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六十五章只手遮天(上)

    “真的这样?”江城市委书记许常德握住茶杯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滚热的茶水泼出了少许,落在他的手背上,烧灼般的疼痛。

    市委秘书长刘劲点了点头道:“秦清已经承认了,昨晚她和张扬在一起。”

    许常德慢慢把茶杯顿在办公桌上,站起身缓缓向落地窗走去,这座办公大楼是市委市政府联合办公的地方,许常德的办公室在九楼五号房,从风水上来说暗藏九五之尊的意义,从他的位置望去,整个江城仿佛都被他踩在脚下,而他就是这座城市的王者,哪怕在这个位置上只有一天,这一天也无人可以撼动他的位置。秦清是他一手提拔的干部,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出于对秦清工作能力的欣赏,还因为他要利用秦清给黎国正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压力,在江城一天,他就要让黎国正难受一天,尽管秦清在初到春阳便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尽管她上任伊始就要被推出来承担责任,可是许常德只是将这件事归咎为她的运气不好,可秦清和张扬之间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对一名女干部的前程而言显然是极其不利的。

    刘劲低声道:“而且从她前往春阳之后,她和张扬始终都住在明珠宾馆,表面上是隔壁的房间,实际上”刘劲话里的含义已经不言自明了,墙倒众人推,他也不失时机的添上了一把火。

    许常德沉默许久方才道:“幼稚,为了一个小人物怎么可以拿自己的仕途和前程冒险?”他回到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刚刚按下两个号码又重新放下,向刘劲道:“暂停她的一切职务,让她放个长假。”

    刘劲点了点头。

    许常德真正在意的并不是.秦清发生了什么,而是黎国正现在会怎样看,他坚信黎国正此时正躲在暗处偷偷看着他的笑话,你许书记不是厉害吗?你不是借着提拔秦清来恶心我吗?现在你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其实不单单是黎国正这样想,几.乎江城市所有的干部都在偷偷看着许书记的笑话。在很多人的眼里,这位团市委书记之所以能够得到这样的提拔,和她出众的美貌不无关系,无论秦清拥有怎样的智慧,可是一旦和美貌放在一起的时候,别人都会不自觉的忽略她的智慧。

    秦清一整天都留在明珠宾馆.里,作为团市委书记她知道自己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黄昏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张扬低沉的声音响起:“秦清,是我,张扬!”

    秦清拉开房门,仅仅一天的功夫,她瘦了许多,憔悴.了许多,望着秦清苍白的俏脸,张扬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他低声道:“你没必要这样做!”

    秦清淡淡微笑着:“既然我已经站出来承担了责任,.也不在乎多承担一件。”

    张扬抑制住内心的感动,轻声道:“我带你去吃饭!”

    秦清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和你出去,我不想听到.别人的闲言碎语。”

    “已经是满城风.雨,又何必在乎闲言碎语!”张扬伸手抓住了秦清的手臂:“我不会看着你折磨自己,你放心,一切都会过去!”

    秦清望着张扬炙热的目光,从中找到了一种强烈的果敢和信心,这信心让她感到温暖,让她生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她终于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张扬沉寂一天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张扬正处于麻烦之中,没有人会主动找他,张扬看了看号码,居然是楚嫣然打来的。

    他接通电话,走出门外。

    楚嫣然格格笑道:“张扬,我回来了,是不是很惊喜!”

    张扬最近的心情实在无法用惊喜二字来形容,郁闷得很,窝囊的很,从他来到这个时代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他低声回应了一句。

    楚嫣然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情绪不对:“你怎么回事儿?连点欢迎的表示都没有,太伤人心了吧!”

    张扬苦笑道:“丫头,我最近烦心事儿忒多,有事儿,咱们以后再说!”

    “你什么话啊,我正从荆山往黑山子赶呢!”

    想起楚嫣然娇俏的模样,张扬心中一暖,同时又感到有些歉疚,自己不应该将工作的情绪带到生活中来,他轻声道:“我在春阳,要不,你直接到明珠宾馆来找我。”

    “好的,张扬,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放在心里,有我呢!”

    真诚的一句话让张扬心中暖烘烘的,他忽然意识到周围的女性之中最关心他的始终还是楚嫣然,只有她对自己的关爱不掺杂一丝一毫的其他成分在内。

    挂上电话回到餐厅,看到秦清面前的碗筷仍然未动,张扬为她添了一碗汤,微笑道:“清姐,多少吃一点,我相信这天下间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眼前的挫折只是暂时的。”

    秦清轻声叹了一口气道:“我所在乎的并不是自己的官位,而是在想,这世上究竟有没有公理和人心?死了这么多人,每个人却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违心的掩盖事实的真相。他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死者在九泉之下会无法瞑目?他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死者的亲人是何等的痛苦?”

    张扬不屑的摇了摇头:“死者的亲人已经获得了赔偿,假如他们不愿意闭口,这件事又怎么会发展成现在的状况,所以说人都是现实的,连亲人都会为金钱而封口,其他人又怎么会想着伸张正义呢?”

