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零五章请君入瓮(下)

    左援朝接到顾明健的这个电话首先感到的就是害怕。他现在正处于仕途上最关键的时刻,好不容易才抱上了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大腿,这次顾明健到江城来也是他邀请的,本来左援朝安排好了他的衣食住行,可顾明健执意要出去住,想不到这才离开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左援朝这个怒啊,顾明健挨打不是什么大事,可要是和他的仕途联系在一起,这件事就是了不得的大事,方文南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省委书记的儿子,左援朝当即就表态道:“明健你放心,凡是今晚行凶作恶的歹徒,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左援朝挂上电话马上就给田庆龙打了过去,左家跟田家的关系根本不用多说,左援朝想出这口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田庆龙。

    田庆龙今晚一直没有睡,现在正被方文南和张扬两人气得肚子疼呢,接到左援朝的电话,听说又是帝豪盛世的事情,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援朝。怎么回事,什么人挨打了要你这位副市长亲自出马?”田庆龙也已经听到风声,马上左援朝就要成为江城市代市长,现在江城的体制系统内,除了洪伟基就要数左援朝风头最劲。

    左援朝怒道:“庆龙哥,他方文南太嚣张了,以为自己是什么?黑社会吗?他让人把省委顾书记的儿子打了!今晚这件事你必须亲自出马,凡是打人行凶的,一概抓起来,有钱怎么了?有钱也不能目无法纪,好好查查帝豪盛世的问题,只要有违法行为,一定公事公办!”

    挂上电话,田庆龙马上就来了精气神,他和方文南虽然有些交情,可是再好也不能跟他和左家的关系相比,田庆龙最大的长处就是能够分清厉害,分得清公私,左援朝是真生气了,而且方文南今晚得罪的不是普通人,那是省委书记的宝贝儿子,再说今天田庆龙在方文南那里吃了瘪,惹了一肚子的气,平时都是方文南找他办事,今晚他想充当一个和事老,却想不到方文南让他下不来台,田文龙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方文南你以为有几个钱就可以目空一切了,今晚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人实在太多了。

    

    顾明建开车撞烂了帝豪盛世的大门,然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几名保安想冲上来抓住他,被张扬挥舞铁棍逼退,张扬装出关心体贴的样子向顾明建道:“明健,我先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顾明建用力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就呆在这里,看看你们江城警察的办事效率!”

    江城警察的办事效率很高,至少在处理顾明建被打的事情上反应速度惊人,不到十分钟,已经有九辆警车来到了帝豪盛世的大门外,原本窝在酒店办公室内的方文东再也坐不住了,他本以为是一件小事,张扬那帮人闹得越凶,事情越好解决,大哥也说过,这事情就是田文龙也管不着,可门外接连不断的警笛声已经让他心惊胆颤,几十名警察分成两队冲入仙水宫和帝豪盛世大酒店。

    方文东慌忙给大哥打了电话。

    此时盛世集团的董事长方文南正躺在情妇苏小红的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玩弄着苏小红白嫩的小手,听到警察大批冲入帝豪盛世的消息,方文南一下就坐起身来,烟灰落在苏小红的手上,烫得苏小红发出一声尖叫,方文南顾不上安慰这哀怨的小佳人,低声道:“真的?”

    “真的,这次看样子是来真的,他们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荷枪实弹的冲了进来!”方文东的声音有些发抖。

    方文南抿了抿嘴唇:“我知道了!”合上电话他的脑海中迅速回想着,今晚的事情从儿子被打开始,前来充当和事老的只有公安局长田庆龙,他和田庆龙之间没有什么矛盾,一直相处还算融洽,他并不是不想给田庆龙这个面子,可儿子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打,这件事涉及到自身的颜面,假如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算了,以后自己岂不会成为别人的笑柄,让牛文强道歉赔款已经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方文南深信这件小事不会触怒田庆龙。他到现在还不清楚儿子被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田庆龙的电话。

    田庆龙也已经来到了帝豪盛世的大门外,听到电话铃声他看了看,唇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意,让电话响了几声,然后伸出拇指轻轻按在红色的拒听键上。人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多留一些余地,你方文南嚣张的时候没有想到一转眼之间就会落到这个地步吧,你不给老子面子,就别怪老子不待见你。

