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二十三章转折

    张扬乐呵呵道:“谢谢夸奖。就算是修炼成长城,我也是为了捍卫你,保护你,无论你愿不愿意,我都情愿做你一辈子的钢铁长城。”

    “打住!我正吃饭呢,你别让我恶心!”秦清拿他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到食物上。吃了个七分饱,身上渐渐暖和了,说话也有了力气,她的话题重新回到张扬送礼的问题上:“张扬,你应该知道给领导送礼是歪风邪气,是很不好的举动,我希望你能够正视这个问题。”

    张扬很奇怪的看着她:“你以为我给你爸送礼是为了巴结领导?”

    秦清一颗心怦怦直跳,这厮的目光实在太有侵略性,她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压根就不该打这个电话,明明知道他是这种人,为什么还要找他兴师问罪?难道自己的兴师问罪压根就是一个幌子,自己想见他?想到这里,秦清吓了一跳,她慌忙强迫自己把这个想法排除。然后用很肯定的口气道:“是!”

    张扬笑道:“你误会了,我给你爸送礼,我不是为了巴结你,我是为了讨好他!”

    “你讨好他干什么?”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讨好他,他才不反对我们来往,他才会支持我追你!”

    秦清被这厮的话噎得整个人愣在那里,费了好大的力气方才道:“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你”

    “你什么你啊?咱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你能不能别摆出领导的那副嘴脸,我告诉你,我不爽你这样,礼我送过了,你爸也收了,而且相当高兴,你要是不喜欢,你只管找你爸要回来,全都给扔到垃圾桶里,别想着退给我,老子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想过拿回来,那啥感情也是这样!”

    “你混蛋!”

    “我说县长同志,身为一个领导干部,你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秦清柳眉倒竖,怒目圆睁,可她自己清楚,心底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出的这样生气。

    张扬压低声音道:“都说,打是亲骂是爱,你今儿又打了我。又骂了我,是不是代表着,你对我那啥”

    秦清望着那一锅沸腾的火锅汤,轻声道:“你信不信我把这一锅汤都浇到你头上去?”

    “够毒的啊,想毁我容,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我就赖上你了,这辈子你就守着我这个丑八怪过吧!”

    秦清恨得牙痒痒的,忽然道:“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张扬向后靠在包厢的隔板上:“说着说着,又拿官位压我,你就不能有点创意?我要是真不干了,你舍得吗?你放眼看一看,整个春阳能找得出第二个比我更有能力的干部吗?”

    “这地球离开谁都照转!”

    “地球能离开我,可是我离不开你!”这厮的目光透着真诚,秦清本想骂他的话到了嘴边,却不忍心说出来了,声音低柔的说了一句:“很晚了,吃饱了就回去吧。”

    两人回到汽车内,张扬启动汽车,缓缓驶向县政府宿舍,行到中途他忽然停下汽车。凝望秦清道:“秦清,有句话,我一直都埋在心里”

    秦清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不要说!”她知道张扬想说什么,可是她不想张扬说出来,至少现在,他和她之间的关系还是维持现状的好。

    张扬伸出手臂搭在秦清的肩头,秦清被他这大胆而冒失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低声道:“张扬!”

    张扬慢慢凑了过去,黑暗中秦清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她试图挣扎,却被张扬有力的手臂拥入怀中,张扬灼热的唇压在她的嘴唇上,秦清有些愤怒的用力推向张扬的胸膛,试图让他远离自己,可张扬用力的亲吻却让她的手臂变得是如此无力。张扬的舌尖突破她的嘴唇,马上遇到秦清紧闭的贝齿,她的理智终于让她在最后关头清醒了过来,她扭开俏脸,近乎乞求道:“张扬,别逼我”

    张扬没有说话,轻轻在她的俏脸上亲吻了一记:“我不会勉强你!”这厮真是说话不知道脸红,明明强吻了人家,现在又说不会勉强她。

    黑暗里秦清的双颊热得发烫,她知道自己在张扬的面前已经越来越没有抵抗力,假如他真的逼迫自己,也许自己根本坚持不住,她小声道:“送我回去吧!”

