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一章极品壮阳药膳(上)

    目送罗慧宁乘坐的红旗车消失在远方的街角。张扬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顾佳彤用手臂轻轻捣了他一下:“听到没有,有总理夫人关照,以后你升官发财的机会多了。”

    张扬笑道:“为人民服务,无论官职大小,无论地位高低,我说佳彤姐,你能不能别把我想得那么世俗!”

    说话的时候,看到郭瑞阳陪着梁天正走了过来,他们也要离去,张扬和顾佳彤很礼貌的把他们送上了车。

    梁天正等到奔驰车启动,方才低声道:“瑞阳啊,这个张扬和文副总理家是什么关系?”

    郭瑞阳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梁天正皱了皱眉头,他和文家的来往十分密切,可从未听说过文国权有个干儿子,不过今天看到罗慧宁对张扬的态度,的确像长辈一样,就算张扬不是她的干儿子,这关系也一定非同一般。空来风未必无因,梁天正知道了这层关系,想起今天对张扬的冷淡不觉有些后悔。人的位置越高,眼光往往就会越高,习惯于往上看,就会忽略许多的关键之处。梁天正又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顾书记的女儿好像跟张扬很熟?”

    “是!”郭瑞阳回答的很谨慎。

    梁天正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摸出香烟点燃,示意司机打开天窗,悠闲自得的抽了一口道:“顾佳彤的生意做得不错啊!”

    

    王学海一直留到最后,原本他打算去给罗慧宁敬酒的,可到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等众人离去,他单独来到顾佳彤的经理室,顾佳彤正在那儿打电话,看到他,说了几句把电话挂上,微笑道:“王总有事吗?”

    王学海点了点头,在她对面坐下:“东江的那块地就快启动了。”

    顾佳彤道:“那块地的事情很复杂,涉及到东江纺织百货商场近二百人的安置问题。”

    “这些我都考虑过,计划书也已经做好了,现在最大的阻碍就是丰裕集团,梁成龙已经放出风来,那块地他志在必得。”

    顾佳彤不屑道:“不是他嘴上说说就算的,最终谁能拿到那块地要依靠实力。”在平海做生意,顾佳彤还真没把一般人看在眼里。

    “梁成龙依靠的就是他叔叔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这个人好像有点关系。”王学海这句话说得很婉转。不过顾佳彤仍然听出了他在提醒自己什么,不禁笑了笑道:“你把前期工作准备好,具体关系我来疏通。”这句话等于给王学海吃了一个定心丸,他一直都担心顾佳彤中途撤出。单凭他自己的关系,恐怕在拿地的事情上很难竞争过身为东江地头蛇的梁成龙,只有顾佳彤介入才能有机会击败对手,他和顾佳彤又闲聊了几句,这才告辞离开。

    其实王学海的担心是多余的,顾佳彤身为一个商人,她对利益也有着相当的渴望,通过王学海计划书中勾画的蓝图,顾佳彤意识到这块地皮的重要性,也预计到日后这一工程会带来巨大收益,她更知道父亲在位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自己自从踏入商界,虽然父亲没有具体给她任何的助力,在外面也是尽量撇开关系,可她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都是因为父亲的影响。她深知这种影响带给自己的便利,她想要通过这次和王学海的合作在生意上跃升一个台阶。在顾佳彤的内心深处,她想要摆脱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又想利用父亲的影响力,这样的想法折磨着她,让她困扰。

    想起梁天正的不请自来,顾佳彤不禁颦起秀眉。作为省委书记的女儿,她对政治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敏锐嗅觉。梁天正在北京,想必已经听说了酒店开业的事情,先前他没有打算过来,证明他对父亲并不十分买账,可当他知道罗慧宁前来,马上又巴巴的跑了过来装腔作势,这不仅仅是为了和罗慧宁套近乎,好像也是为了向自己传递某种信号,难道他想通过自己向父亲传递信号?

    

    张扬走入了顾佳彤的办公室,这厮手腕上已经多出了一块明晃晃的劳力士,他刚才已经仔细研究过,确信这块表应该没有什么猫腻,这才戴上。

    顾佳彤放下手中的笔,抓起张扬的手腕看了看,轻声笑道:“这块表是A货!”

    “啥叫A货?”

    “A货就是假货,不过仿制的工艺很好,足可以假乱真。”

    张大官人听得怒发冲冠,我x,早就知道这狗日的邢朝晖没那么好心,居然弄块假表来糊弄自己,他愤愤然把手表给摘了下来,恨不能在地上摔他个粉碎,可想想还是收了回去,以后非用这块表从邢朝晖那里换一块真的不可。

    顾佳彤道:“就算是真的,你也不适合戴,毕竟你国家干部的身份摆在那里,戴这种表实在太招摇了,别人看见一定又会说三道四。”

    张扬在她对面坐下道:“我就图个新鲜。原本也没打算带出去招摇,现在知道是假的了,我更不会戴了。”

    顾佳彤小声道:“今天开业一共收了八十九万的礼金,除了那些要在招商办入账的二十七万以外,还剩下六十二万,有一半算你的。”

    张扬愣了,他压根没有想到会收到这么多钱,摇了摇头道:“我不要,人家也不是冲我来的,我要那钱干吗?”

