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三章打的就是你

    晚上八点的时候。省委书记顾允知在小女儿顾养养、儿子顾明建的陪同下来到高干病房,不用问,这一定是医院方面看在他的面子上给顾佳彤的特殊照顾,顾允知皱了皱眉头,他最不喜欢子女因为他的缘故而搞特殊化,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说话,毕竟女儿受了惊吓,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恢复一下心情。

    走入病房内,顾佳彤靠在枕头上坐着,双眼盯着电视画面,目光却没有神采,显然脑子里在想着别的事情。

    直到顾养养的声音响起,顾佳彤才回过神来,看到父亲,她勉强笑了笑。

    顾允知来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顾明建愤愤然道:“姐,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出气,查出到底是谁干的,我弄死他!”

    顾允知两道浓眉拧起,从鼻孔里发出沉闷的哼声。顾明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演太过,吐了吐舌头退到了一边。顾养养格格笑了起来,她把果篮放在一旁:“姐,我给你削个苹果?”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吃”她看了看父亲,然后向顾明建道:“明健,你和养养去外面帮我买份麻辣粉丝回来,我忽然很想吃。”

    顾明建莫名其妙的看着姐姐,顾养养却意识到大姐一定有话想和父亲单独说,连拉带扯的把哥哥拽了出去。

    病房内只剩下父女两个,顾允知静静看着女儿,深邃的双目中少有的流露出慈祥和爱恋。

    他的目光让顾佳彤感到一阵心酸,顾佳彤的眼圈儿红了,她咬了咬嘴唇,强忍住眼泪没有掉下来:“爸,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顾允知笑着拍了拍女儿的手背,他低声道:“一个人想做出一番事业,总会遇到挫折,总会遇到风风雨雨,佳彤,在你们姐弟三个中,你是老大,也是最坚强的一个,我相信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你。”

    顾佳彤抿起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顾允知道:“回家吧,去家里住,有弟弟妹妹陪着你,你们说说话。会好一些。”

    顾佳彤轻声道:“爸,我明天回去!”

    顾允知也没有勉强她,低声道:“闹事的人已经被抓住了,听说是商场的一名售货员,她以为你要把商场拆了,砸烂她的饭碗,断了她的经济来源。”顾允知停顿了一下又道:“无论是做官还是做生意,都要考虑到老百姓的感受,佳彤,以后处理事情一定要慎重。”

    顾佳彤点了点头,她小声道:“爸,这件事我不想追究了,算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损失,那女人也不是真心想害我。”

    顾允知欣赏的看着女儿,他感觉到女儿的身上有着太多自己的影子,低声道:“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不用多想。”他一直都不是个感情外露的人,纵使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很担心女儿,可他还是把这种关心收藏在内心深处,顾允知虽然没有看到当时发生的具体情况。有件事他却可以断定,那个向女儿泼血水的女人肯定是受人指使,否则她不会将矛头直接指向佳彤。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的拍卖程序只不过刚刚启动,就有人用这种方式向他的权威进行挑战,顾允知觉着这件事开始变得有意思了,他倒要看看在平海的这块土地上,到底是谁觉着有向自己叫板的实力?

    顾允知并没有停留太久的时间,等顾明建和养养买来麻辣粉丝之后,他就起身离开,原本顾养养想留在医院陪姐姐,却被顾佳彤以相清净为理由劝了回去。

    

    顾允知一家离去没多长时间,身在东江的王学海也过来探望顾佳彤,白天顾佳彤被泼血水的时候,他也在现场,目睹了发生的一切,把顾佳彤送到医院后,王学海还是参加了那个动员会,现在过来,一是看看顾佳彤的情绪怎么样,还想把白天的开会情况向顾佳彤通报一下。

    顾佳彤望着王学海手中的几盒高档营养品,不禁笑道:“真把我当成病号了?”

    王学海道:“习惯了,来医院探望,不买点东西心里总觉着缺了点什么,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顾佳彤道:“今天会上怎么说?”

    王学海淡淡笑了笑:“都是些毫无实质内容的空话套话,说是公平竞拍,到最后还不得靠关系?真正的竞争还是我们两家。”他所说的另外一家自然指的是梁成龙的丰裕集团。

    顾佳彤轻声叹了口气道:“梁成龙准备的是不是很充分啊?”

