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五章神针发威(上)

    来到外面,那帮楚镇南的老部下又齐刷刷站了起来。由此可以看出部队中的人情味要比官场之中更重一些,张扬看到了谢志国和林秀夫妇,他和林秀已经是老熟人了,主动招呼道:“林阿姨好!”

    林秀点了点头,她本以为这段时间楚嫣然和张扬已经断了联系,却想不到这厮又突然出现在静安,看来两人之间的缘分注定割舍不断,心中暗自叹了一声,小声询问了一下楚镇南的病情,张扬跟她简略的讲了讲,这时候楚嫣然也出来招呼众人进去探望。

    张扬发现宋怀明不知何时已经走了,洪长武原本想安排张扬去军分区招待所住下,张扬以已经找好了住处为由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张扬来到停车场的时候,发现宋怀明独自站在那里抽着烟,看他的样子好像在沉思,又好像在等什么人。

    宋怀明看到张扬把烟蒂弄灭之后,扔到垃圾桶中,然后微笑道:“你是张扬吧?”

    张扬点点头,马上盘算起了自己该如何称呼这位未来的老岳父,在这厮的心中岳父已经有了很多位,宋怀明如果知道自己不是唯一。恐怕现在就要脱下鞋子满大街的追打这小子了。张扬彬彬有礼的称呼道:“宋书记好!”

    宋怀明笑道:“不用这么客气,还是叫我宋叔叔吧,你是嫣然的朋友,这样称呼显得亲切一些。”宋怀明的和蔼马上博得了张大官人的好感,看来楚嫣然的父亲还是很会做人的,不知怎么会和女儿的关系闹僵到了这种地步,他想起楚嫣然当初在返回春阳的路上曾经告诉过他的事情,正是宋怀明害得她母亲离开了人世,心中对宋怀明又生出几分戒备,一个可以为了政绩置妻子安危于不顾的人,应该不值得同情。

    宋怀明道:“张扬!听说你是一位医生。”

    张扬很谦虚的说道:“赤脚医生!”

    宋怀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止住方才道:“我岳父病情怎样?”

    “不算严重,他的体质很好,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周内应该可以恢复正常。”

    宋怀明真真正正有些惊奇了,在此之前他和楚镇南的主治医生已经谈过,根据院方所说,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快康复也需要半年,可张扬竟然说一周,这小子是真有本事还是在信口胡吹啊,宋怀明虽然不是医生,可一些基本的医学常识还是有的,一个脑梗塞的病人在一周内完全恢复,这好像是天方夜谭。到了宋怀明这种级数,他的喜怒哀乐早已不行于色,外人从他的表情上很难揣摩到他内心的真正想法。宋怀明道:“张扬。你在哪里工作啊?”

    “现在在春阳驻京办事处!”张扬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别管楚嫣然和他的关系怎么样,人家毕竟是亲父女,自己理所当然要表现出尊敬,要留给这位未来老岳父一个良好的印象。

    宋怀明点了点头,微笑道:“有机会多来静安啊!”说完他向张扬告辞,转身进入奥迪车中。

    张扬也走向他的奔驰,宋怀明在车内看到了那辆东江牌照的奔驰,微微愣了愣,一个县级驻京办事处的小干部居然开的是奔驰车,这张扬的身上让人惊奇的事情还真不少。

    

    因为明天还要来医院,张扬就在医院对面的龙江大酒店开了房间,草草冲了个澡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有五个未接电话,全都是楚嫣然的。

    张扬慌忙回了过去,楚嫣然轻柔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你在哪里?”

    “医院对门的龙江大酒店!”

    “吃饭了没有?”

    “没!”

    “我在酒店东边的上品寒舍等你!”

    放下电话,张扬的内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难以描摹的激动,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迅速换好衣服。望着镜中的自己,发现自己的双眼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张扬意识到,他对楚嫣然的感情并没有因为分离而变淡,反而是越发强烈和炽热。

    上品寒舍是一间门脸不大的酒楼,每天营业时间很晚,虽然已经是深夜,仍然有不少顾客在店内饮酒聊天。张扬赶到的时候,楚嫣然已经在楼上小包间内等候,凉菜已经上好,让张扬意外的是居然没有准备酒,只有一大瓶橙汁。

    张扬乐呵呵在楚嫣然的对面坐下,大声道:“老板,有什么酒啊!”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不许喝!”自从外公因为喝酒而诱发中风后,楚嫣然对喝酒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抵触感。

    张扬笑道:“喝点儿没事,我见到你高兴!”

    楚嫣然拿起橙汁给张扬的面前倒了一杯:“今晚只许喝橙汁!”

    张扬深情款款的看着楚嫣然:“丫头,你真疼我!”

    楚嫣然望着这厮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忽然感到心中一阵委屈,眼圈儿突然红了,黑长的睫毛垂了下去,两颗晶莹的泪水竟然落在杯中。

    张扬伸出手去,将她面前的那杯橙汁端了过来,一口气喝干,砸吧砸吧嘴唇道:“真香!”

    “滚!恶心!”楚嫣然美眸圆睁狠狠瞪着他,芳心中感到气不打一处来,抓起筷子在他的头上敲了一记,下手颇重,砸得张扬惨叫了一声:“我x,真打啊!”

    “就打你。谁让你这么久都不给我电话”楚嫣然越说越是委屈。

    “天地良心”

    “你还有良心吗?”

    “我当然有良心!”张大官人把凳子移了过去,坐在楚嫣然身边,不由分说的抓起她的纤手放在自己胸口:“你摸摸,你摸摸,我良心大大的好!”

