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零四章力量对比

    张扬当晚并没有回苏老太家去住。因为牛文强来了,和牛文强一起过来的还有杜宇峰和姜亮,牛文强来江城是为了谈生意,杜宇峰和姜亮两个纯属是跟着凑热闹,趁着周末过来散散心喝几杯闲酒的。牛文强的金凯越是江城金凯越的连锁酒店,都隶属于盛世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他这次来是为了向公司汇报经营问题,当晚总公司专门在帝豪盛世准备的晚宴,牛文强也邀请张扬过去,可张扬不喜欢这种场合,再加上一心想讨好未来老岳父,干脆留在秦清家吃饭,这边刚刚离开了秦清家,牛文强的电话又来了,说几个哥儿们全都在帝豪盛世喝着呢,等张扬过去再战第二场。

    张扬拦了辆出租,直奔帝豪盛世而去。

    张扬赶到帝豪盛世的时候,牛文强他们的商务晚宴也已经结束,几个人坐在帝豪盛世楼下的大厅内欣赏着鱼缸里五彩缤纷的热带鱼,顺便等着张扬到来。

    张扬一走进大厅,杜宇峰就气呼呼迎了上去,在他肩膀上给了一拳:“我x。你还知道来啊,升官了,发财了,看不起你这帮穷哥儿们了?”

    张扬知道自己理亏,乐呵呵道:“放屁吧你就,我一下飞机就跟你们打电话,这不刚刚处理完正事儿,马上过来陪你们,做人要厚道,不带那么糟践人的!”

    牛文强看来也喝了不少,红着脸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道:“厚道,你他要是厚道,这天底下就没有厚道人了,上次你阴我那笔帐还没跟你算呢,你今晚是认打还是认罚,说!”牛文强还记得上次张扬借着他打压县委书记杨守义的事情。

    姜亮在一旁只是笑。

    张扬点了点头,诚意十足道:“我认罚,我认罚!哥几个怎么罚我我都认了!”

    杜宇峰笑道:“好,这可你说的,走,咱们泡温泉去,今晚所有消费全部你来埋单!”

    张扬故意压低声音道:“哥,咱们都是国家干部,这原则一定得坚持住了,洗一素澡就行,那啥就不要了!”

    牛文强嗤之以鼻道:“瞧你那熊样,不就心疼那点银子吗。今天就让你放血,每次都是你们宰我,今晚上,我要找回平衡。”

    张扬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道:“成,今晚我是舍命陪君子,走!”

    除了张扬以外,这三位喝得都有点高,来到隔壁的仙水宫,张扬笑眯眯向那迎宾小姐道:“在这儿洗澡有发票吗?”

    那小姐甜甜一笑:“有,餐饮的文具的都有,先生只管放心消费!”

    牛文强显然喝大了,脸红脖子粗的骂道:“麻痹的,国家都是让你们给的。”,前台小姐被他说得满脸通红。

    张扬一把将他推倒在沙发上,一边换鞋一边骂道:“我x,我是问着玩玩,老子什么人?从不占国家一分一毫的便宜。”这厮的确没打驻京办的主意,他想得是国安局,回头多弄几张发票,恶心一下邢朝晖,麻痹的。老子一个副处级干部,报点活动经费也是应该的。

    晚上前来仙水宫洗澡的人不少,张扬他们四个找了一个莲花池泡了进去,姜亮长舒了一口气,骂道:“,牛文强,你那些生意伙伴真是狡猾啊,只灌我们喝,他们自个都不喝,合着把我们当乡巴佬了,根本就看不起我们。”

    牛文强心情也不好,叹了口气道:“喝了这么多,管理费还给我加了两成,这帮家伙只认得钱!”

    杜宇峰道:“人家根本就没看起你,不然吃晚饭也没安排节目,拍拍屁股就走了。”他平时虽然看起来粗鲁,可心思还是很缜密的,从当晚的情况发现有些不对,牛文强在春阳勉强算个富商,可来到江城,人家根本就不待见他。

    张扬听出几人晚上的事情办的并不顺利,凑到牛文强身边道:“怎么了?遇到麻烦了?”

    牛文强摇晃了一下脑袋道:“说起来就火大,原本我的管理费就比其他人高,明年还要给我加两成,方文南把我真当土包子了,惹火了我,老子明年大不了把金凯越改个名字,老子不用他们的招牌还不行吗?”

    张扬笑道:“开始就不该用,金凯越生意不错。辛苦赚了钱凭什么让人家抽头?”

