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七十九章张扬的领悟

    秦清一张俏脸蒙上一层醉人的嫣红,她心中暗骂这厮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种时候,居然还要这样说话,原本郑重其事的气氛被他搞得也有些暧昧了,可是秦清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没有因此而动怒,反而心中有一丝淡淡的欣喜,她轻轻咳嗽了一声道:“这件事先不要说出去,我想你先放一段长假,国庆后再前往北京上任。”秦清也明白暂避风头的重要性,希望利用时间可以化解张扬眼前的窘境,她之所以这么早告诉张扬这件事,则是害怕张扬因为不公正的待遇而控制不住自身情绪,闹出什么事情来。究其原因,还是她在意张扬的感受。

    张扬明白秦清的苦心,想起之前自己对她的误解不禁感到有些内疚,秦清由始至终都站在自己的身边,她从未因为压力而改变过,在这个四面楚歌的时候,连李长宇都选择明哲保身的旁观者态度,秦清对自己的维护更显得难能可贵,张扬从来都不喜欢依靠女人,越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他越不想让秦清承受这样的压力,然而他又不忍心拒绝秦清的好意,张扬脑子里已经开始自责,正是因为他的缘故而给周围人带来了这么多的困扰,浮躁多日的心情突然在此刻完全冷静了下来,他开始反思自己在东江所做的一切,人在得意的时候往往分不清自己的位置,张大官人也未能免俗,他可以在春阳无所顾忌的做事,可是在东江,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虾米,随便一朵浪花就可以打得他晕头转向,是要和浪花抗争到底,还是选择顺势而行?张扬终于开始考虑这个实际的问题,在他根基尚未稳固的前提下,顺势而行方才是正本,想要逆流而上,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秦清看到张扬许久没有说话,以为他心里仍然无法接受前往驻京办的安排,轻声道:“其实前往驻京办也是一件好事,你可以借此机会疏通一下和上下级方方面面的关系,要知道京城是天底下关系层面最错综复杂的地方,你去锤炼一下,对你未来的发展会有好处。而且可以暂时躲过眼前的风头,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能屈能伸,忍一时之气绝不是什么示弱,拳头缩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

    “我只是担心你,我不想你为我承受太大的压力。”

    张扬流露出的真情让秦清心中一阵感动,她不想让张扬以为自己为他付出太多,淡然道:“让你前往驻京办,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也是县政府几位常委商量后的决定,你一定要珍惜这次的机会,京城水深,你凡事不可以像过去那样率性而为,否则很快就会被碰得头破血流。”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多少也有了一些感悟。”

    秦清才不会相信他的话呢,.感悟?他要是能有感悟才怪?她本想询问张扬在省城的事情,可话到唇边,终于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她意识到在自己的潜意识深处从未相信张扬会这样做,她不相信张扬会如此放纵自己的生活。

    两人这次的相聚气氛并不轻松,.一向谈笑风生的张扬也变得拘谨沉默了许多,正如他自己所说,经历了这么多事,他突然有了感悟。

    

    妇幼保健院院长严世东,院党.委书记张扬同时被停职,这在原本就不大的春阳掀起了一场波澜,很快就有许多不同的版本流传于街头巷尾,其中传得最广的就是两人在妇幼保健院的病房大楼建设工作中被查出了很严重的经济问题,所以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这场风波的最大受益者是赵新红,她从过去那个毫无实权的副院长,一跃成为妇幼保健院的代理院长,把医院大全掌握在手中。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严世东很不幸的成为那个栽树者,张扬的反戈一击,把他拖入了困境之中,原本严世东还指望着在大楼工程上狠狠捞了一票,现在只能是竹篮打水一痴了。

    张扬在和秦清那晚的长谈之后,一颗浮躁的内心.居然平静了下来,这段时间,他选择病假休息,主要是为了躲避各方面针对他的攻击,所谓的几起投诉和告发大都是查无实据,张扬虽然做事高调嚣张了一点,可他在财务上干净得很,县委书记杨守义想在这方面动他,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其结果自然会是不了了之。让杨守义郁闷的是,张扬新近又从他弟弟杨守成的手中弄走了五万块,杨守成这钱掏得心甘情愿,人家是买命钱。

