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下)

    方文南微笑道:“昨晚的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多半要拜这个小小的副科所赐。”

    “那你还对他这么好?”

    “一个县里的副科级干部。能够得上田庆龙,能够得上省委书记的公子,而且他还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的干儿子,春阳县长秦清的绯闻情人,这种人你觉着不特别吗?”

    苏小红睁大了眼睛,方文南的介绍让她禁不住又向张扬的背影看了一眼。

    方文南道:“一个拥有这样能力的年轻人,你是希望他成为你的敌人呢还是成为你的朋友?”

    苏小红抿起嘴唇儿,附在方文南的耳边道:“你真阴险!”

    方文南笑道:“不是阴险,是现实,如果我不学会去积极地适应社会的变化,就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这句话是他发自肺腑的感言,他开始后悔昨晚没有给田庆龙这个面子,虽然事情的发展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可方文南却从中悟到了许多,金钱会让人失去自我,巨额的财富让方文南迷失了自己,过去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可昨晚他真真正正开始反思,反思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

    苏小红轻声道:“顾公子还要闹下去?”

    方文南低声道:“随便他吧,回头你跟老洪联系一下,这件事应该让他知道了。”

    方文南口中的老洪就是江城市市委书记洪伟基。早在洪伟基来江城之前,方文南就和洪伟基认识,他们的相识缘于方文南在岚山市的投资,那时候洪伟基正担任岚山市委书记,所以他们也算得上老朋友,可洪伟基来到江城后,他们的这段交情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这正是方文南的精明之处,而苏小红和洪伟基的相识却是得缘于他安排的一次私人聚会。

    苏小红撅起嘴唇,附在方文南耳边小声道:“又让我去找他,你不吃醋?”

    方文南揉了揉她的卷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我相信你!”他的目光却飘向车窗外,他向来把女人和金钱的功能等同起来,对两者都不会倾注太多的感情。

    苏小红的丹凤眼掠过一丝难言的失落,她太了解这个男人,方文南的确对她不错,可如果说他爱自己,那根本是错误的,这世上除了他儿子方海涛以外,再没有值得他爱的人,金钱女人对他而言只是证明自己能力的方式,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他不介意付出大把的金钱,身边的女人,苏小红清楚自己的位置,她只是方文南的一个工具,了解自己的地位之后。苏小红就开始为自己打算,她相信自己比普通的女人要精明一些,表面上她是方文南的附庸,可她在被利用被玩弄的同时也要完善自己,她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终有一天可以挺起胸膛对方文南说不。

    

    张扬来到牛文强的房间,姜亮和杜宇峰两人都在那里坐着,三人昨晚显然都没睡好,仙水宫的事情犹如一颗定时,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燃爆。

    牛文强刚才一直靠窗站着,自然看到了张扬下车的一幕,他迎了上去:“张扬,刚才那辆是不是方文南的汽车?”在从张扬那里得到证实之后,牛文强忍不住道:“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他怎么说?”

    张扬笑道:“在顾明健那里遇到的,巧合而已!”他来到姜亮的对面坐下,从茶几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弄喝了一口:“方文南这个人不简单,他今天去向顾明健求和。”

    杜宇峰也凑了过来:“顾明健答应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顾明健是一条路走到黑的主儿,他不答应,所以这事儿有些麻烦。”

    牛文强叹了口气,他倒不是担心顾明健跟方文南较真,他是害怕这事情继续闹大误伤到自个儿,把他们几个牵连进去。

    张扬知道他们几个想什么。微笑道:“放心吧,这件事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在我们身上,我看你们没啥事还是回春阳吧。”

    姜亮点了点头,出了昨晚的事情,他们也没有了继续留在江城的兴致,他低声道:“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张扬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如果能抽出时间,我回去一趟。”他向杜宇峰道:“杜哥,你回去跟刘传魁老支书联系一下,我想让他儿子跟我去北京开饭店,老支书脾气倔得很,我怕他不肯答应。”

    杜宇峰爽快的点了点头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因为昨晚的事情,他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张扬走的时候,他专门送到门外,反复叮嘱道:“兄弟,这事儿,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杜哥,你都说多少遍了,我压根就不知道你昨天干了啥。”

    杜宇峰惭愧的笑了笑,搂住张扬的肩膀道:“我他悔死了,都是酒精惹的祸。”

    张扬笑道:“别让兄弟看不起你,做错事咱不怕,怕的是做错事全都赖在酒精上。”

    

    酒很多时候是个好东西,男人遇到酒的时候往往会和豪情冲动联系在一起,而女人遇到酒则会发生一种暧昧的化学反应。

    洪伟基坐在雅云湖湖心岛的别墅内,苏小红手中握着一杯红酒,阳光透过窗纱投射进来,在红酒杯中折射出让人赏心悦目的柔光。苏小红白嫩的小手微微倾斜了一下酒杯,一滴红酒,滴落在洪伟基的胸膛上。她慢慢俯下身去,伸出鲜红色的舌尖,轻轻着那滴琥珀色的液体。

    洪伟基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后仰,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眼前的女人真是一个尤物,她懂得怎样取悦男人,总能够让自己轻易达到兴奋的巅峰,苏小红极其投入的亲吻着洪伟基的身体,洪伟基虽然人到中年,可是保养的很好,他的皮肤仍然像年轻人一般保持着紧绷和弹性,他的腹部平坦而没有赘肉,这是他长期坚持锻炼的结果,想要在仕途上长期的走下去,不但要求拥有一个清晰睿智的头脑,还需要一个降的身体。

