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三十九章奠基

    他的话音刚落,曾启程就看到远处的车窗突然开裂。上方印着一个清晰地弹孔,一颗子弹射入车内直接射穿了他兄弟的头颅,曾启智的头颅歪倒在车窗上,鲜血涌泉般从他的头顶喷出,沿着侧窗的玻璃汩汩流下,很快就将玻璃染红。

    曾启程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一颗子弹穿透了公用电话亭的玻璃,然后命中了他的胸膛,曾启程抓着听筒用尽全力大吼着:“畜生”

    “我早就告诉过你,没有人可以背叛我”

    开发区分局的警员赶到广场的时候,曾氏兄弟已经命丧当场,他们在汽车的后备箱中找到了那枚佛祖舍利,抛开这件命案本身的疑点不言,佛祖舍利的失而复得让整个江城警界,乃至整个江城欢呼雀跃,笼罩在江城上方的阴云终于散去。

    田庆龙在得知佛祖舍利找到之前,就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向他密报佛祖舍利会在开发区广场出现。安德恒精心测算了每一个步骤,他不会留下任何破绽让警方追踪,曾氏兄弟和他联系的手机号码是黑户,追查不到他的身上。从一开始安德恒让人窃取佛祖舍利并没有据为己有的打算。他是想利用佛祖舍利打击对手,让贝宁财团知难而退。让江城市政府在失去佛祖舍利之后,给予他更多的优惠条件,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是该归还佛祖舍利的时候了,这颗佛祖舍利虽然珍贵,可是却如同烫手山芋,留在手里早晚都是一个后患。只是安德恒并没有想到,一向被他视为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曾氏兄弟竟然见财起意,生出了敲诈自己的心思,对于背叛自己的下属,安德恒下手绝不留情,他们可以背叛自己一次,也可以背叛自己第二次,这种人已经不能为他所用,其结局只能是死亡。他并不担心江城公安局会怀疑到自己,现在的世界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他是江城的贵宾,他是社会菁英人士,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罪犯。

    

    张扬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佛祖舍利被警方找回的事情,姜亮就在开发区分局,佛祖舍利是他亲手找到的,这件事对他而言意味着大功一件,因此极有可能在仕途上提升一个级别。

    向姜亮表示祝贺之后,张扬给李长宇打了电话,李长宇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道:“你苏大娘想你了,晚上过来吃饭,陪我喝两杯!”

    李长宇请张扬喝酒也不是借酒浇愁,政治上太多的风风雨雨已经让李长宇变得越来越成熟,这种小小的挫折不会让他消沉下去,他了解张扬的性情,害怕这次的挫折会让这小子的情绪失控,是时候提醒一下他了。

    张扬本来还抱着安慰李长宇的心思,可到了他家里,看到李长宇乐观的情绪,这才明白人家压根没把这点挫折放在心上,这就是政治素质,跟李长宇相比,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苏老太专门为他炖了一只土鸡,葛春丽很会讨老太太欢心,妯娌两个在厨房里一边忙一边聊着,不时发出阵阵欢声笑语。凉菜上桌之后,他们全都围在餐桌旁坐下,张扬拿起内供茅台给他们满上,乐呵呵道:“好久没吃苏大娘亲手做的土鸡了,今儿我可要敞开肚皮大吃一顿!”

    苏老太笑着夹了个鸡腿放在他的碗里:“喜欢吃就多吃。常来吃,反正我在家里闲着也没事可做!”

    葛春丽温婉笑道:“大嫂饭做得太好吃,我都胖了许多!”

    苏老太笑道:“胖了才好,养好了身子,你们再生一个宝宝!”老太太口无遮拦的一句话把李长宇和葛春丽都闹了个大红脸。

    张扬笑眯眯看着李长宇,心说李长宇自从离婚之后,小日子过得越发滋润了,看来两人的生活还是满和谐的,想想李长宇的幸福生活还是拜自己所赐,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在春水河畔误打误撞遇到了玩车震的李长宇,这会儿老李同志恐怕在阎王爷那儿偿还风流债呢。

    李长宇呵呵笑道:“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再要孩子不但违反国家政策,而且以后带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是带孙子呢!”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苏老太也只是随口说说,她想起了李长宇的那两个儿子,叹了口气道:“悬和小民最近都在忙什么?,也不见他们过来看我!”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道:“小民在上学,悬最近跟人家合伙开了间饭店,生意不怎么好,前两天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他介绍点生意过去呢,这俩孩子没一个让我省心的!”他的两个儿子并没有遗传他身上太多的基因,各方面更像他们的母亲。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扬道:“饭店在哪儿,回头给我留个地址,以后我给他带点客饭过去!”

