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四十章起舞弄清影

    安德恒笑道:“顾先生。生意人分很多种,最常见的一种生意人,就是只想自己发财,生怕别人介入自己的生意,从中分走一杯羹,还有一种生意人,他看得长远,想把生意做大,生意做得越大,分得的利益就越多,当然,这必须建立在拥有一个合适的生意伙伴的前提下,江城这块蛋糕很大,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旅游开发这块蛋糕,我的确有能力自己吃下去,可江城以后还有开发区建设,还有新机场建设,我吃下了这块蛋糕就没有能力去吃下面的牛排和火鸡。”

    顾明健听懂了安德恒的意思,他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安德恒是在邀请自己合作。

    安德恒端起酒杯道:“顾先生,咱们面前是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想不想跟我合作,把这些菜一道一道的消灭掉?”

    顾明健轻声道:“也许我帮不上什么忙!”

    安德恒微笑道:“我喜欢坦诚的人,合作必须建立在坦诚的基础上,我实话实说,跟你合作并非看重你的经济实力,而是你的社会关系,我们各有所长,取长补短,方才能够在商场上无往不利!”

    顾明健端起酒杯,轻轻和他碰了碰:“看来以后,我要经常过来江城了!”

    

    无论张扬对安德恒的看法怎样,有一点他也无法否认,安德恒在生意场上的确是一位出类拔萃的人物,南林寺景区工程启动的同时,清台山风景区的开发建设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安德恒并没有因为景区的建设而忽略对旅游资源的宣传,围绕清台山的旅游小姐选拔大赛在整个平海范围内展开,这次的旅游小姐选拔大赛意在寻找清台山的代言人,因为安德恒注资南林寺景区开发,又把代言的范畴扩大,这次的冠军将会是整个江城旅游形象的代言人。这次的选拔大赛由安德恒出资,江城电视台、东江电视台、平海电视台三家联办,省内的事情都是由顾明健出面搞定的,大赛冠军奖金10万元,这在江城,乃至在平海都是极具诱惑力的,参加报名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五万。其火爆程度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无论这次大赛的最终结果如何,有一点能够确认,安德恒通过这次选拔赛已经将清台山和南林寺的名头在平海省内散播了出去。

    南林寺景区工程启动之后,张扬意识到自己开始被边缘化,左援朝给予园林文物局很大的权力,邱常在是景区工程的现场总指挥,安德恒在投资财务方面专门委派了一位总监,遇到事情也是和邱常在商量,对于张扬基本采取无视的态度,张扬看到这幅情况,甚至都懒得去景区工地了。

    市里也不是没给他们分派工作,这次的旅游小姐大赛,市里就交给他们旅游局负责,眼看东江赛区的决赛就要举行,江城旅游局方面也派出了一支团队,领队是副局长高兴贵,张扬是副领队,加上旅游局各科室的六名工作人员,一起前往东江参加大赛的组织监督工作,高兴贵还是这次分区决赛的评委之一。

    张扬原不想参与这种无聊的事情。可李长宇之前找他谈过话,让他好好工作,不要把不满的情绪带到工作中,这次的东江之行权当是出门散心,旅游小姐大赛也是宣传江城的机会,身为旅游局市唱发处处长,他有责任做好这件事。

    张扬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他并没有和旅游局其他同事一起乘坐依维柯前往,而是自己开着那辆丰田车,提前一天抵达了东江。

    这段时间对张扬来说是从大喜到大悲的过程,是一个极为不得志的时期,初到江城旅游局,他信心百倍豪情万丈,在秦传良的帮助下,制定出了围绕南林寺打造旅游景区的宏伟蓝图,又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发现了佛祖舍利,就在他即将在功劳簿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时候,佛祖舍利的失窃让所有的一切发生了变化,让他和李长宇的努力几乎白费。代市长左援朝和安德恒联手掠走了他们的劳动果实,南林寺风景区也成了左援朝的政绩。张扬甚至开始怀念在春阳驻京办的时候,那时候他虽然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虽然手下只有那么寥寥几个人,可毕竟大权在握,现在却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张大官人绝不甘心就这样一直郁闷下去,他努力寻找着改变的机会,他要改变现状,他要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来到东江之后,张扬先去了瑶琳校区探望妹妹赵静,来到赵静宿舍的时候。却发现顾养养也在那里,几个女孩儿正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聊着最近的新闻,这新闻还恰恰和张扬有些关系,就是选拔江城旅游小姐的事情。

    赵静没想到张扬会突然来到东江,惊喜万分的站起身来:“小哥,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张扬笑了笑,把给她带的一兜零食放在桌上。向顾养养道:“养养,你来玩啊!”

