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四章开发还是破坏?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带着顾佳彤姐妹去了清台山。这次是为了完成顾养养的心愿,小妮子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爬上青云峰。

    前往青云峰的道路多处都在施工,清台山旅游开发工程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清台山的自然资源很好,只要修通了道路,游客就会前来。

    途中他们看到不少前来清台山游玩的观光客,安德恒举办的江城旅游小姐大赛起到了轰动性的效应,清台山的名字也在平海省内广为传播了出去,根据旅游局的预测,今年前来清台山游玩的人会超出过去两倍,不过在目前旅游配套设施还没有完善的情况下,春阳县政府并不建议游客入山游玩,还专门为此张贴了警示,不过这仍然挡不住游客们游玩的热情,清台山旅游会随着知名度的增加而逐渐升温。

    上清河村明显热闹了许多,张扬把汽车停在村委会前的时候,发现门前的空旷场地上已经停了十多辆汽车,两个小孩子还在那里像模像样的收起了停车费。

    刘传魁原本在树下抽着旱烟,看到张扬从车里走了出来,慌忙迎了过去,向那个想要找张扬要钱的小孩子哄道:“去去去。一边玩去,这车不用收!”

    张扬笑眯眯看着刘传魁:“我说老支书,行啊!这清台山旅游还没正式开放呢,您这儿经济就率先搞活了!真是让我佩服,佩服!”

    刘传魁当然能够听出张扬话里的讽刺,他吧嗒了一口旱烟道:“现在是改革开放的时代,我们上清河村也要把握住时代的脉搏,要与时俱进,搞活经济!”他和顾佳彤姐妹打了个招呼。又向张扬道:“你过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让人给你准备饭!”

    张扬笑道:“别这么麻烦,我们今天是过来爬山的,回头我去陈老爷子那里混顿饭吃!下午就走了,这次就不麻烦你了!”

    刘传魁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道:“快去吧,前一阵子刚下了雨,山上美着呢,最近每天都有不少人过来玩!”

    顾佳彤和顾养养都穿着一身红色的户外服过来,她们的装备很齐全,还各自背着一个大包。张扬就轻松了许多,除了拎着一瓶矿泉水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张扬倒是想帮她们把大背包拿过来,可姐妹俩都抱着锤炼个人意志,锻炼身体的念头来了,压根不让张大官人插手。

    张扬乐得清闲,拿着相机悠闲自得的跟在她们身后,青云峰的道路也处于修整中,不少险要的路段已经砌起了石阶,这在张扬看来反倒没有了过去那种天然的风韵。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人为修凿的痕迹已经没有了,预计青云峰道路的铺设要到明年上半年才能结束,到时候,开车可以直接来到青云峰半山腰处的奔龙瀑。

    张扬虽然来清台山已经许多次,可前几次都是因为季节不对,并没有机会看到奔龙瀑的胜景,很远的地方就已经听到轰隆隆的巨响,宛如前方千军万马在拼杀,又好像天边不时掠过沉闷的惊雷,转过山岩,却见一面雄伟壮观的瀑布从近百米高的山崖之上奔腾咆哮,宛如银河九天般倾泻入黑龙潭之中,岩石之上有许许多多的棱角,瀑流经过之时,急剧碰撞,飞花碎玉般到处飞射,溅出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远望去如同一朵朵飘飞的白梅,随风飘散。天空中宛如落起了濛濛细雨。

    顾佳彤姐妹看到如此胜景,不由得同声欢呼起来。张扬也是第一次目睹如此壮观的景色,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汽,唇角泛起会心的微笑。

    瀑布前有一群人在那里留影,看来清台山已经逐渐为人们所认知。

    

    张扬他们在中午的时候来到了紫霞观,让张扬感到意外的是,紫霞观也处于修葺之中,看来春阳县开发清台山旅游的决心不小,紫霞观内也有十多位香客,在这里上香的多是一些本地人。

    老道士李信义对这些香客抱着不闻不问的态度,他躺在院内的银杏树下,正悠闲自得的晒着太阳,直到张扬走到他的身边,挡住他脸上的阳光,老道士才睁开了眼睛,看到张扬,他不禁笑了起来:“张主任,什么风又把你吹来了?”这个又字已经充分表明,张扬来清台山之频繁。

    张扬笑道:“既然上来了就到你这里转转,想不到这紫霞观居然也开始修缮了。”

    李信义道:“一个香港剧组看中了紫霞观,要在我这里拍外景,我没答应,他们就提出帮我修修这紫霞观的大门和院墙,我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老道士脸上始终都是一幅懒洋洋的表情。

    这时候顾佳彤姐妹才背着她们的登山包,拄着手杖来到紫霞观内,两姐妹都有些累了,当然比不上健步如飞的张扬,在门外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走进来。

    顾佳彤见到庙观必然是要上香的,生意人未必信佛,可总想图个吉利,她把登山包交给妹妹,自己去三清殿上香。

    李信义和张扬还是有些话说,他低声道:“过年的时候,他们一家都来了?”

