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十四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下)

    梁天正笑道:“我就喜欢年轻人身上的这股子闯劲。佳彤,听说你也对东江纺织百货的地皮感兴趣,有机会把计划书给我看看。”

    顾佳彤直言不讳道:“我的确曾经想开发那块地,不过现在有些打退堂鼓了。”

    连顾允知都有些奇怪的看着女儿,顾佳彤道:“我感觉自己并不适合房地产这个行业,打算退出去!”

    顾佳彤说出这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张扬那里她知道有人在背后指使李爱玲向自己泼血水,李爱玲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指出幕后的指使人姓梁。和张扬的观点相同,顾佳彤也认为这栽赃十分的蹩脚,极有可能是有人在从中挑唆,想用利用这件事引起她和梁成龙的矛盾,让她和梁成龙在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皮的竞争白热化。顾佳彤在心底考虑过这个幕后的指使人究竟是谁?她甚至想到了王学海的头上,为了坚定自己拿地的信念,彻底和梁成龙对立,王学海也有可能做出这件事。

    梁天正走后,顾允知满怀深意的看着女儿,低声道:“真的打算放弃了?”

    顾佳彤笑了笑:“爸爸不是常跟我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吗?我退出不代表放弃!”

    顾允知仿佛重新认识女儿一样:“你长大了!”

    

    顾佳彤之所以决定退出是因为张扬的建议,张扬认为顾佳彤之所以被推到风口浪尖全都是王学海的原因,王学海一心想借用顾允知的影响力,他和顾佳彤之所以能够合作。全都是看在利益上,可随着合作的加深,顾佳彤发现王学海对利益的渴求过于强烈,他想要获得顾佳彤的助力,却又缺乏诚意,昨天的事件发生之后,顾佳彤开始怀疑到王学海,对他开始产生了警惕的心理。

    张扬一直都不喜欢王学海这个人,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问题,认为王学海是最可能策划这件事的人,他想利用这件事将顾佳彤套牢在自己的这条船上。张扬之所以建议顾佳彤退出来,是因为他不想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顾佳彤身上。如果一切都是王学海在幕后策划,那么证明王学海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在这种时候,恰恰有一个人找到了张扬,这个人就是盛世集团的方文南,方文南经营的生意很广,东江纺织百货商场拍卖事件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虽然有心参与,可是听说内情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以他的人脉想要从丰裕集团手中抢地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他也是在顾佳彤被泼事件后,知道顾佳彤也参与了这块地的竞争,顾佳彤的背景和生意范围他很清楚,知道顾佳彤从未涉足过房地产业,于是想到顾佳彤的合作者。最终查到了王学海的身上,因为过去曾经和王学海发生过一些生意上的来往,方文南对此人的资料掌握了不少,知道王学海是个靠融资起家的人物,王学海的每一笔投资都是经过多方筹集得来,他习惯于空手套白狼的经营,说白了就是一个大的皮包公司,这次王学海参与竞拍是打着港资公司的名义,他的资金来路很复杂。

    方文南通过和王学海的对比,他开始动了参与这件事的心思,和王学海不同的是,他今时今日的财富是靠着自己的双手一点点打拼出来的,他拥有相当的财力,假如这次的地皮位于在江城,他会有很大的把握拿下,可在东江,他虽然有些省城的关系,毕竟无法和梁成龙、顾佳彤这些有背景的官宦子弟相提并论。唯一可行的就是合作,既然王学海能够找到顾佳彤合作,他一样也可以。

    方文南想到了张扬,让方文南惊喜的是。张扬居然身在东江,而且张扬听说方文南的动机之后,马上促成了他和顾佳彤的见面。

    方文南在水上人家订了位子,邀请张扬和顾佳彤共进午餐。

    当顾佳彤的奔驰车出现在水上人家停车场,方文南不觉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容,他想起了和张扬相识的经历,正是张扬一手把顾明建引导了那场冲突之中,让他的帝豪盛世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停业整顿,而他最后也付出了一辆奔驰和二十万的医药费,顾佳彤现在开得这辆奔驰车就是他赔偿的那辆。

    不过今天是张扬开车,他体谅到顾佳彤刚刚经历了被泼事件,心灵上的创伤还没有完全愈合,所以处处都体现出关爱,这种小事也不让顾佳彤去做。

    方文南主动走向奔驰车,为顾佳彤拉开了车门,顾佳彤笑道:“方总太客气了!来东江我是主人,今天应该是我做东才对。”

    方文南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实不相瞒,今天我是有事情求顾总。”他说话直截了当,毫不隐瞒今天和顾佳彤见面的目的。

    张扬一旁道:“别总啊,总啊的,合着你们都是财主就我一贫下中农,眼里没我是不是?”

