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七章后果很严重(上)

    张扬今晚的心情并不好。许嘉勇的那番话勾起了他对左晓晴的回忆,两军对垒攻心为上,许嘉勇跟他玩心理游戏的同时,张扬也进行了反击,不过显然双方都会有所损失,张扬原本大好的心情就受到了影响,不过这厮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张扬已经感觉到许嘉勇这个人很不简单。

    一箱酒喝完,张扬并没有再要,何歆颜提出去去唱歌,张扬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让她在金樽夜总会留了一个包间。结账后,带着两位女孩离去。

    因为他的丰田车在南林寺工地现场被砸,已经送修了,刚才是打车过来的,走出鱼馆大门,正准备叫出租车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很响亮的吹了个唿哨,六名刺龙画风的痞子站在那里,眼神极尽猥琐的看着安语晨和何歆颜:“小妞挺漂亮啊。过来陪哥哥玩玩!”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他遇到过许多次,可在江城这种地方,明目张胆挑衅的人并不多,毕竟这里的治安比起春阳还要好一些,这样的挑衅不但低级而且无趣。

    张扬抑制住心中打人的冲动,今晚他身边的两个,安语晨跟何歆颜性情都有些火爆,安语晨冷冷看了看那边,咬牙切齿道:“恶心!“

    何歆颜啐道:“有毛病啊!”

    张扬现在是科级干部,有身份的人,犯不着跟这帮小痞子一般见识,拿出手机道:“我说你们几个别找不自在啊,再闹事我报警啊!”可张扬马上就发现有些不对了,这帮小痞子并不害怕他的威胁,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围了上来:“小子,你挺狂啊,脚踏两只船,哥几个就看你不顺眼了。”

    另外一小子道:“这他什么世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冷笑,彻彻底底的冷笑,老子现在不喜欢用暴力,这帮不开眼的小子,难道看不出我很生气吗?难道不知道后果很严重吗?

    说起动手,安语晨远比张扬快得多。她心情也不好,曾祖父的坟头被破坏,来到江城又看到张扬跟何歆颜卿卿我我,虽说不的事情,可心情还是大受影响,凭她多次实战的经验,在江城出手,只要适当的掌握分寸,根本不用担心后果问题,善后有张扬呢。

    安语晨像一只雌豹一样冲向对手,一脚就将其中一人踹得飞了出去。

    何歆颜诧异于她强大的战斗力,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她原本打算去找个酒瓶子去帮忙呢,张扬笑道:“我这徒弟横着呢,几个小痞子而已用不着我出手!”

    可实际情况并没有像他想象中这么简单,又有十多人向他们围了上来,这群人并不像社会上的痞子,一个个穿着统一式样颜色的练功服,为首一个瘦瘦的小子指向张扬道:“就是他,就是他调戏我女朋友的!”

    张大官人真是一头雾水,我x。这啥事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调戏谁了?我一国家干部,我一堂堂正正的员,至于去调戏别人吗?他已经意识到了,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这些人肯定是蓄谋而来。

    人群中飞出一条汉子,他一身黑色练功服,冲着张扬,二话不说,当胸就是一拳。

    张扬心中的怒火已经被这帮人给激起,也是一拳挥了出去,硬碰硬跟他撞在一起,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的拳头更硬。双拳相交,张扬的身躯纹丝不动,对方也只是向后退了一步。

    张扬内心不由得一怔,对方的实力竟然不弱,十多名汉子把张扬和何歆颜包围在中心,手中同时亮出了钢制甩棍,果然是有所准备啊。

    张扬笑道:“想闹事儿,知道我是谁吗?现在走人,我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揍他!”十多人同时向张扬冲了过去,张扬抱起何歆颜,用力向外扔去,何歆颜发出一声娇呼,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扔出圈外,在圈外五六米的地方轻轻落下,张扬用力极其巧妙,力道拿捏的极其到位。如果是别人做出这样的动作,何歆颜一定会摔得很惨,先把何歆颜送出包围圈,这样他就可以全神贯注的对付这帮人。

    张扬一把抓住甩棍的尾端,全力一拉,将甩棍从对手手中抽出,然后一个窝心脚,把对方踹得飞了出去,撞在一名同伴的身上,两人同时翻到在地上。

    两根甩棍向张扬的头顶击落,张扬用甩棍挡住,右手化掌为拳,蓬!地一声击落在其中一人的腹部,升龙拳第一式,龙战于野,自从得到那本拳谱之后,张大官人也修炼了不少时日,虽然进境缓慢,可是第一式也已经练得有些火候,这次刚好拿这帮家伙演练演练。

    那厮被张扬一拳击中,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起来,连续撞中了三名同伴,然后方才落在地上。这还是张大官人手下留情的结果。

    张扬伸出右手接渍中落下的甩棍,此时围攻他的这些人脸上全都露出惧意,张扬一手一支甩棍,怒吼一声,如雄狮一般冲入战团,但见他双手挥舞,宛如蝴蝶翻飞,在这帮人的身上轻点快啄,一会儿功夫十多人全都软瘫在地上,他是将甩棍当成判官笔使用了,封住了这帮人的道。让他们丧失了战斗力。

    只剩下最先攻击张扬的那名黑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早知道张扬这么厉害,打死他都不会找这个晦气,他壮着胆子,抱拳向张扬道:“敢问朋友,你何门何派?”

