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章啥叫身份?(下)

    大中国有人的地方就有小道消息传播。在小圈子里传播的更加迅速,今天但凡过来参加开业典礼的多少都有那么点人脉,那么点关系,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也听到了这个传闻,在他看来张扬这个年轻人越发显得深不可测,过去他因为张扬和顾佳彤的关系而对张扬高看一眼,现在知道了张扬和文副总理的关系,看张扬这个小小副科更是觉得此人非同寻常,这个省驻京办主任正厅级干部主动凑到张扬这个春阳县驻京办主任,副科级干部的身边,脸上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献媚的含义,不过人家拿捏的比较到位,献媚的成分隐藏的很深,郭瑞阳低声道:“张扬,待会儿东江市委梁书记也要过来!”

    张扬微微一怔,邀请名单是他和顾佳彤商讨决定的,在邀请名单上并没有梁天正的名字,不过张扬也知道梁天正是东江市委书记,副省级干部,平海省常委之一。

    张扬把这件事告诉了顾佳彤。顾佳彤表现的和张扬一样惊奇,不过她很快就明白梁天正为何会突然前来,此人肯定是听说了罗慧宁到来的消息,临时决定前来的,这消息十有是郭瑞阳透露出去的。顾佳彤在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要比张扬丰富的多,轻声道:“马上让人多准备两桌饭菜,招待这些不速之客。”

    鞭炮声响起,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罗慧宁、顾佳彤和张扬共同为开业剪彩,罗慧宁只是礼节性的说了恭喜农家小院开业,为京城饮食业增添新的亮点,其余的时间交给了顾佳彤。

    简短的开业仪式之后,张扬作为主人邀请众人入席,这时候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坐着平海驻京办的奔驰车到来,梁天正今年五十一岁,属于很有希望入主一方的人物,他之所以听到消息后马上到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一直是文副总理的班底,身为平海省常委,春阳驻京办的事情多少和他有些联系,罗慧宁亲自前来,他既然身在北京,知道后就必须出现,这不仅仅是为了拉近关系,也是起码的礼节。

    梁天正也送上了四棵发财树,跟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东江驻京办主任。梁天正此时到来有他的原因,可顾佳彤却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反感,既然梁天正身在北京,听说酒店开业为什么不提前到来?这显然是没有打算给父亲面子,而郭瑞阳身为省驻京办主任,居然和梁天正走的那么近,一定是他通报的消息。身为省委书记的女儿,顾佳彤的政治嗅觉也非同一般,从一件简单的事情上她联想到了许多。

    梁天正微笑着来到顾佳彤面前:“佳彤,怎么开业这么大的喜事也不跟梁叔叔说一声?如果不是我昨天听郭主任提起,还真的要错过这么热闹的事情呢。”

    顾佳彤笑得很亲切,嘴巴也很甜:“梁叔叔,我真不知道你到了北京,假如我知道,一定亲自过去把你给请过来。”心中却暗骂梁天正虚伪,她又把一旁的张扬介绍给梁天正。

    梁天正显然没有把张扬这个春阳驻京办主任放在眼里,很敷衍的点了点头:“小伙子很年轻嘛,不错,好好干,有前途!”

    张扬看出了人家对自己的敷衍,也就没自讨没趣的把手伸出去。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除了梁天正以外还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多数是他不认识的,其中有不少是冲着梁天正来得,官场上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张扬临时加的两桌坐满了,不得已又加了两桌,不过人家都不是空手来得,全都封上了红包。

    登记名册显示,这些人大多来自东江下属的县级驻京办、大企事业单位驻京办事处,人家是来讨好梁天正的,张扬不得不感叹这帮人的消息灵通。这次张扬本来也邀请了春阳县长秦清,却没有想到秦清已经完场党校的学习返回春阳了,不知她处于何种想法,走的时候竟然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还好酒店准备了足够饭菜,张扬把后勤工作交给于小冬负责,自己则和顾佳彤主要负责招呼客人,当天并没有对外营业,单单是关系单位就已经把地方给坐满了。

    

    张扬逐桌开始敬酒,虽然今天来的客人多数对他没什么印象,可很快张大官人便用其强悍的酒量将客人们给震住了。顾佳彤主要的任务是陪好罗慧宁,她特地给罗慧宁安排了一个小包,原本打算让杜天野、自己、张扬三个陪同的,可梁天正来到后直奔这边而来,罗慧宁也没有想到梁天正会到这里来,她和梁天正很熟,笑道:“小梁啊,你也过来了?”

    当着年轻人的面被罗慧宁称呼为小梁,梁天正非但没有感到难堪。反而感到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荣光,罗慧宁的这句话等于告诉所有人,他和文家的关系很近,梁天正毫不客气的坐下道:“罗大姐,春阳驻京办是我们平海的一部分,我是平海常委,是他们的分管领导,当然要过来了。”

    罗慧宁笑了笑,她才不会相信梁天正的这番鬼话,一个县城驻京办开酒店,怎么可能劳动省委常委的大驾,罗慧宁以为,梁天正之所以过来十有是因为顾佳彤的缘故,她并没有想到是自己的原因,罗慧宁对这小小的驻京办有了全新的认识,看来地方的关系网真是层层相扣,复杂得很。

    顾佳彤微笑看着梁天正,她忽然意识到梁天正出现在这里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接近罗慧宁,他会不会想以这样的方式向自己传达某种信息?

