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下)

    张大官人的强悍马上就震住了这帮平时只知道欺软怕硬的小混混。这时候又有不少人听到动静从体育场内赶了出来,孙晓伟也在其中,他来到楚嫣然身边,关切道:“嫣然,有没有事?”

    楚嫣然摇了摇头,一脸幸福的看着张扬道:“张扬不会让我有事!”

    看着楚嫣然对张扬情意绵绵的样子,孙晓伟内心中真是醋浪滔天,他狠狠点了点,满腔怒火都倾泻在和尚那帮人身上,大步走了过去,抬脚照着和尚的脑袋就是两下,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躺在地上的和尚突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所有人都愣了,目光齐刷刷望向孙晓伟。

    孙晓伟这个郁闷,他只不过跟上去两脚,力量控制还是很有分寸的,谁知道能把人踢出毛病来。

    张扬唯恐天下不乱的拿起了电话,这厮拨打的是120,他看出来了。这和尚十有是羊羔疯发作,张大官人并不是没有救他的本领,而是为这种小痞子耗费精力不值得,他叹了口气向孙晓伟道:“你倒霉了,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孙晓伟脸色铁青的看着张扬,好半天憋出一句话:“你先打得他!”从这句话就能看出他的品质之差,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到别人的身上。

    楚嫣然不满的瞪了孙晓伟一眼,她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没有担当的男人,轻轻扯了扯张扬的衣袖道:“不管他,我们走!”

    和尚一起的人很多,看到他们要走,全都围了上来:“不许走!事情没解决之前谁都不许走!”

    120还没有过来,110先到了,现场一片混乱,很多人都开骂了,毕竟他们的地下赛车并不合法,惊动了警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有件事可以肯定,今晚参予地下赛车的人肯定有人告密,警察控制现场,开始对这些人进行盘查,楚嫣然作为这场地下赛车的直接参与者自然而然的被警方调查。

    因为参与者中不乏楚嫣然、孙晓伟这种高官子女,那帮警察很快就意识到这件事的棘手之处,负责这次任务的警察开始向上级汇报,直接将这件事上报给静安市公安局局长耿超,耿超处理这种事情很有经验,让这帮手下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只要没有闹出刑事案件。就让这帮衙内各走各路,真正把他们搞到局子里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到最后一层层的关系还会找到他的身上,免不了还要放人。耿超不想麻烦,更不想因为这件事得罪人。

    可事情并不像他希望的那样顺利,和尚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了,这就让整件事的性质顿时变得严重了,和尚的那帮同伙一口咬定和尚是被人打死的,张扬和孙晓伟先后殴打了和尚,他们两人自然无法脱开干系,当惩被警察控制了起来。

    张扬也没有想到和尚会死,这厮虽然没有什么同情心,可听到和尚死了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毕竟他是一个医者,刚才如果施以援手,和尚或许就能够逃过一劫,那厮虽然是个混混,可毕竟罪不至死,这也怪那帮急救人员,这120的急救水平也太差了,普普通通的一个癫痫居然把人给整死了。

    张扬和孙晓伟被直接带到了屏东分局。出了人命就不是小事,在法医鉴定结果没出来以前,他们理所当然的成为重点怀疑对象。

    楚嫣然看到张扬无端卷入这场麻烦中,心中焦急万分,她跟着来到了屏东分局,等到了分局,才发现门外已经聚集了几百口子人,全都是和尚的家人和朋友,他们聚集在分局门口闹事,要求严惩杀人凶手。

    

    张扬对卷入这场麻烦表现的颇为无奈,不过他也没有感到任何害怕,这厮从来都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他敢确定,和尚的死跟自己无关。他对自己出手的力度掌控很有信心,踢和尚的那几脚绝对不会致命,他也不认为孙晓伟跟和尚的死有关。

    可孙晓伟并不这么想,自从知道和尚的死讯之后,他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推卸责任,把这件事的责任全都推到张扬的身上。

    张扬在警方问案的过程中还是表现的相当配合,他主动交代了这件事情的始末,对自己打了和尚也是毫不隐瞒,既然发生了事情,他就要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说清楚。