    张扬也知道杨守义在自己背后动的这些手脚,不.过按照他了解到的情况,杨守义之所以对付自己,那是因为身后还有人指使,在目前不利的情况下,张扬决定先放一放,虽然不知道这个潜在的敌人是谁,可是他已经充分意识到对方的实力,这是个实力强大到连李长宇都要保持缄默的对手,张扬不知自己为何会得罪这样的人物。在还不清楚对手是谁的情况下就已经落尽下风,这是张扬重生以来还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次的挫折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单凭武功和医术并不能在这世上横行无忌,尤其是官场之上,能力未必代表实力,自己在浩瀚官场之中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这样的意识并没有让张扬感到颓丧和挫败,反而让他更加产生了进取心,他要学会借势和借力,在挫折和斗争中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他默认了秦清的安排,把这次前往驻京办当成平静心绪和磨砺自身的一次过程。

    张扬病假期间表现的安分守己,对纪委的几次.调查也前所未有的配合,不过纪委方面也只是调查了几次便偃旗息鼓,在经济上张扬的确没有太多的问题,查他在招商办工作的时候,虽然查到安家送给他一部手机,可那手机至今还是安语晨的户头,也就是说,人家爱给他用,这跟贪污受贿压根联系不上,至于张扬的私车问题,他现在使用的这辆车是牛文强的户头,过去那辆压根就是报废车,最多算他个交通违规,这种错误只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并不涉及太多的原则。调查妇幼保健院的医疗美容中心更是激怒了楚嫣然,她二话不说就让工程停工,威胁要将资金全部撤出医院,原本撤资算不上啥大事,可问题是这件事捅到了市委书记洪伟基那里,洪伟基对张扬事件不以为意,可是对楚嫣然撤资却是大动肝火,一个电话打到杨守义那里把他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顿,几乎在同时,远在香港的安老也向江城市委表达出自己对调查张扬的不满。

    

    江城市委市政.府联合办公大楼,九楼五号房内,市委书记洪伟基脸色铁青的挂上电话,他愤然道:“胡闹!我们辛辛苦苦的招商引资,资金刚刚到位,他们这边就玩政治运动,干什么?查什么?以为还是文革吗?”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此时正坐在洪伟基的对面,他这次过来本来是汇报工作的,刚巧看到了洪伟基呵斥杨守义的一幕,他不动声色的抽出一支中华递给了洪伟基,先帮洪伟基点燃,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支,两人都是老烟枪,默不做声的抽了几口烟,洪伟基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刚才还是暴风骤雨,一转眼间已经是风平浪静,普通人的眼里这位江城市新任市委书记性情耿直刚烈,快意恩仇,可李长宇却知道,这位老同学是用这种方式掩饰他深不可测的城府,洪伟基弹了弹烟灰道:“一个副科级干部,能量倒是不小,知不知道这两天有谁给我打电话了?”

    李长宇知道老同学绝不会突然提起这件事,更不会不知道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在不明确洪伟基的态度之前,李长宇不会轻易开口。

    洪伟基道:“安老为他鸣不平在意料之中,可是庶区司令、政委、轮番给我打电话,今天上午,江城军分区司令冯中南直接过来找我,问我春阳妇幼保健院投资的事情,你说说,一笔不足三百万的投资,怎么会吸引这么多军方人物的关注?而且军队向来不问地方的政事,他们肯迈出这一步,绝不是普通的关系”

    李长宇用力抽了一口烟。

    洪伟基望着自己的老同学,他始终认为李长宇比自己的心机还要深一些,不过好在他们两人之间相处的一直都很默契,李长宇是个聪明人,他清楚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也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至少在目前,他甘心给洪伟基当绿叶,这一点是极为难能可贵的。洪伟基也清楚李长宇对这些背后的关系都十分清楚,因此也有些小小的怨念,既然你知道这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为什么不给我提个醒?这证明你对我还有所保留,你没有全心全意的对我。

    李长宇低声道:“张扬是我的世侄,他的个人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楚嫣然是他的女朋友,楚嫣然的外公是楚镇南!”