    张扬和顾明建站在那里。一男一女两位警察正在了解情况,刚才参与围攻他们的小痞子被张扬击倒了三个,现在仍然躺在地上呻吟不止,警察过去把他们铐了扔到警车上。

    张扬的目光和远处的田庆龙隔空相遇,田庆龙看到张扬,看到满脸是血的顾明建,他马上就推测到,眼前的一幕正是张扬一手导演和策划的,他了解张扬的性子,这厮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人,今晚他要跟方文南干到底了,张扬刚才挂掉田庆龙电话的时候,田庆龙的确很生气,可看到眼前的一切,知道前后的因果,田庆龙内心的那点愤怒早就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对这个年轻人的欣赏,借力打力,这招太漂亮了,把省委书记的儿子给拖进这忱纷之中,他方文南再有钱,后台再硬,这次恐怕也要低头。

    张扬主动向田庆龙走去。脸上流露出恭敬谦逊的笑容:“田局,刚才没生我气吧?”

    田庆龙微笑着用手指点着他,很少有的主动伸出手去,和张扬握了握手,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这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吧?”

    张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为富不仁的我见多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真没见过几个。”他向远处正在处理伤势的顾明建看了看,低声道:“顾公子这次是应左副市长的邀请来平海考察投资环境的,方文南的儿子唆使一帮黑社会份子把他给打了,车也给砸了,我倒是想劝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来着,您知道。我跟方文南素不相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没必要把他往死里整,可顾公子咽不下这口气。”

    田庆龙心说是你小子咽不下这口气才对,这种事虽然心知肚明可毕竟不能点破,这时候负责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南平分局局长董德志来到田庆龙面前,田庆龙从他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他有事情要说,走到一边。

    董德志压低声音道:“事情有点大,在帝豪盛世酒店和仙水宫内一共抓获了十五对涉嫌的男女。”

    田庆龙冷哼一声:“涉嫌?”内心深处却感到一丝快意,今天不单单是维护了国法伸张了正义,顺带着出了刚才憋在胸里的一口恶气,这次的行动算得上大有斩获。

    方文东也被警察现场问话,他看到田庆龙,想去打个招呼,可田庆龙理都没有理会他,转身就钻入了自己的警车,向董德志吩咐道:“我们警察要严格执法,要对得起党和人民,今晚的行动中,任何人只要敢徇私舞弊,我绝不会放过他!”说完这掷地有声的话,他便扬长而去,田庆龙内心真是酣畅淋漓,摸出香烟笑眯眯点燃了一支,烟雾缭绕之中,他仿佛看到方文南兄弟向自己低头的情景。

    

    顾明建伤得并不重,可是在田庆龙的安排下仍然由专人陪着去江城市人民医院进行检查,作为顾明建的好友,张扬理所当然的陪同他前去,在CT室前,遇到了专程从家里赶来的院长左拥军。左拥军是从左援朝那里得到的消息,而且左援朝特地强调一定要让他亲自前来陪同。在左拥军看来,虽然顾明建是省委书记的公子,也没必要搞得大张旗鼓郑重其事,重视是应该的,可过度的重视就会给人以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嫌。左拥军走上管理之前是位不错的外科医生,身上多少还是带有一些知识分子的清高。

    顾明建的伤势并不重,头上被开了一个口子,缝了五针,身上都是一些拳脚伤,没有骨折,没有脑震荡和内脏伤。

    左拥军是第二次见到张扬,他显然没有想到张扬会和顾明建在一起,两人目光相遇的时候,左拥军正在犹豫应该向他做何表示,张扬已经微笑着叫道:“左叔叔好,我是张扬,和晓晴是同学!”

    左拥军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对张扬的事情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很多事都来源于他妻子蒋心慧的唠叨,他知道女儿在春阳实习期间曾经和眼前的这位小伙子有一段朦胧的感情,正是因为他,妻子才坚持让他把女儿从春阳转回了江城,可女儿自从返回江城后,整个人就变得郁郁寡欢,左拥军虽然终日忙于医院的业务,可仍然看在眼里,几次试图和女儿谈心,却总是被她逃避开来。平心而论,左拥军也想让女儿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出身于工人家庭的张扬绝不是他的选择,可是他对张扬也没有太多的反感,男人间最基本的风度和礼貌还是应该表现出来的。

    左拥军并没有打算和张扬多做交谈,举步想要离开的时候,张扬道:“晓晴好吗?”

