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零二章排列组合

    洪伟基内心一震。自从中纪委介入清台山事件以后,他就意识到这件事极有可能是平海大佬的一次政治推手,不然这件事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许常德在江城乃至整个平海北部地区的影响很强,包括自己在内的江城现领导层,几乎都是许常德的派系,虽然洪伟基并不承认自己是许常德的派系,可在外人眼中,他和许常德的关系要比和顾书记亲近得多,他们是党校的老同学,上任伊始,许常德便为他安排好了一切,而且许常德担任省长之后,正在积极为他的省常委名额活动,这份人情,无论他情不情愿都得接受。

    假如许常德是平海省的大老板,洪伟基肯定没有这么多的顾虑,他清醒的意识到,在平海,许常德显然不是最大,顾允知虽然老了。可是这两年仍然是他的天下,所以被别人视为许常德的派系是危险的,顾允知和许常德之间并不合拍,已经成为平海官场中的共识。顾允知的重点发展平海南部经济,和许常德的平海经济均衡发展论全然不同,而种种迹象表明,许常德的主张获得了上层领导的认同,许常德敢于公然和顾允知打对台,证明许常德的背后有人,其实官做到他们这种地步,谁在中央里都有关系,关系有远近厚薄,这一次发生在江城的政治风暴,已经牵涉越来越多的人进来。

    洪伟基身处江城,虽然保持着坐壁旁观的原则,可是对一切要比其他人看得清楚,大老板要利用这次清台山事件,重组江城,乃至平海北部城市的领导层,他要将许常德在平海北部的政治影响力完全打压下去,洪伟基所担心的就是大老板把自己这个公认的许常德班底也视为对立面,这对他日后的仕途是不利的。杜天野透露的这个信息,让洪伟基感到一丝惊喜,这件事其实在他的意料之中,许常德能够登上现在的位置,绝不是依靠运气,他这次前往北京不用想一定是为了谋求上层的支持。谋求化解这场政治风暴的方法,许常德没有坐以待毙。

    洪伟基明白,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成了平海两位权势人物的政治博弈,跟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大了。

    杜天野盛了一碗菌煲,慢慢品评着,他平时性情十分的冲动,甚至有些鲁莽,可一旦投入到工作中,他就会变得深沉而内敛,看来人都是有两面性的,人的眼界很多时候是由他所处的位置所决定的,杜天野之所以提醒张扬不要继续掺和这件事,是因为他早就看清楚这件事,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查一两个干部那么简单,而是成为平海两位最高领导之间的博弈。平心而论,杜天野对此是有些看法的,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而利用中纪委,杜天野知道,自己很不幸的成为了别人利用的对象。这件事他却说不出口,他牢牢记住父亲的教导,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奉行这个原则,他的心里就很容易找到平衡。政坛上这种明争暗斗实在太常见了。开始的时候,他曾经短暂的迷惑过,甚至以为张扬也会或多或少的受些影响,可随着对事情的深入了解,整件事已经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洪伟基低声道:“看来我能做的唯有等待了!”

    杜天野微笑道:“很多时候等待才是最好的选择,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李长宇被双规之后,他的身边发生了两件事,一是他的老婆朱红梅提出了离婚,在朱红梅看来李长宇这次要坐牢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男人背着自己在外面养情妇,这么多年一直隐瞒着她,这是不能忍受的,虽然李长宇已经是江城副市长,可在朱红梅的眼中,他的出身还是配不上自己,就算是出轨也应该是自己,他李长宇凭什么?所以她才理直气壮的提出离婚,两个儿子都已成年对他俩的事情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这次父亲能不能渡过危机,毕竟没有父亲的关照,他们日后的路会很难走。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葛春丽辞职了,李长宇被双规之后,市纪委在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的陪同下跟她专门谈了一次话,葛春丽似乎对一切早有准备。看完她和李长宇的那些交往的证据,葛春丽的内心反倒彻底镇定了下来,她的表情从容不迫,轻声道:“我承认我和李长宇的确有来往,不过我要声明一点,我和他之间不存在任何上的利益关系,我爱他,过去爱他,以后仍然还会爱他,无论这次组织上怎么处理他,我都会等。”

