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二十八章秦清的秘密

    崔杰道:“贾局这会儿不在。我带您去高局那里,我们局主管人事的是高局。”

    张扬跟着崔杰来到了副局长高兴贵的办公室,虽然刚刚才上班,高兴贵的办公室内已经有了客人,一位妖娆性感的正坐在沙发上跟高兴贵聊得热乎。

    崔杰和张扬的出现让高兴贵有些不爽,他皱了皱眉头道:“小崔啊,有什么事情啊?”

    崔杰把张扬引见给他。

    高兴贵并没有起身,只是看着张扬笑了笑:“张科长来了,哦!情况我都知道了,小崔,你带张科长去办公室吧!”

    张扬有些不爽,麻痹的你不就是一个副处吗?厉害什么?我来报到,这是正儿八经的工作,是组织上对我的安排和人名,你爱理不理的,一心想跟那小娘们打情骂俏,一个干部,不懂得顾忌影响吗?张大官人不爽的地方还有,这厮一口一个科长的叫他,这科长听着就不如处长顺耳。

    崔杰带着张扬来到市唱发处,处里没有专门给张扬准备办公室。外面的四张办公桌属于四名科员,江乐、陈建、何树雷、朱晓云,他们四个全都是未婚青年,每天到了科室就是聚在一起聊天,而且聊天的话题都围绕着朱晓云,这朱晓云俨然成了他们中的焦点和女王,被他们逗得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朱晓云笑得最畅快的时候,崔杰带着张扬走了进来,她停下笑声:“崔杰,大清早来我们这儿干吗?下午才打牌呢!”

    江乐道:“谁不知道他惦记上你了,我告诉你崔杰,朱晓云可是我们的,敢打她主意,我们三个必群殴你!”

    崔杰尴尬的笑了一声:“这是新来的张处长!”

    所有人都停下了笑声,敢情这位年轻人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啊!刚才这玩笑开得有些不合时宜。

    张扬笑眯眯看了看他们,办公室内一片狼藉,办公桌上文件成堆,地上布满了瓜子壳儿,由此可见,这四个年轻人没一个勤快的,他抽了抽鼻子,意味深长道:“这里不错,搞得跟家里似的,很有生活气息!”

    在体制里混的,多少都能够听出好坏话儿,江乐道:“张处里面坐,我们刚到还没来得及打扫卫生呢。”他慌忙去拿笤帚扫地。朱晓云去拿抹布擦桌子,陈建和何树雷两个忙着去整理桌上的东西。

    崔杰低声告诉张扬,市唱发处的副处长董吉名病假好几天了,所以张扬要来市唱发处的事情,这些干事都不知道,今天才搞得毫无准备。

    张扬没有办公桌,临时在里面的处长办公室坐了,桌子当然是董吉名的,从台板下看到董吉名的照片,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看起来十分的和蔼。从刚才一进门那四名年轻人的表现,张扬已经推测出,董吉名应该没什么脾气,对这帮下属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否则这市唱发处不会乱得跟狗窝似的。

    朱晓云第一个走入处长办公室,给这位年轻英俊的顶头上司送了杯清茶,这丫头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脸蛋儿圆圆的,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很有神,笑起来甜甜的。很惹人喜欢:“张处长,我们四个商量过了,您今天第一天上班,中午我们去对面的金满堂请您吃饭,希望张处长能赏光!”