    张扬知道他所指的是安志远,缓缓点了点头,心中还是有些奇怪的,老道士既然是安志远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什么还不相认?出家人难道真的要六亲不认吗?既然六亲不认,为何又要这么多年默默守护爹娘的坟墓?

    李信义又道:“他在青云竹海那里给老爷子修墓,很不好!”

    张扬微微一怔,安志远给他爹安大胡子修墓?这件事他并没有听说过。

    李信义叹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有些事只怕是上天注定,后人是无法改变的!”

    张扬身为一个员可不信什么宿命论,不过安家的事情的确有些邪乎,安大胡子当年杀人如麻,安家发生这场血案让人不能不产生一些想法。

    张扬道:“安老现在瘫痪了,说话也不利索了,我看他在这世上也没多少日子,还是跟他见见面吧!”

    李信义双目中流露出极其复杂的神情。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说话,低声叹了一口气。

    两人正说着话,陈崇山从侧门走了进来,他是过来找李信义下棋的,没想到张扬也在这里,不由得微微错愕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张扬!”

    张扬慌忙起身迎了过去:“陈大爷好!”

    陈崇山笑道:“我刚打了一些野味,走,去我家里吃饭!”

    李信义忙不迭的站起身来:“走!我好几天没开荤了!”

    顾养养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位老道士:“道门不是有三皈五戒,也可以吃荤吗?”

    李信义被这小丫头问得愣住了,挠了挠花白的头颅。笑道:“道门只是不吃牛肉,其他的肉类并无禁忌!”

    顾养养轻声道:“是因为老子的坐骑是青牛吗?”

    李信义和陈崇山同时笑了起来,小妮子懂得倒是不少。

    张扬等顾佳彤上香回来,他们一起来到紫霞观西南,陈崇山重新搭建的石屋,这次石屋选址在高崖前的一块平地之上。后方就是悬崖,石屋前有一畦刚刚开垦的菜地,里面长满了油菜花儿,一旁还有一棵高大的银杏树,树龄也在五百年以上。

    陈崇山打的山鸡斑鸠就扔在门前的土地上,炉子上炖着开水,还没有来得及褪毛。

    顾佳彤姐妹主动承担了准备工作。

    陈崇山又拿出一些山菇春笋,几个人一起动手。

    谁都没想到,李信义还烧得一手好菜,这和他多年都是一个人生活有关系,老道士没事就琢磨着怎么摆弄吃喝,他虽然身在道门,可平日里从未委屈过自己的那张嘴。

    陈崇山把张扬叫到了悬崖边,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青云竹海的情景,远远望去,可以看到青云竹海中出现了一片平地,显得极为突兀,破坏了青云竹海的整体美景。

    陈崇山叹道:“他们在给安大胡子修墓!青云竹海的原有风貌都被破坏了!”陈崇山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颇为痛心,张扬皱了皱眉头,这应该并不是安志远的本意,难道是安德恒自作主张为安大胡子修墓?

    陈崇山有向东北角指去,影视基地的旁边也新修了一大片工地,那里曾经是马贼山寨的旧址,现在正进行原样重建,陈崇山颇为感叹道:“真不知道这马贼的山寨重建起来又有什么意义?鼓励大家落草为寇,都去当山贼吗?”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

    陈崇山对他表现出的态度显然有些不满,低声道:“这可不是小事,如果青云峰就放任他们这么胡搞下去,用不了多久这片青山绿水就会不复存在,我早就建议过,开发也要适度。千万不可以毫无规划的胡乱开发,否则就是对生态的破坏!”