    张扬把两根甩棍扔下,一步步走向他,黑衣人只觉着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他逼迫而来,他抬脚向张扬踢去,却被张扬一把抓住脚踝,干脆利索的把他的右腿弄得脱臼,顺势一推,点了他的道,把他推倒在地上,张大官人觉着还不解恨,反手抽了他一个大嘴巴:“老子无门无派,打得就是你这帮不开眼的!”

    那边安语晨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以她的身手对付六名小痞子根本不在话下,何歆颜抱着痛打落水狗的念头,在每人的肚子上踢了一脚,她也有怨气,今天被那个香港影后阴了一次,刚好借着这些人肉沙袋出出气。

    许嘉勇和袁立波并肩站在窗口,望着酒店门前广场上张大官人以寡敌众,威震八方的场面,两人都显得有些错愕,谁都没想到张扬的战斗力竟然如此之强。

    只有田斌没有感到太大的惊奇,当初他亲眼目睹张扬在张五楼矿难中表现出的强悍和威风,今天袁立波招来的人比那天少多了,田斌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你送的见面礼?兄弟,我看得你师父出马才有把握!”他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张扬压根就是一暴力分子,对他使用暴力,那是自找没趣。

    许嘉勇却笑了起来:“有些意思!”

    

    警察赶到的时候,张扬已经带着两位女孩子扬长而去。

    最倒霉的是那些被点中道的家伙,一个个躺在那里形同瘫痪,袁立波也没了办法。只能把他师父给请来。

    袁立波的师父梁百川听到出了这件事也是大吃一惊,这帮攻击张扬的人,大都是江城百川武校的,穿黑衣服那个是梁百川的徒弟霍长伟。

    梁百川脸色铁青,他替霍长伟把脱臼的大腿复位,然后解开他被封的道。

    霍长伟满脸羞惭道:“师父!”他知道这次脸丢大发了,百川武校这么多人被张扬单枪匹马给干掉,传出去只怕在江城武学界要被人笑掉大牙。

    梁百川逐一为学生们解开道,冷冷道:“回去再说!”无论这次的起因在谁,梁百川都很不高兴,张扬太嚣张了,知道这些人是他的弟子,还没有留任何的情面,这口气实在难以忍下。

    回到汽车上,梁百川反手就给了袁立波一个耳光:“怎么回事?没那个本事,何必去惹别人?”

    袁立波被打后一声不吭的垂下头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他调戏张畦宽的女朋友!”

    梁百川抿起嘴唇,张畦宽就是那个瘦瘦小小的家伙,也是他的弟子过去在春阳,他就听说过张扬的作风不好,这种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也并不稀奇,梁百川沉吟片刻道:“让张畦宽过来,我当面问他!”

    苏小红专门为张扬安排了贵宾房,特地开了一瓶十五年的芝华士。安语晨现在落下一毛病,看到芝华士就有些犯憷,小心翼翼的闻了闻,品了品这才放心的饮下。

    张扬知道她是被牛文强的假酒吓怕了,何歆颜和安语晨点歌的时候。苏小红来到张扬的身边,娇滴滴道:“方总刚刚走,听说你们要合作搞古城墙景区?”

    张扬笑道:“是啊!”

    苏小红眼波流转道:“张处长看看有没有能够照顾我的地方?”

    张扬笑道:“我那是搞文化旅游的,你当是搞娱乐吗?”

    苏小红飞了他一眼道:“张处长,合着你心里就当我是一行业的妈妈桑,看不起人是不是?”

    张扬嬉皮笑脸道:“不是看不起人,你搞娱乐还是很适合的,去搞旅游业,屈才了!”

    安语晨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向张扬道:“我们安家在江城投了这么多钱,南林寺景区还没有搞起来呢,你这边就张罗着另起炉灶,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

    苏小红这才知道安语晨是安志远的孙女儿,内心中顿时多了几分谨慎,毕竟安德恒目前和方文南是商业对手,安语晨再怎么都代表着安家的利益,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太过随意。

    张扬道:“江城这么大,总不能什么事儿都围绕着你们安家转,小妖,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五叔把纺织厂搞得天怒人怨,人家一口气都撒在了南林寺上,差点没一把火把庙给烧了!”

    安语晨轻声说出了一个让张扬和苏小红都感到震惊的消息:“以后我会负责江城旅游开发的具体事务!”