    张扬笑了起来:“吃饭啊!成,反正我一人也是吃!那啥,回头把崔杰也叫上吧。”

    “嗳!”朱晓云发现这位张处长还是蛮好说话的,满心欢喜的退了出去。

    上午十点的时候,张扬才见到了旅游局的一把手贾敬言,贾敬言如传闻中那样四平八稳,笑眯眯跟张扬聊了一会儿,鼓励他好好干,却没有分配给张扬啥具体的工作,其实他在旅游局也就是一个老混混,对旅游局的具体工作从不去过问。很多人都说贾敬言过去在工商局早就捞够了,现在只等着退休养老。

    从贾敬言办公室出来,张扬抽空又去拜会了另外两位副局长胡光海和蒋庆善,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张扬很客气,但是又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张扬是从春阳驻京办调过来的,不过在所有人的眼中他还是从县里擢升上来的干部,二十一岁就能够当上正科,而且上面给他的分管工作从表面上看已经和三位副局长差不多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后台,至于这个后台到底如何强硬,目前还缺乏证实。

    江乐是市唱发处中最健谈的一个,他抽空带着张扬在旅游局内转了转,除了这座四层办公楼,还有一座两层的小楼作为后勤仓库。后面有一个三百平方的小花园,沿着花园的卸通往旅游局的后门,从这里,可以进入江城旅游培训学校,江城旅游学校作为旅游局的下属单位负责培养导游,以及导游的资格认证考试,副局长高兴贵兼任这座旅游培训学校的校长。因为学校以培训为主,一年之中到有大半年都是在关闭状态,现在因为没有培训班,所以校园中空空荡荡,连个人影子都见不到。

    张扬跟江乐转了一圈,对旅游局的大体情况已经有了一个了解,他有些奇怪的问道:“这劳动路上的小商贩怎么这么多?”

    提起这件事江乐忍不住叹气道:“都是些卖服装的小贩,其实市里去年已经建了服装批发市场,限期让他们搬走,可最后期限都过去半年了,这些人还赖在这里,他们是担心去了服装市场生意一时半会起不来,因为很多的老顾客熟客都认准了劳动路,这事儿很复杂,工商局、街道办、派出所好几个单位相互推诿,我们旅游局又没有执法权,就算想管也管不着人家。”

    张扬笑了笑。这厮已经开始盘算起来了,该想个什么法子把这帮占道经营的小贩给赶走?

    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朱晓云就开始张罗起来,江城旅游局很清闲,他们所在的这个市唱发处尤其清闲,这四名年轻干事也都是家庭有些背景关系的。

    张扬让朱晓云和其他几个先过去,自己来到汽车旁从后备箱内拿了两瓶茅台,两盒中华烟。陪他一起走的江乐看到张扬手中的东西眼立马就直了,看看人家的出手真是阔绰,单单是这两瓶酒就要好几百块,只怕今天的这桌饭钱还不如酒钱多呢。

    朱晓云在金满堂定了一个小包,六人桌。算上崔杰六个人刚好坐下,看到张扬拿酒进来,他们几个都站了起来:“张处长这么客气,说好了我们请的!”何树雷大声说着,陈建却看到张扬拿的是茅台,原本准备好的江南春也就没好意思拿出来。

    朱晓云已经点好了菜,288的标准,张扬对吃饭向来没多少讲究,五星级大酒店能吃,路边小摊也能吃,旅游局在金满堂长期定点,他们的这桌菜还是比较实惠的。

    因为中午的缘故,张扬也没有敞开量喝,主要是和这帮年轻的下属联系下感情,张大官人的口才本来就很好,一会儿就把满桌人逗得前仰后合,气氛相当的融洽。

    可上热菜的时候朱晓云发现有些不对,第一道菜上得是野生甲鱼,她压根没点,这道菜要一百多呢,288的套餐不可能给上野生甲鱼啊,可碍于张扬在场,朱晓云没敢问,可接下来的菜更离谱了,居然上了澳龙,新鲜的很,两支须子还在不停舞动,这得多少钱啊!

    张扬笑道:“都说过要简单点了,小朱啊,你们搞这么隆重干什么?”

    朱晓云脸上浮起的那都是苦笑:“张处第一天上班,我们当然要隆重招待一下了!”不但她内心叫苦,其他几个心里也在叫苦,这顿饭是他们凑钱请得,谁都看出来了,今天这顿饭没有千儿八百顶不过去,这不,深海刺身和苏眉也上来了。

    张扬也有些奇怪。今天的确太隆重了一些,他问道:“这桌饭得多少钱?”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朱晓云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不贵才288!”

