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九十三章山雨欲来

    顾佳彤冷冷道:“自己做的好事以为能够瞒过所有人吗?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明健,这事儿是我逼着张扬说的,当时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跟他在一起呢!”

    顾明建有些愣了,这深更半夜的,你们孤男寡女在一起干吗?这小子头脑中的那点精气神全用到男女关系上了,不过他这么想还刚巧想对路了。

    顾佳彤看到弟弟脸上的猜疑,马上猜到这小子胡思乱想她和张扬的关系了,低声道:“张扬遇到点麻烦,我们在酒吧喝酒呢。”

    “哦!”顾明建嘴里虽然这样说,可心里还是在嘀咕。

    张扬退了出去,顾家的家事他不想跟着多掺和,来到门外看到张如萍坐立不安的来回踱步,不禁笑道:“你不进去帮忙,在外面干什么?”

    张如萍小声道:“我怕我大表姐,张扬,是你告诉她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可从张如萍鄙视的眼神马上意识到,自己这个内奸的角色当定了。

    顾佳彤好好安慰了两位女孩儿一番,又把弟弟叫到外面,让他务必要保证她们的情绪稳定。两人说完话。顾明建把张扬拽到了外面走廊里。

    张扬以为他要找自己算账,慌忙解释道:“这事儿反正已经发生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顾明建忍不住骂道:“瞧你个熊样,给,拿去!”他递给张扬一千三百块钱,这是归还张扬垫付的抢救费,张扬笑道:“算了,反正让我赶上了,就是有缘。”

    “我他不要你钱,你是我什么人啊?”顾明建没好气道。

    人家这么说,张扬也懒得跟他客气,把钱接了过来。

    顾明建向身后看了看然后低声道:“你老实给我交待,大半夜的,你跟我姐怎么遇到了一块儿?”

    “我跟你姐是朋友啊!我也不瞒你,我最近遇到点麻烦事儿,所以求她帮我解决一下。”

    顾明建满脸狐疑的看着他:“你不会找我?”

    张扬笑道:“生意场上的事你有兴趣吗?我x,你别这么看我好不好,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对你姐,我当成自己亲姐姐待,绝不敢有什么坏心思。”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真的很惭愧,都把人家姐姐弄到床上去了,自己这脸皮的确很厚。

    顾明建对张扬的为人当然清楚,这厮刚到东江,就因为和女主播上床差点被人家当成给抓起来。如果不是自己江湖救急,那事儿还不知要闹出多大的风浪。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也比他当初好不到哪里去,这件事要是闹出去,老头子一定会颜面受损,雷霆震怒。顾明建知道张扬鬼主意多,虚心求教道:“我说哥儿们,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张扬低声道:“程秀秀也怀孕了?”

    顾明建摇了摇头道:“你还嫌我麻烦不够多啊,过去她俩都挺好的,互相之间相处融洽,谁知道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说实话,我倒是挺喜欢她们两个的,不过,你也知道,就算我想,我老爷子也不允许我纳妾不是?”

    张扬笑了起来:“其实这事儿很简单,反正是出事了,反正你把她两人都正法过了,做了不怕,就怕不负责任,把事情挑明了。如果她们真的喜欢你,就不至于非得把你害死,非得把你逼上绝路,如果她们能够接受,你就对她们比过去更好。”

    顾明建有些郁闷道:“总不能这样一辈子,拖到最后,我总得面临选择!”

    “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保不准有一天,她们中的一个忽然想通了,或者两个都想通了,这事儿不就解决了,总之你做了坏事,就得承担这件事的后果,过去你能一拖二,现在一样可以啊。”张扬看到顾佳彤走了出来,低声叮嘱道:“别跟你姐说这是我教你的!”

    

    顾佳彤和张扬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返回别墅的途中,顾佳彤忽然骂了张扬一句:“明健都让你给带坏了!”

    张大官人很委屈的说道:“我总共不过见了他几次,干我什么事?”