    方文南哈哈大笑,走上来和张扬热情的握了握手:“你张主任到那里都是出类拔萃光彩夺目,不过可惜今天顾总的光辉更加耀眼,所以我有些怠慢了。”

    张扬叹了口气:“方总生意做得好,想不到拍马屁的功夫也是一流,这种恭维话我就说不出口。”

    顾佳彤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厮的嘴巴真是可恶。

    方文南将两人请入订好的包间,张扬又见到了老熟人苏小红,发现方文南和苏小红的关系真是不错,到哪儿都把这个情人兼秘书带着,工作生活两不误。工作他是看在眼里了,至于生活啥的,他还没有见识过。

    苏小红知道今天的场合很正式,所以表现出少有的矜持,几人坐下后,方文南让人上菜,他点的是最高标准的套餐,顾佳彤摇了摇头示意不用那么隆重,让人拿来菜单自己点了几个可口的小菜,酒选的是窖藏三十年的茅台,这主要是给张大官人准备的,方文南和顾佳彤都很少喝酒,苏小红自从上次见识过张大官人的酒量后,也是断然不敢向他挑战了,今天喝酒也格外文雅。

    因为张扬之前已经和顾佳彤说过方文南的动机,所以方文南也没有绕弯子的打算,酒过三巡,轻声道:“据我了解,这次顾总和王学海合作拿地。合作开发,我想冒昧的问一句顾总对王学海其人了解吗?”

    顾佳彤微笑道:“他给我看过公司的资料,可以证明他的资金很充裕,拥有拿下这块地皮的实力。”

    方文南毫不留情的揭穿王学海道:“我过去跟他合作过,王学海此人关系很广,但是他的实力只能是一般,此人做生意喜欢投机冒险,如果你了解他的商业历程和过去的经商手法就会发现,他从不做长线投资,喜欢短期获利,在投资地皮方面有过多次的先例。每次都是利用优秀甚至完美的计划书打动地皮的拥有者,获得地皮后,会炒卖地皮进行全部或者分割出售。”

    顾佳彤皱了皱眉头,她并不了解这些事。

    方文南向苏小红使了个眼色,苏小红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份文件放在顾佳彤的面前,这上面记录着过去王学海炒卖地皮的案例,顾佳彤越看心情越是沉重。

    方文南道:“他这次用来投拍地皮的嘉德公司也只是一个空壳,王学海最擅长的就是融资,嘉德在香港注册,他可以利用优秀计划书获得多方投资,这些钱的来源很复杂,我不相信他会突然转变性情改做长线。咱们经商者的手法都有定式,如果习惯了某种方式,很难改变,这就是行事风格。”

    顾佳彤笑了笑,合上那份文件道:“方总今天请我来就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些事情?”

    方文南道:“既然是合作,肯定是建立在双方都能够获得利益的基础上,我不知道王学海承诺给顾总的条件怎样,这里有我做好的开发计划书,还有一份合作方案,顾总可以看看!”

    苏小红将开发计划书和合作方案送了过去。

    顾佳彤很仔细的看,足足看了十五分钟方才抬起头来,轻声叹了口气道:“我不否认方总的计划书做得很好,而且你的条件真的很有诱惑力。”方文南的开发计划中已经将顾佳彤算在其中,而且他提供给顾佳彤的份额是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只要顾佳彤加入他的计划,以后的利益将会平分,当然前提是顾佳彤也要投资,投资额必须占总投资的百分之三十。这是为了确保顾佳彤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件事中,也是双方获得信任的保障。

    顾佳彤道:“让我考虑一下,三天之内,我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顾佳彤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考虑好了,在回去的路上,她向张扬道:“王学海的资金来路的确有些问题,我调查过他,像方文南所说的那样。王学海习惯于做投机生意。”

    张扬低声道:“你是不是怀疑他策划了那件事?”他所指的就是顾佳彤被泼血水的事件。

    顾佳彤温婉笑道:“我没有证据,这件事我也不想追究,不过这事情倒是有个好处,让我意识到我并不适合站在台前。”

    张扬道:“方文南有实力,你不妨考虑一下。”

    顾佳彤笑道:“你是不是收了方文南的好处?怎么老替他说话?”

