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九十七章豪门恩怨

    张扬道:“这么说。安德铭并不是一个坏人!”

    邢朝晖微笑道:“是不是坏人并不能用我们好恶的标准进行评判,要看他是否损害了国家的利益,港人的利益,而不能看他是否在维护这个家族。我跟你说过,我们人看重的是事实证据。”

    夜莺道:“安德锋卧室内有一台电脑,他的秘密记录有可能记载着这条电脑上。”

    邢朝晖道:“安家的安防措施很好,豪宅的每个角落都安装着摄像头,等到寿宴开始,我们负责干扰保安系统,你们负责潜入安家豪宅,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邢朝晖道:“具体的行动细节由夜莺向你交代,我负责统筹指挥。”

    张扬道:“那啥是不是我做完这件事就算完成任务了?”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件事做完,就没你事儿了,我会安排你眷返回内地,答应你的事情,也会全部兑现。”他不失时机的抛出诱饵,以便更深的把这厮给套出。说完这番话,他站起身来:“我还有其他事,夜莺,剩下的。由你给他交代!”

    邢朝晖走后,夜莺冰蓝色的美眸看了张扬一眼:“现在我要告诉你几条规则,第一就是保密原则,你所参与国安的一切行动计划,都必须严格保守秘密,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

    夜莺又道:“第二,你虽然是临时成员,不过也要记住,个人的利益永远要服从组织的利益,要服从国家的利益,千万不可以把自身的利益凌驾于组织和国家之上。”

    “有点黑社会的意思!”

    夜莺并没有理会张扬的冷嘲热讽:“我会对你进行一些针对性的训练,让你尽量了解到一些谍报工作的常识。”

    

    夜莺带着张扬来到研发部,既然张扬成为组织的临时成员,必要的装备还是要给他的。

    张扬很快就发现国安的出手真的很大方,为了他参加安老的这次寿宴,专门给他准备了衣服,从衬衫到西装,从鞋子到领带全都是顶级品牌,想想自己这个副科级恐怕一辈子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了。

    夜莺把一块欧米伽手表交给张扬,这手表经过专门特制,不但有显示时间的功能,还集合微型照相机,通话器,定位仪。这是因为他们已经了解到安老寿宴当日,是不允许客人携带手机前往的,手表中还有一个激光发射装置,可以用来切割金属,这是从电影007中得到的灵感,研发部居然真的研制成功了。

    张扬把手表带上,不禁笑道:“感觉带上这玩意儿跟戴紧箍咒差不多,意味着以后,我跳不出你们的手掌心。”

    夜莺道:“只是为了方便联系,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也不要把自己的任务想得太过复杂,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你带我进入安家参加这场宴会,掩护我行动,其他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你去过问!”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

    “太复杂的事情你做得了吗?”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夜莺:“我说丫头,刚才救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夜莺淡然笑道:“我是为了完成任务,不用对我心存感激,更不要把我当成救命恩人,不过,你的反应还算敏捷,在那么近的距离下能够逃过杀手的子弹,证明你的头脑还很灵光。”

    张扬有些迷惑道:“既然你都已经看到了为什么不尽早射击?”

    夜莺道:“我要验证一下,头儿选择的人究竟是不是一个蠢蛋!”

    “假如我反应稍稍迟钝了一点。现在岂不是死了?”

    “那就证明你不适合我们的计划,死了也不可惜!”夜莺冷冷道。

    张扬暗骂这小子无情,不过转念一想,干这行的谁他讲究情意啊,相比较而言,张大官人更喜欢官场上的争斗,兵不血刃的斗争才叫艺术,国安的工作虽然也够刺激,不过终日见不得光,连个正常人都不能做,感觉的确差那么一道劲。他微笑道:“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你叫什么?”

    “你问我哪个名字?我有好多身份,好多名字!”

    “现在的!”

    “丽芙,我的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是华人,他们在中东经营石油生意,家族财产在二百亿美元以上。”夜莺拿出自己的一份护照出示给张扬。

    张扬看了看护照上的名字,不过那玩意儿全都是英文,他可不认得,对照了一下照片,应该是夜莺本人,想来这个身份是她编造出来的,应该说是国安编造出来的。

    夜莺道:“后天我会以你女友的身份出席安老的寿宴!”

    张扬瞪大了双眼:“我x,不至于吧,那啥谁会相信啊?”他重生之后,来香港是出得最远的一趟门,就算想认识这种混血女友也没有机会不是?难道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夜莺道:“我们是在北京认识的,我去北京旅游,在故宫游览的时候遇到了你,因为下雨。所以结缘!”

    张扬真是服了国安这帮人编故事的能力,咋听着那么像他和顾佳彤之间的故事,张扬道:“好像有那么点谱了,那啥咱俩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夜莺淡然道:“我是你未婚妻!”

    “啥?”张大官人险些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夜莺表情从容道:“不是你未婚妻,我以什么身份去跟你参加安志远的寿宴啊?你放心,为了国家的利益,我没觉着委屈。”

    “现在是我他委屈,我一世英明就毁在你手里了,以后那些喜欢我的女孩子还不得躲着我走啊?我还没怎么着呢,你就把我定位成一有妇之夫,我冤不冤啊?”