    张扬笑道:“江城吃饭真是比北京便宜太多了!”

    “是啊!”一群人言不由衷的附和着,这桌饭平均下来也得二三百块,大半月的工资啊!今儿真是大出血了!

    就在几个人心中嘀咕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了一个人,却是金满堂的经理苏强,他是进来给张扬敬酒的,笑容可掬道:“张主任,你好,我是金满堂的经理苏强!”

    张扬笑着起身跟他握了握手:“苏经理,我们之前好像没见过面?”

    苏强笑道:“苏小红是我姐姐,这间饭店也属于盛世集团,我只是负责管理。”

    张扬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里也是方文南的产业,怪不得苏强见到自己会表现的如此客气,他和苏强喝了两杯。苏强也很客气的跟朱晓云五个喝了一杯,这才知道张扬已经调回江城,在旅游局工作。他临走前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今天这顿算我请,给张处长接风!”

    朱晓云长舒一口气的同时也对这个新上司产生了崇拜之情,想不到人家张处长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面子,这顿饭可不便宜。

    苏强走后,朱晓云道:“那多不好意思,都说好了我们请张处长,这下变成了张处长请我们!”

    张扬笑道:“谁请还不是一样?”他看了看时间就快两点,招呼大家回去上班。

    

    张扬调回江城旅游局的事情原本没打算这么快声张出去,可是遇到了苏强,马上就知道这事儿瞒不住了,果不其然,下午刚上班没多久,方文南就打来了电话,笑道:“张主任,你可真不够朋友,来江城做官,也不通知我一声,害怕我请不起你吃顿饭吗?”

    张扬笑道:“谁不知道您方总是江城首富,我这不刚来上班吗,今儿是第一天,打算先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明天开始逐一骚扰你们这帮土地爷,这不,中午就在金满堂吃了顿白饭,你心里最好有个准备,以后我吃白饭的机会可多了。”

    方文南哈哈大笑:“你张主任只要赏光,我盛世集团旗下的所有酒店对你免费开放!”

    “你真把我看成吃白饭的了!”

    方文南道:“今晚我在鱼米之乡水晶阁留好了位子,你说什么得过来!”

    盛情难却,张扬只能答应。

    方文南道:“我这边有四个人,十人桌,你看着安排!”

    放下电话,张扬想了想给秦清打了个电话,可巧秦清正在江城,张扬从北京回来之后,两人还一直没见过面,很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邀请,张扬又联系了已经在江城开发区分局上班的姜亮。放下电话,他想起自己既然在旅游局工作,和几位领导的关系是必须要处好的,于是又来到局长办公室,向贾敬言提出了邀请。

    贾敬言也想借此机会了解一下这位新来的市唱发处处长,当即就答应前往,他提议要张扬把其他三位副局长都邀请前往。张扬想起高兴贵早晨的那副傲慢神情,心中就有些不爽,微笑道:“贾局,晚上都是自己人聚会,人多了不方便,再说,那啥我也不想人家说我刚来到就巴结领导,怕影响不好。”

    贾敬言听张扬这么说心底还是暗爽的,这句话传递了三个意思,一是张扬把自己看成自己人,二是他明确了自己的领导地位,还有一点就是这厮明明在巴结自己。

    鱼米之乡也是江城的旅游涉外星级饭店,可是方文南的背景深厚,他是不屑于搭理旅游局的,更不用说接受旅游局的管理了,贾敬言过去也来过鱼米之乡吃饭,不过代表酒店最顶级招待标准的水晶阁却从来没有进去过。

    张扬和贾敬言同车抵达,苏小红看到张扬从车里下来,笑盈盈迎了上来,远远娇笑道:“张处长,如果不是我弟遇到了你,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你调回江城了!”

    张扬笑道:“苏小姐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嘴巴也越来越会说了!”