    对张扬而言是个大喜事,对苏小红而言这是个商业机密,她想得很多,这是不是意味着安家要通过安语晨和张扬和解?如果他们解开芥蒂,对方文南可不是什么好事。

    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舒缓的音乐声响起,何歆颜将一首《雪在烧》演绎的如泣如诉,动人之极,让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一曲唱罢,苏小红和安语晨同时鼓起掌来,张扬欣赏的看着何歆颜,感叹道:“我说丫头,咱能不这么显摆吗?”

    苏小红真诚道:“唱的真好,如果何小姐愿意可以来我的夜总会当驻唱歌手,薪酬方面我一定会让你满意!”

    何歆颜还没有说话,张扬这边已经摇头道:“苏姐,您这里太复杂,人家小姑娘太单纯,不合适!”

    苏小红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听得出这厮压根就没瞧得起自己,偏偏他还欲盖弥彰的解释道:“我没瞧不起您的意思,只是觉着不合适!”

    安语晨轻声道:“何小姐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歌坛发展,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介绍香港知名制作人给你认识,我们安家在歌美唱片也有股份。”

    何歆颜淡然笑道:“我对娱乐圈也没有太多兴趣,唱歌只是爱好罢了!”

    安语晨真挚道:“放着这么好的条件不去发展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何小姐,相信我,我是真心想帮你!”

    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很陌生,还是拿起了电话,听筒中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张扬吗?”

    “是我!”

    “我是梁百川!周六你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喝茶!”

    梁百川的大名在江城武林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请张扬喝茶,等于向张扬提出了挑战。

    当初在黑山子乡的时候张扬曾经和梁百川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还和梁百川的徒弟严复生发生了一些冲突,梁百川留给他的印象颇有些宗师风范,感觉还是很通情达理的,他主动找上自己,证明今天围攻自己的那些人和他有关,张扬心说这徒弟打不过我,师父也要上了,他当然不会示弱,笑眯眯道:“梁师傅啊,能得到您的邀请真是不胜荣幸,您说在哪儿吧!”

    “周六上午九点江城东郊梅花山暗香阁!”

    “好,我一定准时前往!”

    张扬放下电话,开始想今晚在一间鱼馆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一场预谋,他几乎可以肯定百川武校的人一定是有所蓄谋,不过梁百川这种身份的武林人应该不会做这种宵小的行为,难道这件事和许嘉勇有关?

    他们在金樽夜总会玩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离去,张扬打车把安语晨送到了帝豪盛世,安德恒当晚也入住在这里。

    

    原本张扬打算给何歆颜在这里也安排一个房间的,可是何歆颜却拉着他出去吃烧烤,小妮子的玩心挺大。

    何歆颜对江城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她豪爽的和张扬碰了碰酒瓶,一口气把那瓶酒喝得见了底儿,张扬赞道:“就你这酒量算得上是女中豪杰了,一般男人看到你都得躲着走。

    何歆颜笑道:“你觉着我嫁不出去?”

    “那倒不是,你还是有几分姿色的,真要是动了心思,也能勾引上两个!”

    “呸!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何歆颜说着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夹了颗花生米放在嘴里:“丫头,考虑下,安语晨的建议不错,我看你挺有才的,咱不能耽误了!”

    “行!我考虑下!”何歆颜这次答应的倒是痛快,她不无羡慕道:“安语晨很厉害啊,我听她叫你师父,她的武功都是你教的?要不你也教教我得了!我也拜你为师!”可何歆颜马上又摇了摇头道:“算了,我才不要做你徒弟!”

    张扬笑眯眯看着她:“那你想做我什么?”这句话透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何歆颜看来有了几分醉意,嫣然笑道:“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那啥你不要一棍子把所有人都打死行吗?”

    何歆颜喝了口酒道:“好舒服,离开东江,换换环境,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张扬,我累了!”

    “我送你去酒店!”

    “别麻烦了,我去你家住!”

    “啥?”张大官人愣了,何歆颜是不是想舍生取义啊?

    何歆颜笑道:“能省则省,放心,我保证不会骚扰你!”

    “问题是我保证不了!”

    何歆颜叹了口气道:“那也没办法,你那么厉害,那么能打,真要是想做什么坏事,我这个弱女子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张扬摇了摇头,麻痹的,考验我党性原则的时候又到了。

    

    今天出门了,回来一看,月票榜这个惨淡,章鱼在第一天竟然排到了二十名以外,真是不爽,这个双倍月票害人啊,月初赶不上,以后想追就难了,章鱼只能求助于大家,把手中的保底票投过来,趁着五一还没完,给章鱼一个开门红,这几个月章鱼的更新数量和质量还是有保证的,希望大家给我动力,让章鱼把漏点延续下去,让我这个情绪性的写手兴奋起来,在五月用更大量的更新,更高的质量回报大家,真心真意恳求月票,别让我太惦记,兄弟姐妹们,别吊我的胃口了!

上一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咱们工人有力量(下)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后果很严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