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七十四章姐,你逃不掉!

    张扬轻吻她的额头。

    海兰道:“我家里发生过很大的变故,那个人曾经帮助过我,没有他,我不会进入江城电视台,没有他,我就没有现在的生活”

    “不要说了”张扬的内心感到很难受。

    海兰的手抓紧了张扬的手臂:“我虚荣,我拜金,所以我才会接受他的馈赠,可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我想要摆脱他,却始终摆脱不掉,他就像一个噩梦始终缠着我,我遇到你的时候,是我情绪最为低落的时候,可是你的出现却让我第一次明白什么才叫真爱,我摆脱不了你,我害怕伤害你,所以我才会逃!”

    张扬把海兰用力贴紧在自己的胸前,他的额头抵住海兰的前额:“姐,你逃不掉,我会牢牢拴住你,让你一生一世都要陪在我的身边。”

    海兰含泪呢喃道:“我不会再逃,不会”

    

    东江福德楼是省城屈指可数的名店之一,顾明健订的房间在三楼阅江阁,从这儿可以看到长天共江水一色的情景,因为考虑到昨晚发生的事情,顾明健也没有邀请太多的人陪同,只是叫上了张德放,还有艺术学院的那三位女孩儿,张德放的妹妹张如萍,另外两个一个叫程秀秀,一个叫赵蕊雯。

    张扬临来之前特地去商场中买了些江城的土特产,人家这么帮他,他总要表示一下,可送礼也不能痕迹太重,好在东江是平海的省会,这里几乎什么都可以买到,张扬买了一些江城的土特产,想想也好笑,从江城来到这里买地方土特产,如果让旁人知道肯定要笑掉大牙。

    张扬所买的都是一些山珍.特产,价格也不便宜,顾明健虽然看不上这些东西,可张德放通过这件事对张扬的印象又有了改变,他感觉张扬很会做事,一个年轻人,不在乎他送礼多少,送的什么,单从他的做法就已经看出,他是个懂规矩的人。

    张德放也有一份,不过三位艺术.学院的女生张扬却没有准备,张扬笑道:“不好意思啊,等你们抽空去春阳,我带你们去清台山游玩,吃喝玩乐一条龙,我保证不让你们花一分钱!”

    张如萍格格笑了起来:“张扬,我.们可当真啊,前两天我表哥还答应带我们出去旅游呢,要不咱们十一放假就去你那儿!”

    张扬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件事今天就定.下来,到时候你们只要过去,我带你们好好玩玩!”

    顾明健笑道:“前些日子我听老爷子说,有港商在清.台山投资开发旅游,以后极有可能会成为平海省北部的经济增长亮点,你现在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心动,得,我也不跟你客气,十一我要过去的话,一定给你电话。”

    这时候服务小姐过来询问用什么酒。

    顾明健想都不想道:“来两瓶飞天茅台,十五年的,.如萍,你们喝什么饮料?”

    张如萍点了果汁。

    张德放笑道:“我.今儿也喝果汁,下午省厅有个会,我没必要往枪口上撞!”最近公安系统对上班期间喝酒大加整顿,张德放也有所收敛。

    顾明健骂了一句:“你这家伙就是不爽快,刚才来的路上也不说,早知道你不喝酒就不叫你来了。”

    张德放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张扬如果晚上不走,我来做东,权当是赔罪好不好?”从他的这句话已经表明,他开始诚心攀交这位来自春阳小县城的副科级干部了。

    张扬笑道:“咱们都很投缘,哪里谈得上什么赔罪,这样吧,张局喝水,我们喝酒,大家有多大量拿出多大量,谁也别藏着掖着!”

    顾明健虽然长得像个文弱书生,可骨子里却有着一股子彪悍的江湖气,这和他父亲对他的溺爱有着直接的关系,他很少受到挫折,可是顾明健的本性并不坏,也没有太多别的官宦子弟身上的那股子娇骄之气。

    几杯下肚,顾明健和张德放都明白了,眼前的这位是海量,别说张德放不喝,就算加上张德放,两人也喝不过张扬一个。

    张扬喝酒极其爽快,无论顾明健拿酒,张德放拿白开水,还是三位女孩儿拿果汁,到了他这儿,都是一口扪,两瓶飞天茅台一斤多都进了张扬的肚子,不过这厮喝酒表现的坦然自若,席间谈笑风生,谈吐幽默,丝毫不给人好酒的感觉。

    开始的时候,除了张如萍以外,程秀秀和赵蕊雯还是从心底有些看不起张扬这个小县城的芝麻官儿,到后来都已经被他表现出的爽朗和幽默吸引了过去,看着张扬的眼神都有些熠熠声光,这就是魅力,男人的魅力展示通常是全方位的,不仅仅依靠外表,更重要的是性情和谈吐。

    张德放在两点钟的时候提前告辞,他坚持让张扬留步,并邀请张扬晚上不能走,今晚他来做东,顾明健把张德放送出门外,张德放笑道:“这厮是个人物!”