    苏小红格格娇笑。

    张扬把一旁的贾敬言介绍给她,苏小红和贾敬言从没打过交道,也没看起这个有名无实的处级干部。不过人家既然是旅游局的局长,又是张扬的顶头上司,起码的礼貌还是要照顾到的,很优雅的伸出手去和贾敬言握了握,微笑道:“贾局长的大名我早有耳闻,我的金樽娱乐中心正在申报涉外旅游指定单位,正想找您帮忙呢!”

    贾敬言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妩媚女郎就是金樽娱乐中心的总经理苏小红,苏小红这朵交际花在江城的名气很大,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方文南的左右手,也是方文南的情妇,此女的能量很大,和市里许多领导关系都不错。贾敬言来此之前并不知道是谁请客,苏小红出现之后,他方才知道请客的是盛世集团的老板方文南,他又重新审视了一下张扬,这位新任的市唱发处处长在江城的关系非同一般呐!

    姜亮开着一辆桑塔纳载着秦清过来了,他是接到张扬的电话后,专门去秦清家把她接过来的。

    苏小红看了看秦清,又看了看张扬,几次张扬过来,秦清都在他身边相伴,不用问,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有些不清不楚。想想这小张主任,如今是处长了,还真有些本事,区区一个衅长能够把平海政坛的第一美人给哄到手,那不是一般的能耐。

    苏小红引着众人前往水晶阁,方文南还叫了方文东和苏强相陪,他知道张扬是海量,怕他喝不尽兴,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安排。

    贾敬言和方文东、苏强两个人都打过多次交道,他们之间显然很熟,一群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因为贾敬言的年龄最大,又是张扬的直接领导,所以请他上座,贾敬言心中明白,在场的人中,论财力要数人家方文南,论权势要首推春阳县长秦清,自己坐这个位子多少有点不够资格,人家都是看在张扬的面子上才给自己这么高的礼遇,心底对张扬又多了几分敬畏。

    张扬和方文南分别坐在贾敬言的左右手,秦清和苏小红又各自挨着他们两人坐了,换成过去,秦清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和张扬紧挨着坐在一起,肯定要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今晚却没有丝毫的顾虑,这是因为她和张扬之间已经突破了最后的那层屏障,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张扬已经调出了春阳官场,她无需担心别人再拿这件事做文章。

    其余人依次落座,作为主人的方文南率先开口道:“今晚咱们是新朋老友聚会,大家敞开量喝!”

    张扬笑道:“方总,你不喝酒的,今晚是不是打算破例?”

    方文南狡黠一笑:“我喝矿泉水,一样敞开量!”

    众人同时笑了起来,苏小红起身亲自给在场人倒酒。贾敬言坐在首位,又是里面年纪最长自然成为众人的焦点之一,他也就是半斤酒量,几圈下来就已经不胜酒力,用手捂住杯口道:“我不能喝了,再喝要醉了,要不给我来瓶啤的吧!”

    大家也不勉强,毕竟贾敬言也不是今晚的主角,马上所有的焦点又集中在张扬身上,张扬今晚心情颇佳,来者不拒,方文南之所以把弟弟方文东叫来,主要是知道张扬过去和他有过不快,让他们交流下,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方文东自然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张扬的政治修为明显进步了一个层次,他和方文东谈笑风生,压根不提过去那点不愉快的事情,连秦清都有些感到惊奇了,看来张扬随着级别提升,修养也迈了一大步。

    苏小红宛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游走于众人之间,她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交际手腕,把姜亮这个素来沉稳的家伙也惯得晕乎乎的,张扬那里她是吃过苦头的,说什么也不敢主动出击。

    秦清今晚多数时间都是在倾听,在谈到张扬现在工作的时候。苏小红饶有兴致的问道:“市唱发处,旅游局的市唱发处是干什么的?”

    张扬笑着把皮球踢给了贾敬言:“这事儿你应该问贾局!”