    洪伟基现在已经知道了这层关系,叹了口气道:“楚老爷子虽然退了,可是在军界的影响力仍然非同一般,北原和平海军区的这帮当家的多数都是他的弟子。”

    李长宇意味深长道:“江湖无处不在,军队中人更看重一个义字,楚老爷子的出发点或许不是维护张扬,可如果楚嫣然坚持把投资和张扬联系在一起,那么事情就不好说了”

    洪伟基低声道:“楚嫣然的父亲宋怀玉还是静安市市委书记。”

    李长宇轻轻嗯了一声,这件事他并不知道,可从洪伟基说出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就明白,洪伟基感到了压力,他不想得罪这方方面面的人,从一开始那个幕后人物想要对付张扬,李长宇就有维护张扬的意愿,可是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人物,他明白自己并不适合出面去维护张扬,因为他和张扬的关系众所周之,如果他出手帮助张扬,等于公然和幕后人物作对,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如果洪伟基意识到利用莫须有这三个字对付张扬并没有任何的好处,由他来出手一切就变得容易许多,合理许多,李长宇等待的就是洪伟基的态度。

    洪伟基低声道:“这个年轻人很有一套,这么能折腾,春阳不适合他!”

    李长宇故意道:“洪书记打算把他调到江城来?”

    洪伟基白了他一眼,眼神中已经有了明显不满的意思,你狗日的到现在还跟我绕弯子,谁不知道你和张扬的关系,外面传说你是他干爹,当我不知道吗?洪伟基当然知道李长宇没有出面维护张扬,并不是要为了撇清关系,而是因为他得罪不起那个幕后人物,他刚才的那句话,已经有了让自己出面替他顶雷的意思,张扬的问题并不是洪伟基搞出来的,事实上那位幕后人物直接把任务下达到了春阳,绕过了他这个江城市市委书记,或许是不想让他知道,或许以为这根本是件小事,杀鸡何用宰牛刀?

    洪伟基道:“长宇,其实你只要说一句话,有些事我一定会为你做!”这句话像是在卖给李长宇一个人情。

    话说到这种程度,就由不得李长宇不接受了,李长宇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和张扬的私交很好,所以我更不好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参与其中,洪书记,开始的时候我有想过让你出面帮忙解决一下,以我对张扬的了解,他虽然年轻气盛了一些,可的确很有工作能力,对于一名年轻的干部来说,做到瑕不掩瑜已经不错了,可是这次的事情牵涉有些太多,我不好意思让你这位老同学掺和到麻烦之中。”

    洪伟基笑道:“你啊,你啊!我身在江城,有些麻烦早晚还会找到我的头上”他停顿了一下道:“有没有什么建议?”

    李长宇看到时机成熟,正准备说出让张扬前往春阳县驻京办的事情,这时候洪伟基的电话又响了,洪伟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电话号码,拿起了电话,脸上马上洋溢着春天般温暖的微笑:“伯达兄啊!”

    打来电话的正是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夏伯达之所以打这个电话还是顾佳彤的缘故,张扬自从离开省城之后和顾佳彤之间就一直电话不断,主要的原因是海兰,海兰的身体康复的很快,可是她在记忆恢复上却没有丝毫的进展,顾佳彤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也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张扬原本是没打算将自己现在的处境告诉顾佳彤的,可他又担心秦清承受太大的压力,所以婉转的把自己目前的处境告诉了顾佳彤,以顾佳彤的聪颖和智慧马上就意识到张扬在想她帮助,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毕竟一个小小的春阳县根本不会被她放在眼里,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劳烦父亲的,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更像是顾家的总管,家事、政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在夏伯达看来,顾家的家事就是政事就是天下事,顾佳彤首先想到的就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夏伯达细细一品就知道是谁想动张扬,他之所以能够获得顾书记的信任,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善于揣摩大老板的心思,听顾佳彤说完之后,他就断定,顾书记一定会对这件小事感兴趣。

    果不出他所料,顾允知听夏伯达说完这件事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许常德的心胸太狭窄了!”

    夏伯达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顾书记,这件事我应该怎么办?”

