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章啥叫身份?(上)

    北京今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早。驻京办的装修进程很快,顾佳彤在听取张扬的意见之后,通过和设计师的商量,在装修上采用大方向一切从简,重点突出的原则,装修工期大大缩短,投入的资金也比预计的要减少了三分之一,十一月下旬的时候,这座酒店已经装修竣工,门前的围墙被推倒后用竹篱笆所替代,院落之中按照农村民居的风格摆放着石磨、水车、水井,鱼池,鸡舍,北侧的木架之上挂着熏肉、香肠、腊鸡,走入其中宛如进入了中国北方的寻常农家院落,风格朴素自然亲切。

    小楼的外面贴以仿古青砖,又刻意追求一种做旧的效果,酒店的名字经过反复讨论,还是采纳了顾佳彤的建议,命名为农家小院,原本张扬打算自己写这几个字的。可是顾佳彤却认为这北京城的酒店,匾额题写很重要,名人题字本身就是一种广告,于是张扬想到了罗慧宁,罗慧宁当初曾经提起过,她现在师从著名的书法大师天池先生,以张扬跟文家的关系,向她开口讨要一幅字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原本张扬是想找文国权题字的,可后来想想,这么点商业活动麻烦人家副总理是不是有点太那啥,于是想到了那位国内书法泰斗天池先生。

    罗慧宁知道张扬的想法后,很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要求,不但请天池先生为农家小院题字,而且邀请张扬跟他一起过去拿。

    张扬叫上顾佳彤一起,前往文玲所在的康复医院,在那儿和罗慧宁会和。

    冬日的太阳虽然明亮,可挂在天空中没有丝毫的热力,张扬和顾佳彤推门走下那辆绿色的甲壳虫,两人都身穿黑色皮大衣,并肩走在一起,看起来极其的相配,顾佳彤买衣服的时候还特地选择了不同的品牌,可两人站在一起还是透着一股情侣装的味道,不过这里是北京,他们并不需要刻意顾忌什么。

    顾佳彤带来了一束鲜花,这是给文玲的。

    文玲的身体也在迅速恢复着。康复期间,除了西方的物理治疗以外,张扬又为她定期调整了一些稳固根源的中药,当然他对文玲的治疗并没有和顾养养采取相同的方法,顾养养仅仅是下肢瘫痪,可以用药物和修行内力的双重方法促进她的康复。而文玲却是从植物人开始恢复,修行内力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所以她的康复进程也要比顾养养慢上许多。

    张扬和顾佳彤走入病房中的时候,顾养养正坐在床上,静静享受着正午的阳光,她的双目入神的看着窗外,客人的脚步也没有惊动她对外面景物的关注。

    罗慧宁和冯玉梅都在房间内,看到张扬他们进来,两人都微笑站起身来,她们都是第一次见到顾佳彤,张扬还没有来得及介绍。顾佳彤已经向罗慧宁走了过去,嫣然笑道:“罗阿姨,还认识我吗?”

    罗慧宁微微一怔,只觉着眼前的这丫头轮廓十分的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有些歉然的笑了笑:“我”

    顾佳彤落落大方的笑道:“七年前你和文叔叔去东江。我和你一起去福利院”

    “佳彤!”罗慧宁惊喜道,在她的印象中顾佳彤还是昔日那个青涩的小丫头,却没有想到已经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气质高贵的大美女,感叹顾佳彤成长的同时,也不由得暗自感叹岁月的流逝,文家和顾家并没有太深厚的私交,不过罗慧宁的家乡就在平海,她对平海发生的一切还是十分关心,十分了解的,顾允知这个人给她的印象很深,在丈夫的评价中,顾允知这个人做事四平八稳,是国内封疆大吏之中数得着的高手。对于丈夫政治上的事情,罗慧宁奉行着不干涉不过问的原则,丈夫正处于政治的上升期,前途一片大好,作为他的妻子,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尽量配合他,安心为他做好内勤,尽量不要给他增加烦恼,事实上罗慧宁一直都做得很好,在外界的印象中她是一个贤妻良母,和其他热衷于参加各种政治活动、商业活动的高官太太相比,罗慧宁甚至可以称得上低调,除非必要她出现的场合,一般她都会甘居幕后。一个优秀男人的背后,总要有一个默默给他支持,甘心付出的女人。

    顾佳彤也清楚父亲和文副总理的关系只存在于政治之上,在官场之外。两家少有交往,可顾佳彤在商场中打拼多年,深谙社会关系的重要,也很会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她举止得体,言谈得当,对罗慧宁亲切而又不显的冒失,让罗慧宁和冯玉梅这两位见惯场面的高官太太都对她生出好感,她们心中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感触,毕竟是出身不同,顾佳彤身上的贵气和大度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子无法企及的。

    张扬为文玲诊脉的时候,顾佳彤把鲜花插在花瓶中,因为瘦弱,文玲的一双眼睛显得很大,她好奇的看着顾佳彤,毕竟前来探视她的外人太少。顾佳彤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文玲也笑了起来:“你好,我我叫文玲”她说话仍然有些生硬。

    “顾佳彤!你叫我佳彤吧!”顾佳彤说话透着干练和利索。

    文玲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的每一个表情都做得非常困难,让人看起来很揪心很同情。

    张扬放开文玲的脉门道:“很好,恢复的速度比我预想中还要快一些。”

    文玲轻声道:“顺其自然吧,和人事不省的十年时光相比,我现在已经很满足!”她的目光重新投向窗外。脸上的表情宛如古井不波。

    

    罗慧宁将女儿交给冯玉梅照顾,她和张扬顾佳彤一起前去找天池先生,罗慧宁并没有动用专车,上了顾佳彤的绿色甲壳虫,她坐在后座上,微笑道:“想不到这车子看起来小,里面的空间还挺不错的,多少钱呢?”

