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六章就这样暧昧(上)

    张扬接过楚嫣然手中的茶杯。把水喝完,体内的气息慢慢平复下来,他微笑道:“我没事,去看看你外公!”

    楚嫣然这才想起自己注意力全都在张扬身上,居然把外公给忘了,最不该的是,她居然脱口道:“我倒忘了!”

    楚镇南气得直翻白眼,好在老司令胸怀足够广阔,不然这中风说不得又要加重了。

    警卫员小陈负责在外面站岗,楚镇南事先交代,所有前来探视人等一概拒之门外,连医生护士也不能擅自进入病房,这也是张扬的要求,这厮给人看病并不喜欢外人旁观,也不想自己的医术被过度宣扬出去,否则只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房门总算打开了,张扬略显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楚嫣然紧随其后,来到门前,张扬停下脚步。微笑道:“你留下陪老首长,不然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楚镇南洪亮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我没事,让小陈陪着我就行,嫣然,你陪张扬去吃点饭,他累了!”老司令也是体恤自己的外孙女,毕竟楚嫣然已经在这里陪了他整整一夜。这时候谢志国和林秀夫妇也在门外,都建议让楚嫣然先回去休息。

    楚嫣然于是和张扬一起离开了病房,两人都有些累了,在龙江大酒店随便吃了点,张扬便提议回房说话。

    楚嫣然虽然有些害羞,可对张扬并没有太多的戒备心理,毕竟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在一个房间住过,轻轻点了点头。

    回到房内,张扬先去洗了一个澡,等他穿好衣服出来,发现楚嫣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小丫头昨晚守了一夜,显然累的不行,一挨到床,困劲儿就上来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小心的帮她将鞋子脱掉,然后又为她盖上毛毯,望着楚嫣然海棠般诱人的睡姿,张扬一阵怦然心动,他想起和楚嫣然相处过的多个夜晚。自己对她始终都保持着相当的尊重和克制,爱一个人,就要懂得尊重对方。

    张扬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床上,盘膝静坐,默默调息,运行三个周天之后,睁开双目,看到楚嫣然仍在熟睡,他站起身舒展了一下双臂,外面不知何时变得阴云密布,阳光已经被乌云遮掩,张扬忽然想起自己被隋炀帝害死的那天,他走出午门,也是这样阴沉的天色,如果没有那场变故,或许现在自己早已灰飞烟灭,祸兮福之所在,在万箭齐发射向自己的刹那,他也没想到还会有重生的机会,而重生后幸运的保存了全部的记忆和部分的内力,更是上天对他的恩赐。正是自己的医术和武功让他得以在这个时代立足。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是强者生存的世界,随着进入官场的时间日久,张扬越发的感觉到这个道理,他喜欢掌握权力,这种官场上随着地位提升而获得的快感是别的事情无法取代的,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发现新鲜世界的贪玩儿童,想要在仕途之上不断攀升。

    想到自己的感情,张扬不由得联想起身边一个个的红fen知己,或许是从大隋朝穿越而来的缘故,他的感情观和现代人不同,他不认为一夫多妻违反什么道德准绳,这厮的占有欲很强,他认为自己喜欢的都应该是自己的,张扬来到楚嫣然的身边,静静倾听着她轻柔的呼吸,望着楚嫣然眉目如画的俏脸,他心中生出一阵莫名的感触,他早已接受了楚嫣然,而楚嫣然对他的感情也毋庸置疑,横亘在他们之间真正的问题是,楚嫣然接受他的同时还要接受其他女人的存在,这对楚嫣然而言显然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楚嫣然忽然发出一声梦呓,含含糊糊的呼喊着张扬的名字。

    张扬充满爱怜的看着她,伸出大手轻轻抚摸她的秀发。

    楚嫣然嘴唇动了一下,张扬这细微的动作惊醒了她,她睁开美眸有些羞涩的看着他,伸出手握住张扬的大手,轻声道:“你想干什么?”

    张扬嬉皮笑脸道:“想干的事情多了。可就坏在我是一正人君子,我对你就兴不起半点的邪恶念头,你说我怎么这么高尚啊?”

    楚嫣然笑着推开他的手坐起身来:“你高尚,我看你是刚有犯罪的企图,就被我及时发现,如果我再发现晚点儿,还不知你会”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扬却步步紧逼道:“我会怎样?”

    楚嫣然从这厮的双目中察觉到他充满侵略性的目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断断然不能给这厮得寸进尺的机会,她并不是对张扬的控制力没有信心,她对自己也没有信心,她清楚自己对张扬的感情,假如张扬真的要是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她未必能够狠心拒绝。

    楚嫣然目光躲闪着望向窗外:“好像要下雨了!”

    张扬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好像是!”

    楚嫣然又道:“我想去外公那里看看!”

    “我陪你去!”

    张扬和楚嫣然并肩走出龙江大酒店,因为担心下雨,张扬去停车场去了车,开车来到军区总院,两人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张扬在楚嫣然的纤腰上轻轻扶了一把。

    

    后面一辆红旗车也驶入停车场内,开车的是一名年轻人,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微微一怔,双目中流露出嫉恨和怨毒的神情。低声道:“爸,那人是谁?”坐在后座的正是静安市市委秘书长孙国平,开车的是他的儿子孙晓伟,这爷俩也是前来探望楚镇南的。

    孙国平作为宋怀明的下属,长期以来和宋怀明的关系都相当默契,他有一子一女,女儿孙晓彤和楚嫣然曾经是同学,儿子孙晓伟一直暗恋楚嫣然,孙国平看在眼里,也想促成这桩亲事,从而攀上宋家。让两家亲上加亲,可这种事并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孙晓伟虽然主动追求了几次,可楚嫣然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两人最多能算上普通朋友。