    顾养养甜甜一笑点了点头。

    赵静笑道:“现在养养已经成了我们宿舍的编外人员了,经常过来体验集体生活!”

    顾养养微笑道:“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所以就过来跟着体验体验大学生活!”

    张扬点了点头:“我看你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有没有上大学的打算啊!”

    “还没考虑好,我爸爸不想让我走远,想让我留在东江上学,可是我想出去转一转!”

    张扬笑了起来,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顾养养的时候,小妮子就因为被家人看得太紧,所以一个人跑到江边寻找自由去了,她瘫痪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降,肯定想把过去失去的时间补回来,要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有这样的想法也再自然不过。

    张扬问了问赵静的身体情况。看到她情绪和身体都很正常,确信赵静已经从那件事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因为在东江还要呆几天,所以张扬并没有留下吃饭,逗留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去。

    顾养养看到他开车过来,提出搭他的顺风车回家。

    张扬送顾养养回去的路上,顾养养问起江城发现平海舍利的事情,由此可见这件事在平海的关注度很高,在这件事上,张扬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因为地宫就是他第一个发现的。

    顾养养听得双目生光。轻声道:“前两天我二哥过去的时候,我就想跟着去看看,可惜他不带我去,等五一,我和姐姐一起过去,对了,这次我一定要爬上青云峰!”小妮子上次去清台山就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依靠自己爬上青云峰顶。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啊,没问题,五一,我在江城恭候你们姐妹俩大驾光临!”

    来到省委大院,顾养养跟门卫说了之后,张扬的丰田车才予以放行,来到宁静路9号,看到顾佳彤的奔驰车停在大门外,原来她今天也在家中。

    顾佳彤看到张扬送妹妹回来,这才知道张扬来江城先去了瑶琳大学城,美眸之中多了几分嗔怪的含义,趁着顾养养进去去煮咖啡的时候,张扬低声解释道:“我怕你业务忙,想晚上再跟你联系!”

    顾佳彤不无嗔怪道:“你只有晚上才能够想起我吗?”话一说出口,才意识到其中充满了暧昧的含义,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躲开张扬灼热的目光,起身打开了客厅的电视,轻声道:“我听明健说他最近在和安德恒合作,搞南林寺景区开发,你们有没有谈过?”

    张扬摇了摇头,顾明健和安德恒的联手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他和顾明健也因为这件事越走越远,彼此间已经有了很深的隔阂,虽然他对顾明健并没有任何的抵触,可他能够感觉到顾明健在防备着他,在排斥他。这种事情他不想让顾佳彤知道,毕竟顾明健是她的弟弟,他不想顾佳彤夹在中间难做。

    顾佳彤道:“明健最近的变化很大,过去他对生意没有任何的兴趣。现在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我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应该担心。”

    张扬淡然道:“懂得上进总是好的!”

    顾养养端着煮好的咖啡走了过来,递给他们每人一杯,在张扬的身边坐下道:“张哥,你还没说完呢,这次的旅游小姐大赛在哪儿举办啊?”

    “省电视台1号演播厅,后天晚上是东江赛区决赛,你想看,我到时候把嘉宾席给你留出来!”

    顾佳彤笑道:“你们江城旅游局倒是能折腾,选美这一招都能想出来,这主意该不会是你想出来的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跟我没关系啊,这是安德恒的主意,他想借着选拔旅游小姐,把清台山和南林寺宣传一下,现在看来已经起到了不错的效果,至少省内的女孩子们都知道清台山的名字了!”

    顾佳彤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安德恒在经营策略上的确很有一套,这就是商业包装!过去我以为清台山的发展需要好多年,现在看来,可能要比我预计的提前不少。”

    张扬道:“明健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选择和安德恒合作,听说这次平海电视台、东江电视台,省委宣传部都是他出面联系的。”

    顾佳彤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他要真能好好做事,也让我们省心不少!”她看了看时间道:“我得走了,中午还约了客户吃饭!”

    张扬也起身告辞。

    顾佳彤和张扬开着车一前一后离开了省委大院,顾佳彤从后视镜中看到张扬始终跟着自己,不禁笑了起来,她拿起电话拨通了张扬的号码:“喂!你不去做正事,跟着我干吗?”