    李长宇点了点头,把饭店的名称地址告诉了张扬,然后话题回到了南林寺景区上,佛祖舍利被警方追回。经过专家鉴定,确认那颗佛祖舍利就是在博物馆被盗的那枚,江城旅游投资的前景也重新变得美好起来。可因为这次的风波,李长宇的风光已经被代市长左援朝抢尽,他的政绩也变得暗淡无光,最麻烦的是,市里已经和安德恒签署了开发南林寺景区的合同,代表江城签署合同的是代市长左援朝,而不是他这个分管旅游的副市长,至少在目前,左援朝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

    张扬有些愤愤然道:“安德恒根本就是趁火打劫,他借着投资南林寺景区开发,无偿拿下了纺织厂的地皮,还在开发区获批了大片的土地,真不知道市里是怎么想的,这么照顾他干什么?不就是有俩臭钱吗?”

    李长宇笑道:“张扬,市里是想树典型,以安德恒的事情来增强各方投资商投资江城的决心!出发点是为了江城着想,是应该肯定的。”

    “我看这安德恒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说这佛祖舍利该不是他让人偷走的吧,利用这件事把其他的竞争对手挤走,借此让市里给他最优惠的条件!要不怎么他这边刚刚签署好合约,那佛祖舍利又出现了?”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安德恒的历史一直都很清白。英国剑桥毕业,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张扬啊,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能乱说,让别人听到了影响不好。”他顿了顿又道:“市里决定,南林寺景区由园林文物局局长邱常在担任现场总指挥,他是老同志,工作经验要丰富一些。”

    张扬喝了一杯酒,过去李长宇在筹建小组会议上多次强调由他来负责现场指挥工作,现在突然改成了邱常在,这件事肯定不是李长宇情愿的。看来李长宇在市里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佛祖舍利的失窃事件成就了左援朝和安德恒,却影响到了李长宇和他,张扬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想要扭转眼前的局面,恐怕需要一定的时间,比起刚刚来到九十年代那会儿,张大官人已经多了几分耐心。

    李长宇道:“下周南林寺景区工程正式奠基,市委洪书记会亲自前往主持奠基仪式,你准备一下,务必要让这次的典礼做到热闹祥和,还要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了,不可以铺张浪费!”李长宇其实已经有了当日奠基典礼的名单,不但洪伟基会去,代市长左援朝也会去,自己的名字排在他们之后,一步错,步步错,自己苦心经营的南林寺景区竟然成为别人表演的舞台了。

    作为分管旅游的副市长,南林寺景区以后还会由李长宇主要负责,不过政绩却很难算在他的头上了,至少不会全都算在他的头上,是左援朝拉来了安家的投资,景区建设的功劳簿上首先要写下人家的名字,李长宇看过那份合同书,市里给安德恒的条件是极其优厚的,优厚到有些过分的地步了,不过左援朝用一句树典型就轻易解释了这件事。

    

    离开李长宇家中的时候,张扬在门口小路上遇到了正在散步的代市长左援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迎上去打了一个招呼:“左市长好!”

    左援朝对张扬表现的相当和蔼,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小张啊!来李副市长家吃饭啊!”他和张扬并没有直接打过交道,不过张扬和顾家的关系他还是听说过一些,知道这个年轻人很有些背景,不然以他的身份断然不会去搭理一个科级干部的。

    张扬笑道:“刚在李副市长家里吃晚饭,正准备回去呢!”

    左援朝点了点头:“好好干,年轻人有的是机会!”

    等左援朝走远。张扬才钻入自己的汽车里,因为左晓晴的缘故,他对左家人都没有什么好感,这次他原指望着南林寺景区弄点耀眼的政绩,眼看就要成功了,功劳却被左援朝和安德恒联手抢去,心中对左援朝更是反感,不过这种反感也只能窝在心里,以他目前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左援朝的对手。

    他开车离开了市委家属大院,刚刚拐过街角,就让交警给拦住了,张扬推门下车,这才发现马路边上停了不少的汽车,两名警察威严十足的向他走了过来,他们老远就闻到了张扬身上的酒气,其中一人厉声道:“酒后驾车啊!把你的驾照行驶证拿出来!”