    “你不懂,我就是看中了他们的名气,再说我也没有管理饭店的经验,他们的经营方法已经很成熟了,拿来用是最有效的方法。”说起这件事牛文强表现的颇为无奈。

    张扬道:“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

    牛文强也知道李长宇最近被双规的事情,他也没指望张扬现在能帮上多大忙,笑了笑道:“算了,今晚咱们不谈生意,不谈国事,只谈风流!”

    

    张扬很少到这种场合来,几人洗完澡后换上浴袍,开了个雅间喝茶,他端起茶杯本想喝水,却被姜亮阻止。

    姜亮向服务生道:“来几瓶矿泉水,我们不喝茶!”

    张扬诧异道:“还不是一样?”

    姜亮神秘笑道:“怎么能一样,这茶杯什么人不用啊,你想想那帮小姐用了茶杯,然后再服务客人,她们嘴巴碰过的东西,你也敢碰?”

    张扬听得毛骨悚然,慌忙把茶杯给放下了:“姜哥,您真是厉害,兄弟我这么清白的嘴巴差点稀里糊涂的就交出去了。”

    姜亮笑道:“清白?你用过的茶杯我早就不敢用了!”

    张扬哈哈大笑。这才留意到牛文强和杜宇峰两人还没有上来,他知道牛文强是个酒后乱性的主儿,不过杜宇峰向来把持的住自己,想不到这次也跟着去胡作非为了,姜亮为人向来谨慎,出入这些场合都很注意把持自己,张扬也没有这种爱好,这厮虽然在大隋朝那会儿喜欢流连于风月之所,不过那时候大家都是先通过诗词歌赋交流感情,比起现在要高雅的多,张大官人的品味非同一般。更何况现在处处都已一个国家干部,一个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这种低级错误他是不会犯的。

    姜亮对于江城的这场还是颇为关心的,他低声道:“听说秦县长已经没事了,这次你回来是不是为了这件事?”

    张扬点了点,在这个问题上他无需隐瞒,把安家提供出资证明的事情说了。

    姜亮叹了口气道:“政治上的事情真是让人看不懂,在仕途上行走宛如做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让人喘不过气来,不小心是不行的。”

    张扬笑道:“所以你在人前从不做违法乱纪的事?”

    姜亮颇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什么话啊,我人后也没干过,我是立场坚定斗志强,严于律己,到哪儿都以一个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我说,你小子也算意志坚定啊?是不是因为心中早有红太阳,这外面的庸脂俗粉根本看不到眼底去了?”

    “没办法,我境界太高,想降都降不下去!”

    姜亮刚刚含到嘴里的一口水全都喷了出来。

    张扬叹了口气道:“姜哥,你射了!”

    “切!”

    两人这边正打趣着,忽然听到外面争执了起来,其中一个声音显然是牛文强的,两人都是一愣,这种地方闹事可不是啥好事儿,慌忙起身穿上拖鞋走了出去。

    等他们来到现场事情基本上已经演练完毕,起因是牛文强点了两个小姐,这厮今晚心情极度郁闷,想以最原始的方式发泄一下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谁曾想这边还没走,那个88号又退单要做别人的生意,搁在过去牛文强还是能忍的,可今晚格外气不顺,他怒气冲冲的把88号给拽了进去。点88的那名客人不愿意了,过来找牛文强理论,那小子不过二十出头,可是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牛文强一拳。牛文强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当惩跟他对打了起来,隔壁的杜宇峰听到动静第一个冲了出来,两人合伙把人家揍了一顿。

    张扬和姜亮赶到的时候,牛文强还在朝地上的那小子踢,骂道:“麻痹的,瞎了你的狗眼,跟我闹,我他弄死你!”

    张扬看着被打的那位,白白净净,也不过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眼镜也被打掉了,文文弱弱,看起来跟个学生似的,牛文强和杜宇峰两人都是身高体壮,再加上喝酒出手没有轻重,真把人家打坏了岂不是麻烦,张扬上去慌忙将牛文强拦住:“算了,算了,人家还是一孩子!”

    牛文强骂咧咧道:“狗日的,毛都没扎齐居然跟我抢女人,我他废了你!”

    那小子捂着流血的鼻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眼睛充满怨毒的看着牛文强,他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牛文强今天脾气也上来了:“我怕你啊,去把你爸叫来啊!”