    “你还有脸说,刚才在医院你教他什么?继续哄下去,那不是要继续害人家两个女孩吗?”

    张扬这才知道顾明建已经把自己给卖了,我x,这厮报复心很重啊,他理直气壮道:“不安稳人家的情绪,难道让她们再自杀啊?这件事要是宣扬出去,我看顾书记的脸上也不好看吧?”

    顾佳彤叹了一口气道:“明健继续这么玩下去也不是办法,以后还会弄出事情来,过几天我想个法子让他离开东江。”

    “那俩女孩怎么办?”

    顾佳彤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让她们冷静冷静。我会想办法给她们一些补偿,她们也答应我明天出院,这件事不会继续闹下去,至于她们以后和明健怎么发展,我也管不着,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奔波了一天顾佳彤的确有些倦了,靠在座椅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车上,身上盖了毛毯,天光已经放亮,张扬却不在身边,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举目望去,发现张扬坐在湖畔的草坪之上,整个人仿佛入定一般,晨雾萦绕,他整个人宛如和天地融为了一体,呼吸缓慢悠长,鼻息之中间断吐出长长的白雾。

    顾佳彤知道张扬在练功,不敢打扰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除去高跟鞋,白嫩晶莹的裸足踩在饱含露珠儿的青草之上,足心混杂着痒痒的沁凉的感觉。残存的睡意顷刻间散的无影无踪,晨风轻轻吹过,略带潮湿的空气拂起顾佳彤黑色的长发,宛如丝缎般飘扬在脑后,张扬听到顾佳彤轻盈的脚步声,缓缓将气流归于丹田,睁开双目,看到顾佳彤临水而立,不事雕琢的绝美气质,宛如钟天地灵秀于一身,让张扬不由得想到诗经中的名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张扬缓步走了过去,展开双臂将顾佳彤拥抱在怀抱之中。顾佳彤向后靠在他的胸膛,轻声道:“平时我忙于生意,很少留意身边的美景,想不到我的生命中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

    张扬低声道:“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美!”

    顾佳彤握住他的双手,遥望远方湖面一点点升起的朝阳,小声道:“我的生命因你而改变!”

    

    生命因张扬而改变的不仅仅是顾佳彤一个,文玲无疑也是其中的一个,她的苏醒让杜天野灰暗的生命重新燃起了希望,现在文玲已经被接到了香山脚下的一家外资康复中心,积极地接受康复治疗。

    张扬离开北京的这几天,杜天野几乎每天都要打一个电话,他对张扬的医术已经到了近乎迷信的地步。

    张扬前脚抵达驻京办,杜天野后脚就找了过来,他见到张扬的时候,张扬刚刚洗完澡,正对着镜子刮胡子。杜天野也不跟他客气,从冰箱里找出一瓶矿泉水猛灌了一气,然后在沙发上坐下道:“你倒是悠闲自在啊,我每天都在盼着你回来给文玲复诊。”

    张扬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孤芳自赏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我发现我越来越有男人味了!”

    杜天野刚含到嘴里的一口水禁不住喷了出来:“我x,你不带那么恶心人的!”

    张扬在他的对面坐下:“杜主任,你这话很伤人自尊啊,搞清楚啊,现在是你找我办事儿,那啥该恭维两句,还是恭维一下,我这人很自信,禁得住表扬。”

    杜天野乐呵呵摇了摇头道:“你长得不错,五官端正,放人堆里还真挑不出多大毛病。”

    张扬皱了皱眉头:“糟践我?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在糟践我?”

    “得,你别自恋了啊,想听奉承话,想听我恭维你,先跟我去给文玲复诊。等复诊完,我请你喝酒,然后可着劲的夸你!”

    张扬知道杜天野关心文玲,他点了点头道:“我这长途劳顿的,你根本不体谅我,重色轻友啊!真是重色轻友!”