    

    李长宇在省党校的学习是顺利的,他并没有被当成反面典型。在这次的进修班中,他见到了不少的新朋旧友,这些同学多数都是厅级副厅级干部,李长宇因此而觉察到,组织上并没有把自己完全抛弃,也许这次的会是自己政治生涯的一次重大转机。

    李长宇的这次学习是在忐忑和希望中渡过的,组织上始终没有找他谈过话,临近这期结束的时候,他不仅又有些悲观的情绪,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而已,回去江城以后,自己仍然要被挂在那里,李长宇甚至想好了自己未来的去处,是不是要去政协之类的闲散单位混混日子?

    就在李长宇对未来变得越来越绝望的时候,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并没有说太多的内容,只是通知李长宇,让他周二下午去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办公室,顾书记有话找他谈。

    放下电话之后,李长宇的血液便沸腾起来,顾允知找自己谈话,这件事很不同寻常,如果是普通的干部聘任。最多也就是省委组织部派人跟自己谈话,可这次要找自己谈话的是省委书记,平海政坛的大佬,那个挥手间就可以翻云覆雨的人物。可以说自己之所以落到现在的窘境,也是拜他所赐。李长宇明白,省委书记不会对一个弃卒感兴趣的,他之所以见自己,肯定是想用自己,否则顾允知绝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

    李长宇在等待和煎熬中渡过了整整一天,周二的下午,他早早的来到了省委门前。他并没有急于进去,而是在外面来回走了一圈,平和自己的心态,不时的看着省委办公大楼,内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朝拜圣地的崇敬感。

    距离约好的时间还剩一分钟,李长宇出现在省委书记办公室的门前,顾允知的秘书郑伟出现在门外,看了看李长宇,微笑道:“李副市长?”

    李长宇点了点头:“是我!”

    “顾书记在里面等你!请进!”

    李长宇向郑伟礼貌的笑了笑,举步走入办公室内,刚刚平静的心跳又剧烈跳动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介意平复忐忑的心情,来到顾允知面前的时候,表情已经十分的自然。

    顾允知的办公室很大,他的身后就是落地窗,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让他的身影似乎笼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让他显得越发的神秘,空旷的空间非但没有让人觉着畅快,反而加重了来访者内心的压力,真切感受到这位省委书记的无上权威。

    顾允知打量着李长宇,这位江城常务副市长表现的十分淡定,顾允知始终认为,一位领导干部首先要有着稳定的心理素质,这种心理素质要表现在胜不骄败不馁,在仕途之上难免遇到起起落落,在逆境中要保持一份乐观的心态,在得意时切记不能忘形,李长宇给他的印象无疑已经具备了这方面的素质。

    顾允知低声道:“坐!”

    李长宇走向远处的沙发。

    顾允知却摇了摇头道:“到这里边来坐!”他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右侧的椅子。

    李长宇内心一阵激动,由此已经看出顾允知对他的不同,他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脚步不急不慢,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节奏来到顾允知的身边,恭敬道:“顾书记好!”这才在椅子上坐下。

    郑伟过来帮李长宇泡了杯茶,然后退出门外,反手将房门关上。

    顾允知脸上的表情宛如古井不波。让人很难从他的表情上猜到他内心的真正想法。上位者任何一个微妙的表情都会让下属斟酌许久,往往这种斟酌对下属就意味着一种忐忑和煎熬,好在顾允知没有让李长宇煎熬的太久,他很快就打开了话题:“我找你过来,是想听听你对江城以后发展的见解。”

    李长宇在来见顾允知之前已经对所有的可能做出了分析,可以说他准备的很充分。顾允知的问题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他平静答道:“江城是平海的重工业城市,也是平海北部的经济发展龙头,随着时代的发展,老工业基地已经面临改制转型的迫切问题,如果不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江城的落后面貌将持续下去,江城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我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考察了江城的旅游资源,发展绿色经济应该可以成为江城日后全新的一个经济发展点。”

    顾允知望着李长宇,他欣赏李长宇身上的勇气,一个在清台山旅游开发上险些葬送掉仕途命运的人,还敢提起旅游带动经济发展的事情,是需要很大勇气的。顾允知故意道:“比如清台山的旅游开发?”