    另外一名警察拿着酒精检测仪想让张扬去吹。

    张大官人向来都是海量,酒后驾车也不是第一回了,不过遇上突击检查还是第一次,他笑道:“我是旅游局的,就喝了一汹,别那么认真了,警察同志,我下次改正还不成吗?”

    “旅游局的有什么了不起?就是国安局的也得遵守交通法规!”两名警察一幅秉公执法公事公办的样子,看到张扬拒不接受检查,一名警察怒了:“你再不配合我们工作,就带你去抽血检查!”

    张扬心说老子还真是国安局的,他也不想跟这些交警发生正面冲突,毕竟酒后驾车是自己的不对,拿出手机想着给谁打电话,这种事儿如果麻烦田庆龙肯定有些小题大做,考虑了一下还是打给了姜亮。可姜亮也刚刚才调到江城,跟这帮警察不熟,不过姜亮还是硬着头皮跟人家说了声,对方并没有卖这个人情给他,当惩拒绝了姜亮,姜亮只能让张扬耐心等着,他忙着去找关系了。

    张扬又想起了秦白,这小子过去不是干过交警吗,秦白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赶了过来,他今晚刚好在附近跟朋友吃饭,赶到现场不过五分钟的功夫,两名值勤的警察都是秦白过去的同事,秦白一来事情顿时解决了,虽然秦白认真,觉着张扬酒后驾车不对,可毕竟他在心底已经把张扬当成自己未来姐夫看了,该帮忙的肯定还是要帮的。

    经过这么一折腾,张扬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这厮心情有些不顺,泡了杯浓茶,坐在沙发上一边喝一边琢磨着怎么扭转眼前的困境,看来他有必要和安老爷子联系联系了,安志远自从家庭剧变之后,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安德恒,难道老爷子真的打算退休了?任凭这个安德恒搞风搞雨胡作非为?

    张扬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最近他忙于南林寺景区的事情,顾佳彤忙着东江纺织百货大楼地块的事情,所以联络少了一些,顾佳彤接电话的时候已经上床睡了,声音透着倦意,不过这种慵懒的味道在张扬的耳中又是一种别样的性感。

    顾佳彤也听说了江城发现佛祖舍利的事情,知道张扬是地宫的发现者,好奇的询问着当时发现地宫的情景,张扬绘声绘色的描摹把她逗得格格娇笑,顾佳彤得知安德恒最终获得江城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首肯,投资南林寺风景区,不禁有些惊奇道:“安德恒这个人很厉害,最近的动作很大!投资开发清台山,南林寺,这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安家还真是有钱啊!”

    张扬道:“有钱人中为富不仁的多了,投资开发清台山是安老先生的主意,安德恒只是一个执行者,至于南林寺的开发,他压根就是趁机发国难财,在江城捞取了不少的好处和优惠政策,纺织厂那块地给他无偿使用,还在开发区弄了一大片土地,这笔投资稳赚不赔。”

    顾佳彤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后悔了,最近都把精力投入到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上了,连这么好的投资机会都错过。”

    张扬道:“现在过来投资也不晚!”

    “我可没这么多的精力,对了,明健这两天要去你们那里,想去参拜佛祖舍利!你帮忙安排一下。”

    张扬笑道:“他和左市长关系那么密切,应该用不着我安排,你来的话,我才会亲自接待!”

    “想我了?”顾佳彤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

    “嗯!想你,恨不能你现在就过来我身边!”

    顾佳彤娇声道:“我也想,等这次竞拍结束,我去江城看你!”

    “过两天我会去东江,方文南总想拉着我一起过去,再说,我也想去看看胁!”

    “她没事,最近养养常去看她,赵静的性格很开朗,应该从那件事中解脱出来了!”

