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六十四章步步杀机(上)

    许常德道:“事情的性质并不严重,秦清,虽然你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的责任,可在这种情况下,春阳的工作以后也很难进行下去,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打算让你从春阳撤出来!”表面上是关心秦清,从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可实际上却是奉劝秦清承担矿难的责任,同时许常德又点出:“你放心,团市委的工作不会受到影响。”

    秦清有些委屈的抿起嘴唇,她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道:“许书记,我不在乎是否要承担责任,也不在乎承担怎样的责任,我在现炒到一百多名悲痛欲绝的遇难者亲属,而矿上说遇难者只有三个人,这件事是不是有人隐瞒,作为春阳县的领导,我在位一天,是不是就应当为这些无辜的死难者讨还公道?”

    许常德皱了皱眉头,他了解秦清骨子里的倔强,也听出她这句话中对自己的抗拒。许常德虽然表面温和,可实际上却是一个霸道的人,他不喜欢别人违抗自己的意思,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决定既维护了多数人的利益,又旧能的遏制事态的发展,应该算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可秦清似乎并不满意他的做法,许常德低声道:“秦清,你对春阳的情况还不了解。”

    “许书记,假如,我只是说假如在这丑难中存在着瞒报实际情况的现象,那么有些人瞒报情况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们又害怕什么?仅仅是责任吗?”

    许常德沉默了下去,过了好半天方才道:“工作组已经去了春阳,市里很快会拿出处理方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去想。”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看似平静的县委县政府大.院,正在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县委书记杨守义无疑已经占尽了先机,在他确信十三名遇难矿工全都火化,其家属也都得到了相应的赔偿之后,杨守义长舒了一口气,事情应该告一段落了,那些得到赔款的矿工家属多数已经离去,江城市上层也全都保持了沉默,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有效地范围内是最关键的一步,至于追究责任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作为统管春阳县工作的县长,秦清无疑要承担这个主要责任。

    自从市里的工作组来到春阳调.查,秦清居然失踪了。

    现在的秦清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被摒弃于制度之外,在外人的眼里,她所需要做的就是承担应有的责任,根据许常德的暗示,这次事故的责任不会太大,只要秦清配合,对她的仕途应该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车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吉普车停在空旷的.原野中,雨刮器并没有打开,外面的世界显得朦胧而神秘,秦清的目光同样的朦胧,她凝望着远方影影绰绰的烟囱,嘴唇紧紧抿起。她在犹豫,她在等待。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彷徨和迷惘,然而她的倔强仍然让她继续坚持下去。

    张扬打着伞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过来,拉开吉普.车,一股潮湿的雨气扑了进来,他收起雨伞扔到后座上,接过秦清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低声道:“查清楚了,负责司炉的是个姓郑的老头,他家就住在前面。”

    秦清小声道:“火葬场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冷笑道:“几个门口都有保安,进出都有检查.人员登记,火葬场戒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秦清秀眉微颦,.火葬场的反常情况更证明其中有问题。

    张扬启动汽车,远方的山沟中延伸出一条干枯的河床,河床以南是火葬场,前面是火葬炉区和灵堂区,后面是墓区,现在已经过了上班时间,除了存尸间对外开放以外,其他的地方已经关门,整个火葬场显得越发的落寞和荒寂。河床的北岸有一排排低矮的小楼,老郑头的家就住在那里。

    张扬和秦清是等到夜幕降临之后才敲响老郑头的房门的。

    老郑头望着眼前的两个陌生人,显得有些迷惘:“你们是谁?找我干啥?”

    张扬一本正经道:“我们是张五楼矿难调查组的,现在特地来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老郑头的神情顿时变得慌张起来,他摇了摇头道:“什么情况?我除了知道烧死人,其他的事儿跟我一概无关,我也不知道啥情况,你们两个走吧!”他想要关上房门,房门却被张扬一把顶住,张扬冷笑道:“老郑头,你抗拒组织调查就是违法,公然和国法作对后果你是知道的。”这厮忍不住威胁老郑头。

    老郑头也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事实上整天和尸体打交道的人很少有胆小的,他不屑的看了张扬一眼道:“吓我啊,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你还能当真把我填到炉膛里烧了?”

    秦清牵了牵张扬的手臂,脸上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道:“大爷您好,这件事关系到矿难遇难人的赔偿问题,我相信您老一定有同情心,您也不想那些工人得不到应得的赔偿是不是?”

    老郑头死死抵住房门道:“你们别问我,我也啥都不知道,每天烧得死人那么多,我上哪里去分清楚?”

    秦清耐着性子劝道:“大爷我只想问你,这次矿难送来的尸体一共有多少具?”

    老郑头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力道:“三个,你们满意了,快走吧!”

    张扬忽然发力,老郑头再也抵不住房门,踉踉跄跄向后倒去,张扬第一时间冲到了房内,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凶神恶煞般大吼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实交代,到底多少?”

    秦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厮从来都是这个脾气。

    老郑头颇为硬气:“你别吓我,私闯民宅是犯法,小心我告你!”