    顾明健不解的看了看张德放,他明白张德放口中的这厮就是张扬。

    张德放一边向楼梯走一边道:“今天上午我调查了一下,安老在清台山的投资就是他搞定的,他之前在春阳当招商办副主任,在春阳的能耐可不是一般的大,老弟,你眼光真好,他是个人才,可交。”临了不忘提醒顾明健:“小心点儿,那俩丫头就快被他给唬晕了,回头别被他给拐春阳去。”

    顾明健笑骂道:“改不了你的臭嘴!”

    张扬对这几位艺术学院的女生并没有什么兴趣,张大官人注重的是智慧与美貌并重,这三个小丫头美貌是及格了,可是空有躯壳,缺少灵魂,这样的女孩儿永远成不了极品女人,张大官人的眼光那不是一般的挑剔。

    顾明健回到房间的时候,张扬已经悄悄把账给接了,一顿饭两千八百多,花掉了张大官人此次前来省城的大半活动经费。

    顾明健一听张扬把帐接了脸色马上阴沉了下去:“张扬,你这么干就是不够意思了,怎么?看不起人?”

    张扬笑道:“怎么会呢,都是朋友,谁结账不是一样?”

    顾明健摇了摇头道:“去春阳算你的,在东江我才是地主!”他坚持把服务小姐叫了过来,让她把张扬的钱全额退了回去,然后很漂亮的在账单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张大官人对顾明健产生好感的同时,也对人家的这一手倾慕不已,啥时候咱才能混到这种地步,大笔一挥,就可以记账免单,麻痹的,话说我的字写得可比他要好多了。可想要达到这种地步跟写字的好坏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要看你方方面面的实力,张扬也清楚,自己在春阳或许还算得上一个人物,可到了省城,自己就会湮没在茫茫人海之中。

    因为张扬对省城的道路不熟,所以这次前来吃饭是打车,离开福德楼的时候,顾明健主动提出要送他回酒店,顺便把三位女孩儿送回学校。

    途中顾明健问起昨晚的事情,张扬笑道:“没什么,酒店经理过来道歉,又给我调了个房间,还给我打了个五折,这都多亏了你的面子。”

    顾明健笑道:“那酒店经理我可不认识,对了,有机会介绍海兰给我认识下,我最喜欢看她的新闻。”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道,门也没有,那是我女人,我才不会给你机会呢,虽然顾明健帮过他,可从顾明健平时的处世为人上,张扬能够看出这厮也是一花心大萝卜,保不齐打起了海兰的主意,朋友归朋友,张大官人的底线是相当明确的,麻痹的谁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那就是公然向我宣战。

    顾明健却没有那么多的考虑,微笑道:“你别多想啊,我就是仰慕,追星那种,没有狼子野心的想法。”

    张扬不好意识的笑了笑,大概人家真没有这想法,可他这方面的警觉性极高。

    

    行至中途,顾明健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打开手机:“喂!”当他听到里面说的什么,脸色马上就变了:“,你们一个个都是废物,怎么连个人都看不住!先别告诉我爸,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死定了!”他猛然踩下刹车,向张扬抱歉道:“对不住了哥儿们,我家里出了点事儿,恐怕不能送你们了!”

    张如萍那三个女孩儿知趣的推门下车,张扬从刚才顾明健的电话中听出了些什么,低声道:“要不我陪你去,也许能帮的上忙!”

    顾明健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他调转方向朝着滨江公园驶去。顾明健告诉张扬,他妹妹顾养养走失了,顾养养今天上午在两名保姆的陪同下去江边写真的,可是她突然在江边失踪了。

    张扬感到很奇怪,顾养养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按理说这么大的女孩子已经有了足够的自理能力,何至于如此大惊小怪,顾明健接下来的话很快就做出了解释,原来顾养养已经下肢瘫痪三年,难怪顾明健会表现的如此担心。

    两人来到江滩公园,大门处遇到了其中的一个保姆,顾明健怒吼道:“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人你们也会看丢?”

