜一手握着蜡烛,一手拿着火机坐在沙发上,听到张扬的脚步声,她一颗心稍稍安定了下来:“张扬!”

    张扬吸了吸鼻子:“什么味儿?”

    何歆颜经他提醒也吸了吸鼻子,空气中充满了一股煤气的味道:“煤气?”

    张扬道:“没事你动它干嘛?”他举步向厨房的方向走去,摸黑来到灶台前,发现两只煤气阀门都是大开着,他苦笑道:“你真粗心啊!打不着火,也要把总阀给关上啊!要是发现晚了,恐怕我们两个都得被憋死!”

    何歆颜跟着向厨房走来。充满诧异道:“我根本没进你厨房啊,是你自己忘了吧!”

    张扬伸手去关煤气阀门,眼睛的余光,却忽然听到悦耳的八音盒声,他转身望去,却见厨房餐台上一个音乐盒响起,随着芭蕾小人的转动,音乐盒冒出了一支火苗,那火苗遇到充满煤气的空气,猛然变得夺目而绚烂。张扬的双眼睁得滚圆,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过身去,冲出厨房,展开臂膀抱住了何歆颜的身体,一下就把她压倒在沙发上。

    何歆颜不明白他的动机,还以为他兽性大发想要非礼自己,尖叫一声,一口狠狠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火焰迅速扩展起来,煤气浓度极大的厨房内,顿时引发了爆炸,一团耀眼夺目的火光从厨房内绽放而出,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熊熊火焰宛如一条长龙从厨房的大门喷发出来,迅速扩展到整个客厅。强大的热浪将沙发冲击的翻转了过去,火焰从沙发的上方掠过,照亮了张扬和何歆颜的面孔,他们的身体随着沙发翻滚被抵在了墙角。房间窗户的玻璃因为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全都碎裂,玻璃碎片飞溅的到处都是。

    整个客厅内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张扬抱起何歆颜。在爆炸之后,迅速从沙发上窜起,用身体把窗户撞开,从破裂的窗口中跳了出去。

    直到落地之后,何歆颜仍然沉浸在爆炸的震骇之中,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张扬用身体保护了她,自己却没那么幸运,一件浴袍已经燃烧了起来,身上也被灼伤了多处,他在草坪上连续几个翻滚,把身上的火焰扑灭。

    

    来自张扬家里的爆炸很快就将整个小区的居民惊醒,不少人都跑过来围观,张扬头发也被烧掉了不少,浴袍也烧出了好几个大洞,衣不蔽体,脸上也被烟熏火燎的黑一块红一块,狼狈到了极点。

    消防队接到电话很快就赶到了这里,消防队员投入到紧急的灭火行动中。

    何歆颜和张扬两人接受调查的时候,有一名晨报的记者过来对着他们一阵狂拍,张扬正一肚子的火气,怒道:“大爷的,拍什么?”

    那小记者看到张扬神情不善。意识到他要抢自己的照相机,慌忙钻入人群中跑了。

    张扬光着脚板再加上周围都是看热闹的群众,也不方便追赶,只能作罢。

    等消防队调查完情况已经是凌晨了,他们初步认定这次的火灾是因为张扬忘关了煤气阀门,遇到明火后引发的爆炸。

    张扬却知道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认为一定有人在纵火,不过大火已经将所有的证据抹掉,他虽然口口声声有人纵火,一时间也找不到证据。根据消防队的现场调查来看,基本上认定是一起因煤气泄漏后操作不当而引起的火灾。

    处理完现场的事情。张扬和何歆颜就近找了小区旁边的招待所住下,张扬身上多处被灼伤,虽然烧得不重,可身上还是起了不少的水泡,痛得他一夜也没能睡好。

    第二天一早,何歆颜出去给他买了身衣服,和烫伤膏,来到他房内帮他把烫伤处涂抹一下,却见张扬的后背之上多处被烤炙的红肿,还起了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水泡,又看到张扬肩头还有一个血糊糊的牙印,却是她昨晚咬出来的,何歆颜望着张扬的惨状,鼻子一酸,眼圈竟然红了,她柔声道:“疼不疼?”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事儿,又不是什么重伤嘶”何歆颜给他涂抹烫伤膏的时候,这厮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换好何歆颜给他买来的衣服,张大官人来到镜子前看了看,却见自己的头发被烧得极其难看,如同斑秃一般,何歆颜的头发也被烧了一些,不过女孩子头发长,反倒看不出来。

