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八十五章金针刺(上)

    秦清轻轻咬了咬下唇:“张扬,别惹事,假如我没有认错,文玲的父亲应该是文副总理!”

    张扬内心一震,这才想起新闻联播中经常可以看到那个身影,他探头又仔细看了看,越看这身影越像,这杜天野也是个混蛋,干嘛不把事情说清楚,弄得自己稀里糊涂的跟着他蹚浑水,幸亏刚才秦清及时制止了他,否则这件事今天很可能闹得无法收场。这种级别的高官,在张扬的眼中无疑是高山仰止的存在,他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根本不可能跟人家如此接近。张扬的脑筋加速转动了起来,假如自己能够结识文副总理,那么以后自己的仕途之路岂不是一帆风顺,别说小小的春阳官场,就算平海政坛又有谁敢轻易撼动自己?眼前这个最好的机缘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假如他能够把沉睡的文玲唤醒,那么他就是文家的大恩人,他就是杜天野的大恩人,我x,同时多了两个政治上强有力的靠山,张扬为自己的如意算盘而欣喜若狂,唇角露出悠然神往的笑意。

    此时病房内杜天野正在经历着一场有生以来最为艰难的选择,望着文玲苍白的面孔,他心如刀绞,这十年,文玲都是依靠输液在维持着生命,她的皮肤看起来有些透明,血管的脉络清晰可见,文国权伸出大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面孔,低声道:“天野,这十年,你对小玲一直不离不弃,我看得到,你罗阿姨也看得到,我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我们不想小玲继续痛苦下去,十年了,我们为了自己的希望而一直让她遭受煎熬,现在已经证明,这希望根本就不存在,我不可以让小玲继续承受下去,我想让她得到解脱。”

    杜天野用力摇了摇头:“不!她还活着,她一定可以醒来!”

    文国权猛然回过身,方方正正的面庞之上充满了悲悯之色,他一把抓住杜天野的肩膀,把他拉到文玲的面前,大声道:“你看清楚,这是我的女儿,我比你更不愿放弃,可是你看看她的样子,你是一个男人,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应该让她得到解脱!”

    杜天野的眼睛红了,他大吼.着:“不!我不同意,你们可以放弃,我不会放弃,就算有十亿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等!”

    文国权点了点头,忽然扬起手,给.了杜天野一个响亮的耳光,他站起身:“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一个真正的男人要做的不是逃避,而是面对!”

    罗慧宁望着两个悲伤的男人,.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房间内沉重的气氛,转身走出门外,逃也似的来到走廊尽头的窗前,望着窗外的夜空,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耳边响起轻盈的脚步声,秦清晶莹如玉的纤手伸了过来,递给她一张纸巾。罗慧宁接过纸巾,背过身去,擦干眼泪。

    回过头,看到秦清的身边还有一个满脸笑容的青.年男子,这种时候,还有人有心情笑成这个样子,罗慧宁就算再好的涵养也不禁产生了一阵反感,她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个一脸没心没肺笑容的家伙自然是张扬,他可.不愿意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这厮现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他还没有为文玲诊脉,做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张扬脸上笑得虽然轻松,可内心也在激烈的交战着,想当初在大隋朝那会儿,自己就是因为给隋炀帝的爱妃治病,最后反而被人家给弄死了。所以张扬和这种大官接触的时候,心情还是忐忑不安的,过去的惨痛经历告诉他,拍马屁也是要技巧的,拍好了以后自己或许可以前程似锦,如果一个不小心,拍错了地方,恐怕连后悔药都没地儿买去。

    张扬道:“罗阿姨您好,我是杜天野的好朋友,这次.是专程来探望文玲的。”

    罗慧宁对这个.主动套近乎的家伙没有太多的好感,低声道:“谢谢你的好意!”说完她转身向病房走去,张扬并没有因为她冷淡的态度而放弃,跟上去道:“罗阿姨,我有个不情之请,我家世代都是中医,对一些疑难杂症有些偏方,能不能让我看看您女儿的病情,也许我有办法救她!”