    顾允知低声道:“我们党内的有些干部,总喜欢划圈子,把自己呆过的地方看成自己的势力范围,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这样很不好。”顾允知说完这些话就闭口不言,可是完整的信息已经传递了过去,夏伯达明白,大老板很不爽。

    所以才有了夏伯达的这个电话,洪伟基和夏伯达的私交不错,所以接到这个电话并没有感到惊奇,可是夏伯达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目瞪口呆了。

    “伟基啊,一直都想打电话给你,可是公务繁忙,没有时间,这不,我早就想告诉你,春阳县妇幼保健院的张扬,是顾书记的世侄,你多多关照一下。”

    洪伟基现在是彻彻底底愣了,不过心情也轻松了,,老子还难为了半天,合着人家根本不用我去维护,后台那是平海的大老板,洪伟基就纳闷了,张扬这厮究竟是什么人物啊,区区一个春阳县的副科级小干部,竟然牵涉出了这么多的强势人物为他说情,洪伟基微笑着表示让顾书记放心,夏主任放心,等到夏伯达挂上电话之后,这才如释重负的放下了电话,简简单单的一件事现在变得如此复杂,这的确是一潭浑水,洪伟基刚才说的对,只要他在江城,还是江城的掌门人,江城发生的麻烦他就不能抽身事外,政治修为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奥妙,洪伟基虽然和许常德的私交很好,可是在这件事上抱有和夏伯达一样的观点,许常德的心眼实在太小了,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人物,身居他现在的高位,应当拿得起放得下,看得出轻重缓急,不可以让私人恩怨蒙住了心智,在夏伯达打这个电话之前,洪伟基觉得这件事还是有些棘手的,可是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洪伟基已经揣摩出了大老板的意思,这件事也因为顾允知的插手,而重新达到了一种平衡。

    洪伟基始终认为,许常德现在所表现出的失常只是暂时的,一旦他的头脑冷静下来,他就会意识到自己冲动的行为是怎样的幼稚和可笑,人一辈子总会有突然想不开的时候,心机深沉如许常德也不例外。作为许常德的朋友,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有必要提醒他一下。洪伟基把燃尽的烟蒂在烟灰缸中摁灭,向李长宇笑了笑道:“知不知道谁给我打电话?”

    李长宇从他刚才的表情和称呼中已经猜到了端倪,联想起前不久张扬在省委书记顾允知家里给他打得那个电话,将发生的事情已经猜到了十之,李长宇搞不明白张扬怎么会和大老板扯上关系,和这厮相处日久就会发现,他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而且这厮的能力似乎永无止境。

    洪伟基并没有指望李长宇回答,马上决了答案:“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他之所以直截了当的说出这件事,是在向李长宇表明,他对李长宇这位老同学是推心置腹的,是毫无心机的。

    李长宇也不禁为洪伟基的坦率而感到欣慰,投之以桃报之以理,洪伟基对他如此坦诚,他就不能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度,李长宇微笑道:“我真不知道他和顾书记有什么关系,不过前些日子,他在东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号码就是顾书记的宅电。”这句话一是澄清自己,二是婉转的告诉洪伟基,张扬去省委书记顾允知家里做过客。

    洪伟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伸出手去,又找李长宇要了一支烟,不等李长宇打着火机,他自己已经把香烟点上:“长宇,这小子留在江城是个麻烦。”两人把话已经都挑明了,方方面面的关系也已经清楚了,下面的事情就是要商量如何安排处置张扬的问题了。

    李长宇道:“他的性情我很清楚,让他继续呆在春阳还会惹出事情来,我看还是把他放出去。”

    洪伟基抽了一口烟:“放出去?”

    “春阳县驻京办是个好地方,不过因为谢云亭贪污的事情,市里原本打算让县驻京办和市驻京办合并,我看这件事可以放一放,让他去那里锤炼一下,这小子目空一切,以为天老大他老2,放到京城那种地儿,他很快就会明白,这世上比他有实力的人物遍地都是。”李长宇的这番话听起来是要教训张扬的意思,可是背后透出的完全是关爱和维护。

    洪伟基忽然笑了起来,他用手指在虚空中点了点李长宇道:“长宇啊,我听人说了一件事儿,说张扬是你的私生子,不知有没有这件事?”