    张扬道:“我不喜欢王学海那人,感觉太精明太狡猾,跟这种人合作有点与虎谋皮的味道,稍不小心,你就会被他给坑进去。”

    顾佳彤陷入沉思之中,她也在担心王学海的资金来路问题,上次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已经给她提了一个醒,虽然父亲并没有明确介入她的事情,可她真想拿下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还是要靠老爷子的影响力,如果资金方面出了类似的麻烦,或者王学海没有长期投资的打算,以后都会对老爷子的官声造成巨大的影响,为人子女不可以给父亲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让顾佳彤动心的不仅仅是方文南的实力,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方文南的盛世集团是平海本地企业,他出来竞拍地皮理应获得政府的支持。而方文南的计划书也充分表达出了他的诚意,顾佳彤投资百分之三十,可以获得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种利益对等划分是公平的,比起王学海,方文南也慷慨了许多。

    张扬微笑道:“我有种感觉,你一定会和方文南合作!”

    顾佳彤风情万种的瞥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好像越来越了解我,在你面前,人家就跟没穿衣服一样”

    张大官人的定力在顾佳彤娇滴滴的风情下顿时土崩瓦解,他的手探到顾佳彤的秀腿之上,顾佳彤啐道:“小心驾驶!”

    这时候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这厮想去拿手机,却被顾佳彤一双笔挺的紧紧夹住,费了好大力气方才把手拔出来,可拿起电话对方已经挂断了,张扬看了看号码,居然是楚嫣然的,他回拨过去,又处于占线之中,连续几次总算打通了电话。

    听筒中传来楚嫣然焦急的声音:“张扬!”

    张扬嗯了一声,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身边的顾佳彤,方才轻声道:“嫣然!”

    楚嫣然的哭声在电话中传来,张扬顿时紧张了起来:“丫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快说,谁欺负你了?”

    楚嫣然抽抽噎噎道:“我我外公他突然中风了,你快来,你快来帮帮我”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的表情显得极其沉重,他了解楚嫣然对外公的感情,楚镇南这次肯定病得不轻,否则楚嫣然也不会这么久不跟自己联系,突然放下矜持找上了自己。

    张扬转身看了看顾佳彤,顾佳彤表面上虽然平静自如,可内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不舒服,她知道自己是在吃醋,可顾佳彤又提醒自己,不该过多的给张扬压力,想和张扬继续走下去,永远的走下去,就不该干涉他的感情,想起自己是个有夫之妇,她也没有资格干涉,可失落之中隐隐又有些伤心,她还是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顾佳彤柔声道:“有事?”

    张扬点了点头,从顾佳彤的美眸深处他还是察觉到她内心的感触,张扬的大手轻轻握住顾佳彤的纤手,轻声道:“嫣然的外公突然中风了,她让我过去帮忙!”

    顾佳彤的嘴唇完成一个温婉的弧形,轻声道:“快去吧,开我车过去,千万不要耽搁了。”她越是表现的如此温婉大度,张扬的内心中反倒更感觉有些歉疚,顾佳彤这两天也是需要她安慰的时候,可他却又无法在她身边陪她。

    顾佳彤从张扬复杂的表情已经猜到他的心中所想,摇了摇他的手腕道:“去吧,我没事,在家里有这么多人陪我,嫣然是个好女孩”

    

    从平海省城东江到北原省城静安,直线距离大概在五百公里左右,张扬把顾佳彤送回了宁静路9号的家中,顾不上休息就回到酒店取了行李,直奔静安而去。

    楚镇南是参加部队的一称会后突然发病的,他的性情豪爽,平日里很少喝酒,这次因为看到老部下,一时高兴就多喝了两杯,谁成想回来的路上就发生了中风,现在正在北原军区总院接受治疗。

    张扬在当晚九点抵达了静安,在和楚嫣然联系后,他直接来到了军区总院。

    楚镇南的警卫员小陈站在门口等着他,看到东江牌号的奔驰车开过来,慌忙伸手挥舞着,张扬在他面前停下,落下车窗,上次他前往梦仙湖拜访楚镇南的时候曾经见过小陈,所以还是有印象的,他笑道:“你好,楚嫣然呢?”