    顾佳彤心中微微一怔,在罗慧宁的面前说话还是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她要考虑到会不会给父亲带来不好的影响,轻声道:“三十多万!”

    罗慧宁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佳彤现在做什么?”

    “办公自动化!”顾佳彤的回答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罗慧宁微笑道:“国家提倡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佳彤一定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批,是个小富婆喽!”

    顾佳彤笑道:“运气好了一些,挣了一点钱,不过在北京充其量也就算一个中产阶级。”

    罗慧宁笑道:“中产阶级可开不起甲壳虫,再说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可没有什么阶级划分,佳彤的认识有些错误。”

    张扬也听出罗慧宁对顾佳彤的财富充满了好奇心,笑着替顾佳彤解围道:“现在都提倡下海,佳彤姐属于新时代的弄潮儿,我看这甲壳虫都配不上你弄潮儿的身份,你该弄一航母开才对。”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瞎说八道。”

    罗慧宁笑道:“张扬,你这嘴巴是越来越利索了,以后还不知要哄多少女孩子。”她的目光何其锐利,从顾佳彤和张扬之间的表现来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想起之前见过的秦清,不由得感叹这个小张扬还真是一个情种,年轻人风流点原本无可非议,可身为一个国家干部往往就会和作风问题扯在一起,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甚至会影响到他日后的仕途。

    按照罗慧宁的指点,顾佳彤开车来到香山脚下东南方的一座庭院,这是天池先生的住处,平日里老先生都在这里居住,因为地处偏僻,很少有人到达,是都市中难得的一片净土。

    地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红叶,走在其上宛如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发出沙沙的脚步声,罗慧宁走在两人中间,指着前方红叶中露出的青灰色屋檐道:“就是那里了!”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京四合院,黑色房门虚掩着,来到门前,罗慧宁本想敲门,从门缝中看了看,微笑了一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张扬和顾佳彤跟在她的身后,却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正站在院落之中舒缓的打着太极拳,他就是罗慧宁的书法老师天池先生。张大官人对武学的理解很深。虽然没有正式研习过太极,可是触类旁通,对拳法武功一看就能够看出门道。

    天池先生的拳法柔中带刚,舒缓自然,仿佛和天地之间浑然一体,这种境界已经达到武学高手的地步,外行人看招式,内行人看的是拳意。

    三人都静静旁观,罗慧宁和顾佳彤显然属于外行人,她们欣赏的是天池先生舒缓飘逸的动作,而张扬这个内行看得是拳意,天池先生的招式延绵不断,拳意流畅毫无阻滞,看似出招轻柔,其中却蕴含无尽力量。

    等老先生一路太极拳打完,脸不红心不跳,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他早已觉察到罗慧宁他们的到来,笑眯眯道:“来了很久了?”

    罗慧宁笑道:“老师,上次我跟你提过的那件事,今天特地带张扬他们过来取字的。”

    天池先生点了点头道:“好,你去书房帮我磨墨,回头我写给他们!”罗慧宁虽然贵为总理夫人,可天池先生对她也如同对待寻常弟子一样,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有任何的不同,让她做事也是毫不客气。

    张扬和顾佳彤都不知道天池先生的本姓,都恭敬道:“老先生好!”

    天池先生微笑道:“年轻人很有礼貌嘛!”

    张扬笑道:“老先生的太极拳打得炉火纯青,深得拳法真昧!有机会晚辈一定要请老先生指教一二。”

    天池先生打量了一下张扬:“小伙子,你理解的拳法真昧是什么?”

    张扬说这句话引起天池先生的注意,其实已经存了卖弄之心,他笑道:“拳法和书法有共同之处,达到一定的境界就是忘我,忘却本身,超然物外。”

    天池先生两道白眉动了动,似乎有所触动,低声道:“说得轻巧,可是真正能够做到忘我的又有几人?”在他看来张扬只是凑巧说出了两句高深的话语,至于其中的道理恐怕张扬自己都不懂。

    张扬道:“先生,我也学过一些拳法皮毛,要不我打给你看看!”

    天池先生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脱去皮大衣交给了顾佳彤,然后来到院落之中,缓缓做了一个空明拳的起手式,他所打得是从道德经中变化而来的七十二路空明拳,空明拳与太极原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拳法不同,拳意却有惊人的共通之处。和天池先生的舒缓不同,张扬出拳刚柔并济,潇洒非常,不过他的拳意也是如同长江大河一般延绵不断,七十二路空明拳一路打下来中间并无半点阻滞和停顿,竟似一气呵成。

    天池先生越看越是专注,越看越是欣赏。这小子的拳法可不是皮毛,根本是已经到达了大家的境界。

    当张扬挥出最后一拳,一片枫叶悠悠荡荡落在他拳风波及的范围内,那枫叶如同坠入了一个无形的漩涡之中,急速旋转了起来,然后突然一个停顿,枫叶继续落下,即将落在张扬脚面之时,一阵秋风扫过,枫叶化为一团红色的烟尘。张扬的内力在这段时间已经有所恢复,空明拳的内劲已经可以自如发出,于无声无息中将枫叶震得粉碎。

    

    月底了,月票被甩的越来越远了,不到最后章鱼不能放弃,再次恳请一下月票支援,现在大家手里月票应该不少,请支持章鱼,支持医道!

上一篇:第一百零九章 城里城外(求月票)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章 啥叫身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