    杜天野走过来一把将他从沙发上拖起来:“走,现在就去,这两天我们都等你这位大神医呢。”

    杜天野他们之所以选择这家康复医院,一是因为技术先进,二是因为这里清静,距离杜天野的家也比较近。

    这段时间罗慧宁和杜天野的母亲冯玉梅几乎每天都在康复医院陪护,张扬抵达的时候,她们两人都在,张扬礼貌的向她们分别打了招呼,在两位高官夫人面前,张大官人还是表现出彬彬有礼的君子风度。

    在两位母亲眼中,张扬无疑是他们两家的大恩人,脸上的笑容都充满了感激。和冯玉梅相比,罗慧宁的这种感激表现的更为含蓄,她起身去给张扬泡茶,这细微的举动已经表明了她对张扬的态度,以她的身份和地位能够给别人倒茶,张大官人真是受宠若惊。

    杜天野耐不住性子催着张扬来到文玲身边。

    文玲仍然躺在床上,长期卧床和营养不良,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儿,皮肤苍白而轻薄,血脉的纹理清晰可见,眼睛很大,嘴唇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看起来是粉红色,她望着张扬,露出一个生涩的笑容,声音很小,很微弱:“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

    “谢谢!”

    张扬笑了起来:“玲姐,别跟我客气,我和杜哥是好哥儿们,你要谢就谢他吧!”不显山不露水的跟文玲套了个近乎,同时又点名了自己和杜天野的关系,张大官人在人际相处之上已经表现的越来越老道成熟。

    文玲粉红色的嘴唇艰难的弯了弯,杜天野走了过去,体贴的抱起她,在她的后背加了一个垫子。

    文玲的体温仍然偏低一些,张扬的指尖触及其上,感到触手微凉,她的脉搏仍然细弱,不过比起之前要强劲许多,张扬双眉皱起,如果想要加速文玲痊愈的速度,必须要有高手不断的用内力帮助她打通经脉,以加速进程,不过眼前既拥有内力又精通医理的高手显然只有他一个,可是他在第一次为文玲治病的时候内力已经过度损耗,险些把命搭进去,现在是无论如何不会冒险了,文玲已经没有任何的危险,只是病程迁延的时日要稍稍长一些。

    外资医院的康复条件相当先进,张扬了解了一下,也认同他们的诊疗方案,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由内着手,用药物稳固文玲身体的根源,让她的体质慢慢恢复。

    张扬在休息室开药方的时候,罗慧宁来到他面前。张扬慌忙起身,罗慧宁笑道:“不用客气,你继续,我只是想问你几句话。”

    张扬这才坐下。

    罗慧宁在张扬写得那张方子上瞥了一眼,却见张扬的字体鸾漂凤泊,龙飞凤舞,不禁赞道:“想不到你还写得一手好字!”

    张扬笑道:“我对书法有些兴趣,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喜欢写上两笔。”

    罗慧宁拿起张扬写完的方子看了看,轻声道:“我也喜欢书画,师从天池先生,改日有机会我带你去拜访他老人家,让他给你指点一二。”

    张扬连忙称谢。

    罗慧宁道:“张扬,照你看,我女儿还有多少时日能够康复?”罗慧宁所说的是彻底康复,是文玲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张扬道:“如果她的意志足够顽强,能够坚持进行康复训练,再加上我给她开得药物,一年内应该可以下地行走,至于完全恢复正常,可能要有两年。”

    罗慧宁松了一口气,对她而言两年算不上很长,毕竟女儿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整整十年,比起这十年的煎熬,两年根本算不上什么,她已经适应了等待。

    这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妈!”

    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走入休息室,他叫文浩南,是文国权和罗慧宁的儿子,是空军某部军官,目前在国防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已经是大校军衔,他比文玲小两岁,姐姐文玲成为植物人后,他就成为父母最大的希望,而文浩南也的确很争气,在同龄人中十分优秀,不但拥有超强的专业能力,而且待人接物拥有着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罗慧宁温婉笑道:“浩南,你来得正好,这是张扬!”