    李长宇楞了一下,他马上意识到顾允知在提醒自己什么,自己因为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被双规,而一手促成这件事的正是顾允知,他现在又在自己的面前提起这件事,难道是考校自己的勇气和胆量?李长宇短暂的犹豫之后,马上道:“顾书记,我认为清台山的旅游开发项目并没有错,从长远观点来看,发展绿色经济是一条促进经济长期繁荣,产生长久效益,造福子孙后代的道路,国内外不乏有这样的成功先例,江城拥有着很好的旅游资源,如果加以利用,一定可以成为平海旅游亮点,脱掉落后贫穷,污染严重的帽子。”

    顾允知低声道:“十多年前我去过一次清台山,那里的山山水水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当时就有过这方面的想法,不过我一直没有重视这件事,没有你看得那么远。”

    李长宇谦虚道:“我只是说说,距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很远。”

    顾允知大声道:“说了就要去干,我们人不是大话王,应该是实干家,你身为江城常务副市长,理当为江城未来的发展而努力。”

    李长宇听到顾允知的这句话,体内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这句话等于明确告诉他,他李长宇还是江城市的常务副市长,组织上还要用他。

    顾允知道:“仅仅是你说的这些,还带动不起江城的经济,你身为常务副市长应该有一个长远的规划,心里有没有什么蓝图,说给我听听!”

    李长宇重重点了点头道:“顾书记,我打的是绿色牌,环保牌,所以一系列的举措都是围绕旅游来进行,江城过去是平海的重工业城市、产煤之都,可前期过度的开采已经让江城周围的几个大矿面临无煤可采的局面。江城老城区内有许多历史遗迹,可是街道狭小,房屋老旧,严重限制了江城未来的发展,我准备在江城的东部重新建设一个新城区,将市政机关、金融商贸逐步迁移到新城,加大开发区的建设,完成老旧工业区的关停并转,把重污染企业在最短的时间内迁移到开发区,加大污染处理的强度,将开发区建立成一个轻污染甚至无污染的工业区新区。”

    顾允知望着慷慨激昂的李长宇低声道:“钱从何来?”

    李长宇道:“部分会通过拍卖土地的方式,部分会从各单位募集。”

    顾允知摸出一支香烟,李长宇慌忙掏出火机给他点上,顾允知把烟盒递给李长宇:“我知道你也抽烟,抽一支!”

    李长宇点燃了一支香烟,却听顾允知道:“我反对摊派,现在工矿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你让他们拿钱,他们也很难拿得出来。”

    李长宇道:“清台山的模式虽然还不能证明一定成功,但是这种合作开发的模式应该是可取的,我会重点宣传江城的旅游资源,规划重点开发的旅游工程。”

    顾允知明白了李长宇的意思,他淡淡笑道:“你是想依靠旅游资源炒高周围的地皮,从而获得更大的利润。”

    李长宇不得不佩服顾允知明察秋毫的本领,他恭敬道:“不是炒高,而是通过宣传让所有人知道这些土地原有的价值,让政府在拍卖土地中获得最大的利益,不让国家吃亏。”

    顾允知呵呵笑了起来,他抽了一口烟,想了想道:“你的规划很大,大到要重建一个江城,重新打造一座城市,这可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成的事情。”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左援朝同志提出要兴建江城新机场,你看怎么样?”

    李长宇道:“现在的江城机场的确已经无法适应江城日新月异的发展,可是凡事有轻重缓急,我认为只有先种好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只有把江城的名片做好,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商。我刚才所说的只是一个蓝图,正如顾书记所说,绝非短时间内可以达成目标,但是我们可以一步步来,我这届做不成还有下届,我相信十年时间,江城一定可以展露新颜。”

    顾允知微笑望着李长宇,鼓励道:“好好干吧,我希望你在自己的任期内,能够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量,把江城的面貌彻底改变!”

    李长宇信誓旦旦道:“顾书记,我不会让组织失望,我不会让老百姓失望!”

    顾允知低声道:“对得起老百姓就行了,咱们是人民公仆,任何时候都要记得,老百姓才是咱们的真正主人!”