    王学海道:“他准备好了,我们也不差啊,论资金论实力。我们都超过他,对了,今天开会的时候,那帮纺织百货商场的职工不知怎么听到了消息,全都跑到纺织会堂去闹事,反对纺织局把商场拍卖。”

    顾佳彤不觉想起今天被人泼血水的一幕,心有余悸的闭上眼睛,摇了摇头道:“这些事以后再说。”

    王学海知道现在并不适合谈论生意,识趣的站起身来:“那你早点休息,竞拍的事情我会跟进,有了进展会及时通知你。”

    顾佳彤点了点头,目光却忽然凝滞在房门处。

    张扬不知何时出现在病房的门口,他的表情充满了关切和焦虑。王学海站在两人之间,却没有挡住他们的目光交流,这让身处其中的王学海感觉到有些尴尬,一时间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不知为何,感到鼻子有些发酸,鼻翼轻轻翕动着,她慌忙把头转向窗外,晶莹的泪水已经在美眸中荡漾,芳心中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感动。

    现在的张扬控制感情的能力已经有了很大提升,他首先意识到王学海的存在。微笑着向王学海点了点头道:“王总也在啊!”

    王学海这才反应了过来,笑着跟张扬打了个招呼:“张主任,这么巧啊,你也来看顾总?”心中却明白,这厮十有是从北京飞过来的,王学海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绝不是表面上那种单纯的合作关系,刚才那一刹那的目光交汇,已经让王学海感觉到自己是这房间中最多余的一个,那感觉叫啥暧昧,对。他们之间透着那么股子暧昧。

    张扬还是欲盖弥彰的把王学海送到了门外,他并不是真的想送王学海,一来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掩盖他和顾佳彤的私情,二来他是想通过王学海嘴里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学海很简明扼要的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和张扬握手告别道:“顾总受了惊吓,应该没多大事!你多开导开导她。”

    张扬返回顾佳彤身边的时候,顾佳彤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看着张扬,张扬慢慢坐了下来,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的美眸,有些情不用表达,有些话不用说,顾佳彤感受到了张扬的那份温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对望良久,顾佳彤方才轻声道:“我没事,一切都好了。”

    张扬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然后又放开,低声道:“我饶不了他们!”

    “不要,张扬,这件事我不想追究了!”顾佳彤知道张扬的性子,他既然说得出,一定就做得到。

    这时候又有人过来探望顾佳彤,这次来得是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和他的妻子,顾佳彤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原本想躲在医院里落得清静,却想不到事与愿违,唯一欣慰的是在这里见到了张扬。

    张扬也感觉到自己并不适合在这里呆下去,起身向顾佳彤告辞,顾佳彤在人前很客气的说:“张主任慢走,有事我给你打电话联系!”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在给张扬递暗语。

    夏伯达虽然没见过张扬,可是他的脑筋十分灵活的,对顾家的事情又特别留心,向张扬多看了两眼,心中大概猜到了几分,可也不能完全对上号。

    

    张扬走出高干病房楼。转身向楼上看了看,远处有三名男子向这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人骂咧咧道:“真他麻烦,这女人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他的声音很低,似乎害怕别人听到。

    一旁一个人叹了口气道:“少说两句,人家老爹是顾允知,厉害啊!”

    “活该有人泼她脏水,麻痹的,怎么没弄硫酸泼她!”其实那几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普通人在这样的距离肯定听不到。可是张大官人耳力非同寻常,将他们的这些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张扬原本就一肚子火,一听这话火气腾地就上来了。

    那几个人也看到了远处的张扬,顿时沉默了下去,他们也知道这些话不应该被外人听到。

    张扬冷冷盯住中间的那名男子,那男子被张扬看得有些发毛,怒道:“看什么看?”