    左拥军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道:“下个月她要去美国读书,手续已经办好了。”

    张扬轻轻哦了一声,左拥军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明显的失落。

    张扬的失落在于,左晓晴是他来到这个时代最初最美的记忆,正是左晓晴的出现,让他开始对这个时代产生了依恋感,左晓晴让他感受到了这陌生世界的温情,张扬默默坐了下去,一直以来他都在尽量避免不去想左晓晴,左晓晴在他们之间的感情上表现的软弱和无助,让他不忍心去伤害这个善良的女孩,可是他一直等待到现在,等来的却是左晓晴即将出国的消息,而左晓晴在上次分别之后,再也没有和他主动联络过。这让张扬感到郁闷,他甚至开始怀疑左晓晴对他的感情。

    张扬正在这儿暗自神伤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张扬!”

    张扬抬起头,却发现眼前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年轻医生,仔细一看竟然是他在春阳一起实习的室友陈国伟,张扬站起身来,陈国伟乐呵呵冲了过来握住他的手道:“好小子,这么久没见,恐怕你都把我给忘了吧?”

    “哪能呢,咱们一起睡过觉,我不敢忘,说啥也不敢忘!”

    陈国伟哈哈大笑起来:“你说话还是那么幽默,对了,还在黑山子计生办当主任吗?升官了吗?”陈国伟对张扬的记忆还停留在去清台山游玩的时候,以为他还是在乡里混,按照一般人的概念,这一年的时间内职位上也不会有太多的变动。

    张扬也没有刻意去解释,只是微笑了一下,这厮也开始学会低调做人了。

    陈国伟道:“我毕业后分配到了这里,现在正轮转呢,今晚在CT室帮忙值夜班!”虽然竭力抑制,他的脸上还是露出几分骄傲,毕竟江城市人民医院对他们这些医学院的毕业生来说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恭喜啊!”张扬肯定不会把人民医院的大夫当成一回事,他有意无意道:“洪玲呢?没跟你在一起?”

    陈国伟还没开口,就听到一阵笃笃的高跟鞋声,洪玲人没到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国伟,你吃饭没有啊,我在饭店给你打包了两个菜”

    和洪玲一起过来的竟然是左晓晴,她们同届分在江城的同学,今晚就在医院对面的饭店给即将赴美的左晓晴送行,同学相见吃得晚了一些,陈国伟刚巧今晚值夜班没能过去,晚宴结束后,洪玲就打包了两个菜给陈国伟送来,拉着左晓晴一起过来看看,谁成想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张扬。

    洪玲的嘴巴因为惊奇而张得老大,几乎能够塞进去一个鸭蛋。左晓晴看到和陈国伟说话的竟然是张扬,整个人呆在那里,一时间百感交集,黑长的睫毛宛如蝴蝶翅膀般扇动了一下,明澈的美眸瞬间变得朦胧起来。

    洪玲率先反应了过来,她格格笑道:“张扬啊,这么巧,居然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张扬微笑道:“你好,刚跟国伟正聊你呢,啥时候结婚别忘了喊我喝喜酒!”

    洪玲虽然开朗,可听到这件事,脸还是有些发烧,小声道:“你还是那个坏样子,哪有那么快啊”眼睛却下意识的向陈国伟瞟了瞟。

    陈国伟道:“我还真有些饿了。”他向洪玲使了个眼色道:“我先去办公室吃饭!”

    洪玲当然明白陈国伟是在给张扬和左晓晴创造单独谈话的机会,当初就是她把左晓晴和张扬的事情告诉了蒋心慧,让这段刚刚萌芽的感情没能自如的发展下去,这件事一直纠缠在她的内心中,作为左晓晴的密友,她看到左晓晴和张扬疏远之后,再也没能真正快乐起来,今晚的送别宴会上,左晓晴始终郁郁寡欢,洪玲看在眼里,心中的负疚感更加的深重,张扬的出现让她又看到了一丝希望,或许张扬可以挽留左晓晴,让本不想去美国的她改变留学的初衷。

    陈国伟和洪玲适时的回避后,张扬微笑着向左晓晴走了过去,左晓晴的眼神有些惶恐,此时的心情却极其复杂,其中有期待,有害怕,有幽怨。

    “最近还好吗?”张扬的这句话有些干巴巴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已经生疏了许多。

    左晓晴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目光有些不安的向四周看了看。

    张扬知道她担心被别人看到,又将他们见面的事情告诉她的父母,左拥军刚刚才进CT室,应该很快就出来了,张扬指了指外面:“出去走走?”

    左晓晴又点了点头,率先转身向外面走去,张扬默默跟在她的身后,望着左晓晴窈窕的身姿,感觉她清瘦了许多,憔悴了许多,却不知她的改变是不是因为自己。

    月光很美,水一样无声洒落在他们的身上,一片落叶随着夜风吹来,在空中翻腾盘旋,落在张扬的肩头,然后又随风飞去,秋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来,左晓晴感到有些寒意,下意识的裹紧了风衣。

    张扬加快步幅和她并肩行走,低声道:“真的决定要去美国?”