    李长宇默默点头。

    顾允知又道:“我看过你的档案,也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人孰能无过,国家干部首先也是个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乐,我想通过这次的双规,你应该领悟到很多东西,以后会更珍惜党和国家给你的这个机会。”

    李长宇抿起嘴唇,手里点燃的那支香烟始终没抽一口,通过今天的这番谈话,他感觉到顾允知对自己的了解很深,士为知己者死,如果说他成为江城常务副市长只是许常德无心插柳,而这次顾允知对他的再度启用,已经让他下定决心,从今天起他会坚定不移的站在顾书记的阵营之中。

    顾允知道:“党的干部队伍需要不断补充新鲜的血液,人年纪大了,思想容易变得因循守旧,容易固步自封,做事情经常会谨小慎微,瞻前顾后,现在的时代是开拓的时代,是进取的时代。你们这些年轻的干部应该尽早的承担起改革的责任。”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有意无意道:“春阳驻京办的那个张扬就很有活力,我前些天去北京的时候见过他,不错的小伙子!”

    看似无意带过的一句话却让李长宇心中一动,李长宇知道张扬和顾允知家里的关系,他甚至以为,自己之所以能够在双规后很快得到启用,很大的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张扬的努力,而顾允知的这句话肯定另有深意,难道顾允知是想让自己给张扬一些助力?李长宇的头脑何其灵活,他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顾允知不但是想让自己帮助张扬,而且他想避嫌,他想让张扬从春阳驻京办跳出来,春阳驻京办没问题,可是张扬和顾佳彤合作的农家小院现在已经广为人知,顾书记难道是害怕别人风言风语?

    李长宇小心翼翼的应和道:“这样有闯劲的年轻干部才是国家的未来,我正准备把他放在更能发挥他能量的岗位上去。”

    顾允知欣慰的笑了起来,他在这种时候提出张扬的事情,更主要的是为了考验李长宇的悟性,李长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初步证明他的眼光还是准确的。正如李长宇所猜想的那样,顾允知让张扬离开春阳驻京办,更是为了撇清佳彤和他的关系,现在外面的风言风语很多,顾允知不想这些谣言越演越烈。

    

    张扬在驻京办这一个月的成绩得到了县委县政府各级领导的肯定,他在短短的时间内,把驻京办这个过去需要依靠政府拨款的单位,变成了一个盈利单位,这足以证明他个人的能力,他被评为今年春阳县的先进工作者,秦清还代表县政府给他颁发了二百块钱的奖金,金额虽然很少,可是意义很重大,小张主任看到了组织上对自己政绩的肯定,看到了自己副科转正的希望。

    年终的时候,县委县政府每个人都很忙,忙着年终总结,忙着年终报告,忙着疏通方方面面的关系。相比较而言张扬就轻松得多,例行述职之后,他就变得无所事事,牛文强临时借给了他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这套房就在春宁小区。

    张扬对这个小区并不陌生,过去海兰还在电视台当主播的时候就住在6号楼,他现在住的是八号楼,刚刚搬进来的时候,这厮还特地偷偷爬到海兰的故居中去看一看,现在房间内还没有住人,空空荡荡的,张扬默默坐在沙发上,追忆着过去的一点一滴,内心中很是感触了一番。

    张扬临时的住址很快就有人知道了,于是登门拜会的络绎不绝,其中有黑山子乡的老同事,老领导,有县委县政府的各级干部,这些人多数都看在张扬的后台是秦清的面子上,过了没多久,李长宇官复原职的消息又传了出来,于是前来走动的人更多。很多人都误以为李长宇是张扬的干爹,有了这个副市长干爹,张扬肯定会步步高升。谁都不知道人家张扬只有一个干娘,干娘是罗慧宁,现任副总理夫人,如果这个消息被众人知道,只怕张扬的房门都要被挤破了。

    张扬受不了了,望着客厅内堆积如山的礼品,心头这个郁闷,李长宇前阵子被双规让他体会到了不少东西,在仕途上,有些小节还是要注意的,金银财物张扬是绝对不收,可是这些烟酒食品,无关痛痒的小礼物,你不收也说不过去,再说了,很多人说明自己的身份之后,都是扔下来就走,你就是想退又能退给谁去,还有很多礼物都是各部门相互间送得节礼。张扬刚到驻京办也不知道人家有这个习惯,财政送给工商,工商送给税务,税务送给土地,一到年节,各部门的领导之间会有这种常规性的礼尚往来。张扬的驻京办不大不小也算一个独立单位,他没有准备,没有想着人家,可是人家都想着他呢。

    张扬在电话里狠狠把牛文强骂了一顿,他找牛文强借房子淄是想落个清净,谁成想这厮居然把自己的临时住址给泄露了出去。

    牛文强很是委屈的解释道:“天地良心,我除了跟我老爷子说过,其他人我一概没提!”