    张扬懒得关注这些事情,在他看来,这些高层的政治斗争跟自己距离比较遥远,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用不着考虑太长远的事情。眼前对他最重要的是把副科转成正科。他所谓的升迁是堂堂正正的升迁,而不是国安给他的那种内聘,见不得光的升迁。

    酒宴的气氛很好,张大官人的豪爽,顾大小姐的关系都让这次的开业典礼笼上了一层特殊的味道,有不少单位已经表示以后要把农家小院作为长期定点单位,张扬几乎每桌都转了一圈,喝得正在兴头上的时候,于小冬走了过来,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张主任,外面有人找!”

    张扬点了点头。把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交给于小冬,大步走了出去。

    

    酒店的大门外站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正是国安四处驻香港办事处主任邢朝晖,他驻足在那里欣赏着招牌上天池先生亲笔手书的大字。

    张扬看到这厮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对国安有种发自内心的抵触感,邢朝晖因为上次用内聘副处糊弄他,更遭他腹诽,这家伙长着一脸的忠厚相,实际上却是狡猾无比,以张大官人的道行,上次都被他阴了,这笔帐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跟他算呢,想不到他居然好意思主动登门,不请自来。

    人家邢朝晖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眯眯道:“恭喜!恭喜,几天不见,小张主任的事业蒸蒸日上,真是可喜可贺!”

    张扬虚情假意的嘿嘿笑着:“那是,我现在都是副处级干部了,升迁的速度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邢朝晖一听就知道这厮对自己用内聘各应他的事情很不满意,心中暗笑,把手中的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递了过去:“小小贺礼略表存心!”

    张扬当着他的面就把礼物给拆开了,里面是一块手表,我x,又来这套,张扬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低声道:“啥玩意儿?又搞窃听啊?”

    “这是真表,正宗劳力士,还有出场编码呢,我说,你年轻轻的怎么那么多疑?做人要厚道啊!”

    “邢处,你还知道厚道两个字怎么写啊?”张扬挖苦道。

    邢朝晖仍然乐呵呵道:“我大老远来了,也不请我进去喝酒!”

    张扬说归说,对邢朝晖也没有太大的反感,还是收了他的礼物,把他请了进去,来到大厅的时候可巧杜天野从洗手间回来。刚好遇到,他和邢朝晖极熟,直接把邢朝晖请进了小包,张扬外面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也跟着去小包敬酒。

    他们走进小包的时候,罗慧宁正要起身离去,张扬笑道:“罗阿姨,要走也得等我敬完这杯酒再走!再说菜还没上完呢!”

    罗慧宁于是微笑着坐了下去:“张扬,菜味道还是不错的,很有特色!我看这饭店以后的生意肯定红火。”

    张扬走过去给她倒了一杯酒,端起道:“这杯酒我敬罗阿姨,祝你身体降,青春永驻!”

    罗慧宁笑道:“身体降要的,青春永驻是不敢想了,都老太婆了,哪里还有什么青春可言!”

    张扬端起酒杯道:“罗阿姨随意,我干了这杯!”

    杜天野笑道:“一点诚意都没有,换大杯!”,邢朝晖也跟着附和,罗慧宁害怕张扬喝多,摇了摇头道:“算了,张扬今天是主人身份,已经喝了不少了,别让他喝多了。”

    梁天正微笑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暗自奇怪,张扬和文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罗慧宁对他会这么关照,就像子侄一样?

    张扬豪气干云道:“大杯就大杯!”他抓起酒瓶自己满上了一杯:“罗阿姨,我先干为敬啊!”他仰首将一满杯白酒喝了下去,杜天野和邢朝晖同时叫好,两人都见识过张扬的酒量,知道这厮压根就是千杯不醉,这点酒对他算不了什么。

    罗慧宁也微笑着点了点头,把杯中酒喝了。在梁天正看来,罗慧宁能够饮干这杯酒已经是很给张扬面子。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上菜,这道菜叫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制而成,也是刘大柱的拿手菜,服务员把菜一端上来,张大官人就有些愣了,我x,这场合上这道菜,好像有点那啥。

    偏偏罗慧宁夹了一块羊球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微笑道:“好吃,这菜叫什么?”

    服务员脆生生道:“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制而成,具有滋阴壮阳的功效!”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神情尴尬,要知道这里坐着罗慧宁,顾佳彤的一张俏脸也红到了耳根,心中暗骂张扬混球,这么点细节都没有考虑到,居然把这玩意儿给上来了,这可麻烦了,罗慧宁要是怪罪下来,岂不是麻烦?

    罗慧宁看到这帮人鸦雀无声,马上知道他们在顾忌什么,心中暗笑,淡然道:“很雅致的名字,中国的饮食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化解这种小小的尴尬对她而言根本不成为任何的问题。

    张扬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笑道:“是啊,是啊,也只有清台山的野厨子才能做出地道的农家土菜!”略显尴尬的气氛在他们的笑声中重新变得轻松起来。

    罗慧宁又呆了一会儿,起身离去,张扬和顾佳彤一直把她送到门外,罗慧宁上车前向他们两人道:“开酒店搞活经济是好事,不过任何事要公私分明,千万不要忘了坚持自己的原则。”这番话显然是对张扬说的。

    张扬连连点头道:“罗阿姨放心,具体经营上的事情我不会涉及的。”

    罗慧宁轻声道:“好好干,你还年轻,有的是大好前途!”

    

    第一更,拜求月票!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章 啥叫身份?(中)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一章 极品壮阳药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