    文浩南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张扬和他握了握,文浩南已经听说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不过他并没有想到张扬这么年轻,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拥有这样的医术,实在让人有点不敢相信,他听李伟提起过,张扬武功不凡,文浩南也擅长搏击散打,对于高手他总是很欣赏的。文浩南笑道:“听说你武功不错,有时间讨教两招!”

    “你这小子,见了面就要跟人家切磋,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罗慧宁不无嗔怪道。

    张扬笑道:“我那两手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别拿出来显摆了!”

    文浩南也只是说说,并没有真正想和张扬切磋的意思,罗慧宁去看护女儿了,文浩南陪着张扬坐下,随便聊了几句,谈起张扬的工作,谈起北京的风物,文浩南说话很老道,让人感觉到滴水不漏,老成持重,不过却少了年轻人应有的朝气,张扬不喜欢跟他交谈,他感觉到文浩南太事故老道,事故到你很难找出他的缺点,就像一个千年得道的老妖。文浩南心机太深,时刻都把自己的内心藏起来,跟这种人很难拉近距离。

    杜天野也走了进来,他和文玲相恋多年,可是对这个未来兴子始终都有种生疏感,主要是因为缺少交流的缘故。

    文浩南起身道:“你们两个聊,我先走了!”

    杜天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微笑道:“别急啊!已经中午了,吃晚饭再走!”

    文浩南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三人来到距离康复医院不远处的乡野人家,杜天野从车里拿了两瓶茅台,点了几道特色小菜,他是诚心诚意的想答谢张扬,如果没有张扬帮忙,文玲还不知道要昏迷多少时候。

    文浩南滴酒不沾,向服务员要了一杯矿泉水。杜天野知道他的习惯也不勉强他,和张扬倒满酒,畅怀喝了起来,也许因为文浩南的存在,气氛总显得有些压抑,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很识趣,不想因自己的存在而影响到两人的交谈,很快就要了一碗面条,吃完后起身告辞离去。

    望着文浩南远走的背影,张扬不禁笑道:“你这个兴子很特别!”

    杜天野笑了笑:“有什么特别?”

    “感觉暮气沉沉的,像个老头子,一点青春活力都没有。”

    杜天野哈哈大笑道:“他平日里都是很少说话的,不过他的头脑很灵活,心机很深,以后在政坛上肯定会比你我走得远。”

    张扬充满同感道:“那是他有个好爹!”

    杜天野听出了他潜在的不服气,把酒杯放下:“我x,你小子别用带色眼睛看我们这帮干部子弟行吗?虽然我们有长辈助力,可如果自己不是那块材料,怎么帮也是没用的。”

    “扶不起的阿斗多了,不过就算扶不起,很多人一样坐在黄金马桶上。”

    “别恶心人了行吗?”杜天野跟张扬干了一杯,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电话:“喂!”听了一会儿,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既然决定了,那我明天就去江城!”

    张扬微微一怔,杜天野要去江城?他马上想起杜天野现在的职位,这厮是中纪委五室的主任,他去哪里哪里准没有好事。原本张扬对杜天野的工作是不感冒的,可他在前来北京之前,李长宇告诉他的那件事让他对杜天野的话十分警觉,等杜天野挂上电话,缓缓放下酒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你要去江城啊!要不要我安排朋友接待你一下?”

    杜天野笑着摇了摇头道:“公事,最近有许多检举你们市领导的匿名信,我这次去是为了调查一下情况。

    张扬本想继续深入打听一下,可是杜天野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和杜天野分手之后,张扬一颗心颇不平静,李长宇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惶恐,已经让张扬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从杜天野刚才的话里,已经可以推测出,现在中纪委也要介入,虽然不能确定这件事和安老的投资事件有关,可是两件事凑在一个时间段,就不能不让张扬感到担心,他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先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

    秦清当晚来到了驻京办,她已经在外面吃过了晚餐,似乎刻意躲开和张扬共进晚餐的机会。

    两人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张扬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向秦清说了,秦清对这件事至今还是一无所知,当她听张扬说完这件事的前后始末,整个人顿时沉默了下去,假如张扬所说的情况一切属实,这对她而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清台山旅游开发虽然是李长宇一手牵头,可最后负责签约的是她,就算不用负主要责任,连带责任肯定是少不了的,行走在仕途上真是步步惊心,下面就是刀山火海,就是万丈深渊,稍不小心就会失足跌落下去,永世不得翻身。