    张扬微笑着点了点头,忽然毫无征兆的冲了出去。那名男子眼前一花,已经被张扬一个大耳光结结实实扇在了脸上,张大官人重生之后,对打耳光的功夫重点修炼,水准那可不是一般,一个耳光打得那男子踉踉跄跄向后连退数步,然后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那束鲜花也掉在了地上,被打的面颊上又痛又热,瞬间已经肿起老高。

    他的两名同伴也愣了,谁都没想到这厮是从哪里杀出来的,上来就动手打人,不过这两人反应也是极快,他们几乎同时向张扬冲了上去。

    以张扬的身手,岂能让他们夹击成功,一拳一脚又把他们打倒在地,恶狠狠骂道:“麻痹的,你们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这三名男子这才知道张扬为什么冲上来打他们,最先被打的那名男子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扬上去照着他肚子上又是一脚:“管他你是谁,揍得就是你!”

    这时候又有四道黑影朝这边跑了过来,他们是听到动静过来看看的,其中一人竟然认得张扬,是上次在李四龙虾城被张扬教训过的大奔。

    大奔看到是张扬在打人,嘴角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大爷的,老子今天出门忘看黄历了。

    张扬咧开嘴巴笑道:“看着眼熟,想我了?”

    被张扬打耳光的那名男子正是丰裕集团的董事长梁成龙,他本不想过来探望顾佳彤的,可他叔叔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打了个电话,询问顾佳彤被泼血水事件跟他有没有关系,在他坚决否认之后,梁天正又让他前来探望顾佳彤,所以梁成龙才不得不过来,他对这件事是很窝火的,在他看来,这件事极有可能是顾佳彤自导自演的一场戏,顾佳彤想利用这件事把他的丰裕集团搞臭,想让他来背这个黑锅。

    梁成龙也是高傲惯了的人,顾佳彤被泼事件的的确确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很多传言,有人已经将矛头指向了他,说那女人是他唆使的。为此梁成龙被叔叔狠狠骂了一顿,他窝了一肚子火,在自己人面前发两句牢骚也是正常的,不过他没有想到这么远都会被人听到。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和妻子刚巧也从楼上下来,看到张扬打人的彪悍一幕,夏伯达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厮真是嚣张啊,问都不问就把梁成龙给打了,而且是以一打三,这下有热闹看了。

    医院保卫科的两名值夜班人员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其中一人已经报了警,省人民医院旁边就有派出所,一会儿功夫警察也来了。

    

    梁成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耳光,简直是奇耻大辱,他捂着脸指着张扬道:“小子,你有种,今天我不让你坐牢,我就跟你姓!”

    夏伯达远远站着,他并没有急于走上前去,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这是从顾允知那儿学来的,这样的笑容会给人沉稳镇定,莫测高深的感觉。妻子轻声催促他道:“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夏伯达点了点头,这才走了过去。

    前来处理纠纷的警察走到张扬面前:“说说,怎么回事儿?”

    张扬笑道:“没啥事儿,他们三个骂我,还想打我,所以就发生了点纠纷!”这厮说谎话已经修炼到一定的境界,面不改色心不跳。

    梁成龙怒道:“我来探望病人,他冲出来就给了我一一巴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梁成龙感到简直是奇耻大辱,他的两位同伴也连忙作证。

    大奔几个已经混到人群中了,这件事他们不适合继续跟着掺和了。梁成龙是他主子,张扬的厉害他却是亲身体会过,那次的印象太深了,人家这种层次的争斗根本轮不到他插手,话说,他想插也没那个能力啊。

    梁成龙看到了夏伯达,仿佛看到救星一样迎了过去:“夏主任,你来得正好,刚才的事情你看到了吗?”

    夏伯达一脸错愕的看了看梁成龙:“小梁啊,怎么回事?你脸怎么了?”

    梁成龙一肚子的郁闷和委屈,他以为夏伯达并没有看到刚才的情况,叹了口气道:“遇到了一个神经病。”他拿起电话,迅速拨打了白沙区公安局局长曾武行的电话,他已经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在张扬身上找回面子。

    夏伯达向妻子使了个眼色,两人向停车场走去。

    前来处理纠纷的警察开始询问张扬:“姓名!”

    “张扬!”