    警卫员一脸严肃道:“她在陪首长!”

    “带我过去看看!”

    楚镇南住在高干病房,门外已经有十多名身穿军装的将领等候在那里,这些人都是北原军界的头面人物,张扬认出其中之一是静安军分区政委洪长武,这帮将领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毕竟老首长是因为跟他们喝酒才突然中风的,可以说他们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张扬刚刚来到病区大门前,就看到楚嫣然从病房中走出,小妮子穿着红色皮夹克,深蓝色牛仔裤,黑色长靴,她刚一出门那群军官就全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道:“嫣然怎么样?”

    楚嫣然柳眉倒竖,美眸圆睁,目光逐一扫过他们道:“你们明明知道我外公血压高还让他喝这么多?都给我听着,这次他老人家要是出了任何事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那帮军官一个个都满面惭色的垂下头去,仿佛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般,楚嫣然就像他们的老师。

    张扬远远站着,忽然感觉到身后响起脚步声,转身看了看,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穿着灰色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四方脸,剑眉朗目一脸正气,张扬看他的时候,他向张扬笑了笑,目光也望向远处正在训斥那帮军官的楚嫣然,他的目光十分的复杂,掺杂着关切和慈爱。

    一旁的警卫员小陈看到这名中年人微微愣了愣,还是低声道:“宋书记!”

    这位中年人正是楚镇南的女婿,楚嫣然的父亲宋怀明,宋怀明是现任静安市市委书记,北原省常委,北原省副省长,现年四十三岁,也是北原省常委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的仕途被长期看好。宋怀明知道楚镇南中风的消息也很晚,在开完静安市四套班子会议后马上就赶了过来,他并不认识张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儿的身上。

    楚嫣然不经意回眸方才发现张扬的存在,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知道自己刚才怒斥那帮叔叔伯伯的情景都让这厮看了个清清楚楚,可她的目光落在父亲身上的时候,脸上刚刚露出的一丝笑意顿时收敛,俏脸笼上一层严霜。

    张扬并不知道这个身边的人就是楚嫣然的父亲,他走过去,关切道:“丫头,你外公没事吧?”

    宋怀明跟在张扬的身后走了过来,听到他对女儿亲切的称呼,眉头微微皱了皱,不用问,这小子和女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可他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女儿有男朋友,看来自己对女儿的关心还是少了。

    宋怀明道:“嫣然,你外公怎样了?”

    张扬不由得转身看了看他,楚嫣然咬了咬嘴唇并没有理会父亲,而是向张扬小声道:“你跟我进去看看!”

    宋怀明对女儿冷淡的反应早有准备,他本想跟着进入病房,却被楚嫣然伸手拦住:“你回去吧,外公不想见你!”

    那帮坐在外面的军官一个个深表同情的看着宋怀明,他们挨骂,这位市委书记在女儿的面前一样吃瘪,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楚嫣然关上房门,把父亲拒之门外。

    宋怀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候静安军分区政委洪长武走上前来,招呼道:“宋书记来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指了指远处,和洪长武一起走向通道的另外一边。

    洪长武是静安市常委之一,和宋怀明的私交一直都很好,这些年来他试图帮助调节一下老首长和宋怀明之间的关系,可几次努力都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反倒是被老首长骂了几顿,踢了几脚。洪长武深表同情的看了看宋怀明,低声道:“我们也没怎么劝老首长,他自己非要喝,这一高兴,嗨!”

    宋怀明对这位老岳父的脾气再清楚不过,他苦笑道:“他就是那个脾气,想做的事情,别人根本拦不住,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年纪大了,没有一年半载的是无法恢复正常了。”

    宋怀明道:“老爷子是个急性子,让他躺在床上这么久,他肯定要发疯了。”

    “谁说不是啊,不过哎,张扬不是来了吗,那小子应该有些办法。”

    “张扬?”

    洪长武点了点头:“跟嫣然一起进去的那个小伙子,听说是春阳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上次老首长的腰疼餐是他给治好的,老爷子很欣赏他”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嫣然跟他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般。”

    宋怀明何等人物,从洪长武这颇具暗示的言辞上已经领会到了,这个叫张扬的小子极有可能是女儿的男朋友,不过宋怀明实在想不通,女儿怎么会认识一个乡镇计生办的小干部?