    那保姆吓得脸色苍白:“我们去厕所的时候,小姐说在外面画画,可可我们出来她就不见了!”

    顾明健询问的时候,又有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他们面前,从车内下来了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美丽,她是顾明健的大姐顾佳彤,也是东江赫赫有名的蓝德文化公司的总裁,顾佳彤身穿黑色套裙,体态玲珑,婀娜多姿,成熟的躯体似乎随时都要将她的衣服挣破开来,秀眉修长上挑,一双美眸充满了焦急之色,嘴唇稍嫌丰厚,可是却更显得性感而饱满,她的身上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雍容,这是她的出身和门第决定的,寻常女性的身上很少可以找到。

    作为一家大公司的掌门人,顾佳彤显然要比顾明健冷静的多,她询问了一下情况,然后道:“公园管理处通知了没有?分管派出所通知了没有?如果没有现在马上去做,明健,我们分头去找!”她以为张扬只是顾明健的普通朋友,所以并没有特别的留意,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已经率先走入了公园。

    顾明健和张扬也跟了进去,滨江公园在东江算不上什么有名的景点,除了一些常来锻炼的老头老太太,很少有游人光顾,顾佳彤一边走着,一边拨打着电话,有关于妹妹的,也有公司的业务,总之她给张扬的印象,这女人很忙。

    他们分头在滨江公园内找了一圈,来到中心会集的时候才发现大家都是一无所获,公园管理处的也有八名工作人员参于了搜寻,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提醒说:“南边两里处还有一块地方没有开发,可是围栏被游人毁坏了,她不会到哪里去吧?”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妹妹行动不便,又乘坐轮椅,她应该不会到那种地方去。”

    “北边游乐场还没有去过!”一名工作人员提醒道。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走,我们去游乐炒看!”

    张扬看了看南边,他感觉应该要不了这么多人去游乐场,不如自己去南边看看,他给顾明健打了个招呼,顾明健点了点头,去看看也好。

    根据工作人员的指点,张扬向南面的空地走去,公园和荒地之间原本有围栏阻隔,可是现在围栏已经被好事的游人损毁,沿着小路张扬走了进去,顺着这条曲曲折折的小路没走太久,就看到了遍布鹅卵石的江滩,放眼望去,长江就在不远处浩浩汤汤的奔流,午后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江上的风浪也大了许多,江水的色彩也变得低沉凝重,张扬眯起双目,向周围张望着,突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小白点,张扬的目光凝滞了,那苍白的色彩在灰暗的天地间显得如此耀眼如此夺目。

    张扬慢慢向白色走去,这单纯的颜色和灰暗世界的对比如此强烈。

    女孩身穿白色长裙,坐在轮椅上,黑色的长发被江风吹得凌乱,她的俏脸苍白如雪,可是她明澈如水的美眸中却充满了新奇和兴奋,她修长的手指握着画笔,在画板上迅速勾画着。

    张扬看到轮椅,看到女孩,已经断定,眼前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儿就是顾养养,他不忍心惊扰这个沉浸在自然景色的女孩,悄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蝴蝶般飞舞的雪白小手,看着那幅在她勾勒下变得清晰地图画。

    顾养养忽然停下了画笔,她控制着轮椅继续向前走去,试图更加贴近这美丽的自然。

    张扬看着她艰难的移动轮椅,正考虑是不是出手帮她的时候,顾养养的轮椅却突然失去了控制,沿着小坡向前方滑去,她有些惊慌的想要刹住轮椅,可是轮椅的左轮在石块上跳动了一下,然后整个倾覆了,顾养养发出一声尖叫,她从轮椅中跌了出去,身体重重摔倒在卵石堆上,额角撞在卵石上,碰出了好大一个包,很疼,擦破的表皮处,泌出了血丝儿。

    张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突发状况,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来到顾养养身前,伸手把她从地上扶起,关切道:“你没事儿吧?”

    顾养养看到一位陌生的男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有些惊慌的摇了摇头,挣脱开张扬的双手。

    张扬望着这个宛如受伤小鸟一般的女孩儿,不禁露出一丝怜惜的微笑:“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叫张扬,是顾明健的朋友,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顾养养,你真是调皮,一个人居然跑到了这里,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你担心,有多少人在寻找你?”