    李长宇大笑起来:“咱们是老同学,我也不瞒你,我很想他是我的私生子!”四目相对,两人的笑声变得越发的爽朗。

    

    张扬的这段日子过得倒是优哉游哉,他没有留在县城,而是选择前往黑山子乡,暂时远离政治斗争的漩涡,忽然生出一种超然世外的感觉。

    楚嫣然找到他的时候,张扬正在郭达亮的生猪养殖场带着,饶有兴趣的趴在猪圈那里欣赏着什么。

    楚嫣然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原本想吓张扬一下,可还没走到他的身边,这厮已经闪电般转过头来,反倒把楚嫣然吓了一跳,楚嫣然气得顿了顿脚道:“你这人真没意思,装模作样都不会啊!”

    张扬呵呵笑道:“从你脚步声我就听出来了,丫头,这证明我时时刻刻想着你啊!”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放心甜丝丝的,向前凑了凑道:“看什么呢?”,张扬没有说话,一脸坏笑的看着楚嫣然,楚嫣然看清猪圈内的情景,忽然发出一声尖叫,一张俏脸羞得通红,原来猪圈内一只野猪正在和一只大白猪呢,这厮真是可恶下流无耻,居然有闲情逸致欣赏这些不堪的东西,楚嫣然抬脚朝着张扬的屁股就是一脚:“流氓!”

    张扬很无辜的苦着脸道:“耍流氓的是野猪,干我屁事?”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粉红色的俏脸清丽的笑容显得朝霞一般可人。

    这厮不失时机的来了一句:“你好白,比乌克兰大白猪还要白!”

    “你才是猪呢!”

    “假如你是那只乌克兰大白猪,我不介意成为那只野猪!”

    楚嫣然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流氓”这句话骂得已经有气无力了。

    张扬也知道楚嫣然表面上豁达开朗,骨子里还是害羞矜持的小女孩性子,指了指前面,带着楚嫣然走向不远处的树荫。

    楚嫣然好半天没能从被张扬骚扰的羞涩中自拔出来,红着脸垂着头来到了那片树荫下,张扬坐在长条板凳上,示意楚嫣然坐在他的身边,拿起自己的茶杯递给楚嫣然:“新鲜的野山茶,尝尝!”

    楚嫣然也不跟他客气,接过茶杯喝了一几口,皱了皱眉头道:“好苦!”

    张扬微笑道:“你仔细品品,苦的是茶叶,我的口水还是很甜的!”

    楚嫣然柳眉倒竖,美眸圆睁,可是目光却拿捏不出丝毫的凶悍之意:“你好恶心,好变态!”依着她的脾气,恨不能将这杯茶兜头盖脸的泼到张扬身上,张大官人识破了她的用意,及时把茶杯抢了过去,笑道:“丫头,听说你把美容中心给停了?”

    楚嫣然点了点头:“是啊,我投资那间医疗美容中心,本来就是冲着你去的,你现在都不在那里干了,我凭什么把钱往那儿扔啊?”

    张扬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几百万扔下去了,就这么连响声不听就没了?真是搞不懂你?”其实他已经从李长宇的口中知道楚嫣然利用她外公的影响力向江城方面施压,给正处于困境中的自己帮助,对楚嫣然,张扬的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他低声道:“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不怕我感动,不怕我爱你爱得不能自拔?”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愁眉苦脸道:“我x,我深情表白的时候你能不能郑重一点,你不懂得配合?真他没劲啊!”

    楚嫣然还是格格笑着,她捂着嘴唇道:“你好滑稽!”

    张大官人颇为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老子明明是深情款款,怎么到了她这儿竟然变成了滑稽?他能够断定楚嫣然明明是喜欢自己的,可一到关键时刻,这丫头总是选择逃避?难道她对感情有种莫名的畏惧心理?

    这时候生猪养殖场的承包人郭达亮走了过来,他乐呵呵跟楚嫣然打了个招呼,自从开了生猪养殖场之后,郭达亮就再也没犯过疯病,他的脾气也变得更加的亲切随和,人最重要的是找准自己的位置,郭达亮无疑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他的热情和能量完全投入到生猪养殖事业之中。

    张扬笑道:“怎么样,最近销量好不好?”

    郭达亮点了点头道:“还成,等货款回来,我把你那笔钱先还上。”,前期日子,因为周转问题,郭达亮从张扬手中借了两万块,所以才会说起这件事。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急,反正我也不着急用钱,你创业伊始,用钱的地方很多,等手头宽裕了再给我也没啥。”

    楚嫣然对郭达亮的生猪养殖场产生了一些兴趣:“郭乡长,你养了多少头猪啊?”