    两人说话的时候,又有人赶到了,其中就有荆山市公安局长谢志国夫妇,他们和宋怀明都是老熟人,其实除了楚镇南这个老司令摆出和女婿老死不相往来的劲头,他的那些部下多数和宋怀明的关系不错,宋怀明的为人和口碑很好,他的执政能力也很强,自从担任静安市委书记以后,静安从过去北原虱济第三一跃成为龙头老大,成为省内名副其实的经济政治中心。

    宋怀明虽然平时很少和女儿见面,可是他仍然通过各方途径关心着女儿的一举一动。他和谢志国夫妇打了个招呼,几人在那里开始谈论起楚镇南的病情。

    

    楚镇南虽然发病,可是精神头还是不错的,此刻正躺在病床上嚷嚷着要回家呢,他怒道:“个八字,我没什么病,让我躺在这里干吗?老子枪林弹雨都经过,这点小毛病根本难不住我,歇两天就好了,嫣然,嫣然,快给我办出院手续。”

    楚嫣然和张扬一起走入病房,听到外公的叫声,楚嫣然怒道:“老楚同志,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这么大人了跟个孩子似的,是不是真想折腾出毛病,明天把所有人集合起来看你盖国旗?”

    楚镇南瞪大了眼睛:“你是我孙女,居然这么咒我,你有没有良心啊!”他这才看到楚嫣然身后的张扬,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兴奋起来了,叫道:“神医,张扬,哈哈!你来了,我有救了,哈哈,快,快,给我扎两针!”

    楚嫣然嗔道:“医生都说了你不能太兴奋,老实点!”

    楚镇南委屈的看着外孙女儿,似乎在责怪她在外人面前也不给自己面子。

    张扬来到楚镇南身边坐下,抓起他的右手,楚镇南有些焦急道:“我的左半边身体都麻了,手臂,大腿全都使不上力量。”

    张扬笑道:“老首长,你真当我是无所不能的神医啊!”他切了切楚镇南的脉搏,心中很快就有了回数,楚镇南这次的中风症状来得很突然,不过病情较轻,仅见肌肤麻木,口眼歪斜,言语塞涩,半身不遂,并没有出现神志障碍。脉相偏滑,舌苔白腻,种种迹象表明楚镇南的中风属于中风的中经络症状,治疗应以化痰开窍为主,取人中、丰隆、三阴交、太冲,用针应该以泻法为主。

    张扬探查完楚镇南的病情,心中已经有了回数,微笑道:“您老也别心急,先调整巩固一下,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过来给你用针!”

    楚镇南是个急性子,一听还要等到明天顿时就有些着急了:“早一天晚一天还不是一样,我忍得住,你只管给我扎针。”

    楚嫣然怒道:“你是医生还是人家是医生?张扬刚从东江赶过来,还没有吃饭呢,你要不要人活啊?”

    楚镇南心理极不平衡的看着外孙女:“你只知道心疼他,不知道心疼我吗?”

    楚嫣然被他说了个俏脸通红,啐道:“怪老头就知道胡说八道。”

    楚嫣然不经意中流露出的关心让张扬心中一片温暖,他轻声道:“老首长,不是我不愿现在给你扎针,而是你的病程刚起,我害怕中途会有反复,所以等到稳定之后再说。”

    楚镇南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次我可全靠你了,嫣然,你带张扬去吃饭吧!”

    楚嫣然虽然一肚子话想跟张扬说,可是想起外面的父亲,又摇了摇头道:“我还是留在这里陪你!”她充满歉意的看着张扬,张扬明白她的心意,柔声道:“嫣然,老首长需要人照顾,你还是留下,我去附近先住下来,回头给你电话。”

    楚镇南向警卫员小陈道:“小陈,让洪长武安排张扬去军分区招待所住下!”老司令虽然已经退了下来,可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势。就像下达军令,不容置疑。

    张扬和楚嫣然对望了一眼,楚嫣然抿了抿嘴唇,美眸中的目光却早已柔化,张扬从中察觉到了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他笑了笑,和小陈一起走出门外。

    

    还差三十多张月票就能到达两千张了,还有存货的书友请投给医道,月票那玩意儿留在手里也不会增值,看在章鱼连续两天更新一万二的份上,把剩下的月票都投过来吧!

上一篇:第一百十四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上)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针发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