    不知为何,顾养养对张扬温暖的笑容产生了莫名的亲切感,她的声音很小很柔,怯生生道:“我哥他们来找我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我抱你起来?”从顾养养表现出的羞涩和恐慌,他知道这是个害羞的女孩,所以做任何事之前必须要先征求她的同意。

    顾养养点点头,张扬先扶好了轮椅,一手揽住她的纤腰,一手搂住她的膝弯,抱起她轻的像羽毛一样的娇躯,把她轻轻放在轮椅上:“回家吧!”

    顾养养舒展了一下手臂:“我喜欢这里,空气清新,没有任何人打扰,能让我忘记所有的不快!能让我感觉到自由!像天空中的鸥鸟一样自由!”

    张扬笑道:“看来我打扰了你的清净,下次我补偿你,亲手送你再来一次!”他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顾养养睁大了眼睛:“你说的,我记住了!”

    张扬不由得一愣,这时候天空中已经开始落下了黄豆大小的雨滴儿,张扬脱下他的外套让顾养养顶在头上,推着轮椅快步向公园内赶去。可走到半路上,雨就下了起来,暴雨倾盆,顾养养虽然顶着张扬的外套,可仍然被淋得浑身湿透,张大官人就更别提了,他推着顾养养来到一间废弃的建筑物下避雨,摸出手机想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已经被雨水浸透,屏幕上压根没有任何显示了。

    顾养养看了看他的手机,有些歉然道:“不好意思啊,都怪我”

    张扬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都拦不住!”

    顾养养听到他说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她耐不住寒冷,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张扬在她的面前蹲下,伸出大手道:“可以把手交给我吗?”

    顾养养眨动了一下单纯的美眸,把白嫩的小手慢慢放在张扬的掌心,张扬握住她的小手,潜运内力,一股热流缓缓注入顾养养的经脉之中,这热流驱散了她身体的寒冷,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张扬在用内力为顾养养驱寒的同时,也顺便探查了一下她的病情,顾养养下肢的经脉闭塞不通,乃是因为腰椎处产生压迫的缘故,张扬确信自己的医术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对他而言这是一个接近顾家的机会,当然张大官人并不只是抱有这样的居心,顾明健帮过他,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对人家有所报答,更何况顾养养单纯善良,这样的一个女孩儿谁都不想她瘫痪一生。

    顾养养望着张扬,她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让一个陌生男子握住自己的手,而且感到如此坦然,她不知为何会对张扬产生这样的信任感,也许是因为他坦诚的眼神,顾养养道:“你的手很暖!”

    张扬笑道:“因为我喝了酒的缘故!”

    顾养养露出一丝天真的笑容:“我从没喝过酒,酒好喝吗?”

    张扬点点头又摇摇头,酒并非总是越喝越暖,有些时候,会让人心冷,会让人心碎

    风雨中传来隐约的呼唤声,张扬放开顾养养的手,看到远方一群人正向这边走来,为首一人正是顾养养的姐姐顾佳彤,张扬走出去向他们挥了挥手臂。

    顾佳彤姐弟看到顾养养平安无事,心头的石头这才算落地。

    顾佳彤毕竟心细,看到妹妹额角的擦伤,心疼道:“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你知道大家都在关心你吗?你这样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走了,有没有考虑到我们的感受!”

    顾明健也道:“养养,你腿脚不方便,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会多担心?”

    顾养养的美眸变得黯淡了下去,她抿起嘴唇,轻声道:“我不要你们照顾,我不想成为你们的负担!”

    顾佳彤道:“你这丫头,这是什么话?谁说你是负担了?可是你这个样子没有人照顾怎么行?”

    顾养养美眸之中忽然蒙上一层水汽,她推动轮椅向外面走去,身后响起顾佳彤惊慌失措的声音:“养养,你想干什么?”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我看你们做哥哥姐姐的还是不要逼她太紧的好!”一句话顿时遭来了顾佳彤的怨气,憋了半天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宣泄出口,她凤目圆睁,怒视张扬道:“我们的家事不用你管!”