    张大官人还是很注重形象的,他来到路边的理发摊,花了一块钱请人给刮了一个光头,这叫刮去晦气从头再来。带着清清爽爽的秃瓢,张扬回到自己的租住处看了看,门口窗口到处都是烟熏火燎之后的痕迹,他踩着灰烬走入房内,昨晚绝不是偶然,一定是有人事先潜入厨房内弄了煤气阀门,然后放置了那个自动打火的八音盒,从而引发了这场爆炸,张扬在火灾后的房间内仔细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张扬敢确定这次绝不是意外,一定是有人设下圈套。想要谋杀自己。甚至连停电也是有预谋的,事后调查知道,当时停电是因为保险丝熔断,如果当时火机不是火石用尽,何歆颜打着火的话,后果将更加的不堪设想。

    何歆颜也抽空去修剪了一下头发回来,站在门前看着屋里狼藉一片的景象,禁不住叹了口气道:“到底怎么回事?”昨晚发生的一切实在太突然,她到现在都没有理清楚头绪,只是听张扬说起有人设圈套想谋杀他。

    张扬笑了笑:“可能是我得罪了老天爷”他躬下身去,从厨房的地面上摸出一块八音盒的残片,这是里面的一个齿轮,仅仅从这零星的部分应该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走吧!”何歆颜轻声劝道,望着狼藉一片的房间,她忽然感到一阵害怕。

    张扬点点头,转身下楼。

    在楼下遇到闻讯赶来的安语晨,张扬诧异于安语晨灵通的消息:“你怎么知道?”

    安语晨看到张扬平安无恙这才放下心来,可看到他的大光头之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目光在何歆颜的脸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何歆颜敏锐的觉察到她目光中潜在的深意,俏脸微微有些发热。

    安语晨将一叠报纸扔给张扬:“张处长,你现在可成了江城的大名人!”

    张扬展开江城晨报,却见三版上专门报道了这次凌晨失火事件,最让张扬恼火的是自己焦头烂额的那张照片居然被弄了个特写,何歆颜露出的是个背影,虽然如此,配上文字顿时让人感觉暧昧起来,“昨晚,零时左右,雅湖小区一幢居民楼发生火灾,一对热恋男女险些葬身火海爆炸发生之时,这对男女幸好正在沙发上,爆炸的冲击波将两人从三楼窗口抛出,落在草地上居然神奇的安然无恙,根据调查,这场火灾是因为煤气泄漏而引起”

    张扬咬牙切齿的骂道:“胡说八道!”他看了看报道最后的落款,记者韩德强,心中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张扬的手机也毁于这场爆炸之中,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单单是财产方面也要损失在两万多块。钱财乃身外之物,他并不在乎,可这件事的疑点实在太多,他必须要调查清楚,到底有谁想置他于死地。

    张扬让安语晨把何歆颜送去火车站返回东江,说起来何歆颜也挺倒霉的,辛苦赚来的五千块港币也在这场大火中烧了个一干二净,不过这小妮子也没怎么在乎,和生命相比金钱的价值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张扬直接去了电子仪表厂宿舍,找到了国安局的情报员常浩,常浩听他说完昨晚的事情,眉头紧锁道:“你能够确定那个八音盒不是你的东西吗?”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确定,那个八音盒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煤气阀门也不是我打开的!”

    常浩道:“根据你描述的情况,那个八音盒应该是个定时装置,到一定的时间会转动发出音乐,内藏的装置把火打着,对方事先打开了煤气阀门,煤气遇到明火之后发生了爆炸!”

    “一定是这样,有人想要谋杀我!”张扬愤然道。

    

    先更四千,求月票,双倍期间,章鱼会努力更新,这差距也不是太大,我相信医道书友的实力,随便扔出一张两张的保底票,咱们的名次会节节攀升,让我们一鼓作气的往前冲!更多月票,更多动力!第一目标1000张!

上一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后果很严重(上)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针锋相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