    纪委负责谈话的是位女同志,被葛春丽的这番话噎得满脸通红,也可以这么理直气壮,这女人莫不是疯了?她冷冷提醒道:“你要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是国家干部,怎么可以”

    葛春丽淡然笑道:“不是了,我已经决定辞去一切公职,我的存在只会给国家抹黑,从今天起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我有爱的权利!”她站起身抿起嘴唇,美丽的面孔上浮现出少有的坚毅:“组织上如果怀疑我在工作中存在任何问题,可以追究我的责任,我决不逃避!对不起!”她向田庆龙鞠了一躬。

    纪委的那位女同志愣在那里。田庆龙的双眼中却流露出欣赏之色,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又怎能让人忍心去鄙视?李长宇正处在人生中最为困难的时候,葛春丽想得不是逃避,不是撇清自己,而是勇敢的站出来和李长宇一起承担,这样的女人又怎能不让人尊敬。

    葛春丽走后,纪委的那位女同志忍不住道:“她怎么这样啊?难道不觉得丢人,难道不懂得羞耻吗?”

    田庆龙大声道:“在我看来,这样重情重义的女人太少了!”

    

    宁静路9号小楼一如往日那般静谧,顾允知坐在藤椅上,静静享受着从窗外透入的阳光。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喜欢一个人享受宁静,看来他的确已经老了,无论他承认与否,这都已经成为一个事实,然而人的内心是很奇怪的,越是临近退休,对权力的就变得越发强烈。江城的这场政治风暴虽然并非是他制造,却是他顺势推手,造成了现在的影响,随着这场风暴的进行,省长许常德显然坐不住了,他这次前往北京,目的就是为了寻求平息这场风暴的方法,顾允知并不担心许常德的能量,他既然促成了这次的政治风暴,就有十足的把握。

    一缕清风从窗纱中透入,顾允知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早在许常德担任省长之前,就有人暗示他,许常德将会是他的接替人,两年后将顺利从他的手中得到接力棒,带着平海这艘经济航母继续走向未来。顾允知和许常德之间的不合从未表面化过,可是这种不合却由来已久,顾允知在担任平海掌门人之后,制订了重点发展平海南部地区,以南部经济带动整个平海省的全面发展,然而事实证明,这今年平海南部城市在依托得天独厚的资源获得高速发展的同时,并没有起到带动全局的作用,平海北部四座城市严重拖累了整个平海省的发展步伐,直接的表现出经济发展的不均衡。

    江城是老工业城市,也是平海北部的领头羊,许常德的经济观点就是建立以江城为中心辐射到周围三逝市的经济区域,这样的宏观经济观念得到了中央某位领导人的嘉许,许常德的观点等于间接指出顾允知这些年工作上的不足,过于重视南方。而忽视平海北部,老工业区的经济发展问题。

    许常德在许多人的眼力成了一位具有开拓性的干部,而顾允知却一直在冷眼旁观,他认为许常德是在哗众取宠,衡量一个省的发展与否,要看综合经济指标,他在任的这些年平海经济连续增长,如果不是受到北部经济的拖累,这个增长数字还会更让人惊叹。许常德认为平海北部地区经济之所以落后,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偏重于南方,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领导人,他认为许常德并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认为许常德善于夸夸其谈,不是一个脚踏实地做事的人。可是顾允知的意志毕竟代表不了中央,许常德还是被看中,从江城市市委书记,一个副省级干部,一跃成为平海省省长。

    墙上的挂钟悠扬响起,顾允知舒了一口气,他看到自家的大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来人是江城市副市长左援朝,左援朝今年四十一周岁,是江城乃至整个平海政界最年轻的副市长,如果不是李长宇这匹黑马的突然杀出,他早已登上了江城常务副市长的宝座,李长宇的上位,可以说是左援朝顺风顺水的仕途上最大的一次挫败。一直以来他和市长黎国政,和前任市委书记许常德的关系都算融洽,他的侄女左晓晴极有可能成为许常德的儿媳,就在他以为自己成为常务副市长板上钉钉的时候,突然摆了他一道的那个人就是许常德,这让他对政治有了更深的感悟,政治和感情决不能混为一谈。