    罗慧宁瞪大了眼睛,她并没有觉得张扬提出的要求太过突兀,或许是因为刚才亲眼看到张扬和两名警卫交手的情景,所以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江湖术士。

    张扬看到罗慧宁没有说话,还以为她不相信自己,低声道:“让我试试,就算不成功,您女儿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罗慧宁看了看张扬,一言不发的走入病房内。

    张扬自然不能冒失的跟进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秦清轻轻牵了牵他的手臂:“走吧,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们并不适合留在这里。”从张扬刚才的表现,她已经猜到了这厮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她虽然不赞同张扬的这种做法,可是在官场上已经见惯了种种的趋炎附势,也没有感到太多的反感,看到罗慧宁对张扬的排斥,秦清意识到张扬想通过医术和文家套近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及早点醒他不要自找难看。

    

    罗慧宁离开的这段时间,病房内始终处于寂静之中,文国权站在那里,杜天野握着文玲的手,双眼通红,他的内心在激烈的交战着,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嘶哑着声音道:“文叔叔我尊重你们的决定”他忽然有种近乎虚脱的感觉,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文国权走了过去,宽大的手掌轻轻拍了拍杜天野的肩头:“小玲会明白”

    “天野,你心中是不是还有希望?”罗慧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杜天野的嘴唇抽动了一下,他不甘心,一直以来都是文玲苏醒这个希望在支持着他,假如这个希望破灭,他无法想象自己是否还有未来,他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

    罗慧宁轻声道:“天野,我准备再给你一次机会!”

    杜天野猛然睁开双眼,他不知罗慧宁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文国权的目光中也充满了错愕,他不知道妻子说出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罗慧宁道:“我相信你找他过来,一定有你的理由,假如让你就此放弃,你一定会心有不甘,也许这件事将困扰你一生一世,如果小玲知道,她也一定不想你难过,我答应你,让他见见小玲!”

    杜天野浑浑噩噩的站起身,他真的有些糊涂了,他不知道罗慧宁在说什么,喃喃道:“罗阿姨”

    文国权两道剑眉拧在一起,凭心而论,他已经不忍心看着女儿继续在人世间挣扎下去了,也许天国才是女儿解脱的唯一办法,放弃治疗是他和妻子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以为害怕杜天野反对,所以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他,谁想到最后还是被他知道,他更没有想到最后一刻,妻子居然又改变了初衷,可能妻子不仅仅是在给杜天野一个机会,也在给她自己一个机会。

    

    直到张扬走入病房的那一刻,杜天野还没有反应过来,张扬很礼貌的向文国权打了一个招呼,这厮也乖巧得很,没叫人家的官衔,直接学着杜天野那样叫了一声叔叔:“文叔叔,我是天野的好朋友,这次专门来为文玲治病的!”

    杜天野懵了,他啥时候让张扬过来给文玲治病啊,这厮真能编,他现在心情虽然纷乱如麻,可头脑中还是存在理性的,在官场中混久了,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到,张扬在利用机会接近文国权,这让杜天野感到一丝小小的不快,可是他马上又想到,文玲已经昏睡了十年,他和张扬接触虽然不久,可是根据他的了解,张扬应该不是一个傻子,不是一个为了前程不考虑后果的愣头青,他敢说这样的大话,难道真的身怀绝技?想起刚才张扬对付两名警卫的表现,杜天野的心头竟然萌生了一丝希望,也许张扬真的有不为他所知的本领呢,有道是病急乱投医,杜天野现在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无论张扬的出发点何在?无论张扬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他都会选择让张扬尝试一下。

    文国权让到一旁,张扬表面上笑得从容镇定,可内心中仍然不免有些忐忑,这是他重生以来面对过的最高官员,从文国权的身上,他感受到类似于顾允知的那种威压,不过气势更盛,虽然文国权的表情十分的和蔼,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可是那种超人一等的气势仍然在无形中威压着别人的内心。

    张扬的表现也让文国权啧啧称奇,一个年轻人在自己的面前不卑不亢,镇定自若,单单是这份心态已经难能可贵。

    张扬向仍然处于震骇中的杜天野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开文玲的手腕。杜天野握了握文玲微凉的小手,这才郑重将她的手交到张扬的手中。

    张扬诊脉的方式十分奇怪,先是用一根手指搭在文玲的脉搏之上,然后变成两根,三根,最后除了拇指以外的四根手指全都搭了上去,两道剑眉渐渐皱起,文玲的脉息微弱,近乎于濒死状态,约莫过了十分钟左右,张扬这才放开文玲的手腕,缓缓睁开双目。