    左晓晴咬了咬嘴唇:“是!下周就走!”

    张扬停下脚步:“晓晴,可不可以留下?”他的目光灼热而充满希望。

    左晓晴在张扬的注视下,芳心开始颤抖,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春阳,回到那个无忧无虑,和张扬一起欢声笑语的时候,然而母亲凄苦的眼神倏然出现在她的脑海深处,无情的粉碎了她刚刚涌起的希望和梦想,她缓缓摇了摇头,低声道:“张扬,我我没有足够的勇气”

    “我有!”

    “你答应过我,不会逼我!”左晓晴泪光朦胧。

    张扬抿起嘴唇,脸上浮现出一丝凄凉的笑意。

    一群人从门急诊大楼中走了出来,走在最前方的是左拥军和顾明健,看到女儿和张扬在一起,左拥军明显愣了一下。

    左晓晴看到父亲,目光垂落下去,转身向父亲走去,轻声叫道:“爸!”

    左拥军笑了笑:“遇到同学了?”

    左晓晴轻轻嗯了一声,顾明健的目光粘滞在左晓晴的身上,他微笑道:“左院长,这您女儿?”他头上缠着绷带,显得还有些狼狈,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怎么以这种形象出现在左晓晴这位大美女面前,因此对方文南又加深了一层仇恨。

    左拥军点了点头道:“我女儿晓晴,这位是顾明健!你叔叔的好朋友!”

    顾明健很殷勤的伸出手去,左晓晴睫毛闪动了一下,她的双手仍然插在衣袋里并没有和顾明健握手的打算,这让顾明健不由得感到有些尴尬。

    左拥军轻轻咳嗽了一声笑道:“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左晓晴礼貌的说了声再见,转身向远处走去,和张扬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感到脑海中忽然变得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张扬身影的存在,她猛然闭上双目,试图驱散张扬在心中的影子,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滑落下来,泪珠随风飘扬,滴落在张扬的手背之上,张扬静静站在那里,闻着左晓晴随风淡去的发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可心头却宛如刀割,他和左晓晴之间的阻碍不仅仅是因为左晓晴的家庭,更主要的原因是刚才左晓晴所说,她缺乏勇气。正是因为在乎,所以张扬不敢逼得她太紧,难道这份感情注定要一次次的擦肩而过?

    顾明健的伤势并不算严重,左拥军也没有留他住院观察,把他交给张扬后便告辞离去,顾明健的目光追逐着左晓晴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在夜色之中,他用肩膀扛了扛张扬道:“我想我爱上她了!”

    张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有病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是不是?你还是好好想想你们家那两位!”这狗日的顾明健也不是啥好东西。

    顾明健充满疑窦的看着他:“怎么?你想跟我抢?我不介意,大家公平竞争!”

    张扬嗤之以鼻:“少发梦吧你,走,赶紧回去休息,我他没工夫陪你发骚!”这厮心情显然极坏。

    医院专门配备了车辆接送,按照左援朝的吩咐,今晚顾明健被安排在市政府招待所居住,张扬陪顾明健前往市政府招待所的路上,顾明健忍不住低声唠叨着:“这事儿我跟他没完!”

    张扬微笑道:“反正有左副市长给你出气!”

    顾明健咬牙切齿道:“我让他赔我辆新车,还有医药费!”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明健,你小子怎么目光怎么短浅?”

    顾明健微微一怔,张扬附在他耳边低声道:“今晚在帝豪盛世查出了十五对涉嫌的男女,这事儿可不小,按照常规,帝豪盛世肯定要停业整顿,如果上方再施加一点压力,树立一个典型那啥我看他们就干不下去了。”

    顾明江张扬点拨,顿时悟了,他压低声音道:“你是说让我把帝豪给拿下来?”

    张扬笑道:“你自己想得,跟我没关系。”

    顾明健道:“就这么办,不过,我还没跟我姐商量。”

    张扬脱口道:“你姐那里包在我身上!”

    顾明健充满错愕的望着张扬,张扬这才觉察到自己这话说得有些大,马上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道:“那啥,最近我们在合作搞餐饮。”

    顾明健低声道:“我说,我怎么觉着你跟我姐好像有点不太对呢?”

    “你有毛病啊?你糟践我无所谓,别把你姐给带上!”