    郭达亮眯起眼睛:“初期计划是五百头,争取明年能够达到一千头,如果利益可观的话,我还会在旁边建设一座饲料加工厂!”

    楚嫣然道:“有空的话把你的计划书给我看看,如果切实可行,我倒是愿意在你这里投资。”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楚嫣然,这妮子真是钱多烧的,连养猪场她都有兴趣投资。

    郭达亮却是很看重这件事,他连连点头,和楚嫣然互留了联系方式,又邀请楚嫣然中午在这里吃饭,郭达亮离开准备之后。

    张扬忍不住道:“你真的想在生猪养殖场投资啊?”

    楚嫣然笑着点了点头道:“你真以为我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傻丫头啊,我平时也在关心国家大事,经济发展,放心吧,我才不会拿着外婆的钱随便打水漂玩呢,生猪养殖大有可为,我刚才已经看过他的养猪场,管理的很好很科学,现在投资一小部分钱,将来收获的会是意想不到的利润,我倒是劝你,借给他的两万块不用还了,直接打成股份,用不了多久就会带给你二十万,二百万的回报。”

    张扬对于投资方面的确没有什么天份,他挠了挠头道:“就这几百头猪能赚这么多?做梦吧?”

    楚嫣然不满的白了他一眼道:“我看你才是人头猪脑,现在讲究科学养殖,规模化养殖,我看这个郭达亮很有一套。”

    经楚嫣然这么一说,张扬对郭达亮的养殖场也来了兴趣,很虚心的求教道:“楚董事长,那啥你觉着我在这儿投点钱,以后的回报率会是多少?”

    “财迷,你是国家干部,不能经商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是啊,老子是国家干部,可你不是啊,要不这么着,那两万块当我借给你的,以后你每年把红利打给我。”

    “凭什么啊?我又不缺钱!两万块我自己出不起吗?”

    “凭咱俩的感情啊,你说说,有钱大家赚,要是以后你钱越赚越多,我这边却是一穷二白,那咱俩的差距岂不是越来越大,贫富悬殊,心态就会产生变化。心态产生变化,感情就会产生变化,你说咱俩这么般配,要是感情出了问题,那是多大的遗憾啊!”

    “你有毛病啊,我跟你般配吗?我怎么不觉得?横看竖看,你都是一农民!”

    “我最烦你歧视农民,农民怎么着?你看不上我这农民,只有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围着我转悠,丫头,我是觉着咱俩认识这么久了,怎么也要给你留个位置,早点儿排队,还有机会混个正宫,如果真晚了,只能封个才人啥的了,再晚点儿,对不住,只能让你当铺床叠被的宫女了。”

    楚嫣然捏起粉拳,一幅要跟他决战到底的样子:“瞧你这个磕碜样,,居然想着三宫六院,我告诉你张扬,你那些花花肠子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国家干部怎么了?你就算披着国家干部的皮,还是一个流氓!”

    张大官人正要出言反驳的时候,电话响了,他向楚嫣然笑了笑,摸出了手机,省城的号码,张扬站起身接通了电话,电话是顾佳彤打来的,她是专程告诉张扬,海兰已经出院,目前已经回家休养,最近也没有任何针对她的事情发生。

    张扬用眼角瞥了瞥楚嫣然,发现这丫头仍然在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他笑眯眯道:“佳彤姐,这事儿得多谢您了,对了,养养最近的身体怎么样?”

    顾佳彤的情绪看来不错,笑道:“养养恢复的很好,最近竟然可以用双拐下地了,张扬你真的好厉害,对了,明健说十一要去清台山玩,你有个准备啊!”

    张扬笑道:“上次我就邀请过他,能来最好了,佳彤姐,您要是能够抽出时间一起过来吧,清台山的风光还是很迷人的。”

    顾佳彤很愉快的说道:“成,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过去!对了,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看江城那地方好像不太适合你,要不要我跟老爸说一声,帮帮你鱼跃一下?”顾佳彤能够说出这番话,证明她已经将张扬当成真正的朋友看待,否则她绝不会主动提出这件事。

    张扬笑道:“算了,已经够麻烦你的了,再帮忙,我这人情债就换不清了,佳彤姐不至于让我最后以身相许吧?”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

    楚嫣然远远听着,一张俏脸儿顿时笼上了一层严霜,这厮真是可恶,公然在自己的面前和人家打情骂俏,他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顾及自己的感受?