    楚嫣然红着俏脸把手挣脱了回来:“流氓,滚开!”心中对张扬的那些怨气已经减轻了许多。

    张扬再次抓起她的纤手,把一块欧米茄女表给楚嫣然戴上,这是上次他去香港的时候买的,跟送顾佳彤的是同一款式,买表的时候一次性买了五块,这厮在选礼物上实在没什么创意,连品牌款式都一模一样,而且把左晓晴、秦清、海兰都计算在内,不过那三块暂时是送不出去了。

    楚嫣然虽然不在乎礼物,可看到腕上的手表,内心中仍然感觉到温馨无比,这证明张扬一直都想着自己,自己在他心里始终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张扬道:“前一阵子我去了香港,处理一些事情,所以”

    “是不是去找那个安语晨?”女孩子对这种事相当的敏感,任何事首先想到的就是感情方面。

    张扬苦笑道:“工作上的事情,在你心中我就是一不务正业的混混。”

    “你不是吗?”

    “当然不是!”

    张扬实在是喝不惯橙汁,让服务员拿来了四瓶破。楚嫣然这次没有阻止他。

    热腾腾的砂锅端了上来,楚嫣然轻声道:“你先吃一点,空肚子喝酒不好,从东江这么远过来还没有吃饭吧。”

    张扬点了点头,夹了块排骨放在楚嫣然面前,安慰她道:“你也多吃一些,你外公突然中风,这一天你一定累坏了。”

    两人都感到对方的关心,四目相对,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容。

    张扬道:“你外公的病没事儿,明天我给他用针。一周内一定可以让他恢复如常。”

    楚嫣然对张扬的医术是近乎盲目的信任,她相信只要张扬说得出就一定可以做得到,陪着张扬喝了杯破,她小声道:“刚才我看到你跟他在楼下说话。”她口中的他所指的就是父亲宋怀明。

    张扬并没有隐瞒,低声道:“他很关心你外公的病情,问了我一些情况。”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我恨他!”

    张扬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微笑道:“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两人从静安返回春阳的那个晚上?”

    楚嫣然点了点头,她怎会忘,和张扬相处的一分一秒,始终都印在她心里,难以忘怀,这段时间她尝试着疏远张扬,忘记张扬,可是非但没有做到,他的影子反而在内心中变得越来越清晰,外公突然中风的时候,楚嫣然内心中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张扬,这并非是因为他的医术,而是因为她最无助最惶恐的时候,最希望出现在身边的人就是张扬,而张扬也没有让她失望,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张扬道:“嫣然,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你!”

    楚嫣然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她有意躲闪着张扬的表白,轻声道:“这段时间我去过春阳几次,饲料厂就快建成了,饲料的配方经过东江农业大学的帮助,也已经处于定案的最后阶段,不过今年生猪的销路不是太好。”

    张扬颇为无奈的看着楚嫣然,这厮一心想跟楚嫣然谈情,想不到这丫头居然能把话题岔到猪身上去,这让张扬有点哭笑不得,既然她不想谈,张扬只能控制住内心的感情,也跟着她聊起了生猪的话题,楚嫣然对这个饲料厂还是长期看好的,她和林秀综合考察之后。加大了在饲料厂的投资,建成以后,饲料厂在春阳乃至江城和荆山一带都是最大规模的一个。

    张扬对楚嫣然的背景很清楚,以后饲料的销路肯定没有问题,他笑道:“想不到你这么漂亮的一女孩子居然选择养猪专业户这么有前途的行业。”

    “切,职业不分贵贱,小张主任,你的思想好像有点不对头啊。”

    张扬道:“我特怀念那养猪场,你说那野猪跟家猪那啥是不是下了许多猪崽了?”

    楚嫣然俏脸一红,抬脚在他腿上踢了一下:“流氓,滚!”

    张扬乐呵呵道:“生得越多,钱赚得越多,你说这人有时候还不如猪,猪是鼓励生育,人要计划生育。”

    楚嫣然红着脸道:“你能不能别谈这生育问题?”

    张扬一本正经道:“我是搞计生工作出身,就这么点长处,你不让我聊,其他的我也不会!“

    “低级!庸俗!你这种人居然也混进了国家干部的队伍!恶心!”

    “丫头,咱不能老打击我,我虽然意志坚定,斗志昂扬,可我也需要关爱,你打我十下,也要亲我一下,给我点甜头才能让我不至于沉沦下去,你说我万一真的被你给打击的体无完肤悲痛欲绝,掉到了那啥地狱里面,谁来救我啊?”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想救你的人多了去了!”

    张扬步步紧逼道:“你想救我吗?”

    “你是自甘堕落,我倒是想拉你,可自问没有拉你上来的能力,搞不好,万一把自个儿给搭进去了,那我多冤呢?”

    “搭进来就搭进来呗,有我陪着你,论身高体重我那一点比不上你啊,你冤啥?”

    “我就是冤,我倒是想一个人搭进去呢,可一起掉进去那么多人,谁知道你牵得是不是我的手?”楚嫣然说着说着又感到委屈起来。

    张扬握住她的纤手,任凭她怎样挣脱都不放开,轻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休想摆脱我!”

    楚嫣然愤愤然看着他,可在张扬灼热的目光下,倔强的目光又被他的温度所融化,她忽然低下头去,张口狠狠咬在张扬的手背上,咬得很大力,咬到张扬的手背皮肤都破了,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张扬一动不动,仍然温柔的看着她,楚嫣然放开他的手,趴在他的双膝上低声啜泣起来,哭得如此伤心如此难过,多日以来的思念之情再也无法控制住,全部在瞬间宣泄出来。

    张扬流血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嫣然,我爱你!”

    

    今儿更新晚了点,嘿嘿,那啥,为了下月冲榜啊,大家原谅我一次,十二点后,连爆两章,大伙儿的保底月票准备好了吗?

上一篇:第一百十四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下)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针发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