    浴场的值班经理闻讯跑了过来,他看到那被打的青年,脸色不由得一变,慌忙凑了过去:“方少,怎么回事?”那被打的青年正是盛世餐饮娱乐公司董事长方文南的儿子方海涛,这小子也是典型的败家子不争气,最近不知怎么迷上了仙水宫88号小姐,三天两头的到这里来光顾,这事情他叔叔方文东最清楚,方文东也不好将这事告诉他老爹,害怕连累自己也被训,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道今天这么巧,他居然因为88号被牛文强给打了。

    牛文强知道自己打得是方文南的儿子,心里也毛了,怎么这么倒霉呢,方文南在江城可是餐饮业的老大,首屈一指的富商,头上还顶着人大代表,商业协会会长的光环,自己的金凯越也是他名下的连锁单位,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这事儿恐怕惹大发了。

    方海涛捂着流血的鼻子,指着牛文强和杜宇峰:“就他们两个打我的,报警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牛文强变脸变得很快,这会儿他的酒已经醒了八成。

    杜宇峰一脸的郁闷,刚才的几下重拳都是他打得,方海涛肯定惦记上他了,杜宇峰这个懊悔啊,刚才怎么那么禁不住诱惑,竟然跟着牛文强出来找小姐,自己是个国家干部,是警察,想想家里的老婆,杜宇峰只差没悔得一头撞死。

    姜亮悄悄拉了拉张扬,低声道:“先去换衣服,回头再说!”他这可不是想当逃兵,不过今天牛文强这事惹得有些麻烦,他们总不能这个样子见人不是?

    那浴场的经理看到董事长的儿子挨打,马上联系保安,他气势汹汹道:“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掉!”

    张扬冷笑道:“你他算鸟啊,让你老板出来说话,报警,你不报,我帮你报!合法啊?仗着有人撑腰吗?今天我倒要看看这社会上还有没有公理道义!”他的脑子的确灵活,先下手为强,化被动为主动,先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那经理愣了愣,果然被张大官人的三板斧给弄晕了。

    张扬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大声道:“走,哥几个先换衣服,回头再跟他们说!”没等他移动脚步,已经有六名保安拦住了他的去路,手中拿着橡胶棒,一个个气势汹汹的看着他们。

    张扬的火气不由得有些大了,这事儿原本他们理亏,如果对方通情达理,他也不反对做出一些赔偿甚至让步,可对方一上来就摆出这么蛮横的架势,根本是不想谈,他们是要为方海涛这个方家少爷找回面子。张扬从来都是个不服输的脾气,过去在春阳只是个乡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他就没有怕过事,现在已经是春阳驻京办主任,而且私下还顶着国安局四处副处级情报员的帽子,底气更足,方文南在他眼中无非就是一个商人,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在张扬的内心深处他始终认为官要比商强上许多。张扬眯起双目,强大的杀气从他的周身弥散开来,几名保安不由得都是内心一寒,张扬冷冷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万一伤着了自个儿,没人给你们出医药费!”

    方海涛大叫道:“给我狠狠揍他们,出了事儿我负责!”

    几名保安还是有些心虚的,同时向经理看了看,这时候从楼下又上来七八个小青年,他们全都是方海涛的狐朋狗友,听说方海涛出事全都赶了过来,其中一个长毛小子叫道:“谁他惹我们涛哥了,我砍了他!”

    方海涛指着牛文强道:“就是他们几个!”

    长毛小子竟然从夹克中掏出一把开山刀,跟着他前来的六人全都带着凶器。

    张扬还倒罢了,姜亮和杜宇峰两个都是多年刑警出身,一看就火了,这帮小孩子也太嚣张了,在公共场合居然携带凶器,还妄图持械行凶。

    几名保安慌忙退到一边,那浴抄理也有些害怕了,事情变得不好收场了,真出了事他也兜不住,慌忙去打电话求助。

    浴抄理这边刚走,那边就已经开战,战斗的挑起者当然是那帮小痞子,可他们并没有想到对方四个人中有两名训练有素的警察,还有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牛文强虽然是最弱的一个,可这厮也身大力不亏,空手夺白刃的事情不敢干,不过对倒地者补以拳脚却是极其在行,没一会儿,七名小痞子全都被击倒在地,姜亮把夺来的一把开山刀扔在地上,冷哼一声道:“不想谈,就经法!”事情搞到这种地步显然是没办法和平解决了。

    张扬骂了一句:“麻痹的,老子最讨厌暴力,非得逼我!”