    张扬低声道:“这几天我试着和安语晨联系,可是始终打不通她的电话。”

    秦清点了点头,她想起自己曾经留有安德恒的电话,轻声道:“我和安德恒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消息。”,她找出电话号码,当着张扬的面给安德恒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诧异的是,安德恒的手机也处于停机状态,秦清和张扬对望着,他们都感觉到事情正在朝着最坏的方向演变而去。

    张扬从秦清双眸的深处读到她内心的忧虑,轻声劝慰道:“你放心,我一定眷搞清这件事,不会让安家投资的事情牵连到你,如果真的出了事情,我会把整件事承担下来,毕竟安老投资清台山是我牵得头!要追究责任,第一责任人也是我。”

    秦清当然明白,这件事如果追究责任,和张扬关系不大,就算他想承担,也没有资格承担这件事,以他目前的官位来说,分量还远远不够。不过张扬的肺腑之言仍然让她有些感动,虽然她在刻意逃避着张扬,可每到风雨来临之时,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秦清是个坚强的女人,可是在她心底深处还是想找一个坚实的肩膀依靠,只有张扬才能让她感觉到那种安全感,她轻轻抿了抿嘴唇:“张扬,我对仕途看得已经越来越淡了,官场中的勾心斗角已经让我感到厌烦。大不了,这个县长我不干了!”

    张扬还是第一次听到秦清吐露对政治的不满,这番话流露出她对前途的悲观,他笑了笑道:“二十七岁的处级干部,你的仕途一片光明,这么放弃是不是太可惜了?再说了,这件事未必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严重,也许能够顺利渡过呢嗯,一定可以顺利渡过,咱们两人不是一起闯过了许多的风风雨雨吗?我福星高照,你跟在我身边一定没事!”

    秦清俏脸微微有些发红,这次她前所未有的没有表示抗议,在她心中,只要有张扬陪在身边,再大的风雨也无所畏惧。秦清此刻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期待和喜悦中又带着隐隐的害怕,她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对张扬的依赖感已经越来越强烈了,这样发展下去,终有一日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会失去理智。

    冷静之后的秦清小声道:“明天我会返回春阳,了解一下事情的进展。”

    “也好,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去找李长宇问一问。”

    秦清却摇了摇头,张扬在政治上毕竟还是有些幼稚,这种关键时候,每个人最想做的就是自保,想要和李长宇联手抵御这场政治风暴,可能性几乎为零,她淡然笑道:“做好自己,但求问心无愧,张扬,现在我忽然发现当初把你从招商办踢出去,是个极其明智的决定。”

    从秦清的这句话张扬意识到她已经决定不让自己牵涉到这个麻烦中来,张扬静静看着秦清,望着她眼中坚定的目光,心中生出无尽柔情,他大胆的伸出手去,握住秦清雪白的纤手,用自己的掌心温暖着她。

    秦清没有说话,任由张扬握着自己,她没有挣扎,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默默看着,不知过了多久,秦清方才道:“有些事如果不能改变,就不要勉强自己,这是一潭浑水,你最好选择旁观!”

    张扬一字一句道:“你有事,我永远不可能袖手旁观!”

    

    东江宁静路9号小楼内,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正在擦拭他博古架上的瓷器,他喜欢收藏瓷器,不过却没有什么精品,以他的官位如果想要得到,根本不用愁藏品的来源,可顾允知从不接受任何人的馈赠,他所有的藏品都是自己亲手淘来的,现在擦拭的是他最喜欢的明朝青花瓷瓶,当初花了他两千块买来的,不过这瓷瓶上有一个小小的缺口,正是这个缺口影响了整个瓷器的价值,事实上顾允知的藏品大都带有瑕疵,他并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认为残缺也是一种独特的美。

    顾佳彤端着刚刚沏好的茶来到书房前,敲了敲敞开的房门,这才走进来。

    顾允知小心地把瓷瓶摆放回原位,然后回到书桌前坐下,接过女儿递来的茶杯,品了一口清茶,慢条斯理道:“最近你很忙啊,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你人!”