    贾敬言清了清嗓子道:“市唱发处的职能是负责研究拟订旅游市唱发战略,并组织实施,负责旅游信息化工作,负责与国内外旅游组织,旅游促销机构的合作与交流工作,负责旅游行业声像,图文等宣传品的编辑出版工作!”

    除了秦清以外,一桌人都听得有些糊涂,方文南笑道:“听起来蛮吓人的,好像涉及的领域挺广,又好像没什么具体的东西!”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其实我到现在都没闹明白!”

    秦清微笑道:“并不复杂,其实你过去就做过类似的事情,清台山的旅游开发就属于旅游市场的开发战略,宣传清台山,就是一种信息化的过程,至于和国内外旅游机构交流就更简单了。”

    苏小红道:“制作声像图文宣传品是不是包括旅游地图、旅游门票、旅游纪念品啊,如果是那样岂不是权力太大了。”

    贾敬言说了句实话:“可惜我们江城不是旅游城市,旅游局的权力没有各位想象的这么大,几乎所有开支都要靠财政拨款。”他目光转向张扬道:“希望小张的到来能够给旅游局拓展新的思路。”

    姜亮笑道:“贾局放心,张扬的能力那是一流,到哪里都会发光!”

    秦清对张扬的了解比其他人更深,心说,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这江城旅游局就别想素净了。

    晚宴后,方文南让司机送贾敬言回去,姜亮自己开车,有张扬在,秦清自然不用他再送了。

    方文南将张扬和秦清送到酒店外,在喷泉前,方文南低声道:“我下周准备去东江,一起过去吧!”

    张扬微微一怔,不知他突然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方文南道:“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下周宣布入围竞拍者,我要亲临现场,你跟我过去看看,更好沟通一些。”

    张扬笑了起来,方文南显然是想通过他和顾佳彤再增加一些联系,他点了点头道:“下周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就跟你跑一趟。”

    方文南笑道:“咱们旅游局我知道,一张报纸一杯茶,从早晨守到下午绝对不会有人打扰你!清水衙门!真是想不通,你老弟怎么挑了这么一处地方,这么年轻还不到养老享清福的时候。”

    张扬道:“江城未来的发展是要创建绿色城市,旅游城市,你不要用老眼光看问题。”

    方文南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整座江城,除了咱们眼前的雅云湖,你找不到第二块风光秀丽的地方,到那里都是尘土飞扬,乌烟瘴气,谁会来这里旅游啊。”方文南是看不出江城在旅游上有任何的潜力。

    张扬怕秦清等久了,和方文南聊了两句就告辞离去。

    

    秦清坐在驾驶座上,让张扬老老实实在副驾上呆着,轻声道:“别酒后驾车,酒量再大,大脑也会受到影响。”

    张扬笑道:“你放心这点酒影响不了我,最多有点乱性x对不会影响到驾驶水平。”

    秦清俏脸一热,好在车内黑暗,看不清她的脸色,她启动了引擎,汽车沿着湖中路向对面驶去。

    张扬的手很不安分的落在秦清修长的之上,秦清芳心一颤,一脚踩下刹车,轻声嗔怪道:“上次被你害得把车开到了山沟里,这次你该不是想我开到湖里面去吧?”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伸手抚摸了一下秦清的秀发,凑过去在她俏脸上亲吻了一记:“晚上别回去了!”

    秦清一双美眸瞪圆了,这厮果然没想好事。

    张扬道:“我在一招开好了房间,要不咱们去那儿住!”

    秦清咬了咬嘴唇,这厮真是大胆啊,居然yin自己去跟他开房,自己是什么身份啊,春阳县长,前江城团市委书记,而且还要去市政府一招,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恐怕明天整个江城的大街小巷都要知道他们的绯闻了,秦清小声啐道:“胡闹!”

    张扬可恶的大手还在她的腿上揉搓着,而且有逐渐上移的趋势,秦清不安的抓住他的大手,张扬道:“我想你了!”