    张扬忍不住骂:“你一个烧尸体的怎么这么嘴硬,信不信我把你填炉膛里烧了?”,他的手指在老郑头身上戳了一下,老郑头只感到身上如同有千万只蚂蚁不停爬来爬去,又麻又痒的感觉让他痛不欲生。秦清从老郑头痛苦的表情已经猜到这厮一定在他身上做了手脚,本想开口阻止,可是转念一想,这老郑头不吃点苦头肯定不会说实话。

    张扬的方法果然奏效,老郑头连一分钟都没忍到就开头讨饶,有气无力道:“十三个”

    听到这个数目,秦清和张扬都是吃了一惊,秦清惊声道:“十三个?”

    老郑头点了点头,哀求道:“放开我,求你了!”

    张扬低声道:“为什么你要说三个?”

    “有人给了我两万块钱,让我咬死口只说三个”

    秦清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矿难事件果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对春阳这个小县而言,十三人死亡的矿难已经是极其严重的事故,应该说不仅仅是春阳,这样的事件对江城的政坛也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她忽然明白为何许常德要自己站出来承担责任,从杨守义到许常德,江城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在想息事宁人,他们考虑到了每一个环节,他们要把整件事掩盖起来。

    张扬放开了老郑头,他已经确信除了那两万块,老郑头连送钱人的身份都不知道。

    

    离开老郑头的小屋,秦清的俏脸变得越发苍白,事情背后的黑幕比她想象的要浓重得多,假如她继续坚持下去,势必会面临和整个江城领导层作对的结局。

    张扬体贴的为她打着雨伞,自己的半边身子却露在外面,衣服已经被雨水淋湿。

    一阵冷风吹来,秦清下意识的抱紧双臂,抬头寻找到张扬温暖的目光,她忽然意识到,如果没有张扬站在身边,或许她已经屈服,或许她已经在强大的压力面前崩溃,此刻她方才明白张扬对于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

    张扬用身体为她挡住风雨,如果不是秦清的原因,他不会介入到这件事中,张大官人虽然有正义感,可是他对于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事情并不会表现出这样的热心,除非是能够获得足够的政绩回报,否则他不会主动招惹麻烦,可是眼前的秦清俨然已经成为江城领导层眼中的弃卒,从她的身上,张扬或许得不到任何的回报,可是张扬仍然不可避免的产生要保护她帮助她的念头。

    回到车内,张扬脱下水淋淋的T恤,拿起一件干爽的蓝色T恤套上,他冷静分析道:“十三个人不是小数目,在我们调查之前,有人已经先行做好了每一步,这个人在春阳拥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不言自明,张扬所说的这个人就是县委书记杨守义,只有他才拥有这样的能力。

    秦清比张扬了解的还要多一些,杨守义不但在春阳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就是江城方面,他也提前做好了应对之策,无论是即将离任的市委书记许常德还是市长黎国正,他们都已经认同了杨守义的做法,假如他们想要继续调查下去并揭穿这件事,就等于和整个江城的领导层为敌。

    张扬虽然混入体制的时间不久,可是也觉察到了这件事说要面临的压力,他低声道:“假如这件事真的闹出来,恐怕会有很大一批人倒霉。”

    秦清轻轻舒了一口气,黑长的睫毛闪动了一下,沾在上面的雨雾在黑暗中闪烁着晶莹:“张扬,你怎么看?”

    “我不建议你继续追查下去,虽然这件事存在着很多的疑点,可是我感觉到你查下去会有危险”张扬停顿了一下:“那些遇难者的家属为什么会攻击你?那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挑唆。”

    秦清摇了摇头道:“我不怕!”可她的声音却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张扬启动了引擎:“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

    秦清的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假如没有张扬,她无法想象现在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当她意识到自己发现张扬身上越来越多闪光点的时候,她再度提起她的警觉,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对一个男子产生依赖心理,这发现让她感到惶恐感到不安。她虽然不怕,可是她的理智却告诉自己,继续坚持调查下去等于面临和整个江城市的领导层为敌,难道她要这样放弃吗?

    雨似乎又大了一些,绕过红石谷的山路十分湿滑,加上道路狭窄,弯道众多,张扬把车速减低到三十,前面一辆载重大货慢慢悠悠的驶了过来,大货车居然使用了远光灯,强烈的光线射得张扬睁不开眼,突然间那辆大货车加快了速度,朝向吉普车高速撞来。

    秦清发出一声惊呼,张扬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迅速切入倒档,一脚踩下油门,吉普车全速向后退去,左手掌控着方向盘,右手把秦清揽入怀抱中,在载重货车撞上以前,用力扭断了方向盘,后退座椅,带着秦清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向上弹跳而起。

    在张扬跳起的刹那,载重大货撞在了吉普车上,张扬用身体撞开了吉普车的顶棚,抱着秦清越过载重大货,没等他们在地上站稳,就看到冲天的火光和爆炸声在身后响起,秦清惊魂未定的呆在那里,她实在无法想象张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等我!”张扬大步向前追去,可载重大货撞开吉普车继续向远方驶去,张扬追了两步,忽然想到留下秦清一个人在这里并不安全,不得不停下脚步。

    秦清咬着嘴唇,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显得如此无助如此彷徨,张扬来到她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秦清终于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我没事”

    吉普车翻滚到了坡底,仍然熊熊燃烧着,张扬双眼之中燃烧着更为炽热的怒火,他可以断定刚才的是一次蓄意谋杀,有人想利用车祸把他和秦清置于死地。

    

    争取晚上再更新一章,兄弟们月票推荐别落下!

上一篇:第六十三章 祸从天降(上) 下一篇:第六十三章 祸从天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