    “我还没吃饭呢,你真打算就把我一个人扔下啊!”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追上我再说!”她挂上电话,猛然踩下了油门,奔驰车绝尘而去。

    张大官人的车技原本就无法和顾佳彤相比,再加上他开得这辆车论到性能比人家差十万八千里,他对省城的道路也不熟,跟在后面只有吃灰的份儿。

    

    好在顾佳彤并不是真的想把他甩掉,看到拉远了距离,就悄然放慢了车速,带着张扬来到了东江西郊的一间日式料理,这儿名为居酒屋,酒店的老板娘美鹤子是顾佳彤的朋友,因为她丈夫井上靖在平海经商,所以她也跟了过来,平日里实在无聊,于是在平海开了这间日式料理,酒店从选址到经营顾佳彤都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她开这间料理店也只是为了派遣寂寞,并没指望挣钱,生意平日里也清淡得很,只能勉强维持,不过她的日式料理很正宗。

    居酒屋的装修风格也是典型的日式,围绕房屋周围种植着近百棵樱花,时值清明,樱花盛开,微风吹拂,花瓣带着花香飘荡在空中,让人感到一种异国的浪漫。

    美鹤子并不会讲中文,身穿白底蓝花的和服向顾佳彤迎了上来,两人双手相握,微笑攀谈着,因为说的是日语,张扬是一句也听不懂,学着美鹤子的样子跟她鞠了个躬,一名穿着粉色和服的日本女侍应引领着他们走入居酒屋。

    在门前除下鞋子,拉开房门,里面的装修风格也是典型的日式,靠墙的刀架上还摆放着两把日本武士刀。顾佳彤笑道:“你先坐着,我跟美鹤子说两句话!”

    张扬盘膝在榻榻米上坐下,那日本女侍应给他倒好茶,礼貌鞠躬之后退了出去,在大隋朝那会儿,张大官人就接触过几个东瀛人,不过那时候他们都是远渡重洋过来学习医术的,后来看了历史,张大官人才知道,过去在他眼中落后的东瀛,后来的小日本,在这一千多年发展的很快,而且五六十年前还欺负到了咱们中国人的头上,他对日本人是没什么好印象的。

    顾佳彤出去了十几分钟都没见归来,张扬百无聊赖之中,抓起武士刀,缓缓将刀刃抽出鲨鱼皮刀鞘,一股逼人的寒气明面逼来,刀光刺眼夺目,这武士刀居然不是普通的装饰用品,张扬把刀刃抽出,在虚空中劈砍了几下,风声飒然,无论用材还是手工都是一流。

    移门终于拉开,却见顾佳彤身穿红色和服,婷婷袅袅走了进来,头上也梳理起了日式发髻,秀眉弯如新月,明眸宛如春水般荡漾,白嫩细腻的肌肤在火红色和服的映衬下更显得娇艳如雪。

    张扬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此时的眼神颇有点大灰狼看到了小绵羊。

    顾佳彤嫣然一笑,身后女侍应把生鱼片、寿司、清酒逐一摆在矮桌之上。

    张扬还刀入鞘,等到那女侍应离开房间,掩好房门之后,方才低声道:“宝刀美人,美酒佳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顾佳彤咬住丰泽的红唇,露出一抹动人的笑靥,她拿起清酒将面前的两个酒杯满上,柔声道:“在这里吃饭清净,没有外人打扰,我们可以开怀畅饮!”

    张扬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将酒杯凑到顾佳彤的唇边,逼着她喝了自己的半杯残酒,微笑道:“为什么会想起装扮成日本女人的样子?”

    顾佳彤笑道:“这和服是美鹤子刚刚送给我的,女为悦己者容,我当然要穿给你看,只穿给你看”她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

    张扬心中一荡,大手探入和服之中,握住顾佳彤胸前温软丰盈的一对。

    顾佳彤红着脸啐道:“你还让不让人吃饭?”

    张扬用舌尖轻轻着她的耳垂:“佳彤姐,我忽然很想那啥”

    顾佳彤被他的芳心一阵乱颤,伸手挡住他的胸膛道:“早知你这么多邪念,我就不该带你到这里来”娇躯却已经被这厮压倒在榻榻米上。

    张扬轻抚她的俏脸道:“我忽然发现,榻榻米真是一个好东西”

    

    旅游局前来东江选择入住的是省电视台招待所,张扬当晚七点左右才过去和同事们会合,副局长高兴贵带着一帮人在招待所餐厅正在吃饭,看到张扬,朱晓云跳了起来:“头儿,您怎么才来啊,高局太抠了,你看看这晚餐清汤寡水的,都把我们给饿瘦了!”

    张扬看了看桌上,也就是六菜一汤,算上高兴贵在内,一共七个人,平均每个人连一道菜都划不上,这招待规格的确是寒碜了一点。

    高兴贵笑道:“不是我抠门,咱们局里财务紧张你们都是知道的,江城消费贵,必须要省着点花!”他和张扬一直都有矛盾,看到张扬过来,起身道:“我还得去电视台去看看准备的情况,你们接着吃!”

