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二章老子有底线的(上)

    张扬当晚在农家小院安排了一桌饭。为两人接风洗尘,当然那道宫廷秘制壮阳药膳是必不可少的。平心而论,张扬对这对擅长打小报告,善于投机专营的夫妻是不喜欢的,可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官场上的应酬之道,心里虽然不喜欢,表面上的客气还是做得十足。

    张扬虽然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可是身为副处级干部的徐兆斌,正科级干部的于秋玲谁都不敢轻视他,甚至说在他们的眼中从来没有把张扬当成下属看待,两人都清楚张扬的背景,明白人家小张虽然级别不高,可是论能力连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都要避其锋芒。

    他们的话题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清台山的旅游上面,于秋玲身为黑山子乡乡长,对眼前旅游开发的进展情况还是十分忧心的,现在乡财政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于秋玲叹道:“安家虽然出具了那份出资证明,可他们的陆续投资仍然没有到位,现在乡里的百姓整天都去乡政府闹事,我都不知该怎么向他们解释。”

    徐兆斌笑道:“还是张扬在黑山子的时候能震住场面,谈不拢。就用拳头说话。”

    张扬和于秋玲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道:“我过去的那点丢人事,徐县长就别拿出来说了,挺不好意思的。”看他的神情哪里是不好意思,压根是沾沾自喜,得瑟的不得了。

    于秋玲道:“现在乡政府里的那帮老爷们一个个比娘们还要娘们,遇到事情全都装成了缩头乌龟。”

    张扬道:“据我所知,祝书记也是一位武功高手,过去还念叨着要跟我切磋呢,真出了啥事儿,他应该能顶上。”

    于秋玲道:“缩头乌龟的代表就是他,整天窝在办公室里,不是看报就是喝茶,正事儿一件都不做,整一个老好好,什么事情都推到了我的身上。”

    张扬笑道:“这也证明于乡长的能力强嘛。”

    徐兆斌道:“说到能力,你才是年轻有为,现在我们县里的干部都看好你,过去我听说你在驻京办搞得有声有色,今天亲眼看到才相信,张扬,你真的很厉害,这饭店赚了不少钱吧?”

    张扬了解这两口子,他们可没有多少好心眼,不过他也相信徐兆斌两口子就算再精明也不敢主动招惹他,他淡淡笑了笑:“钱肯定赚了不少,因为这里是我们驻京办和顾小姐合伙开起来的。所以利益平分,钱都是公家的,我一分都不会拿。”张大官人这可没有说谎,他的眼光放得很远,这点儿钱压根不会放在心上,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事情他才不会干呢。

    于秋玲笑道:“这饭店生意这么好,小张,给我们透个底儿,每月驻京办能有多少收益?”

    “十多万吧!”张扬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惊得徐兆斌两口子目瞪口呆,每月十多万就意味着每年一百多万。徐兆斌是清楚的,现在秦清给驻京办下放的权力很大,他们的经济独立核算,加上县里每年都给驻京办拨款,驻京办在张扬的经营下无疑已经是富得流油。

    张扬笑道:“这两天,我会让于副主任陪着你们在北京到处转转,一切开销都不用你们过问,只管好好玩就是了。”

    徐兆斌暗自赞叹,张扬举手抬足之间越来越透出一股大气,这厮在京城修炼的时间不长,可是成熟的却很快。对张扬表现出的好意,他是坦然接受的。过去驻京办也是这样安排,让领导吃好玩好是驻京办最基本的职责,是考验一个驻京办主任是否称职的标准之一。

    当晚徐兆斌两口子就亲身感受到了极品宫廷秘制药膳的威力,这个夜晚,驻京办的贵宾房内不时传来骚媚入骨的尖叫,让隔壁的于小冬当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张扬对此早有准备,所以这厮当晚去了皇家花园居住。

    洗完澡躺在属于他和顾佳彤的大床上,张扬正准备入睡的时候,却收到了一个来自江城的电话,电话是李长宇打来的,自从他解除双规之后,还是第一次主动和张扬联系。

    李长宇的声音淡定自信一如往常:“张扬,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跟你说声谢谢!”李长宇这声谢谢发自肺腑,在他落难的时候,只有张扬在为他奔走,也只有张扬还记得他的那位老嫂子,让他的母亲徐立华陪着苏老太开解苏老太,陪她渡过这最困难的时候,李长宇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张扬的这份情,他牢牢记在心里。他和张扬的相识从尴尬开始,甚至可以说,从张扬要挟他开始,而以后的发展,他们之间已经渐渐形成了亦师亦友的感情,事实证明张扬是个重情重义的年轻人。

    张扬笑道:“李叔,别跟我见外,怎么样,最近身体还好吗?”他知道李长宇虽然被解除双规。可组织上仍然没有对他进行具体的工作安排,现在应该属于政治上不得志的时期。

    李长宇笑了一声道:“人生多一些起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自在过,张扬,我离婚了。”

    张扬有些诧异的嗯了一声,他实在想不到李长宇会真的离婚,这对一个干部来讲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李长宇道:“几十年的夫妻,原来她对我没有任何的感情,在她眼中我始终都是一个乡巴佬,以为是我高攀了她。”李长宇的语气透着一股轻松和解脱。

    张扬对李长宇的情况很清楚,知道他与其和朱红梅这样貌合神离的凑合下去,还不如早早离婚,他们聊了一会儿,大都是生活上的一些琐事,并没有涉及任何的政治。

    

    李长宇挂上电话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晚上十一点,他摸出烟盒点燃一支烟,坐在黑暗中静静抽吸着。葛春丽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挽住他的臂膀,把脸贴在他的肩头,轻声道:“长宇,是不是心里不好受?”