    张扬最看不得别人对他嚣张跋扈,虽然顾佳彤是个女人,而且又是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大女儿,张扬冷冷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已经是很给她面子了。

    顾明建笑道:“大姐,你干什么?这可是我哥儿们,不是他,我们还不能这么快找到养养呢。”

    顾佳彤皱了皱眉头道:“你三教九流的朋友多了,我可没兴趣一一认识!”她说完这句话,就追妹妹去了。顾明建充满歉意的向张扬笑了笑:“对不起啊,我姐就是这个脾气,我们三个,就数她脾气最大,你看在我面子上多担待一点儿。”

    张扬笑道:“其实你姐说得对,你们的家事我的确不方便过问,不过我看你妹妹挺可怜的,小丫头很向往自由,你们的关心对她而言已经成了约束。”

    顾明建叹了口气,外面忽然传来顾佳彤的尖叫声。他们抬头向外面望去,却见顾养养摔倒在泥泞的土地上,周围人想要扶起她,她却激动地叫喊着:“不要碰我!我要自己站起来!”

    顾佳彤充满怜惜道:“你疯了,你站不起来!你根本站不起来!”

    “我可以!”顾养养抿起苍白的嘴唇,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倔强和不屈,她就是要站起来,她要站起给所有人看,她不要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养养!”顾明建也冲入风雨之中。

    顾养养的倔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看似柔弱的她却有着老竹一样顽强的意志:“不要管我,我会依靠自己站起来!”她双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可事实证明,她想站起来只能是一个幻想,摔倒在地,然后重新爬起,她的身上已经摔得多处淤青。

    顾佳彤的声音颤抖了起来:“养养姐错了,你听话,让我们扶你起来!”

    “不!”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扬大步走到顾养养的身边,他怒吼道:“顾养养,你根本不值得同情,大家都在关心你,你却要践踏别人的关心,没有人想让你这样,你这样做不是折磨你自己,你是在折磨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

    顾养养的眼圈红了起来,她忽然趴在地上低声啜泣起来,张扬在她的面前蹲下,伸出大手,柔声道:“小丫头,可以把手交给我吗?相信我,我可以帮助你站起来,我一定可以帮助你站起来!”

    顾养养抬起头,凄迷的美眸凝望着张扬,从张扬坚定地眼神中,她看到了温暖和希望,她不知自己为何会信赖这个人,在众人的面前,将手再次交入张扬的手中,在张扬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轮椅上。

    顾佳彤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身边的顾明建,发现顾明建比她的惊奇还要大,脸上震惊的表情至今仍然未能褪去,顾佳彤用手肘捣了捣顾明建:“怎么回事,这家伙是你从哪里找来的?”

    顾明建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别问我,我糊涂着呢!”

    可是顾养养不糊涂,她清楚的记得张扬刚刚说过的每一句话,上车之后,她落下车窗,向车外的张扬道:“张扬,你说过要帮助我站起来!”

    张扬站在风雨中,微笑着向她伸出了小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顾养养也伸出了小指,苍白的俏脸之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顾佳彤驾车走后,顾明建走到张扬身边,在他肩膀上很拍了一记:“我说哥儿们,咱不带这么骗人的,我妹特单纯,你骗她干吗?”

    张扬笑眯眯看着顾明建:“我说我没骗她,你会相信吗?”

    顾明建摇了摇头:“我他不信,打死我都不信,全中国有名的医生我们都瞧遍了,可仍然是没有办法,你别吹了行吗?今儿这事情,我都不知怎么跟老爷子解释!”

    张扬低声道:“带我去你家,我帮她治病!”

    顾明建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张扬又重复了一遍:“明健,我之所以主动要求为你妹妹治病,绝不是因为你们的家世,也不是为了感谢你,我觉着她很可怜,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本不该拥有这样的不幸。”

    顾明建大声道:“可是你知道吗,这几年我们带给了她太多的希望,而这些希望到最后都无一例外的成为泡影,对她就意味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我妹现在已经绝望了,她已经接受了瘫痪的现实,为什么你又要给她希望,假如等待她的是又一次的失望,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继续支持下去!张扬,你他是不是想害死她?”顾明建的眼睛红了。

    张扬仍然平静自若,低声道:“我不会拿一个单纯女孩子的生命冒险,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命运去冒险,明健,如果你相信我,就带我去给她治病,否则你大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我马上离开东江!”

    顾明建咬了咬嘴唇:“,真是怕了你了,我带你去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在我妹妹面前胡说八道!”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x,我像是胡说八道的人吗?”

    顾明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张扬这个郁闷呐,麻痹的,老子说实话的时候为啥总是没人相信呢?

    

    八千更新奉上,那啥月票惨了点,大家帮帮忙,多砸点吧!

上一篇:第七十三章 幕后推手 下一篇:第七十五章 希望与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