    两人卿卿我我的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一点了,张扬关心顾佳彤的身体,劝她休息了。自己则沐浴后来到客厅的地毯上盘膝打坐,在这次南林寺景区开发上,他和李长宇显然输了开局,以后必须要想办法挽回损失,不知不觉张扬已经把自己和李长宇、秦清划归到一个政治利益团体中,他忽然想起当初在春阳的时候,副县长徐兆斌说过的圈子论,人生在世,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圈子,自己想在仕途上走的更远,就必须建立起自己的圈子,以自己为中心的圈子。过去在春阳他有一个小圈子,现在来到了江城,就必须重新勾画自己的圈子。

    

    南林寺景区的奠基仪式搞得隆重而热烈,张扬作为这次典礼的筹办者,还是尽心尽力的,他发动旅游局市唱发处的集体力量,群策群力,把奠基典礼搞得红红火火。

    市委书记洪伟基走在红地毯上,他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笼罩江城上空的阴云总算散去,明媚的阳光投射在他的身上。南林寺风景区奠基仪式是一件喜事,他希望从这次奠基开始一切都能够好转起来,事实上,他已经感觉到昔日的那场正在远离江城。

    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的离奇死亡,让张五楼矿难案的调查陷入停滞之中,除了黎国正以外,并没有更大的干部被牵涉进来。黎国正的问题已经基本查清,不久即将接受人民的审判。

    佛祖舍利失而复得,对江城来说意味着一个吉祥的兆头,对江城未来的旅游业发展也有着深远的意义,作为江城的最高领导,洪伟基不会看不出左援朝和李长宇围绕南林寺景区进行的一系列博弈,在这一过程中,他始终作壁上观,做到两不相帮,最终的胜利者是代市长左援朝。

    通过这件事洪伟基也看到了李长宇的眼光和能力,李长宇选择旅游作为切入点显然是正确的,在南林寺景区的筹备和建设上,左援朝抢了李长宇的功劳也抢了他的风头,洪伟基暗自感叹这位老同学的运气不好,他望着身边踌躇满志的左援朝,心底也有些不爽,左援朝的运气太好了一些,好的让人嫉妒,李长宇的双规,黎国正贪污案的东窗事发,让左援朝一跃从副市长成为江城的代市长,根据洪伟基的了解,左援朝得到重用和平海大佬顾允知有着直接的关系,而左援朝在最近江城的整治活动中,也变得越来越高调,南林寺风景区的投资是他一手搞定,洪伟基羡慕他运气的同时,也对他产生了一些想法,这厮越来越像一个政治明星了,太喜欢作秀,太喜欢出风头,人不会永远都走运,得意的时候切记不可忘形。洪伟基淡淡然看着身边踌躇满志的左援朝,心中暗道:“你总有一天会倒霉的!”

    奠基仪式开始之前,左援朝和安德恒代表中港双方发言,然后是南林寺的方丈普源,最后才是市委书记洪伟基,洪伟基留意到一个细节,今天的仪式上并没有安排李长宇讲话,奠基仪式是由李长宇负责筹办的,看来是李长宇自己故意选择沉默。

    镜头聚焦在洪伟基的身上,洪伟基拿着铁锨,象征意义的在工地上添了铲土,代表南林寺风景区的建设工程正式拉开了帷幕。

    在奠基仪式进行的整个过程中,李长宇表现的更像是一个局外人,和左援朝的踌躇满志,兴高采烈不同,李长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笑着抽烟,烟灰缸中已经堆满了烟头,人的心态很重要,目睹自己一手经营筹划的成果被别人夺走,李长宇的心理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不过他也相信左援朝的得意只是暂时的,想要在仕途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就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不可以计较一时的得失,只有看得更远,才能够走得更远。

    

    张扬在奠基仪式现场还遇到了一位老熟人,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儿子顾明健,之前张扬就听顾佳彤说过他这两天会过来,可是并没有想到顾明健会出现在奠基仪式的现场,而且也没有想到他前来江城都不和自己联系,这段时间,他和顾明健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两人的友情明显比过去淡了许多,不过张扬见到这位事实上的兴子,还是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乐呵呵迎了上去,在顾明健的肩头轻轻捶了一拳道:“明健!怎么来江城也不通知我一声?太不够意思了!”

    顾明健笑得很礼貌,这种礼貌在无形中给人以距离感,他轻声道:“昨晚到的,因为时间太晚,所以就没跟你联系,我听左市长说,今天南林寺工程奠基,所以过来看看,就知道你一定会在这里。”

    张扬知道他跟代市长左援朝走得很近,人家在江城显然用不着自己招待,可起码的客气还是要表现出来的,张扬笑道:“中午有时间吗?我给你接风洗尘!”