    分局对几个人进行调查的时候,市委秘书长孙国平已经收到了消息,他知道儿子喜欢赛车,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搞得这么严重,听到这件事还有楚嫣然涉及其中,孙国平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红颜祸水。一定是儿子想在楚嫣然面前表现,所以才惹下了祸端,他和公安局长谭超关系不错,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谭超现在已经来到了屏东分局,死一个人对公安系统来说算不了什么,可这件事涉及到了市委干部的子女,牵扯的层面太广,他不得不慎重,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决定亲自来一趟,力求把这件事处理好。

    谭超已经了解了一些情况,让他欣慰的是,这件事首先可以将楚嫣然排除在外,她并没有参予斗殴,打人的是张扬和孙晓伟,不过孙晓伟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打死者,是张扬把死者从车上打了下来,他只是无辜被牵连进来,而且现场很多人都证明这件事是张扬挑起来的。事实上站在张扬这边的几乎没有,因为除了楚嫣然以外其他人都不认识他,他是个外来户,出了事情往他的身上推也很正常。

    张扬的身份也已经被查清,他是平海省江城市春阳县的驻京办主任。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这在谭超的眼中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他已经在盘算这件事发展到最后,最坏的处理结果。接到孙国平的电话后,谭超就原原本本将目前掌握的情况告诉了他,低声道:“尸检的结果还没出来,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有打人嫌疑的是张扬和小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孙国平就大声道:“老谭,你看着小伟长大的,他根本不会主动惹事。怎么可能动手打人?一定是有人诬陷他!”素来沉稳的他听说儿子涉嫌命案,也有些沉不住气了,第一时间为儿子开脱。

    谭超低声道:“现在人家一口咬定小伟也参加了殴打,而且死者临死前最后殴打他的人就是小伟。”

    “谁说的?那个张扬?老谭,你不可以听信他的一面之词!”孙国平因为关心儿子有些乱了方寸。

    谭超安慰他道:“老孙,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除了张扬以外并没有其他人指证小伟,回头我会让人做做他的工作,让他说实话!”

    

    张扬敏锐地觉察到警察的语气有些不善。

    “老实交代,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人动手打过死者?”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警察同志,我都说了八百遍了,我是打过他,可最后一个打他的是孙晓伟!”

    “你撒谎,我们询问过很多在场人员,他们都说只有你打过死者!”警察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张扬望着那名警察,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算明白了,孙晓伟的家庭背景肯定起到了作用,警方试图把孙晓伟从这件事中解脱出去,换句话来说,人家这是想让他来扛这件事。张扬虽然不认为孙晓伟跟和尚的死有关,可警方的做法实在让他反感,搞什么?有一说一,人到底怎么死的都还没查清楚,这就忙慌着推卸责任了,麻痹的,老子这么好欺负的吗?

    张扬一脸傲慢道:“我现在所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你们是不是想把整件事都栽倒我头上啊?国家让你们穿这身制服是维护正义和公平的,可不是让你们栽赃陷害的!”

    问讯的警察听到这话顿时怒了,他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记:“你什么态度?你身为一个员,一个国家干部,居然目无法纪,公然藐视执法机关,你知不知道,现在你是犯罪嫌疑人!”

    张扬微笑道:“恐吓我?我不怕告诉你。莫须有的事儿我见多了,现在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你想栽赃陷害?就算想害人也要拿出证据!”

    “你”

    “公理正义这四个字你最好重新认识一下,否则你会倒霉的!”张扬不无威胁道。

    指证孙晓伟殴打和尚的并不仅仅只有张扬一个,楚嫣然作为现场目击证人之一,她当然站在张扬的那边。

    因为事先已经知道楚嫣然的身份,而且她有没有直接参与斗殴,所以分局方面并没有为难她,在安排女警了解情况之后,就把她带到了分局会议室。市局局长谭超和屏东分局局长邱伟业都在那里等她,看到楚嫣然进来,谭超主动招呼道:“嫣然,快过来坐!”

    楚嫣然和谭超并不熟悉,之前只是见过几次面,当然明白他对自己表现出这样的和蔼热情都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她还是礼貌的称呼了一声谭叔叔,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谭超表情凝重的叹了口气道:“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知不知道那种地方很危险啊?”