    孙国平从儿子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他嫉妒了,心中暗叹,感情这个东西看来是无法勉强的。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我们今天是来探望你楚爷爷的,别耷拉着一张脸啊!”知子莫若父,他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样,在外面还是不想儿子失了风度。

    孙晓伟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通讯公司,现在主要搞电话安装工程,在静安做得也算得上有声有色,平时他有一个爱好就是玩摩托车,在这点上和楚嫣然有共同之处,他也试图通过这方面接近楚嫣然,他们也都是北原摩托车协会的会员。不过楚嫣然自从上次在清台山出事之后,已经很少玩摩托车,或许是因为认识张扬的缘故,她居然转性了,过去从来对生意不感兴趣的她,现在也开始关心投资做生意的事情了。

    孙国平父子走入病房的时候,病房内有不少人在,老司令楚镇南精神矍铄,哈哈大笑,说话的时候不停手舞足蹈,他的恢复速度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帮军区总院神经科的专家甚至怀疑之前的CT片拍错了,所以才导致了误诊,看楚镇南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脑梗塞患者。

    楚镇南虽然是个直肠子,可张扬的秘密还是能守得住的,咱们人的嘴巴就是严。

    洪长武和谢志国两个老部下坐在床边听他讲着过去打仗的事情,不是发出笑声,其实这些故事他们都听了几十遍,可老首长兴致上来了,谁要是不听那等于对他不敬。

    林秀在一旁为几人泡茶,他们两口子一直都将楚镇南当成自己的父亲看待,所以听到楚镇南生病。谢志国二话不说,放下荆山繁忙的工作就直奔静安而来,看到老首长病情已经稳定,他也放下心来,正准备今晚返回荆山呢。

    张扬和楚嫣然看到屋里这种情况也只能苦笑,林秀递给他们每人一杯茶,正想和他们聊几句。孙国平爷俩又到了,孙晓伟礼貌的叫了一声楚爷爷,把带来的礼品放在床头柜上。

    这里还有一层关系,孙国平的父亲过去和楚镇南也是战友,不过文革的时候就死了,孙国平后来从政也得到过楚镇南的不少帮助,两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可楚镇南后来因为宋怀明的事情,连带着对孙国平这个市委秘书长也疏远了许多。

    洪长武和孙国平很熟,两人打了个招呼,洪长武将谢志国介绍给他。

    几人客套的时候,孙晓伟来到楚嫣然身边,笑着叫了一声:“嫣然,好久没见你了!”

    张大官人眼皮儿翻了翻,悄悄打量了孙晓伟一眼,心中暗骂:“麻痹的,嫣然也是你叫的?”

    楚嫣然礼貌的笑了笑,并没有回应。

    孙晓伟又道:“好久没有一起玩车了,摩协最近都有活动,我给你打过电话,你都没有来!”

    楚嫣然淡然道:“最近的确忙了一些,所以顾不上玩了,而且我多数时间都在荆山,来静安也没几天!”

    孙晓伟的目光转向张扬,笑得很友善,伸出手去:“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孙晓伟!”

    “张扬!”张扬在人前也不想失了风度,他和孙晓伟双手相握,马上感觉到对方的手掌突然加力,原来孙晓伟也看张扬不顺眼,他腕力很大,又是跆拳道黑带,所以想借着握手给张扬一个下马威。这下可算是找对人了。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麻痹的,老子不找你麻烦,就算你祖上烧高香了,你居然还敢惹我?张扬的演技比起过去已经提高了不少,他脸上装出痛苦的神情,哎呦!叫了一声,手上却稍稍加力。

    孙晓伟看到他这番模样以为得逞,正在高兴,可马上就感觉到对方的手掌突然加力,握得他手指骨骼似乎就要碎裂,痛得孙晓伟脸都绿了,他闷哼了一声,可人家张扬先叫了,而且表演的相当精彩,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张扬吃了亏,甚至连孙国平都认为是自己儿子因为嫉妒所以在握手时悄悄惩罚了张扬。

    楚嫣然柳眉倒竖,怒道:“孙晓伟,你干什么?”

    孙晓伟真是百口莫辩,他冤枉,明明吃了亏,可所有人还都以为是他欺负了别人,这狗日的太阴险了,他冷冷看着张扬。

    想不到张扬此时露出极其宽宏大量的笑容,微笑道:“没事儿,孙大哥手劲儿真大!”这句话就更不厚道了,等于告诉所有人,刚才孙晓伟借着握手的机会捏他。

    林秀到底是女人,对年轻男女之间的这种感情纠葛看得很清楚,微微一笑道:“到底是年轻人有活力,你们一来就热闹了!”一句话把现场尴尬的气氛顿时化解。

    孙国平陪着楚镇南说了几句话,他来看楚镇南一是因为过去的情分,二是看在楚镇南是宋怀明岳父的份上,今天在场的多数都是军界人物,孙国平和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所以很快就向楚镇南告辞。

    楚镇南笑道:“嫣然,替我送送你孙伯伯他们!”

    张扬看到房间里人多,也提出告辞。

    楚嫣然将他们送到病房楼外,孙晓伟上车前又向楚嫣然提出邀请道:“嫣然,晚上摩协在天云宫老体育场有聚会,有空过来看看!”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外公还住院呢!”

    孙晓伟看到她这样说只能作罢。

    目送孙国平的红旗车远去,张扬不屑道:“我不喜欢这小子!”

    楚嫣然笑道:“为什么?”

    张扬理直气壮道:“所有一切敢打你主意的家伙,全都是我的敌人!”

    

    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针发威(下)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就这样暧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