    “张扬,你小子什么人我还不清楚,我可丑话说前头,你少打我姐的主意,不然咱们兄弟都没得做!”

    张扬嬉皮笑脸道:“你说万一你姐打我主意怎么办?”

    顾明健反手一肘捣在张扬的肚子上:“放屁吧你!”

    

    牛文强三个人在雅云湖派出所并没有受到刁难,毕竟田庆龙那块招牌摆在那里,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张扬忙完顾明健的事情,前往派出所跟他们会合,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派出所所长胡之刚也听说了刚刚发生在帝豪盛世的惊天行动,这次抓捕行动如此突然,甚至连辖区派出所都不知道,胡之刚听说这一消息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害怕,方文南兄弟在江城的势力很强,过去从未听说警务系统的人去帝豪盛世找麻烦,今晚不但找了,而且行动规模如此宏大,根本没有考虑要给方文南兄弟面子。

    很少人知道这次行动的起因是因为省委书记的儿子被打,胡之刚自作聪明的把这件事归到张扬和牛文强几人的身上,知道他们的能量这么大,胡之刚的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好烟好茶的招待着,等张扬到了派出所,连协助调查的程序都免了,当即就答应他们离开,只要保持通讯畅通,随时能够联系上就行了。

    兄弟四个离开了雅云湖派出所,姜亮他们三个并不知道离开后又发生了什么,从胡之刚的态度上他们猜到些许的端倪,一定是张扬发挥了作用。

    牛文强道:“张扬,怎么回事?找谁了?”

    张扬笑着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当然张扬不会说自己故意眼睁睁看着顾明健挨打,设计把他给圈进来。姜亮他们听完全都愣了,今晚的事情峰回路转,刚才还处于被动中的他们,一转眼完全占据了主动。

    牛文强兴奋异常道:“,这下好了,方文南兄弟俩肯定不好收场。”

    张扬道:“算你运气好,左副市长一心想拍顾公子的马屁,这次看来要对方家兄弟动真格的了。”

    姜亮充满好奇道:“顾明健想要什么?”

    “帝豪盛世!”

    牛文强瞪大了双眼,他首先感到的就是自己和人家的差距,这种差距应该是先天造成的,他爹是春阳财政局局长,人家顾明健的老爹是平海省省委书记,老子的差距决定儿子的差距,顾明健的气魄和胃口都不是他能够相比的。人比人气死人,牛文强和顾明健相比感到更加的郁闷低落。

    张扬看出了牛文强的悲哀,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你是打人,他是被人打,相比而言,你比他厉害多了!”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牛文强指了指前面的烧烤摊儿道:“哥几个,我请客,今晚咱们好好喝上一场!”

    方文南兄弟二人相对而坐,茶几上摆着停业整顿通知书,方文东愁眉苦脸道:“哥,怎么办?”

    方文南抽了一口雪茄,喷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他翘起二郎腿,轻轻摇晃着:“田庆龙来真的了!”

    “左援朝亲自下得命令,哥,被打的那小子叫顾明健,是省委顾书记的儿子!”方文东怕得脸都白了。

    方文南叹了口气道:“早就让你好好约束那些手下,现在搞出事来了!”

    “哥,打他的全都是海涛的朋友”

    方文南双目一凛,在烟灰缸中摁灭了雪茄,冷冷盯住方文东:“你是海涛的叔叔,他做错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居然还帮着他一起瞒我,你是不是想害我儿子?”

    “大哥,我最疼的就是他,怎么可能!”

    方文南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做生意想要做得长久,就不要做违法乱纪的勾当,我把帝豪交给你打理,你背着我搞这么多违法勾当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马上把所有参与打人的都给我交出去,被砸烂的那辆车,我们赔,顾明健的医药费我们出,准备一个厚点的红包,明天我给他送过去!”

    

    今晚奉上八千字大章节,继续求票,有人说这本跟别的官场书不一样,我为啥要跟人家一样?咱们有自己的风格,就是这个调调,我不是体制中人,写的是我理解的故事,有我自己的精彩,还有书友反应女主不够鲜明,那是你看别的书先入为主,嘿嘿,我对人物的掌控能力还过得去,沉下心来,慢慢会看出味道来,有些书友对每章都求票颇有微词,章鱼实在没办法,现在所有人都在求票,章鱼只能顺应潮流,咱们标新立异,做大度状,只能落后,我要票有理,一天一万二,凭啥不能要几张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姐妹投过来吧,今天要明天要,我天天都需要!

上一篇:第一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上) 下一篇:第一百零六章 政治流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