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二十二章家和万事兴(上)

    张扬转身望去,后面来的居然是县人民医院的科教科长袁文丽。自从张扬离开县人民医院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袁文丽的父母和赵铁生家是邻居,今天她是过来吃饭的,顺便给父母送点年货,刚开始见到张扬也没人出来,在一旁仔细看了看方才敢确认这是张扬,她也听说过张扬最近的事情,听说徐立华家的这个儿子出息了,不过她一直都不太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到张扬周身的气派,再看到那辆皇冠车,袁文丽这才算是相信了,人家张扬是真的出息了。

    张扬笑着向袁文丽走去:“袁姐啊,好阵子没见了,您还是那么漂亮!”

    袁文丽格格笑道:“张扬啊张扬,你这张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了?”她上下打量了张扬几眼:“看来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张扬,你混得不错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啊?”

    “春阳驻京办。干个小主任,瞎混呗!”

    袁文丽这才知道张扬年纪轻轻已经当上了春阳驻京办主任,想想自己混了这么久,才当上了县人民医院的科教科科长,这就是差距。

    张扬想起自己在县人民医院的时候,袁文丽对自己一直都很照顾,于是去后备箱里,拿了一盒烤鸭,两瓶酒送给了她:“袁姐,拿去给大爷大妈尝尝,我从北京带来的。”

    袁文丽看到张扬出手如此大方,心中更是羡慕不已,一双眼睛笑成了好看的月牙形,假意客气了一下,还是收下了张扬的礼物。

    

    赵铁生从远处走了过来,他也看到了张扬,如果在过去,早就开骂了,可现在他也清楚,如今这个拖油瓶今时不同往日,人家当官了,发达了,已经不是自己这个普通工人能惹起的。

    赵铁生正犹豫是过去打招呼还是绕道走开,张扬已经看到了他,很礼貌的招呼道:“叔回来了!”

    赵铁生没想到张扬会主动招呼他,颇有点受宠若惊,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极其僵硬的笑容:“三三儿回来了!”

    张扬之所以改变对赵铁生的态度,主要还是为了母亲徐立华着想,还有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产生了变化。

    张扬笑着跟他点了点头,向赵铁生道:“叔,你来的正好,我带了些年货,一个人拿不了,你来给我搭把手!”

    “嗳!”赵铁生激动地走了过来,如果是过去张扬这么指使他,他少不得要一个耳刮子过去,可现在因为张扬身份地位的变化,赵铁生已经很自然的他摆在一个高位,他在仰视张扬,张扬让他做事,他非但没有感觉到是侮辱,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荣光,他觉着张扬是在以德报怨,既然给了他这样恕罪的机会,他就要好好地把握住。

    张扬这次带来的年货的确不少,除了他从北京带来的特产外。方文南事先还在车厢内放了两箱茅台六条中华烟。这是给小张主任准备的年货。

    张扬搬了一箱出来,赵铁生眼都直了,单单是这箱茅台至少也要几千块。心中对张扬越发的敬畏了。

    两人拎着年货来到家门口,赵铁生扯着嗓子就叫了起来:“立华,你看谁来了!”

    徐立华正在厨房里做饭呢,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内心不觉一怔,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张扬会和赵铁生一起进来,而且从两人的表情来看,相处的好像还不错。今儿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张扬笑着叫了一声妈。

    这边赵静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哥!你来了!”赵静从房间里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挽住张扬的手臂,上下打量着他,笑道:“哥,你又帅了!”

    张扬笑道:“小丫头,你好像还不该放假啊,怎么跑回来了?”

    赵静啐道:“什么不该放假?考完试就回来了,呆在学校里也没什么事可做,还不如回来呢。”

    张扬点点头。

    赵铁生今天显得格外热情,他乐呵呵道:“你们娘几个聊,我去给你泡茶!”

    赵静有些奇怪的看着父亲,等他走到房间内,方才低声道:“今儿是怎么了,老爷子转性了?”

    徐立华斥道:“你这丫头,不要胡说八道!”她看了看张扬道:“我再去买两个菜,今晚咱们家好好团聚团聚。”

    张扬本想说不要麻烦了,可看到徐立华欣喜万分的样子,也就不忍心拒绝,点了点头道:“好吧,妈。你等会儿去,我给你买了件皮衣,你试试看。”

    徐立华笑道:“你能有这份心,妈就高兴了,晚上再说,我先去买菜,省的人家走了!”

    赵静帮着张扬把年货拿了进去,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道:“哥,你给我买啥礼物了?是不是把我忘了?”

    张扬笑道:“忘了谁我也不敢把你给忘了!”他送给赵静的是一双皮鞋,还是陪顾佳彤在北京逛街的时候买的。

    赵静喜孜孜的接了过去,当惩穿在脚上,笑道:“哥,想不到你这眼光还真不错!”

    张扬心中暗乐,不是我眼光好,是人家顾佳彤眼光好。

    赵铁生端着泡好的茶走了过来,这是他最好的茶叶了,平时都不舍得喝,今天张扬过来,他才舍得拿出来,人的转变很多时候都在一念之间,赵铁生见到张扬之后,过去的那些怨恨顷刻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过去的张扬是个拖油瓶。是他的眼中钉,可现在的张扬是他的贵人,他巴不得人家叫他一声爹。

    张扬对赵铁生的反感主要是因为他对徐立华和自己的不公,可现在他的位置变了,心态也就变了,他犯不着跟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更何况他明白母亲是不可能抛开这个家庭的,所以想让母亲幸福,自己也要做出某种让步和改变。现在看来,这种让步起到的效果很好。

    赵铁生也很识趣,送完茶水之后就出门帮着准备晚饭去了。

    赵静拽着张扬不停的说。这小妮子自从上大学之后,变得越发的伶牙俐齿了。

    张扬想起一件事,微笑道:“你跟那个丁斌现在怎么样啊?”