    张扬又和顾佳彤寒暄了几句挂上了电话,回到楚嫣然身边,看到楚嫣然的表情,已经知道这丫头生气了,不过这厮还是不改没心没肺的笑容,乐呵呵道:“刚刚说到美女,就有美女打电话,你说我这农民是不是命犯桃花啊?”

    楚嫣然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出其不意的将身后的茶杯泼了出去。

    茶水泼了张扬一头一脸,张大官人那是没想躲,如果他真的想躲,凭他的反应,一滴水都沾不到他的身上,这厮的脑子转的多快,看楚嫣然的神情,他已经明白不让这丫头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今儿肯定不会有好脸色给自己了,只能硬着头皮受了她的这一泼。

    楚嫣然看到张扬的狼狈相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苦笑道:“泼妇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楚嫣然既然被这厮冠以泼妇的称号,干脆就彪悍到底,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狠狠拧了一圈道:“我让你整天勾三搭四,下次再敢祸害人家良家妇女,我把你耳朵给割下来!”

    张扬叫苦不迭道:“我连一个良家妇女都没祸害过,最多有祸害的想法,可是没祸害的行动啊!”

    “有想法也不行!”

    张扬嬉皮笑脸道:“都劝你多少回了,真想挽救这千千万万的同胞姐妹,你还是早下决心,以身相许,话说这地狱你进来了,别的姐妹不就没有机会了吗?”

    楚嫣然眨了眨眼睛,放开张扬已经被她揪红的耳朵:“问题是你这地狱忒大了,就算我进去,恐怕也填不满,你还会可着劲儿把别人给拉进来,那我拯救别人的目的没达到,自个儿又无辜搭进来了,你说我多划不来啊?”她站起身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轻声道:“所以我还是先在旁边看着,谁想进地狱,我就拉谁一把,能救一个,就救一个,作为朋友,我实在不忍心看你做恶太多,下辈子投错胎来到生猪养殖场里。”

    张扬哈哈大笑,这丫头的嘴皮子跟自己在一起磨练的也是越发的厉害了,这句话的水准俨然已经达到了他的境界,张扬感叹道:“其实我这地狱最需要的就是你!”

    楚嫣然摇了摇头:“你野心太大,我满足不了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中竟然感到一丝怅然。

    

    张扬的确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不但有野心,而且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对左晓晴、对楚嫣然、对海兰、对秦清,每一个他都想据为己有,这在大隋朝那会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随着他来到九十年代,才发现如今的时代已经变了,男人三妻四妾那不叫艳福,那叫重婚罪。除了海兰以外,其他几个无论身份还是家世都非同一般,就算在隋朝,也没有人甘心做小,更不用说现在了,这也是张大官人迟迟不敢向楚嫣然下手的根本原因之一,不仅仅是顾忌她的家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张扬清楚楚嫣然对自己的感情,这丫头善良率直纯真,张扬对她也很动情,正因为如此,才不能轻易伤害人家,鱼和熊掌难道真的不可以兼得吗?张扬此时的心情很纠结,假如让他有所舍弃,那必然是极其痛苦的事情,明明是自己喜欢的为什么要白白错过?老子再活一次可不是为了遗憾和郁闷来得!咱员从来就不怕困难,越是艰险越向前,老子这地狱足够大,我喜欢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楚嫣然自然不会想到这厮正盘算着如此恶毒的念头,她不否认自己喜欢张扬,可是在林秀的提醒下,她开始意识到张扬的感情并不定性,如果将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到张扬的身上,最后不知会有怎样的结果,楚嫣然开始学会理智的和张扬保持距离,可是她又控制不住对张扬的感觉,感情就像吸毒,这种诱惑很难抗拒。

    

    一万一千字更新,月底临近咱们大步前进,我发现兄弟姐们们的力量无穷大,月票潜力大有可挖,继续求月票,有月票的全都投过来吧!

上一篇:第七十八章 莫须有(下) 下一篇:第八十章 仗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