    顾明健淡淡然摇了摇头道:“这次恐怕不行了,我在江城的行程安排的满满的!”虽然说得很婉转,但还是拒绝。顾明健对张扬的戒备心还是源自于那次帝豪盛世被打的事情,事后他冷静下来,发现自己被打是被张扬牵累,而事后张扬竟然和方文南达成了默契,帮助方文南化解了危机,这让顾明健感到愤怒,他认为这件事上自己被张扬利用了,真正获得利益的是张扬,而且他也意识到姐姐和张扬之间的暧昧,这更让他反感,他觉着张扬从为养养治勃始就处心积虑的接近他们顾家,其目的就是利用这层关系达到政治上的提升,有了这样的观点,顾明健对张扬的态度自然就冷淡了许多,他在有意无意的疏远着这个昔日的好朋友。

    两人正说着话,安德恒向他们走了过来,笑道:“张处长,原来你和顾先生认识,我还想为你们介绍呢!”

    顾明健笑道:“老朋友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意识到现在自己和张扬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那种友情。

    安德恒点了点头,转向张扬道:“中午我在瑞阳楼定了位置,张处长一起过去吧!”

    从安德恒的话中,张扬已经意识到顾明健中午肯定是和他在一起,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这顾明健什么时候和安德恒搅和在了一起,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安德恒这个人做任何事都抱有相当机心和目的,他接近顾明街怕不仅仅是攀交这么简单。

    张扬笑道:“不了,今儿奠基典礼,我还有许多事去办,不然上级领导追究下来,我又得挨批。”他向顾明健道:“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咱们哥俩好好喝几杯。”

    顾明健敷衍的点了点头。

    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安德恒微笑道:“张处长真是年轻有为啊!”

    顾明健轻声道:“张扬的确很能干!”

    安德恒笑道:“顾先生,我带你去看看纺织厂的那块地皮!”

    瑞阳楼是江城著名的河鲜馆,当天安德恒做东,在瑞洋楼的一号包房宴请了从东江过来的顾明健,说起来,他和顾明健的相识还源于代市长左援朝的介绍。

    顾明健这次前来江城主要是为了参拜那枚佛祖舍利,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也会逐变得渐成熟。顾明健的成熟却是因为上次在江城被打,自从经历那次挫折之后,他忽然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忽然开始厌倦过去那种游戏人生的生活态度,忽然感到了一种危机感。方文南之所以愿意赔钱,之所以愿意向他低头,那都是因为他的老爷子是省委书记,正是因为父亲,江城代市长左援朝才会坚定的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起父亲在位已经没有太久的时间,顾明健第一次产生了危机感,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趁着父亲的影响力还在,自己应该眷的成长起来,眷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之前姐姐顾佳彤就不止一次劝过他,不过那时候顾明健都听不进去,现在却是自己悟出来了。

    上午的时候,安德恒已经带着顾明健参观了南林寺周围,并考察了纺织厂的地块,向顾明健勾画了未来南林寺景区的蓝图,顾明健已经被勾起了浓厚的兴趣,在安德恒的描绘下,他对江城的未来发展充满了期望。

    安德恒邀请的客人只有顾明健一个,他举杯道:“我和顾先生虽然是初次相见,可是极为投缘,相信以后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顾明健笑道:“安先生不必如此客气,从你的身上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一见如故这四个字代表了我此刻的心情。”

    两人碰了碰酒杯,把杯中酒饮尽。安德恒道:“听说顾先生也有意在江城投资?”

    顾明健道:“之前来考察过一次,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发现佛祖舍利,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所以说,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

    安德恒微笑道:“你对南林寺风景区有没有兴趣?”

    顾明健心中一动,安德恒表现的如此主动,证明自己对他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抛开安德恒的目的不言,南林寺景区的确存在着无穷的潜力,假如自己能够介入其中,以后的利益回报想必是丰厚的,他淡然笑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资金来运作!”

    

    今天八千字更新,张大官人的事业暂时进入低潮,不过时间很短,嘿嘿,人生总有起起伏伏,那啥,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穿越人士也不能随随便便成功,最后,还是要例行打劫大家兜里的月票,码字很辛苦,月票多鼓舞!继续向2000张发起冲刺!

上一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惊天劫案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章 起舞弄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