    秦清垂下头去,小声道:“那也不能去一招”她能够这样说已经等于对张扬的提议做出了积极的回应。

    张扬向汽车后座看了看,秦清猜到他的意思,慌忙摇了摇头,张扬这才感觉到有一套属于自己房子的必要性,至少不用为去哪儿过夜发愁。

    秦清看到张扬那心急如焚的猴急模样,忍不住嫣然一笑,把他的手背贴在自己的脸上,轻声道:“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难道跟我在一起静静地谈谈心不好吗?”

    “我是担心这里人来人往的影响不好!”

    秦清才不信他会这样想呢,可是看到张扬的样子她又有些不忍心,含羞道:“要不去一招,不过要开两间房”

    张扬之所以选择市政府一招,有他的道理,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在一招开房,至少不用担心有警察突击查房,他和秦清开了相邻的两个房间,秦清有些欲盖弥彰的跟他一前一后进去,到头来还是躺在了一张床上。

    秦清洁白的娇躯像个婴儿一般蜷曲在床上,张扬在身后用身躯包裹着她,他的怀抱温暖而坚实,让秦清如同一只小船停在安全避风的港湾,只有在张扬的怀抱中,她才能把自己的一切尽情展示出来,她抱住张扬的臂膀,轻声道:“张扬,我有些害怕”

    “怕什么?”

    秦清羞涩的缩入他的怀抱中:“你每次都都不采取任何的措施我会不会怀孕?”张扬笑了起来,搂紧了秦清:“放心吧,没事,我用内功处理了一下,绝对不会怀孕”

    “啊?这么厉害?”秦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很少怀疑张扬的话,因为张扬从不欺骗她。

    张扬搂紧了她:“要不,咱俩再验证一次”

    “不要”美人儿县长的呻吟声也别样动人。

    清晨五点钟,秦清就把张扬从睡梦中弄醒,让他回隔壁的房间去睡。

    张大官人由衷感叹道:“是时候考虑弄套房子了!”

    秦清笑道:“刚刚才升任科级干部就想着了,我可要提醒你,头脑一定要清楚,不要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

    张扬道:“按级别我怎么也该享受福利分房了吧,噫,怪了,你的级别比我高,按理说早就该分房子了啊!”一说这件事,秦清的俏脸上忽然闪过忧伤的神情,她咬了咬嘴唇,悄然转过身去。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秦清的变化,知道自己的话题肯定触及到她内心中的伤处,张扬不知如何劝慰秦清,只是用大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肩头,秦清忽然转过身来,抱紧了他。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秦清也有,李振阳在死前已经准备好了婚房,就在雅云湖东岸的望湖御景,房产证上写着他们两人的名字,李振阳死后,这座房产就属于了秦清。

    秦清并没有去过这套房,因为李振阳一直保守着秘密,他想要在婚礼当天给秦清一个惊喜,秦清知道这件事还是在李振阳死后,接到新房钥匙之后,秦清从没有去过。

    和张扬分别之后,秦清鬼使神差的前往了望湖御景,来到9号楼二单元302,秦清一颗心不禁怦怦跳动起来,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内心的情绪,这才掏出那把从未使用过的钥匙,打开了防盗门。

    因为房间内窗帘全都拉上,光线很暗,秦清走在暗红色的实木地板上,脚步声异常清晰,她的目光落在沙发后方的墙面上,她和李振阳的婚纱照依然挂在那里。

    秦清抿起嘴唇,从照片上她看到自己犹豫的眼神,看到李振阳笑容的勉强,忽然记起,在拍婚纱照的时候,她仍然在犹豫是不是该嫁给李振阳,而李振阳也始终表现的神不守舍,她走到阳台拉开窗帘,却发现阳台的窗户有一扇虚掩着,并没有扣死,秦清内心微微一怔。

    阳光从外面投射到这件足有三十平米的客厅,棕色真皮沙发,从家具到电器全都是当时最高档的,看得出李振阳为这个小家是很用心的。

    电视柜下方的抽屉也被打开了,秦清皱了皱眉头,难道有人来过这里?她拉开抽屉发现里面很凌乱,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她的心头,秦清来到书房,发现书房里面也是一片狼藉,许多书凌乱的扔在地上,应该有人来过,而且像是在这里找什么?