    左援朝是个不服输的人,在他的眼中政治上只存在两种人,一是盟友,一是敌人,盟友是需要团结的,而敌人是必须抓住一切机会进行打击的,以他现在的地位和能力,最可能打击的就是李长宇,所以他将报复的目标第一个锁定在李长宇的身上,本来他对打击李长宇所报的希望并不大,毕竟李长宇的身后有市委书记洪伟基,有平海省省长许常德,可是事情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当左援朝按照他的计划悄然进行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在帮助他推波助澜,这件事的影响被不断扩大,扩大到他当初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混迹政坛多年的左援朝,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双手的主人,无心插柳柳成荫,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敌人,让他意识到自己和顾书记成为盟友的可能,左援朝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有了机会他就不会轻易放过。

    这已经是左援朝第二次来到顾书记家造访,和上次的冒昧不同,这次左援朝是受到顾允知邀请的,走入顾家的小院,他首先看到了正在草地上踯躅而行的顾养养,上次来得时候,他记得顾养养还是坐着轮椅,现在看来,小妮子已经正处在飞快的康复之中,虽然走的很慢,很艰难,但是已经可以不依靠双拐。

    顾养养笑得很单纯,很可爱,纯净的就像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她主动招呼道:“叔叔好!”虽然她不认识左援朝,可是既然能够被父亲邀请到家里,就证明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顾养养本身就是个礼貌的女孩子。

    左援朝对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马上就产生了好感,他微笑道:“养养吧,我姓左,是江城来的!”

    “江城?那你一定认识张扬了?”顾养养马上想到了张扬。

    左援朝微微一怔,张扬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并不陌生,他对张扬的印象始于嫂子的唠叨,后来听说张扬是李长宇的干儿子,印象而逐渐深刻,想不到顾家千金对这个小子竟然如此熟悉,左援朝马上想到了许多,原本充满希望的内心黯淡了一些,假如张扬为他的义父奔走,未来还很难说。可马上他又否决了这个念头,一个成熟的政治人物是不应该受到家庭的困扰的,除非这个人对他足够重要。

    顾明建也走了过来,他比妹妹的想法要多一些,自从赵蕊雯和程秀秀出事之后,这小子好像突然开了窍,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认为自己应该好好面对生活了,不能继续这么糊里糊涂的混下去,如果在过去,像左援朝这种下级官僚他是看不上眼的,可现在他开始意识到利用老爷子权力的重要性,趁着老爷子身在其位,这两年应该做些什么?他的心中朦朦胧胧有了这个念头,可是还不知道该怎样去做,人际关系是第一步。

    他主动向左援朝伸出手去:“左副市长,幸会幸会,我是顾明建!”

    左援朝慌忙伸出手去,他的手和顾明建很热情的握在一起,用力摇了摇道:“早就听说顾家公子是一表人才,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啊!”

    顾养养在一旁嗤地笑出声来,她觉着左援朝的恭维实在太明显。

    顾明建却感到十分的受用,微笑道:“以后如果去江城,还要左副市长多多照顾!”他是在模仿大姐顾佳彤的口气,生意人的口气,可惜这厮缺乏商场上的历练,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多少显得有些市侩。

    左援朝明白,从自己走入顾家小院的时候,顾允知一定在悄悄看着自己,所以他并不能对顾家子女表现出太多的亲切,热情过头就会有攀龙附凤之嫌,这种人在政治上是让人看不起的。和顾明建寒暄了两句,在顾明建的引领下来到书房外。

    房门并没有关,这是顾允知的习惯,只要他邀请客人前来,书房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顾明建把左援朝送了进去,然后带上了房门。

    左援朝望着沐浴在午后阳光下的顾允知,内心中隐隐觉得有些激动,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顾允知之间如此接近,有种突然找到组织的感觉,自从在常务副市长的竞争中落败,左援朝便处于彷徨之中,郁闷之中,他看不清自己前进的方向,找不到可以倚重的靠山,过去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对领导的关系上做到左右逢源滴水不漏,正是这次的挫折让他认识到,队始终要站得,想要两边都讨好,到最后就会落到不被任何人待见,这次平海大佬主动向他伸出手,拉他进入自己的队伍,左援朝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顾允知微笑道:“坐!”