    “没事儿,等这件事过后,我们就分手!现在,我帮你了解一下安志远身边的重要人物!”

    

    虽然已经是午夜过后,安志远仍然没有入睡,他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二儿子安德锋、五儿子安德恒都静静站在那里,两人虽然都已经是成年人,可在父亲面前还保持着极度的恭敬,他们站得很规矩,双手垂落在大腿旁,就像两个聆听老师教诲的小学生。

    安德恒用力抽吸着烟斗,火光不时明灭。映衬着他阴晴不定的脸色,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最近我们安家出了好多事,我想你们应该清楚。”

    安德锋道:“爸,一定是有人在针对我们安家,他们想搞垮我们安家。”

    安志远低声道:“这些年来,我有过不少朋友,也有过不少的仇家,可是我的朋友多数都活着,而我仇家多数已经死了。”他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我金盆洗手二十年,利用二十年的时光来洗白我的底子。知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人回应他。

    安志远的声音陡然变大:“因为你们的爷爷当年曾经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当土匪是没有前途的,做强盗只会让我们的祖上蒙羞,让我们的子孙承受压力和歧视,他让我要光大安家的门楣,过去我也曾经以为黑社会很威风,可是后来我越来越发现,走在这条路上,心会越来越冷,胆子会越来越小,我不是怕自己何时死去,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就算暴死街头,我也了无遗憾,可是我有你们,我有五个儿子,我有妻子,我有这么多可爱的儿孙,我放不下!”

    安志远过了好久方才又道:“你们的母亲死后,我终于明白了这件事,我决定要彻底改变自己的一切,我要从腥风血雨的江湖中跳出来!你们知道这一步我走得是何其艰难吗?知道我为今天付出多少吗?”他犀利的目光猛然锁定在安德锋的身上:“德锋,翔升港口的货物记录呢?”

    安德锋脸色忽然一变,他抿了抿嘴唇道:“都在电脑里,回头我打印好了给您送来。”

    “你是不是以为我老糊涂了?遇到有事发生,只能去装病逃避?安家已经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了?”

    “爸,您怎么这样说?”安德锋脸上从容镇定,可内心却感到惴惴不安,他不知道老爷子听说了什么。

    安志远宽厚的手掌猛然在书桌上拍了一记:“混账!到现在你还敢骗我,你跟三合会暗地里做交易,你协助他们运毒贩毒,你协助他们走私军火,到底有没有这件事?”

    安德锋用力摇了摇头道:“没有,爸,绝对没有!”

    安志远用力抽吸着烟斗,烟斗明灭的频率明显加快了许多,看得出他的情绪在变得激动:“你跟那个王展是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查过他的底子?你知不知道他是三合会的人?”

    安德锋默然无语。过了许久方才道:“爸,我们可以洗白,为什么不允许别人洗白?他也是在做正当生意,王展没有案底,他跟我合作没有什么不妥,既然我们都可以获得利益,对双方都有好处,这种合作我当然会接受!我只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提供码头,我没有做任何的违法经营。”

    “三合会利用王展把你拖下水,让你欲罢不能,让我们安家清清白白的产业平白无故的被抹黑,你太让我失望了。”

    安德锋低声道:“爸,我没参予三合会的任何事情,可是你要知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的经营思路,经营方式已经不再适应,我们安家的产业如此庞大,必须要找到新的着眼点,我要为安家的全局发展考虑。”

    “为了安家?呵呵,你是为了你自己,德锋,不要让我查出你有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情,如果让我知道你大哥的事情跟你有关,我不会放过你,我绝不会放过你!”

    安德锋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爸,我凡事都在为了安家考虑,我不会害家人!”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安德锋还想说什么,安德恒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触怒父亲。

    安志远独自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整个人在一瞬间仿佛又苍老了许多,他拿起电话想要拨打一个号码,可是拨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握着的听筒仿佛重逾千斤,终于他还是挂上了电话,闭上双目,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安家豪宅屋顶的露台上,安德锋、安德恒兄弟二人默默抽着烟,安德锋忽然扔下烟蒂,一把抓住安德恒的衣领:“老五,你早就知道王展的身份是不是?你一直都知道他是三合会的人?”

    安德恒握住他的手腕,脸上带着无辜的笑容:“二哥,我怎么会知道?我几乎和你同时认识他,我对他的了解还不如你多。”

    “如果不是你说调查过他的背景,他没有问题,我怎么会让他租用翔升码头,我们又怎么会和三合会扯上联系?”

    “二哥,你知道的我对生意根本就没有兴趣,我承认可能我的调查有些疏忽,没有发现王展和三合会的关系。”

    安德锋放开了安德恒的衣领,黯然道:“我早就应该想到那几批货有问题,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他神情黯然的向远处走去,望着他的背影,安德恒的双目中陡然闪过一丝冰冷无情的光芒。

    

    心情很糟糕,写作进程缓慢,争取零点前码出一些,希望吧,估计也写不出啥来,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章鱼不离不弃的支持,谢谢!

上一篇:第九十六章 国安在行动 下一篇:第九十八章 豪门恩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