    顾佳彤嫣然笑道:“你怕什么?这钱又不是来路不正?回头我给你存上,把卡给你,你平时又不是没有用钱的地方。”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用,你留着做生意吧,那房子我整天去住,也没给过租金,这就算我的租金吧。”

    顾佳彤俏脸一红,瞪了他一眼道:“你何止白住”声音却突然小了下去。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肯定是在说自己不但白住,连她也白睡了,这话顾佳彤自然不好说出口,张扬心中一荡,握住她的纤手道:“我对钱这东西稀里糊涂的,还是留在你那儿。以后我真缺钱就找你要,咱们之间不用算得那么清楚。”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芳心中舒舒服服的十分受用,她抓紧了张扬的大手,低声道:“最近我要返回东江,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酒店具体的事情有人在搭理,你帮着掌掌舵就行。”

    张扬笑道:“那是当然,这里毕竟有驻京办的一半股份。”

    顾佳彤笑道:“放心吧,我有信心经营好这间酒店,我多赚点钱。你多捞点政绩。”

    

    顾佳彤的愿望是美好的,可事实上农家小院的经营状况并没有预想中那样顺利,开始的几天,的确红火了一阵子,每天都是宾客爆满,其中有不少是给顾佳彤面子过来应场的客饭,张扬将这边交给了于小冬,于小冬每天都会喜滋滋的向他汇报营业收入,可过了四五天,客流量就逐渐减少,于小冬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减少。

    等到了开业之后的第一个周日,大中午的时候竟然没有一桌饭,服务员都闲着没事做,站在太阳地里晒起了太阳,几名大厨则坐在大堂内无聊的打起了扑克。

    张扬中午在江城驻京办开完会,并没有留在那里吃饭,这几日几乎每天都是宴会酒场,他也有些倦了,想早点回去休息,想不到回到春阳驻京办,竟然看到这幅情景,这厮不由得有些怒了,冷冷扫了一眼门外的那帮服务员,几名服务员吓得慌忙逃进酒店。

    她们前脚进去,张扬后脚就跟了进去,看到刘大柱带着几个厨子正在打牌,张扬顿时火冒三丈,怒道:“刘大柱,你他搞什么?让你到北京来干什么的?打扑克吗?”

    刘大柱吓得一哆嗦,一把的好牌全都掉在了地上,其他几个厨子看到势头不妙,一个个慌忙向厨房溜了进去。

    刘大柱打心底对张扬充满了敬畏,过去张扬在黑山子乡那会儿,威风八面的事迹他都知道,还亲眼目睹过张大官人爆发王八之气的情景,再加上他来北京前,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要听张扬的话,好好混,混不出个人样来,回去就打断他的腿。

    刘大柱吓得结结巴巴:“张张主任没没客人啊”

    张扬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赶紧给我滚厨房干活去!”

    于小冬笃笃的高跟鞋声从后面响起,张扬转过身去,看到于小冬板着俏脸走了进来,一屁股在板凳上坐下:“张主任,斜对面那家福地酒店搞酬宾,客人都被他们吸引过去了。”

    张扬原不喜欢干涉经营上的事情,可顾佳彤不在,把这摊子撂给了他,人家走的时候饭店开得红红火火,这还没走两天,就变得门可罗雀,让他这张脸往哪儿搁,他走到于小冬面前道:“怎么回事?”

    于小冬道:“他们分明是跟我们对着干,我们的几样特色菜,他们也学着上了,而且价格比我们的要便宜,打出特价,酒水还打折扣,路边还拉着优惠酬宾的条幅,这么一搞,当然没人愿意上我们这儿来了。”

    张扬道:“他们能吸引的也只是一些过路客,我估计还是咱们酒店自身有问题。”

    于小冬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小声道:“刘大柱虽然有点手艺,可毕竟是个野厨子,这京城里的人见多识广,吃一次觉着新鲜,吃两次还凑合,吃第三次就觉着腻歪了,张主任,我看再这么下去,农家小院要不了几天就该倒闭了。”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开始红火的原因也不是咱们的酒店有特色,能吸引人,而是许多单位看在顾小姐的面子上过来的应景饭局,人家每个城市,每个地区,甚至每个单位都有自己的驻京办,一顿两顿的面子饭有,谁会长期在咱们这儿吃饭啊?”

    张扬皱了皱眉头,经营酒店的确也是一门学问,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把刘大柱弄过来,几样特色菜一搞,生意肯定火得一塌糊涂,谁成想事与愿违,好像北京人对刘大柱的厨艺并不感冒,没有起到预计的轰动性效应。不过张大官人也懒得把精力过多的投入到酒店的经营中来,他所关心的是捞取点政绩,好眷吧副科给转正了。他向于小冬道:“你去多做点社会调查,看看人家都时兴吃什么,咱们可以学嘛,慢慢做,能够抓住固定的客源,以后就会好起来了。”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外面响起一个乐呵呵的声音:“我说,你们这酒店连个迎宾都没有啊?来了客人不知道招待吗?”

    张扬从声音中已经听出是邢朝晖,自打那天开业他就把邢朝晖给记住了,麻痹的,拿一块假表各应我,居然还好意思来见我。

    

    不到最后一刻,咱不能放弃努力,一千六百多票到了,两千还会远吗?有月票的别捂着了,兄弟姐妹们把票票投出来吧!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章 啥叫身份?(下)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极品壮阳药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