    赵静脸儿一红,低声道:“什么怎么样啊?普通同学呗!”

    “真是普通同学啊!”张扬一脸的不信任。

    赵静在他肩膀上打了一记:“哥,不许你胡说八道,对了,今年过节你打算带你哪位女朋友回家啊?”小妮子也不是好惹的,马上针锋相对的和张扬干了起来。

    

    兄妹俩这边斗嘴斗得正热闹呢,赵立军和赵立武哥俩也回来了,在院子里就嚷嚷了起来:“爸,今天晚上很丰盛啊,这么多菜,家里来人了?”

    赵铁生道:“你弟来了,屋里头坐着呢,你们去说说话!”

    赵立军和听到张扬来了,脸色马上就转冷,上次他在农机厂门口被张扬揍了一顿,什么脸面都丢光了,他一直都记恨着这事儿呢,依照他本来的意思,说什么都要狠狠教训张扬一顿,把这个面子给找回来,可后来听说张扬当官了,他招惹不起,所以才渐渐放下了这个念头,可让他向张扬低头,那确是做不到,他冷哼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他虽然没多少本事,可骨气还是有一点的。

    赵铁生怒道:“马上吃饭了,你干啥去?给我回来!”

    赵立武笑道:“爸,我大哥那脾气你还不知道,随他去吧!”他走进房内,笑着跟张扬打了个招呼:“三弟,回来了!”

    张扬跟赵立武只有数面之缘,两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笑着点了点头。

    赵立武心头也有些不爽。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哥,这厮居然连声二哥都不叫,不过人家现在得势,人家厉害,老爹都心甘情愿的去给他准备饭菜,自己又何必招惹麻烦,他正想离去。

    张扬叫道:“二哥,给你拿了条烟,看看好抽不!”他把一条中华烟扔了过去。

    赵立武接过中华烟,心头的那点不满登时瓦解,人家随随便便就扔了一条中华烟给自己,证明人家的确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在县里也听说过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如何威风如何得势,不过那都是听说,现在才是亲眼见到了。

    赵立武满脸笑容的坐了下去:“你看你平时忙着工作很少回家,回来还给我买东西,我这个当哥的都不好意思了。”

    张扬笑道:“自己兄弟何必说客气话。”他跟赵立武没什么共同语言,敷衍的问道:“二哥在哪儿工作啊?”

    赵立武叹了口气道:“夏天让单位给裁了下来,眼前在金凯越当保安呢。”他知道张扬跟金凯越的牛文强是铁哥们,低声道:“我听说你跟牛总很熟,能不能帮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提个小组长啥的?”

    张扬笑了起来,他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凭他和牛文强的关系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赵立武喜出望外道:“三弟,成了我请你喝酒!”

    赵静白了他一眼道:“切,小哥还在乎你那顿酒,多少人排队请他,他都不去呢,以后你对妈好点就行了。”

    赵立武被说得满脸通红,讪讪道:“我一直拿咱妈当亲妈待啊!”从这句话就能听出这厮说话的水准实在太差,不过张扬也不会当真跟他计较。

    这时候徐立华和赵铁生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招呼他们去端菜吃饭。

    张扬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还从未和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过饭,这种感觉相当的温馨,他看到母亲的脸上不时流露出会心的笑容,徐立华谈着张扬小时候的趣事,一家人发出阵阵笑声,这种感觉既遥远又亲切。

    赵铁生的酒量显然不怎么样,喝了三两酒舌头就有些大了,人喝多了往往会有些感触,而且这种感触一旦上来就很难控制得住。

    赵铁生端着酒杯主动跟张扬碰了碰:“三儿,咱爷俩喝一杯!”

    徐立华劝道:“老赵,你别喝了,已经喝多了!”

    “我没喝多!三儿,这杯酒我一定得跟你喝,你跟你母亲嫁到我们赵家,我对你从没有过好眼色,我偏心,偏心我那两个小兔崽子,这十几年我没少打你骂你,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们娘儿俩!”赵铁生说到动情之时,双目中有羞愧的泪光闪动。

    张扬微笑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赵叔,只要你对我妈好,比什么都重要!”

    赵铁生含泪点了点头,他把那杯酒喝了,杯子刚刚放下就被赵静给抢了过去。徐立华道:“三儿,其实你你赵叔没啥坏心眼,你小时候半夜发烧,差点没命,天寒地冻的,外面下着大雪,是他背着你深一脚浅一脚的前往医院,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那晚他摔断了两根肋骨,一直忍着没说”徐立华说着说着,抹起了眼泪。

    张扬望着母亲,又看了看赵铁生,也许普通的老百姓就是如此,他们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不喜欢隐藏自己的爱憎,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把别人的孩子和亲生骨肉同等对待,赵铁生并不是坏人,他只是无法做到那种境界。想到这里,张扬释然了,学会谅解,不仅仅是对别人的宽容,也是对自己的宽容。

    一家人前所未有的和睦,聊聊过去,谈谈家常,张扬也渐渐了解了自己的过去,就在他们谈的高兴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老赵,不好了,你家老大在门口被人打了!”

    

    继续求票,让月票像春雨一样淅沥哗啦的落下来吧,来得越多,更新越多!

上一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爱之深痛之切(下)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家和万事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