    苏小红很会调动男人的情绪,在她的撩拨下,洪伟基很快就有了反应,在苏小红用嘴唇包容他的刹那,洪伟基忽然用手压住她的头,他低声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苏小红不得不暂时中断她的动作。她很讨厌洪伟基在这种时候谈事情,这让她感觉到洪伟基的可怕,一个在这种时候仍然能够保持头脑清醒的男人,其心机不是她能够揣摩到的,换句话而言,只要洪伟基想,他随时都能够一把把她推开,苏小红对他根本没有那么重要,苏小红说不出话,只能继续用舌头撩拨着洪伟基的敏感地带。

    而洪伟基却始终保持着冷静的表情,虽然他的内心很享受。可他仍然保持着相当的控制力,轻轻拍了拍苏小红的头,苏小红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放开了他,站起身,撩起长裙,分开雪白诱人的坐在他的身上。

    洪伟基感到那分温暖和密实的时候,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是被苏小红敏锐的把握住,她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不断加快着动作。

    “怎么回事?”洪伟基低声问,声音却有些颤抖。

    苏小红想去亲吻他,洪伟基把脸偏向一边,这让苏小红感到有些屈辱,她把脸埋在洪伟基的肩头,用力抱紧了他,在他耳边发出凄艳哀婉的呻吟,身体的动作越发激烈了,她在用身体无声的报复。

    洪伟基终于承受不住苏小红如此剧烈的动作,猛然抱紧了她,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苏小红感到一股热流冲入自己的体内,她装腔作势的在洪伟基耳边叫着,此刻她觉着自己很假,她也搞不清自己跟洪伟基之间到底算什么?自己在洪伟基的眼中也许只是一件工具。每次她都很主动,可每次她都想让这件事眷的过去,她对洪伟基没有任何的感情,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从洪伟基那里得到丰厚的回报。

    苏小红为洪伟基清理的时候,洪伟基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轻声道:“说吧!”,他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看得很透彻,无论是男人和男人之间,还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都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苏小红之所以甘心被他所用,是因为苏小红想利用他,或者说。方文南想通过苏小红达到利用他的目的,昨晚帝豪盛世的事情闹得很大,他一早就听说了顾公子挨打的事情,苏小红来找他十有是为了这件事,洪伟基忽然想起糖衣炮弹这个词,糖衣自己已经扒下来了,这炮弹要不要给她无情的打回去?

    苏小红fen红色的舌尖轻轻舔去唇边的那一点白色,娇滴滴道:“伟基,你应该知道昨晚在帝豪发生的事情吧?”

    洪伟基点了点头,把茶杯交给苏小红,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和气生财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为什么要打人?为什么要做违法的事情。”

    苏小红显得有些委屈道:“打顾明健的是一帮客人,跟帝豪没有关系,昨晚田庆龙有些借题发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根本是公报私仇,盛世集团一直都是江城的商业明星,这次的事情极大地影响了盛世集团的声誉,在经济上的损失根本就无法估量,而且他们没有调查清楚情况,就很武断的给帝豪下了停业整顿通知书。”

    洪伟基笑了起来:“公报私仇?你说给我听听,田庆龙和方文南有什么私仇?”

    苏小红一时语塞,她忽然意识到在洪伟基的面前玩心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必要。

    洪伟基道:“这件事我不好介入,你们把顾书记的儿子打了,现在左副市长出面做这件事,而且昨晚警方的行动查有实据,让你们停业整顿的确无话可说。”

    苏小红来到他身边挽住他的手臂道:“伟基,方总已经去给顾明健道歉了,除了赔偿一辆全新的奔驰车给他,还多给二十万的医药费,可顾明健还是不依不饶的,他真的好过分!”

    洪伟基脸上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小红,不是我不帮你,可感情和公事是两码事,我身为一个国家干部,我要对党负责,要对人民负责,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督促他们眷处理,尽量做到公平公正,不会让帝豪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当然你们也应该反思一下自身的问题,犯了错误不可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苏小红看着洪伟基道貌岸然的模样,心中这个怒啊,狗日的洪伟基,你刚才爽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讲党性原则,爽完了马上就端起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说得这番话全都是模棱两可的官话,苏小红忽然有种被人白嫖了一耻付嫖资的感觉,这让她感觉到自己很不幸,怎么遇到的尽是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

    其实洪伟基也有自己的苦衷,方文南这次惹得麻烦的确不小,现在江城政局正处于最敏感的时候,短短时间内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被双规,市长黎国正因为妻子的贪污案而焦头烂额,现在的这场病十有是为了不久以后的退位做准备,左援朝成为代市长的呼声很高,左援朝的得势和顾允知的看重有着直接的关系,洪伟基并没有把左援朝视为对手,可想起左援朝身后的顾允知,他就不得不重视这个羽翼日渐丰满的副市长,顾明健的事情是左援朝向顾允知表忠心的大好机会,如果自己插手这件事,就算顾允知表面上不说,内心深处一定会对自己有看法,更何况顾允知一直把他当成了许常德的班底,他可不想在顾允知心中的印象继续恶劣下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作壁上观。

    苏小红显然无法了解洪伟基这么复杂的想法,在她看来,洪伟基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吃饱了不付帐,是个无赖,是个道貌岸然的流氓!

    

    下午更新了五千字居然一张月票没有,欲哭无泪,加更四千,求月票支持,同志们,到了月底冲锋时刻,咱们要顶住,不要在最后掉队!

上一篇:第一百零六章 政治流氓(上) 下一篇:第一百零七章 老谋深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