    李长宇摇了摇头。他没有说话,可是心里的的确确是不好受的,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考虑离婚,可朱红梅的坚决是他所没想到的,在朱红梅的眼中,李长宇始终是个农民出身的小子,他没有背叛自己的资格,这种背叛是绝对无法容忍的,虽然李长宇的背叛已经让他在仕途上得到了惩罚,她觉着这还远远不够。她要在生活上继续给他惩罚。

    李长宇把家里的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朱红梅,一个人走出了家门,他没有去嫂子那里,在外面晃荡了一圈,最终又回到了葛春丽的家里。葛春丽的这套房子属于江城市公安局,她辞职之后已经没有资格住在这里,现在公安局已经向她发出了搬迁通知,这两天她就要离开这里,正在寻找合适的租房地点。

    葛春丽用俏脸轻轻摩擦着李长宇的臂膀:“长宇!你这样做是在拿自己的仕途做赌注,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葛春丽预感到李长宇的离婚会将他原本处于低潮的仕途推向毁灭的边缘。

    李长宇展开臂膀,搂住葛春丽温软的身躯,他低声道:“这二十多年,我一直都带着假面在生活,在工作上,我力求八面玲珑,面面俱到,想做一个下级的好领导,上级的好部下。在生活上,我小心谨慎,约束自己,想要做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可到头来,我终究还是没有逃过这样的下场,我好像从未真真正正的为自己活过,我这四十多年始终都是为了别人而活,为别人而操劳,我一无所有。”

    葛春丽抱紧了他的手臂,紧紧靠着他,柔声道:“别忘了,你还有我,无论你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李长宇重重点了点头,目光却专注的盯住烟头的亮光。

    

    树大招风,农家小院越来越火爆的生意很快就引来了别人的注意,税务来了。工商来了,食品卫生监督部门也来了,到最后物价局也来了。

    于小冬每天迎来这个送走那个,忙得不亦乐乎,税务和工商还算好打发,可防疫站和物价局就没有这么好打发了。防疫站食品卫生科在饭店卫生上做文章,只要他们想挑毛病,肯定能找到无数不合格的地方,于小冬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打发走。

    物价局的两名微服私访的工作人员又找到了她,他们已经把饭店的菜价摸了个清清楚楚,物价局认为问题就出在这极品宫廷秘制壮阳药膳上,普普通通的羊鞭烧羊球,换了个名字,用铜盆端上来,马上价格就翻了无数倍,588元,这样的价格已经足可以买来五六只整羊,这农家小院的定价的确太黑了。

    于小冬的解释也很简单:“药膳,顾名思义,那是有药理作用的皇家膳食,一分钱,一分货,我们的价格已经算很便宜了。”

    “许多顾客反映你们有欺诈消费者的现象,经过我们实际调查,你们饭店的确存在许多问题,这是罚款通知书,这是限令整改通知书!”物价局的两位工作人员早有准备,显然是要来真格的了。

    既然开饭店,事先就已经跟管理部门打过了招呼,这营业执照是国土资源部的徐自达帮忙办理的,春阳驻京办并没有插手,于小冬所承担的也就是个管理责任,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知,遇到麻烦,她首先想到的是向上级领导汇报。

    张扬就在驻京办摆弄电脑呢,这台IBM386是顾佳彤带过来的,里面装了一个饭店经营管理系统,张扬对管理系统没啥兴趣,他玩的是里面的的小游戏,一向自认为是武功高手,枪法高手的他,现在忙得不亦乐乎,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可最后还是难以避免被击落的命运,张扬气得恨不能把键盘给砸了,骂道:“麻痹的,老子非干掉你们不可!”

    于小冬就在这当儿把电话打了过来,张扬听说有人找麻烦,马上明白,人怕出名猪怕壮,他们酒店的生意一好,自然招来了人家的注意,不过顾佳彤走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些管理部门都已经打点过了,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又过来惹麻烦。于小冬既然应付不了,证明这次有点难缠,否则也不用劳动他的大驾。

    张扬来到前台的时候,物价局两人中肤色较黑的那个正摆出威严的面孔批评着于小冬。

    “怎么回事这是?”

    那黑脸转过脸来,煞气十足的盯住张扬:“怎么回事?你们饭店的经营存在很大问题,我限你们今天五点之前必须关门整改,你是老板吗?把罚款教了!”

    张扬看了看那罚款通知书,上面金额写着七千,这厮不由得有些火大了,麻痹的,这帮家伙真是狮子大开口,挺敢要啊,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张扬也不想当场跟这帮人翻脸,他微笑道:“这样吧,你们多宽限两天,我们饭店的经营情况也不好,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一份菜卖到588还说没钱?你们这开得是黑店吧?”

    

    明天一万二更新,求月票,月底爆一回!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极品壮阳药膳(下)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老子有底线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