    楚嫣然心中挂念的只有张扬,她并没有回答谭超的问题,而是直接问道:“张扬怎么样?这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谭超隐约觉察到楚嫣然和张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微笑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楚嫣然道:“谢谢!我现在可不可以见见他?”

    谭超还没有说话,一旁的邱伟业率先答道:“暂时不可以,张扬拥有很大的嫌疑,目前不可以见任何人!”

    楚嫣然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她咬了咬嘴唇道:“可最后打死者的人是孙晓伟,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谭超内心暗叹,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事实上除了张扬和楚嫣然,并没有其他人指证孙晓伟打人,几乎所有现场目击者都把矛头指向了张扬,谭超也希望这件事不要过多的波及到孙晓伟,可楚嫣然坚决的态度,让他意识到这件事会变得复杂。他低声道:“嫣然,要不,你先回去休息,等事情有了处理结果,我马上通知你。”

    楚嫣然坚决果断的摇了摇头:“我不会走,这件事是因为我引起的,我不可以离开!”她起身走出门去,来到外面,正看到孙晓伟走向停车场,他父亲的红旗轿车正停在那里。

    楚嫣然有些愤怒的冲了过去,厉声道:“孙晓伟!”

    孙晓伟听到她的声音吓得哆嗦了一下,他还是停下了脚步。

    楚嫣然跑到他的面前,质问道:“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为什么不承认?你敢说你没有打过死者?”

    孙晓伟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心虚的躲闪着楚嫣然的目光,低声道:“事情我说的很清楚,公安机关会处理这件事”说完他转过身,逃入汽车里,长舒了一口气,向司机道:“快走,开车!”

    孙晓伟的离去让楚嫣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意识到这些人正试图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张扬的身上。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张扬受欺负,楚嫣然孤零零的站在分局停车场的中央,足足静立了十多分钟,她才拿出了手机,心情复杂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宋怀明自从知道女儿被牵涉到这件麻烦之中就来到书房中等待,几分钟以前他已经确认女儿不会有太大的麻烦,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其实他也很矛盾是不是要给女儿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望着书桌上的电话始终没有决心拿起。女儿主动打来电话是宋怀明没有想到的,在他的记忆中,自从妻子死后,女儿再没有主动跟他联系过,宋怀明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嫣然,你没事吧?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这句话已经暴露出他知道女儿发生的事情,也流露出他对女儿的关系。

    楚嫣然的语气很冷淡虽然她的内心因为父亲表现出的关怀而变得复杂,她冷冷道:“宋书记,死者发病之前是孙晓伟打他,现在孙晓伟被放了,张扬却被扣押,我想问问,你们静安的公安局是为某些人的利益服务,还是为了正义而存在?”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宋怀明握着听筒静静听着里面传来的忙音,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放下了电话。

    

    楚嫣然在停车场打电话的时候,谭超站在窗前静静看着,凭着他多年警界的经验,他已经猜到,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他摸出自己的手机,等待着电话的到来。

    楚嫣然挂上电话没有多久,谭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谭超从号码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他接通电话,恭敬道:“宋书记!这么晚了还没睡?”

    宋怀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定自如,从他的声音中很难听出他现在的情绪究竟是喜是怒:“老谭,我听说孙晓伟被放了?”

    谭超低声道:“宋书记,很多人证明他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并没有参予斗殴”

    “你是说我女儿说谎?她作伪证?”宋怀明平淡的声音中却透出一股让人胆颤心惊的杀气。

    谭超愣了,他并没有想到宋怀明的反应会这样激烈,在他的理解中,孙国平和宋怀明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自己在处理这件事上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他本着照顾多数人利益的原则,力求每一个人都不去得罪,他笑道:“怎么会呢?我看着嫣然长大的,她当然不会说谎。”

    “那就是说孙晓伟洗脱不了嫌疑,老谭,你居然让放任一个有嫌疑的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离开?越是这样的事情处理起来越是要慎重,不要因为顾及到同志间的情面而影响到你对案情的正常判断。”宋怀明说完这番话就挂上了电话。

    

    这月月票榜形势不容乐观,章鱼紧急求助,大家翻翻衣兜,看看还有保底月票的请投给医道!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意外(上)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可一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