    几人昂首阔步的走向更衣室,毕竟先换好衣服才是正本,其他的事回头再说。

    那些保安看到他们几人刚才的出手,显然都被吓破了胆子,每月就这么点工资,谁也不想自找倒霉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换衣服。

    张扬几人穿好了衣服,那边又有十多人冲了过来,但凡这种场合都会找些社会上吃得开的混混看场子,不过今天他们的反应也慢了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这才赶到,等于赶了个晚场。

    牛文强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他知道自己惹了烦,既然是他惹得事,他有必要主动站出来,他摸出手机给方文东打了个电话,怎么说他也算是盛世集团的其中一员,今晚还跟方文东一起吃饭,在牛文强看来,这个面子方文东应该给。

    方文东接到牛文强电话的时候正往仙水宫这边赶,他大哥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虽说平时骄纵惯了,可方海涛性情内向,很少惹事,现在居然在自己家的地盘上让人打了,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方文东从隔壁的帝豪盛世匆匆前往仙水宫,临行之前他已经命令那边暂时把人扣住,尽量不要发生冲突,任何事等到他过去再处理,这边刚刚挂上电话,牛文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方文东对这个春阳金凯越的小股东还是有些印象的,今晚他还专门去现场晃了一圈,不过他只是去敷衍了一下,身为集团的二把手,他是不会把牛文强这种角色放在眼里的,原本以为牛文强还要跟他谈管理费的事情,却想不到牛文强是说仙水宫这事儿,方文东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和侄子发生冲突的就是这家伙,心中这个火噌地就上来了,一个乡巴佬居然敢打自己的侄子,真他不开眼,他想都不想就挂上了电话,转向身边的助理道:“给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出警!”

    以法制对抗暴力无疑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方文东并不是黑社会,他是一个经商者,而且算得上一个颇为成功的商人,所以面对暴力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求助于人民警察,牛文强的这个电话,让方文东更加省心,他对牛文强还是有些了解的,以牛文强的背景在这里闹事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警,认为自己对付牛文强还是分分钟拿下的事情。

    

    牛文强听着手机的忙音心凉了半截,刚才酒精上头压根就没有考虑到后果,现在麻烦了,方文东理都没理他就挂上了电话,证明人家生气了,十有不会给自己面子,今晚这事儿要坏。

    杜宇峰更是忐忑不安,牛文强还好说,最多是个未遂,自己可是真刀真枪的做了一半,这件事真要是闹大,只怕他连帽檐儿都要被撕掉。

    姜亮十分的镇定,他低声道:“尽量和平解决,别闹大!”他已经到一边去打电话了,他在江城警察系统内的朋友不少,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跟盛世集团熟悉的来当中间人。

    只有张扬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厮现在是见过世面的人,区区一个商人能给他造成多大心理压力?现在想想驻京办真是一个好地方,不但磨练人的意志,还磨练人的心理素质,不比不知道,这一比,张扬就发现自己的境界提高了不少。

    姜亮也注意到张扬的镇定功夫,心中暗自赞赏,看来张扬真的没白去北京,大城市回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再看看牛文强和杜宇峰,小县城的差距顿时就出来了。

    方文东并没有前往事发现场,他嘱咐浴抄理控制字面不要激化,一切都等当地派出所过来处理。

    负责当晚出警的是雅云湖派出所的所长胡之刚,按理说他没有值班,也不应该亲自前来,可方文东的电话打到了他那里,他就不得不重视这件事,他和方文东的私交很好,方文东平时也没少关注他们派出所,警民关系一直都很融洽,辖区老百姓出了事,他当然要前来处理,在方文东看来,这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日里没少给他们好处,今天也该他们给自己出力了。

    胡之刚率领六名警员来到仙水宫,现场的气氛虽然很紧张,好在双方都有所控制,没有再度打起来,方海涛已经被送往医院,警察到来之前,那些看场子的和方海涛的一帮小兄弟都退了个干干净净。

    姜亮这会儿也打了不少电话,可对方一听是打了方文南的儿子,一个个都选择了沉默,不是不想帮,实在是没这个能力,姜亮也开始意识到事情变得严峻了。

    胡之刚身材矮胖,这厮又喜欢挺胸,胸没挺起来,肚子先出去了,威严十足的喝道:“刚才是谁在公众场合闹事的?”这句话很有学问,不管事情前因后果,先给他们定性在公众场合闹事,最少是个扰乱治安罪。

    牛文强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人是我打的,跟他们都没关系!”关键时刻牛文强还是很够义气的,他知道其他哥三个都背着国家干部的身份,有两个还是警察,如果闹大了,后果肯定严重,还是自己主动顶雷的好,这就叫舍小我保大家。

    胡之刚冷笑了一声:“行啊,够义气啊,不过我听说你们四个全都参与打人了,怎么着,跟我回派出所调查吧!”