    望着高兴贵的背影,朱晓云老大不乐意的撅起了嘴巴:“接着吃,哪有菜啊,早知道是这种苦差事,八抬大轿拉我我都不来!”

    其他的几个也都是年轻人,对高兴贵的抠门都表现出极大地不满。

    张扬笑道:“这样吧,对面有个海鲜自助餐厅,我自己掏钱请你们去吃!”

    一群人听到张扬这样说顿时欢呼雀跃,朱晓云主动挽住张扬的手臂道:“还是我们头儿大方,你就是我们的大救星啊!”

    中午的日式料理虽然不错,可张大官人经过榻榻米的激烈活动,此时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也想好好吃一顿,带着大家走出了招待所,朱晓云和他走在最后,小声向张扬抱怨着,高兴贵这一路上把每笔钱都算到了骨头缝里,他们的中午饭就是两个油饼一瓶矿泉水对付的,张扬听得忍不住笑,想不到,高兴贵倒是蛮能为公家节约。朱晓云却小声嘟囔着,说高兴贵舍大家,顾小家,这会儿说不定到哪儿潇洒快活去了。

    招待所位于省电视台的内部,今晚有不少参加旅游小姐选拔赛的选手过来适应场地,不时可以遇到漂亮女孩儿,连朱晓云都不由自主的欣赏了起来。

    张扬晚上还要去顾佳彤的别墅,所以想眷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了,忍不住催促好奇心爆棚的朱晓云快走。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个银铃般的声音道:“张扬!真是你啊!”

    张扬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位身穿红色T恤,蓝色牛仔裤,头戴红色棒球帽的女孩子笑盈盈站在路的对面看着自己。那女孩身边还有三位美丽的女孩,全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可在她的映衬下,全都显得失去了颜色,美女果然都是比出来的。

    张扬皱着眉头,好不容易才从这女孩的轮廓上认出了她,这女孩竟然是何歆颜,过去他每次见到何歆颜的时候,她都是浓妆艳抹,今晚居然是素颜,也难怪张扬没能一眼把她认出来。何歆颜从马路对过走了过来,她有种天然而不事雕琢的美,眉毛未曾修理过,缺少了几分柔美却透出女孩少见的英气,一双明眸清澈见底,宛如山野间的清泉,其中跃动的热情又带有一种说不出的野性,微微上翘的唇角流露出几分自信几分骄傲,她并不是个精致的女孩儿,可是任何人又不得不承认她很美,美得那样独特,美得那样耀眼夺目。

    何歆颜来到张扬的面前:“张扬,你这人怎么回事啊!都告诉你了,来东江就要给我联系,怎么?看不起人是不是?”

    “我跟你很熟吗?”张大官人一脸坏笑道。

    何歆颜瞪了他一眼:“别拿自己当大瓣蒜啊!我就是把你当朋友,你还真得瑟啊!”

    张扬咧开嘴笑了起来:“丫头,吃饭了没?赏光一起吃饭!”

    “我跟你很熟吗?”何歆颜及时回敬了他一句。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何歆颜拿这厮还真有点没辙,转身向那几名女伴道:“喂!咱们今不吃盒饭了,把姐妹们都叫上,有大财主请客!”

    张大官人第一次认识到何歆颜的号召力,他这边走入对面的海鲜自助餐厅,何歆颜接着就率领十六名姐妹杀到,一位38元,张大官人今晚要多支出六百多,何歆颜这一刀宰得够狠。

    不过张扬对金钱的概念向来都很模糊,他这边刚刚坐下,十七位姿色出众的美女就把他给围住了,何歆颜隆重介绍道:“这位是我朋友张扬,春阳驻京办事处主任!国家干部,员,姐妹们,今天你们改善伙食可全靠他了!”

    十多位美女用感动的目光望着张扬。

    张扬笑道:“我怎么忽然有种掉狼窝里的感觉啊!”

    “切,有这么多美女陪着你吃饭,你是上辈子修得福气,我看,你才是一只狼呢!”

    众美女齐声欢笑。

    这一来江城旅游局的一帮同事反而成了陪衬,朱晓云一边吃着海蟹,一边远远眺望着被美女包围的张扬,不无感叹道:“咱们头儿真是能耐,到哪儿都这么招人喜欢!”