    张扬点了点头道:“陈大爷,这事儿我会给上级部门反映,对了,秦书记五一要带她的父亲来清台山拜访您,你可以直接对她说这件事,她可是春阳的最高领导人,还有,她父亲秦传良现在是我们旅游局聘请的高级顾问,你们两个想必会有很多共同语言。”心里却在暗自得意,安德恒啊安德恒,这次你犯我手里了。

    陈崇山听说秦清要来,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我一定会向她如实反映。”

    顾佳彤姐妹俩已经摆好了桌椅板凳,招呼他们过来吃饭,她们登山包里带了不少的食物,熟牛肉、午餐肉、火腿肠、烧鸡,再加上老道士烧得几道野味,满满一桌极其丰盛。

    老道士也不是那种白吃白喝的人,他从紫霞观中带来了一坛自酿的猴儿醉,这是用山泉水和高粱酿造的,其中还加了不少种中草药,据老道士所说,这酿酒的方子得自他的师父,至少有一千多年了。

    不过张扬喝起来还是像普通的高粱烧,只不过多了一些浓烈的草药味道。

    他们边喝边聊,顾养养发现老道士夹了块牛肉就塞到嘴里去了,忍不住提醒道:“道长,那是牛肉嗳!”

    李信义很香甜的咀嚼着:“牛肉?我怎么吃着是猪肉呢?”他的狡黠引得一群人全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满口道德文章不如心中有道,我看李道长已经到了心中有道的境界了!”

    李信义老脸一热,小张主任这话听着还是像讽刺自己,他端起那杯酒道:“说真话,我当了这么多年的道士,至今还是糊里糊涂,什么道不道的,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只是觉着这种日子悠闲自得,无拘无束。”

    吃完午饭,顾佳彤向陈崇山求了一幅字,陈崇山通过张扬的介绍知道,这幅字顾佳彤是想送给她的父亲顾允知的,陈崇山对这种应酬之作本来没什么兴趣,可有张扬在这里,他还是很认真的想了想,写下了一行字——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多,而耻智之不博。

    张扬赞叹老爷子书法风骨越发硬朗之时,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我x,这分明是在给顾书记上课啊。他看了看顾佳彤,顾佳彤却是表现的极其开心,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父亲,他看到这幅字一定会感同身受,惜之如金。

    顾养养则对顾允知用来盛饭的一个青花瓷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洗净那只碗后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陈崇山目光如炬,看出这小妮子的心思,微笑道:“喜欢就拿去吧,这青花瓷碗是老道士送给我的,原本有六只,现在还剩下一个。”

    顾养养红着俏脸道:“那怎么好意思!”

    陈崇山笑道:“一只瓷碗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回头我再让老道士给我送几个过来!”

    可以说这次的青云峰之行,两姐妹都有斩获,她们都抱着同样的心思,要给父亲带一件礼物。

    张扬和陈崇山的那番谈话之后,对青云峰的开发现状也有些不满,下山的时候专门到青云竹海转了转,发现安大胡子的墓已经就快修好了,陵地占地面积很大,而且从竹海之中直接铺设了一条道路。宛如一把利刃将青云竹海从中剖开,道路两旁还立着许多石人石马。

    顾养养忍不住道:“在景区允许修墓吗?”

    顾佳彤有些不悦道:“竹海的景色全都被破坏了!哪有这么搞景区开发的?你们江城搞旅游缺乏一个最基本的规划!”

    张扬咧开嘴笑道:“大户家的闺女就是不一样,说起话来就是有气势!”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你身为江城旅游局官员,就放任他们在这里乱砍乱伐,好好的一处地方,被破坏成了这个样子。”

    张扬笑道:“有道是县官不如县管,清台山的具体开发归春阳县管理,我是江城旅游局的,鞭长莫及,再说,我就是想管,人家也未必听我的不是?”这厮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了,安德恒啊安德恒,你狗日的也太嚣张了,你爷爷是什么人?土匪啊,麻痹的,你现在把他的墓修成这个样子干什么?你当是修建人民英雄纪念碑吗?