    左援朝诚惶诚恐的在顾允知对面的位置坐下。

    两人的谈话从家长里短开始,顾允知之所以这样开始谈话是另有一番深意的,一来可以拉近上下级之间的距离,二来可以帮助左援朝冷静镇定下来。

    聊了一会儿,顾允知终于切入了主题,轻声道:“最近我在翻看文件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你的一份关于兴建江城新机场的提案,感觉构想很好。”

    左援朝马上想起,那份提案是自己在当选副市长之后提出的,不过记得当时就遭到许常德的反对,认为他的这份提案不切实际,想不到这份提案居然会被顾允知看到。

    左援朝提出兴建新机场的初衷是为了改变平海北部的落后面貌,最早的构建是兴建一港一机场,改善江城的投资环境,只有拥有了良好的硬件才能吸引更多的投资客,这和许常德重点发展平海北部的观点是相互符合的,可左援朝又想到,顾允知始终坚持重点发展平海南部,以南部的经济发展为龙头带动整个平海发展,他现在说出这件事,是不是要敲打自己?左援朝的神情变得谨慎而拘束。

    顾允知笑道:“平海虽然在全国的经济指数名列前茅,可是省内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也是事实,北部城市落后的面貌就需要你这样有开拓性思维的干部来改变!”

    一句话说得左援朝心里热乎乎的,他很小心的问道:“顾书记,现在中纪委工作组在平海的调查搞得人心惶惶,我个人以为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不利于党内安定团结的局面。”

    顾允知心中暗骂左援朝滑头,整件事煽风点火的就是他,现在的局面肯定是左援朝最喜闻乐见的,偏偏还要装出一幅假惺惺的样子,但顾允知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反感,从另一方面来看,左援朝很懂得把握分寸,所谓政治风暴和政治事件,都是政治人物通过这一类的方式达到自身目的的一种手段,李长宇不是顾允知的仇人,秦清也不是,他们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处境,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站错了队,顾允知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敲打许常德,减弱许常德在平海北部的影响力,甚至重塑自己的班底,顾书记行事的风格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他伸出手去,拿起了茶海中的一杯茶。

    左援朝跟着拿起了另外一杯,他的目光平静中流露出淡淡的尊敬,把握这种分寸是很难的,过了会让人感觉到献媚,少了又会惹人不悦,只有拿捏的恰到好处才会让人感觉到,他对顾允知的尊敬是发自内心,通过这次的事件,他是真真正正领略到了这位平海当家人的实力,简简单单的一件事,便让许常德焦头烂额,让整个江城政坛风雨飘摇,这才是手腕,这才是全局观,左援朝很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站对了队伍,他已经预见到自己将成为这次政治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顾允知慢条斯理的喝着茶,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江城的事情的确不少,我们的有些干部太不懂得自律了。”

    左援朝不明白顾允知为什么会这样说,只能以沉默应对,毕竟平海大佬的内心实在太高深莫测了一些。

    顾允知低声道:“中纪委工作组在江城展开调查工作期间,又有人举报了几件事。”

    左援朝满脸的错愕,看来很多事都是无法彻底操控的。

    顾允知道:“江城制药厂的冯爱莲有重大贪污的嫌疑,这件事已经由省纪委接受调查,黎国正市长生病了,已经表露出无法适应现在工作的意思。”

    左援朝处于深深地震惊之中,身为江城市副市长,冯爱莲的事情他根本没有听说过半点风声,黎国正生病十有是假的,难道说黎国正在妻子的贪污案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对左援朝来说意味着一个莫大的惊喜,可是他又不敢相信,假如市长的位置悬空,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应该是顶替的第一人选,可李长宇本身还处在双规之中,也就是说,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十有要落在自己的头上,不,应该说百分之百要落在自己的头上,不然顾书记也不会单独找自己谈,也不会把这么隐秘的事情吐露给自己。

    顾允知道:“这件事过去以后,有必要在省内开展一次整风运动,让我们的干部清醒一些,让我们这些干部明白,我们是人民的公仆,绝不可以让官僚主义作风抬头!”他深深凝望左援朝一眼:“援朝,省里几个常委都很看好你我也很看重你!”