    梁成龙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他只是觉着这个名字很熟悉,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白沙区公安局长曾武行从梁成龙的嘴里知道打他的是张扬,马上就感觉到麻烦来了,他真是想不通,张扬这厮是不是跟白沙区过不去,每次在东江闹事都要跑到自己的辖区,不过这次他打的是梁成龙,东江市委书记的亲侄子,这事情他就是想敷衍也无法敷衍过去。话说就算出了什么事还有梁书记在那里撑着,想到这里曾武行也就有了主意。

    张扬很配合的提供了资料之后,向那名警察道:“我可以走了吧,有事情以后再联系,我手机随时都保持畅通!”那携察看到现场情况并不严重,虽然有纠纷,但是并没有伤害事件发生,总不能把他们全部拘留,正想劝他们私下调解的时候。

    梁成龙把电话交给了他:“你们曾局的电话!”

    那警察接完电话,态度马上就变了,指着张扬道:“你跟我回派出所协助调查!”

    张扬从他突然改变的态度就知道梁成龙找人了,冷笑道:“凭什么我跟你去调查,纠纷是双方的事情,就算去派出所也应该一起去!”

    “你打人还有理了?”携察接到局长的电话腰杆自然硬了许多,他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梁成龙不无得意的看着张扬道:“你他死定了!”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谁都没有想到张大官人会在这种时候出手,当着警察的面,当着这么多围观者的面结结实实给了梁成龙一个耳光,这次打的是右脸,打得梁成龙原地转了一个圈儿,捂着脸懵在那里,然后就想一头暴怒的雄狮一样冲了上去,成功人士也是人,这一刻什么风度,什么仪表都顾不上了,麻痹的,我跟你拼了。

    只可惜这种近身搏斗实力决定一切,梁成龙的实力和张扬相差太远,张扬抬起一脚又把梁成龙踹倒在地上。

    负责处理这件事的警察一看急了,他抽出电棍照着张扬的后腰就捅了过去,张扬身手何等的敏捷,躲过他的袭击,一拳就把警察给击倒在地。

    那警察捂着嘴巴,含糊不清道:“你敢袭警”

    

    最后还是白沙区公安局副局长栾胜文亲自来到现场才平息了这场闹剧,栾胜文原本不想过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可考虑到这件事闹大了倒霉的不仅仅是局长曾武行,甚至整个白沙区分局都要被牵累进去,所以他最后还是过来了,处理这件事他也是最合适的人选,毕竟他和张扬打过几次交道。

    梁成龙的态度很强硬,他一定要告张扬,栾胜文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的前提下,还是找双方询问了一下情况,梁正龙所说的一切应该是属实的,从了解的情况来看,是张扬挑起了这场争端,这厮的性情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意外。

    栾胜文对张扬的态度很友善,因为他清楚张扬的背景,这两个人他谁都得罪不了,他叹了口气道:“小张主任,为什么打人啊,有矛盾可以说出来嘛,看看能不能解决。”

    张扬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他吗?”

    说这话的时候,梁正龙也把目光投向这边。

    张扬大声道:“他侮辱顾佳彤,他说怎么没用硫酸泼她,你说这种人该不该打?”

    栾胜文内心咯噔一下,梁正龙的目光显然有些慌张,他并没有想到张扬真的听清了他们刚才的对话,这种话,他说什么都不会承认的。

    栾胜文是多年的老刑警,他的目光何其老辣,从梁正龙稍纵即逝的惊慌已经猜到,梁正龙十有说过这番话,心中暗骂梁正龙缺德,说这种话,活该他挨打。

    梁正龙是铁了心要追究张扬的责任,可他没有想到,这种时候又接到了叔叔的电话,梁天正这次没有骂他,只是低沉的说了一句:“别闹了!”

    

    顾允知还是从夏伯达的口中知道了发生在医院内的这忱纷,夏伯达并不清楚当时梁成龙说了什么让张扬表现的如此愤怒,不过他知道梁成龙肯定说了对顾佳彤不敬的话,张扬是为顾佳彤出头的。

    夏伯达原原本本的将自己了解的一切告诉了顾允知,顾允知的反应却有些出乎夏伯达的预料之外,他低声道:“张扬打了梁成龙耳光啊!梁成龙的嘴巴很坏吗?年轻人真是冲动,呵呵”他居然笑了两声,然后道:“东江的警察是不是闲着没事做?该查的事情不查,整天都把精力集中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年轻人发生点摩擦很正常啊。”顾允知这番话中偏袒的含义已经很明显了,别说是夏伯达,就是外人也能够听出他已经表达出要回护张扬的意思。

    夏伯达低声道:“要不我给方德言打个电话?”