    张扬心说,你老爷子是财政局长,他还不知道又有多少朋友,一传十十传百,我这地方就快成干部交流中心了,他气哼哼道:“牛哥,这房子我不住了,那些节礼全当我付你租金了。”

    “别介啊,你的东西我怎么敢收,回头我让人装车给你妈送去。”

    张扬想想这倒也是个好办法,点了点头道:“对了,我刚收到消息,安老明天要飞来江城过年,你帮我安排一下,这事儿一定要保密,别说是春阳,就是江城也没有人知道。”

    牛文强信誓旦旦的答应了下来。

    

    张扬的这番话并没有任何的夸张之处,安志远前来春阳过年的消息是国安透露给他的,连安志远乘坐的航班时间都已经查清,可是张扬还没有收到安家方面任何的消息,他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去江城接机。

    就在张扬犹豫万分的时候,安语晨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自从上次离开香港之后,张扬已经很少跟安语晨通话,偶尔有通话也是聊聊数句,便匆匆挂断,安家的血案对安语晨是次重挫,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难以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安语晨的声音还是没有昔日的欢快:“师父!是我!”

    “小妖啊,好久没通电话了,我只当你把我给忘了!”张扬始终不改他喜欢调侃的本色。

    安语晨并没有配合张扬的意思,低声道:“明天上午十一点半,我和五叔陪爷爷在江城机场下飞机,打算回春阳过年。”

    “我去接你们!”

    “嗯!量不要惊动官方,爷爷不喜欢!”

    “知道了!”

    张扬这边挂上电话,那边秦清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让张扬意外的是,秦清所说的也是安家明天抵达江城的事情,张扬感到很奇怪,可一琢磨,马上就搞明白了,这秦清十有是通过安德恒知道这件事的,一想到安德恒和秦清私下有联系,张扬从心底感到不爽,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轻声道:“县里打算怎么安排?”

    秦清道:“安家的意思是尽量不要惊动县里市里,他们想安安静静在家乡过个年,所以我想让你来做这件事,一来你跟安家很熟,二来,你朋友多,交际广。”

    张扬听她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我说县长大人,你让我出面究竟是公还是私呢?我出面接待,费用县里给报销不?”

    秦清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张扬,你怎么回事儿?我是跟你商量,你什么态度?”

    “淡定!淡定!我发现最近你跟我谈话的时候怎么脾气那么冲啊?”

    秦清芳心震怒,这混账东西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脾气冲,他也不反思一下对她做过什么?想到这里秦清的俏脸不禁又有些发烧,这厮那晚强吻自己那笔帐还没跟他算呢。她也发现自己在张扬面前越来越失去既往的冷静与镇定,这哪里还像上级跟下级,她咬了咬嘴唇,尽量让语气听起来显得冷静而淡漠:“小张,县里可以考虑出一部分招待经费。”

    张扬笑了起来,这一转眼自己就从张扬变成小张了,秦清还想着划清跟自己的界限,越是如此,越是激起了张扬的之心,他笑眯眯道:“跟我商量啊,县长大人,要是私事我肯定勇往直前,要是公事,那还是等我去你办公室说!”

    秦清真有些受不了这厮的得瑟劲儿,不过这次还真的让他帮忙,她轻声道:“这次我让你勇往直前!”

    “这可是你说的!”

    秦清道:“反正这次你必须把安老给招待好了,这是政治任务!”

    “去他的政治任务,我只接受你给我的任务,私人感情怎么都好说,打着公家的旗号,免谈”

    不等张扬说完,秦清就挂上了电话。

    

    有书友反应这两天章节平淡,其实文章应该有松有驰,老绷着看起来会太紧张,嘿嘿,看来张大官人不惹事,不折腾大家心里就不痛快,那啥把兜里的月票贡献出来吧,文章会越来越精彩的!

上一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家和万事兴(下)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新年前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