    秦清默然无语,她已经猜到,那些死者的家属之所以集体保持沉默,肯定是获得了不菲的赔偿,人死了,这已经是一个事实,就算把这件事闹大,他们的亲人也不会活过来,一旦想通了这件事,就不难想象他们为什么会保持沉默。秦清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这件事从上到下都已经达成了默契,在利益面前所有人都妥协了,什么公理,什么正义全都被远远抛到了一边。秦清耳边想起许常德过去的教诲,官场之中切忌逆势而为,无论公理掌握在谁的手中,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和多数人抗衡,看来最后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在张扬的奉劝下,秦清吃了一小碗粥,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最坏的地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已经做好了从所有职务上退下来的准备,至于最终的去向,已经不是她能够掌握的范畴内。

    

    楚嫣然在一个小时后赶到了明珠宾馆,张扬刚刚洗完澡,赤luo着上身,下面只穿了一条平角裤头,脖子上耷拉了一条围巾,楚嫣然看到他这副样子,俏脸不禁红了起来,啐道:“你好没风度,居然光着个屁股就出来了!”

    张扬一脸的委屈:“我啥时候光屁股了,你倒是想看,我偏不满足你!”

    楚嫣然这才留意到张扬身上多处淤青的伤痕,马上忘记了羞涩,关切道:“怎么回事,身上怎么有这么多伤,谁打你了?”

    张扬把她请进房内,想要穿衣服,楚嫣然却从手中纸袋里拿出一件蓝色横纹T恤:“穿这件,我从深圳带来的!”

    张扬也没有跟她客气,换上了T恤衫,楚嫣然又扔给他一条浅灰色休闲裤。

    张扬一边穿衣服一边笑道:“你对我这么好,该不是想追我吧?”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瞧你那个土鳖样,本小姐是可怜你!”嘴上寒碜着张扬,心里却是暖烘烘的无比受用。

    张扬穿好鞋袜道:“我虽然土了点,可你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咱俩也是半斤八两,凑合着过算了。”

    “滚!”

    张扬笑道:“吃饭了吗?”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不吃,最近胖了些,正减肥呢!”

    张扬来到她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没觉着你胖啊!要不让我掂量掂量!”他伸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姿态。楚嫣然娇笑着在他手上打了一巴掌:“滚一边去,大色狼!”

    “明知我是大色狼,你还千里迢迢的过来献身!”

    “谁献身来着,我是监督你这个大坏蛋不要犯错误,省得你又去扰乱社会治安,祸害良家妇女”

    房门忽然被轻轻敲响了,居然是秦清过来了,她并没有料到张扬的房内会有个女孩儿,有些歉意的笑道:“原来你有朋友在啊,我就不打扰了。”

    张扬笑道:“清姐,进来坐,她也不是外人,我给你们介绍。”

    秦清和楚嫣然都诧异于对方的美貌,秦清的表情淡定自若风波不惊,可是楚嫣然心中却微微感到有些异样。秦清无论气质还是外貌都是上佳,让楚嫣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听完张扬的介绍,秦清主动向楚嫣然伸出手去:“你好,我是秦清!”

    “我是楚嫣然!”楚嫣然礼貌的和秦清握了握手,轻声道:“秦小姐好漂亮!”

    秦清微笑道:“楚小姐客气了,你才当得起漂亮二字。”她意识到并不是打扰张扬和秦清的时候,轻声道:“张扬,我过来只是想告诉你,市里通知我明天返回江城,我一早就会动身。”

    张扬点了点头:“我送你过去!”

    秦清摇了摇头:“不用,我跟调查组一起过去。”

    秦清走后,楚嫣然一把就揪住了张扬的耳朵:“臭小子,我觉着你怎么这么老实呢,懒得给我打电话,原来一直在这儿守着个大美女。”

    张扬苦苦求饶道:“你有没有搞错啊,人家是春阳的新任县长,我是她的临时助理。”

    楚嫣然放开他的耳朵,有些不解恨的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县长怎么了?县长也是女人!”

    张扬看着楚嫣然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我说丫头,你这是吃哪门子的干醋?你是我什么人?一不是我老婆二不是我女朋友,你管得是不是有点宽啊?”

    楚嫣然不依不饶道:“我是担心你害人,张扬同志,身为一个接受党和国家教育多年的干部,你能不能收起你的色狼嘴脸,别在残害咱们国家原本就不多的花花草草。”

    “照你这么说,合着我自宫算了,一了百了,省得我出去祸害人。”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的确是个好方法!”

    “我说楚嫣然同志,我身体的每一部分不仅仅属于一个人,而是属于党,属于国家的,我要利用自己有限的身体,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我要用有限的身体资源旧能的为社会创造财富。”

    楚嫣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扬,努力了一会儿,归结出一句话:“你真不要脸!”

    张扬对眼前局势的认识丝毫不次于秦清,和秦清对现实局面的默认不同,张扬却是个不甘心失败的人,虽然在表面上看所有的一切可能都被幕后的对手全部切断,可是张扬知道,还有一个机会。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张扬让楚嫣然开车把自己带到了县人民医院,他预先已经打听清楚,那天在矿难现场被他打伤的四人全都在骨科住院。

    张扬和楚嫣然一起来到骨科病房,张扬过去在这里呆过,可谓是轻车熟路,让楚嫣然给他打掩护,趁着无人注意,溜到了医生办公室,弄了件白大褂套上,楚嫣然倒是显得有些紧张,看到张扬穿着白大褂,大摇大摆的出来,这才稍稍放心下来,还别说这厮穿上白大褂还真有些医生的样子,张扬留意到有名警察在病房外抽烟,低声对楚嫣然道:“你去引开他!”

    

    晨起更新,求月票支持!

上一篇:第六十四章 步步杀机(下) 下一篇:第六十五章 只手遮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