    卧室、客房、厨房全都是一片狼藉,秦清可以确信有人潜入过这里,她感到一阵恐惧,什么人会对她和李振阳的新房感兴趣?他们在找什么?

    秦清在房间内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她忽然想起书房里的那台电脑,匆匆返回电脑桌前,打开了那台386,清脆的开机音之后,电脑显示屏渐渐亮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出现了开机密码选择栏。

    秦清输入了李振阳的生日,输入了自己的生日,都不对,想了许久,方才在电脑上输入了他们认识的日子,那个遥远而变得有些模糊的日期。

    终于顺利进入了系统,秦清的内心忽然生出一种歉疚,她在李振阳的心中始终是这样重要,从未改变,而她现在却已经心有所属,她强迫自己不要继续想这件事,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电脑上。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在电脑中找到了李振阳留给自己的一封信。

    “小清: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入狱,或许我已经不在人世,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当面向你说这些话,也不知道这封信你有没有机会看到。

    我知道你至今仍然没有决定是否嫁给我,从你闪烁躲藏的眼神,我能够感觉到,我爱你,可是我却无法肯定,你是否像我爱你一样爱我,也许这些年,我因为对事业的狂热而忽略了对你的感情,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在美国时,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梦想,我期望回国后,用自己学到的一切回报我的祖国,希望用我的能力帮助家乡早日走向繁荣。可一切在我进入仕途之后发生了改变,我的价值观,我的人生观,乃至我的本性已经在官场这个染缸中渐渐模糊,直到完全改变,变得甚至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我想做个正直的人,我想做一个好官,我想用我的能力在你归国前为我们经营一个幸福的小家,给你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我很快就发现,仅凭我那点微薄的薪水根本无法实现这个愿望,我的文凭、我的能力、我的一切在官场之中几乎没有任何的作用,在别人的眼里我的长处是一种炫耀,是一种标新立异,在这样环境之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颠仆不灭,我不得不学会随波逐流,我不得不学会趋炎附势,我要放下我的自尊放下面子,去适应这个官场,我的头脑不次于任何人,别人可以做到的我一样可以做到,而且我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抱着这样的念头,我开始改变自己,然而我并没有想到这种改变却是一种堕落,我一步步的陷了进去,直到我发觉自己错了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不能自拔。

    我想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却发现自己非但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反而成为被别人利用的一颗棋子,我只能一步步走下去,不知道这样的噩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遭到报应,这让我感到恐惧,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期盼,除了你可我又担心,现在的我能否给你带来幸福,我无法失去你,所以我很自私的选择了向你求婚,随着婚期的临近,我却感到越发的不安,对你我有一种负罪感,假如有一天我因为自己所做的事而坠入了地域,那么你会怎样痛苦?小清,原谅我的自私,我怕,我真的好怕

    这里记载着我在担任市长秘书期间所做的许多事,我不想证明什么,只想有些事不要被忘记,有些人不要逃脱他的罪责

    秦清咬了咬嘴唇,继续向下望去,下面所陈列的都是李振阳在担任市长秘书期间做过的事情,一件件详细的陈列让秦清触目惊心,她不可思议的摇着头,感觉周围的世界忽然黯淡了下去。

    秦清用软盘备份了电脑中的资料,然后站起身。来到客厅,再次凝望那张她和李振阳的婚纱照,轻声道:“振阳,你错了,你早就应该勇敢一些!”拉开房门她大步走了出去。

    

    心情很差,希望与失望,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如此巨大,吼一声月票,我也需要安慰!

上一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痛并快乐着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窃听器与照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