    顾佳彤笑着来到顾允知的身后,轻轻为他揉捏着肩头:“爸,我最近生意忙啊,最近正着手搞两个项目。”

    顾允知对女儿的生意向来抱着不闻不问的态度,不过今天却有些一反常态,低声道:“听你弟弟说,你要去北京搞餐饮?”

    顾佳彤点了点头:“算个尝试吧,跟春阳驻京办合作,应该是稳赚不赔。”

    顾允知慢慢放下茶杯道:“你有空也要多关心一下明健,这小子终日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人?”

    “我管不了他,他最信的就是张德放,有空你让张德放多引导引导他吧!”

    顾允知皱了皱眉头,他并不赞同儿子和张德放走得太近,毕竟他对张德放在东江警务系统内的口碑有所耳闻,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儿子整天跟他混在一起,学不到什么好事,顾允知当然懂得这个道理。

    顾佳彤道:“爸,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当真啊,张德放那个家伙满脑子的鬼主意,我不喜欢,这样,我新近跟人合作了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我让明健去负责。”

    顾允知微微一怔:“房地产?你要搞房地产?”

    “是啊,我一个朋友是做房产的,他跟我合作,正想把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皮拿下来呢,准备在那里建设东江,乃是平海的第一商业大厦,成为东江新的商业地标。”

    顾允知唇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他知道女儿不会平白无故在自己面前说起这件事,让明健参予进去,更证明女儿在筹谋什么事,老道的顾允知轻易就推测出东江纺织百货商场这块地皮可能会有麻烦,女儿的合作方十有是想利用她对自己的影响力,顾允知低声道:“真的决定去做了?”

    顾佳彤点了点头:“跟我合作的是王学海,爸,您应该认识。”

    顾允知想了想,他的记忆力十分惊人,只要是见过的人经过的事基本上可以做到过目不忘:“王部长的儿子?好像他的生意做得很大。”他提醒女儿道:“做任何事都要深思熟虑,都要按照规程办事,你是我的女儿,你的身份会带给你许多便利,同样也会带给你不少的麻烦。”

    “爸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

    顾允知呵呵笑了起来:“我是个怕麻烦的人吗?佳彤,我了解你,我知道你做事很理智,对你的事业我很放心。”这句话还有另一层含义,对女儿的事业放心,可对她的家庭却是大大的不放心。

    顾佳彤觉察到父亲想把话题转移到家庭上,她马上做出回避,轻声道:“爸,我听说清台山旅游开发的项目已经暂停了,那个项目很好,如果港方撤资,我有几个朋友有兴趣介入。”顾佳彤在旁敲侧击,意在询问这件事的具体情况。

    顾允知道:“那件事很复杂,你不要参予这件事!”他说得很果断,这样的语气让顾佳彤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轻声道:“爸,怎么了?”

    顾允知并不想讲得太多,摇了摇头道:“你做你的生意,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明白,也无需搞明白!”知女莫若父,他才不会相信女儿有朋友要投资清台山旅游项目,肯定江城涉及其中的官员辗转找到了女儿,想从他这里探听一些具体的口风。

    顾佳彤对这样的回答很不甘心,小声道:“爸,安志远是不是出事了?”

    顾允知微笑道:“这些事有纪委处理,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我也不知道!”

    

    今天十号了,转眼又到中旬,不少书友的第二张月票已经产生了吧,章鱼打劫一下,从现在开始592张月票计算,超过五十张章鱼更新四千字,超过一百张就是八千字,多了累加,到今晚零点前有效!

上一篇:第九十二章 兄弟是用来卖的 下一篇:第九十四章 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