    

    当天晚上,他们并没有返回江城,张扬在明珠宾馆定了房间,他也没有通知牛文强那帮损友,晚上就带着顾佳彤姐妹在知味居吃了一顿,春汛期间,春阳是江城灾情最严重的一个辖县,不过从看到的情况,春阳的市容街道恢复的相当整洁,由此可以看出秦清对春阳的治理是相当有力的。

    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有预感的,他们吃饭的时候,秦清打来了电话,有了上次和楚嫣然在一起吃饭被秦清抓了个正着的经历,张扬这次变得老实了许多,他照实把自己在春阳的实情告诉了秦清。

    秦清听说他跟顾佳彤姐妹在一起,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她之所以给张扬打电话,是因为她下午回了江城,想不到他们两人刚巧错过。

    张扬把今天在清台山的所见告诉了秦清。

    秦清听说安德恒破坏青云竹海,为安大胡子大修坟墓的事情也是微微一怔,安德恒想要整修坟墓的事情,并没有上报到她那里,这段时间她也曾经去清台山视察过道路的施工情况,可是并没有去青云峰,所以也不了解那里的具体情况,听张扬说青云竹海遭到大肆破坏,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秦清沉吟了一会儿方才道:“五一节,我陪爸爸去青云峰游玩,顺便看看那里的情况,如果港方真的不按照事先的规划去开发,我会马上勒令他们整改!”

    张扬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他故意叹了口气道:“我今天被吓了一跳,好好的青云竹海,因为修坟被他们硬生生劈成了两半,道路两旁还搞了许多石人石马,知道的明白是安大胡子的坟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埋了哪位王侯将相呢?他安德恒给爷爷修坟尽孝我们不反对,可也不能因为修坟而破坏环境吧?还有更可笑的,他花钱重修昔日马贼的山寨,我们请安家出资是发展旅游的,可不是让他们在青云峰修建自家的陵园,为他的强盗爷爷歌功颂德!”

    秦清知道张扬对安德恒素来都有成见,可是张扬反映的这件事不仅仅是借题发挥,也不是公报私仇,早在清台山开发之前,她和安老共同商定的方案就是在保持清台山原有风貌的情况下,进行开发,安德恒现在的做法显然已经违背了双方的规划设定,秦清轻声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会跟进,如果真的有违背协议的事情发生,我会按照规定进行处理!”她停顿了一下又道:“顾小姐这次来江城是不是有在江城投资的打算?”

    这句话虽然问得婉转,可张扬仍旧从话风中听出秦清还是有些想法的,想起自己之前曾经答应过,要在五一陪同她和父亲一起前往清台山,心中不免有些歉意,张大官人虽然精力无限,可毕竟时间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件事都做的面面俱到,这件事只能留待以后补偿伊人了。

    张扬笑道:“我是这么打算的,咱们江城的古城墙塌了,安德恒又明确表示不愿意管那件事情,他说要专款专用,投资给江城的两个亿是用于南林寺景区的,古城墙不在投资的规划中,所以只能另想办法了!”

    秦清淡然笑道:“商人首先考虑的都是自身的利益,你想让别人投资,必须让他们看到可观的利益,任何人都不例外。”

    张扬对秦清的这句话深表赞同,他不忘恭维秦清道:“这么短的时间内,春阳县城的秩序恢复的那么好,你这个县委书记真是厉害,我看你在春阳真是屈才了,应该去做江城市委书记才对!”

    秦清被他逗笑了:“去,少瞎说八道,这么恭维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

    张扬转身向远处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道:“我爱你!”

    秦清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小声回应道:“我相信!”

    

    张扬这个电话打了十多分钟,重新回到座位的时候,顾佳彤忍不住埋怨道:“从吃饭就开始打电话?女朋友啊?这么热乎?”

    顾养养对姐姐和张扬的关系并不了解,笑嘻嘻道:“张哥有女朋友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顾佳彤没好气道:“花心大萝卜一个,你应该问他有多少女朋友!”

    张大官人没心没肺的笑着:“多乎哉,不多矣,手指脚趾加上应该数的过来!”

    顾养养吃惊的瞪圆了眼睛,张扬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是超级完美的形象,他这么说让顾养养这个纯洁的女孩儿一时间无法接受,她摇了摇头道:“我才不信呢,张哥不是这种人!”

    顾佳彤望着一脸认真的妹妹,真是有是好笑又是担心,小妮子竟然对张扬迷信到了这种地步,这厮的花心绝对是无可否认的,不过张扬承认的如此坦然,而且脸上丝毫没有愧疚感,也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顾佳彤咬了咬嘴唇,美眸中流露出的眼神却已经表达出心中的想法,张扬啊张扬,你好厚的脸皮!