    “怎样?”杜天野关切道。

    张扬叹了口气,低声道:“如果说人体内的经脉是一条奔腾的江河,文玲的脉息已经成为一潭死水,十年的沉睡已经让这条江河淤积,她的性命已经不久于人世”

    杜天野的双眼中充满悲痛之色。

    罗慧宁毕竟是女人,听到这个结果禁不住无声啜泣。

    文国权本来对张扬就没有抱有希望,这样的结果他早已预料到,低声道:“人命天注定,既然无力挽回,罢了”以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到了绝望之时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张扬话锋一转:“好在她遇到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双目熠熠生辉,闪烁着自信的光芒,所有人都感受到他身上强大的信心,竟然没有人以为他是在吹嘘。

    文国权仔细打量着张扬,直到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这才道:“你有几分把握?”

    张扬的目光落在文玲的脸上:“我需要一个助手,在我治疗的时候,我不希望其他人围观,而且我给她治病的事情,也不可以将这件事泄露给外人知道,如果你们答应,我这就准备为她治病。”这正是张扬的聪明之处,他如果成功救治文玲,无疑就成为文家的大恩人,文国权不得不领情,可以他的身份和位置,未必希望这件事被传的沸沸扬扬,众所周之,张扬抢先提出这件事,等于间接表明,我救文玲并非是想巴结你,也不想让你为我做什么,这和他当初对待顾允知如出一辙,不过这么简单的方法,却轻易获得了文国权的好感。做人做到一定的境界,很多事情根本就不要说出来,在文国权看来,这小伙子很懂事,很明白,他缓缓点了点头。

    张扬需要的助手就是秦清,秦清对医术可谓是一无所知,等到其他人全部离开了病房,秦清方才将心中的疑虑说出:“喂,你搞什么?我什么也不懂,你让我留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啊!”

    “除了你以外,其他人我都信不过,我要用内力帮助她打通经脉,其间免不了要有些身体接触,你留在这里,也能证明我的清白!”

    秦清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张扬,她终于忍不住道:“张扬,你知道刚才是谁吗?”其实这句话她也知道等于白问,能让这厮如此卖力的去救人,肯定是已经认出了文国权,他在利用这件事把握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寻找一座政治上的超级大靠山。

    张扬的脸上流露出悲天悯人的动人表情:“我只是被杜天野和她的真挚感情所打动,十年的等待,我怎忍心看着他们人鬼相隔,就算是冒险,就算是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一样要尝试一下,我想帮他们”

    秦清却觉着他这句话最多有三分真实的成分,因为这厮压根和高尚的道德情操不搭界,无论怎样拿捏表情,总有那么一股子虚伪的成分在内。

    张扬停顿了一下又道:“假如我出了事,你会不会等我?”

    秦清俏脸一热,一双美眸中流露出的光芒却宛如秋日潭水一般冰冷:“我和你没有那份交情!”拒绝,毫无情面的拒绝。

    张扬却丝毫没有觉着尴尬,脸上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那啥这世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张大官人无疑是个爱面子的人,在女人面前尤其爱面子,在心爱女人的面前,格外的要面子,所以脸皮的厚度也是无限增加。

    秦清不想跟他继续在感情的话题上纠缠下去,小声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假如在过去那会儿,我应该能够把她唤醒,可现在我的内力至多剩下三成,所以必须要全力以赴,救醒她的把握应该有百分之一吧!”

    “百分之一?”秦清满脸都是错愕的神情。

    张扬笑道:“自古华山一条路,假如我走对了,那么就是百分之百,如果走不对,估计文玲的性命今晚就会玩完。”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秦清的语气充满了无奈。

    “我喜欢你担心我!”

    “打住!”秦清俏脸含威道。

    张扬盯住秦清剪水双眸,微笑道:“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看得出,你喜欢我,那啥给我一点鼓励,我这一出手,还不知道会不会把自个儿搭进去。”这厮脸上此刻的表情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

    秦清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她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起勇气,小声道:“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如果真的没有把握,没有人会怪你”

    

    三月一号第一天,兄弟姐们们,咱们有保底月票的全部砸过来,我强调下,大家别烦,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嗯呐,我好需要!!!!!

上一篇:第八十四章 大院子女(下) 下一篇:第八十五章 金针刺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