    海鲜自助餐厅的酒水也是免费的,在何歆颜的鼓动下,一帮美女轮番向张扬敬酒,张扬知道她们想把自己灌多了,以他的酒量才不会害怕这十多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呢,谈话中张扬知道,包括何歆颜在内,她们全都是参加江城旅游小姐选拔赛的,这十七个人也都入围了东江赛区的决赛。

    张扬并没有把自己现在的身份告诉她们,毕竟他属于比赛的组织方,这些女孩又是比赛的入围者,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避嫌的。

    因为这些女孩子还要赶着去熟悉场地,一个小时内就结束了这场饭局,分手告别的时候,何歆颜专门把张扬叫到一边,神神秘秘的拿出一张票交给他,低声道:“我后天晚上比赛,你有时间就过来捧场啊!”

    张扬笑着把票还给她:“我明天就走了,后天来不了,这票还是别浪费了!”

    何歆颜显得有些失落,然后失落又演化为一种愤懑,狠狠瞪了张扬一眼道:“爱来不来!反正这票我送出去就没打算收回来!”她把票扔给张扬,转身就走了。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朱晓云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后,笑道:“头儿,你女朋友?”

    张扬不满的看了她一眼道:“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

    

    江城旅游小姐东江赛区总决赛如期拉开了帷幕,决赛当晚,安德恒、顾明健、和省委宣传部,省电视台的几名领导全都到场,张扬这次抱着看热闹的目的,他给顾佳彤和顾养养姐妹在嘉宾席安排了两个座位,可顾佳彤当晚因为有事没有到场,只有顾养养一个人过来。

    张扬带着顾养养来到嘉宾席就坐的时候,遇到了顾明健,顾明酱到妹妹也过来凑热闹,不禁笑道:“在家里也没听你说过要看比赛,走,跟我去前排坐吧!”

    顾养养摇了摇头道:“前面都是一帮老头子,我才不去呢!”她拿着零食去嘉宾席后面坐了,张扬向顾明健解释道:“养养找我要票,我弄了两张,原来佳彤姐也准备过来的。”

    顾明健神情冷淡道:“我这个当哥哥的还不如你这个外人亲近!”说完他转身向前面走去,张扬望着他的背影颇感无奈,不知这厮为何会对自己产生这么大的对抗情绪。

    张扬没有什么具体的任务,溜了一圈,返回顾养养身边的座位坐下,顾养养把一袋瓜子递给他,轻声道:“我哥是不是生气了?”

    张扬笑道:“没有,他是关心你!”

    音乐声缓缓响起,省电视台的两位主持人走舞台,开始声情并茂的开始演播。张扬对这种节目没有太多的兴趣,看着舞台上的表演,他忽然想起自己当初在春阳的时候,去春阳电视台接受海兰采访的情景,在化妆间中,自己和海兰的缠绵仍然历历在目,他缓缓闭上了双目,心中默默道:“海兰,你现在究竟在哪里?什么时候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

    旅游小姐的选拔学习了港台的经验,分为形象展示、综合素质、才艺比拼等几个部分,因为这种比赛在平海还是第一次,在比赛的专业性上难免大打折扣,除了从香港请来的两名评委以外,其他的大都是来自各级主管部门的干部,所以打分上难免有所偏颇,不过组织上还是很成功的,现场气氛很好。

    何歆颜是当晚的第十五号选手,当她出现在舞台中央的时候,张扬这才把注意力转向舞台上。

    主持人先是询问了几个问题,都是关于江城历史人文的知识,何歆颜对答如流,看得出她准备的十分充分,评委都给她亮出高分。

    到才艺展示的环节,舞台上灯光渐渐黯淡下去,正中一道光柱投射下去,照射在身穿白色舞衣的何歆颜,温婉的音乐中,何歆颜白衣胜雪,宛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柔软的腰肢,灵活的手指,轻盈的双脚舞动出神秘的境界,时而侧身微颤,宛如风中蝴蝶翅膀,时而急速旋转,宛如划过天空的闪电,她的娇躯在乐曲声中悸动,绝妙的舞步,时而如流水般奔腾,时而如闲云般荡漾,柔中带刚,刚中带柔,舞台上灯光也随着她的舞动变得越发明亮,笼罩了她的全身,她飞舞在舞台的中央,飞舞在光芒的中央,亦真亦幻,似实似虚,裙角飞扬中释放着青春的力量,倏然她的娇躯凝滞在虚空中,浓缩在光影之中,一幅绝美的画面定格在所有人痴迷的目光之中。张大官人忽然想起一句词,那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还有五天就月底了,大家翻翻兜儿,还有的月票眷投出来吧,章鱼还会爆发的,咱们距离2000张月票已经越来越近了,抄起月票,把医道顶上去!

上一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奠基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酝酿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