    左援朝内心充满了激动,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请顾书记放心,我绝不辜负您的期望!”这句话等于是赤luo裸的表忠心了。

    顾允知故意板起面孔道:“不要辜负人民的期望才对!”心中却感到一阵欣慰。

    拔出萝卜带出泥,中国的许多言语中都蕴藏着无穷的智慧,江城市长黎国正一直都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场发生在身边的政治危机,明眼人都看出这次政治风暴是顾允知和许常德之间的博弈,顾允知想要重新将江城的政坛洗牌。

    黎国正并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内心深处还感到有些窃喜,他虽然不属于顾允知的班底,可他和许常德之间的矛盾众所周知,他虽然不是顾允知的朋友,可他是许常德的敌人,这场政治风暴,他本应该属于顾允知团结的对象。拔萝卜带出的泥压根就不应该落在他的身上,可事情往往会有意外,几封匿名举报信直接送到了中纪委工作组的手中,他老婆冯爱莲有重大贪污嫌疑,而且人家举报的有凭有据,中纪委工作组的重点原本在清台山旅游开发的问题上,谁成想中途又有了这个发现,这件事他们交给了平海省纪委,江城的这场政治风暴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在顾佳彤的点拨下,张扬终于意识到发生在江城的这场政治风暴,幕后的真正主谋是顾允知,这让他感到有些绝望,辛辛苦苦跑到香港,帮助国安获得了安家投资没有问题的证明,可到最后他辛苦得来的一切似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张扬似乎领悟到一件事,官场上,有些时候是不需要太多的证据的,他为李长宇感到悲哀,为秦清感到愤怒,他们两个只是这场政治斗争中的炮灰,顾允知真正的目的是要打许常德。

    顾佳彤这两天几乎都和张扬在一起,她看得出张扬的情绪很低落,很消沉,江城发生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她很想帮助张扬,可是这件事并非她能够改变,她并不知道父亲到什么时候才会收手,他最终需要达到的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张扬喝了一口清茶,低声道:“也许我应该去东江和你爸爸见见面!”不等顾佳彤回答,他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没用,他根本不会听我的,我这个小小的副科,在他眼里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对不起”顾佳彤歉然道,她的脸上写满了爱莫能助的表情。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张扬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了一下顾佳彤的俏脸,他苦苦思索着,假如现在能够让邢朝晖拿出那份安老的出资证明,是不是就可以帮助李长宇和秦清从困境中摆脱出来?至少也可以帮助他们减轻责任。张扬甚至想过去找文副总理,可之前他曾经明确向对方表态,自己救文玲并不是为了谋求政治上的照顾,让他主动开口很难,就算开口求助,以文副总理大公无私的性情,也不一定会施以援手。

    顾佳彤轻声道:“官场上的事情不能以片面的角度去看,更不应该把个人的感情过多的参与进去,否则你很难正确的看待问题,也很难看清其中的奥妙!”

    张扬叹了口气,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想对付许常德,可为了对付许常德牺牲两个和自己关系最为密切的人,他心有不甘,这就说明,他在政治上还是软弱的,他学不会有所放弃,难道一个仕途上的成功者,必须要学会放弃感情?张扬陷入深深的迷惘之中。

    顾佳彤柔声劝道:“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们的问题应该不算严重,只是仕途上的暂时挫折,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张扬默默点了点头。

    顾佳彤道:“既然我们无力改变大局的发展,就不要做无谓的尝试,张扬,你已经努力过,只要问心无愧就已经足够了。”

    张扬淡然笑道:“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在仕途上混下去。”

    顾佳彤温婉笑道:“混迹官场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你居然还说不适合,我相信你的郁闷和低沉也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到过去那个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样子。”

    “我有吗?”张扬瞪大了眼睛。

    顾佳彤笑盈盈点了点头,张扬恶狠狠冲了过去,一把将她的娇躯抱了起来,咬牙切齿道:“现在我心里很不爽,我要吃了你!”

    

    自我感觉最近写得很赞,还差五十张月票就要加更八千字了,大家努力了,希望明天能够达成这一目标,呵呵,五十张,八千字,还是挥泪大甩卖!

上一篇:第一百零一章 幕后风云(下) 下一篇:第一百零三章 混血红颜也是祸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