    春阳县城实在太小,他们这边吃着饭,一个熟人走了过来,张扬的二哥赵立武,他今天是和几个同事出来喝酒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弟弟。

    张扬笑着把赵立武介绍给顾佳彤她们,顾佳彤姐妹俩听说是张扬的二哥,也表现的相当客气。

    赵立武很大方的说:“三弟,这顿我请了,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他现在当上了金凯越的保安科长,工资待遇都有了大幅提升,这全都多亏了张扬的照顾,所以对这个三弟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张扬也没跟他客气,悄悄把他拉到一边道:“二哥,我来春阳的事儿就别跟妈说了,省得落她埋怨!”

    赵立武偷偷向顾佳彤姐妹俩看了一眼,心悦诚服的向弟弟竖起了拇指,意思是你能耐啊,这么漂亮的姊妹花都能泡上,张扬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想啥好事,不禁笑道:“别胡思乱想啊,我跟她们挺纯洁的!”

    赵立武点了点头道:“我信”顿了一下又道:“信你才怪!”,兄弟两人呵呵笑了一声。那边有人喊赵立武过去,赵立武最近很忙,金凯越的生意过年后越来越好,今天也是抽空出来吃饭的。

    张扬也不想在这里逗留太久的时间,春阳太小,熟人又太多,和顾家姐妹吃饱以后,就返回了明珠宾馆。

    刚刚到了明珠宾馆的大堂,就看到一群人从楼上下来,张大官人一看又是熟人,为首一个就是香港流氓导演王准,王准的确是香港导演,流氓这两个字是张扬给加上去的,因为看了这厮导演过的两部三极片,所以对他的印象已经定型,觉着这丫的就是一三极片导演。

    王准看到张扬,很热情的走了过来跟他握手,每次见到张扬,总能看到他的身边有美女相伴,顾佳彤和顾养养这对姊妹花也是人间绝色,王准马上就起了邀请人家拍戏的心思,可想想张大官人在身边,自己说出这种话,十有又要被他挖苦一通,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顾佳彤向张扬说了一声,和顾养养先行上楼去了。

    王准这才道:“张主任,我看您该改行去做星探!江城漂亮的女孩子你全都认识!”

    张扬不无得意的笑了起来,这时候一位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很激动地握住张扬的手臂:“张先生,您还认识我吗?”

    张扬只觉着他相貌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那部片子里看过??蒲团?嗯,好像是,这厮长得有点像演西门庆那个,不过他怎么认识自己的?

    那年轻男子从张扬迷惘的眼神觉察到张扬没有记起自己,仍然很激动的摇晃着张扬的手臂:“我是欧培国,去年来清台山拍戏,是您救了我!”

    张扬这才想起来了,的确有那么回事儿,当时他和秦清去清台山考察的时候,王准带剧组正在拍武侠剧,这个欧培国吊威亚的时候从半空中摔了下来,是自己救了他。

    张扬笑道:“记得,你是那个香港明星!”

    欧培国笑道:“普通艺员而已,算不上什么明星!”

    王准乐呵呵道:“国仔现在已经很红了,刚刚获得了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我们公司现在重点捧他!”

    欧培国谦虚的笑了笑。

    张扬对流氓导演的新戏有些兴趣,王准提起自己正在拍的这部戏马上眉飞色舞,这部戏是武侠片,投资七百多万,欧培国是男二号,主演是香港影帝刘德政,影后席若琳。张扬对王准的演员阵容并没有什么兴趣,他现在是江城旅游局市唱发处处长,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工作,他提议王准不要只看着清台山,江城还有不少的美景,比如说古城墙和老街。

    王准听到古城墙双眼不由得一亮,他还真不知道江城有一段古城墙,他的拍摄计划中的确有一段城墙决战的戏份,目前还没有定下来拍摄地点,处于选址之中,当下就敲定,要前往江城看看。

    张扬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王准,约定他到江城后给自己打电话,自己会亲自带他去古城墙看看,张大官人的工作热情已经逐渐恢复了。

    在张扬的安排下,方文南终于得以和李长宇见面,李长宇不喜饮酒,他特地将见面的地点选在雅云湖春秋茶社,这间茶社也是他的产业,江城第一富商的名头的确名副其实。

    坐在二楼的落雪厅,听着美女琴师弹奏的悠扬古筝之声,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道,房间的四壁挂着名人墨宝,家具全都是仿古红木色泽深重,身处其中仿佛远离了这喧嚣的尘世。

    

    晚上还会有一更,月底了,这个双倍月票闹得,章鱼本来想休息休息呢,哎!

上一篇:地一百四十三章 反击从现在开始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转守为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