    顾允知忽然有些生气:“打电话,打电话,打什么电话?不明白你们都是怎么做事的!”说完他就狠狠挂上了电话。

    夏伯达愣了足有一分钟,他才醒悟过来,老板这次是真生气了,他可不是因为张扬的事情生气,他气的是女儿被人泼血水,女儿受了委屈,表面上顾书记宽宏大度,可他骨子里是个极护犊子的人,他嘴里说不追究,可这件事要是没有一个满意的交代,只怕很多人都要倒霉。

    夏伯达这才给方德言打了一个电话,他和方德言之间私交很好,用不着太多的废话,直截了当的说:“张扬是顾书记的人,这件事你督促白沙区分局公平处理。”

    方德言今天已经被顾佳彤的实情折腾的够呛,想不到晚上张扬又来这么一出,他的悟性也不差,张扬把梁成龙打了,顾书记明确表示要罩着张扬,也就是说,他们只要追究张扬的责任就是跟顾书记作对,这件事曾武行已经向他回报了,理亏的是张扬,被打的是梁成龙,不追究张扬的责任就是袒护张扬,袒护张扬就意味着得罪梁成龙,得罪梁成龙就等于得罪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方德言这个纠结啊,不过他分得清大小,你东江市委书记再大也大不过平海省委书记,今天不是我想欺负你,是咱们大老板要欺负你,你他别怨我。为了谨慎起见,方德言还是给梁天正打了一个电话。

    梁天正接到方德言电话之后是真的有些坐不住了,侄子梁正龙和顾允知的女儿顾佳彤竞争东江纺织百货大楼那块地皮他是知道的,不用问他是站在侄子这一边的,不单单因为他们是亲叔侄,更因为梁成龙的丰裕集团一直都在从事房地产生意,而顾佳彤过去都是在做办公用品,忽然间对地皮感起了兴趣,手伸得太长,直接伸到了他的地盘上,这事情干得有些欺负人。听说顾佳彤被泼的时候,他也怀疑到了侄子,可梁成龙矢口否认这件事跟他有关,梁天正对这个自己一手抚养成人的侄子还是信任的,他相信梁成龙不会对自己撒谎。

    让梁成龙去探望顾佳彤是梁天正的意思,他只是不想侄子被误会,却没有想到这探望的途中又发生了这件意外。真正让梁天正感到郁闷的是顾允知的态度,从方德言无奈的语气中他理解到,顾允知要罩着张扬,这意味着,顾允知对他和他的侄子有了看法,搞不好顾书记甚至将女儿被人泼脏水的事情算在了他们爷俩头上。梁天正在心底深处以为顾允知已经老了,再有不到两年,这个纵横平海政坛多年的老将就要彻底退出,身为东江市委书记,平海省常委之一的梁天正无疑是这个位置有力的竞争者,在平海省13位常委中,他是呼声仅次于许常德的二号继任者。和许常德想比,他所欠缺的只是资历,论政绩,论年龄,论背景,任何一方面他都不会比许常德差。在顾允知利用清台山旅游开发事件把江城搞得风声鹤唳的时候,明眼人都看出这场政治运动所指的目标就是许常德。

    梁天正做为一个旁观者,内心中是喜悦不已的,大老板搞许常德,等于为他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自己就多了一分入主平海的把握,虽然他和顾允知的关系一般,可他始终坚信自己上位与否,连顾允知都无法掌握。但是顾允知身为现在的平海省委书记还是拥有相当影响力的,梁天正虽然不怕他,可是也不想过早的和他发生正面冲突,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乎意料,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和顾允知之间会因为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事件联系在一起。

    梁天正让梁成龙当场示弱的原因很复杂,一是在大老板的强势面前退避三舍,表示忍让和尊敬,二,在北京他已经听说了张扬的一些事情,假如张扬真的是罗慧宁的干儿子,那么侄子和张扬闹翻显然是不明智的事情,看在文家的面子上,他也要忍下这口气。

    

    算上今晚的八千字,今天一共一万两千字更新奉上!月票拿来吧!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老子有底线的(下) 下一篇:第一百十四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