    张扬走上前去:“我说警察同志,刚才还有七个小子携带管制刀具想要行凶呢,那事儿你不查了?”

    胡之刚瞪了张扬一眼道:“我没看到,现在是你们的问题!把他们全都给我带走!”

    姜亮和杜宇峰都是警务系统中混迹多年的人物,一看这个胡之刚就是明显在偏袒盛世集团,这也难怪在人家的地盘上,当地派出所肯定向着自己人。

    姜亮走了过去,陪着笑道:“警察同志,刚才是场误会,大家说开了也就没事了,你看看能不能让双方协商解决啊!”

    胡之刚倒是想让他们双方协商解决,这样自己也省了不少的麻烦,可人家方文东不同意,摆明了要整整这四个闹事的家伙给他侄子出气,钱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胡之刚怒道:“干什么?我们这是执法,你居然敢跟我讨价还价,全都给我铐起来!”

    姜亮也怒了,这混蛋也太蛮横不讲理了,他强忍怒气道:“同志,能不能私下说句话!”姜亮想把自己身份透露给对方,想不到胡之刚根本不给他一点点的机会,冷着脸道:“有什么话当面说,少搞小动作!”

    张扬冷哼了一声:“我说你们这帮警察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啊?这上面的多了,有功夫去挨门挨户的查啊,你跟我们较什么劲呢?”

    浴抄理一听就急了:“你胡说八道,我们是正规娱乐场所,根本没有那些非法经营。”

    张扬笑道:“正规娱乐场所,狗屁,别跟我这装正经,你楼上那些穿着暴露的小姐是怎么回事?今天怎么打起来的你他不清楚?警察不是要查案吗?今天我就看你是不是秉公执法,一查到底!”

    杜宇峰慌忙去拉张扬的手臂:“别胡说”他是心虚,害怕这事闹大了把自己给抖出来。

    姜亮原本觉着张扬有些冲动,可仔细一琢磨,张扬这一手是破罐子破摔,对方摆明了搞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罢手,张扬所抱的原则就是你们想搞事,老子不怕事,反正谁都不干净,看看闹大了谁倒霉!

    张扬这种蛮横人物胡之刚也是头一次遇到,在他的地盘上敢闹事的人一种是不谙世事的傻子,一种是真有实力的强者,胡之刚显然把张扬归到前一种人里了,冷笑道:“行,我就从你开始查!”

    张扬满不在乎的笑了笑道:“今天你不查清楚,我还跟你没完了!”

    胡之刚被张扬触怒了,大声道:“都给我x墙边站着,我怀疑你们携带凶器,给我好好搜搜他们!”说话的时候,方文东又打来了电话,胡之刚走到一边去接电话,方文东是通报他侄子的验伤结果的,鼻梁骨骨折,左侧颧骨骨裂,脑震荡,已经构成了伤害罪。胡之刚也明白,这是方文东教他怎样做呢,方海涛只不过刚刚才从这里去医院,结果没那么快出来,不过胡之刚清楚,方文东既然这么说就一定能够做到,挂上电话胡之刚马上指着牛文强道:“都给我铐起来!”

    张扬旁若无人的拨打着电话,一名警察向他走过去,张扬一边拨打号码,一边指着他的鼻子道:“别过来啊,小心我揍你!”

    那警察被气得脸色铁青,手已经向警棍摸去。

    张扬那边的电话已经打通了,他笑眯眯道:“田局啊,您好,我是张扬!”

    携察的手僵在那里,对江城警务系统的所有人而言,田局只有一个,那就是田庆龙,在江城警务系统中说一不二的强势人物,田庆龙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被每一个江城警察牢记在心。

    胡之刚也愣了,他有些明白了,人家之所以这么嚣张,敢情是真有后台啊,他怔怔的看着张扬。

    张扬旁若无人的来回踱步:“田局,这么晚打搅您不好意思,我在外面出了点事儿!”

    田庆龙听到这句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张扬给他打电话肯定有事,这厮就是个惹祸精,到哪儿总保要弄出一堆麻烦,没事才怪,对这个年轻人田庆龙是打心底欣赏的,他极其爽快的说道:“说,只要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我帮你解决!”

    张扬瞥了胡之刚一眼:“我和几个朋友在雅云湖仙水宫遇到点麻烦,有人持刀围堵我们!”

    

    二十号了,章鱼这月票成绩不上不下的,月票榜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向大家求援,多给几张,咱就冲上去了!

上一篇:第一百零三章 混血红颜也是祸水(下) 下一篇:第一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