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九章绑架危机

    “凭啥啊?”张扬嘴里虽然这样说,可已经绕到另一边拉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张扬重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坐上这么高级别的汽车,严重被激起了好奇心,这儿摸摸那儿碰碰,有些好奇的问楚嫣然:“你腿好了吗?能开车了?”

    楚嫣然道:“好得差不多了,想不到你这个赤脚医生的水平还不赖!”其实楚嫣然却明白张扬的接骨手法何止是不赖那么简单,荆山市顶尖的骨科专家对张扬的复位手法都是赞不绝口,还说放眼整个北原省找不到第二个拥有如此水准的医生,而且张扬给她开得草药对骨伤愈合拥有奇效,原本至少需要卧床三个月,按照张扬的治疗方法短短的一个月就已经完全恢复了,楚嫣然复诊之后确认骨痂已经完全可以支持她下地行走,这才开始外出活动,那帮骨科专家全都大呼不可思议。联想起出事当晚张扬背着她爬上悬崖的经历,楚嫣然更认为张扬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张扬向楚嫣然的长腿看了看,不知为何忽然想起那晚脱下楚嫣然裤子的情景,那双修长笔挺的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楚嫣然看到他盯着自己的腿看,也和张扬想到了一处,俏脸一热啐道哦哦:“看什么看?没见过”话刚一说出口就知道失言了。

    张扬把握机会的能力那是相当相当的强悍,一脸坏笑道:“见过是见过,不过上次没穿牛仔裤!”

    楚嫣然对这厮的厚脸皮早.有领教,虽然有些羞赧,不过她的性情从来都是豁达开朗的,笑骂了一句:“大色狼!”

    “那你还让我上车,这不是羊入狼口吗?”

    “我是跆拳道黑带,有日子没操练了!”

    “啥带?带鱼、八带我都吃过,黑带没见过!”

    一句话差点把楚嫣然噎了个半死。

    张扬有些好奇地问:“这车咋没有离合呢?”

    “土老帽,这是自动挡的,医生说我.的左腿不能长时间用力,所以我才选了一辆自动挡的吉普车开!”

    张扬充满羡慕的拍了拍真皮.座椅道:“这车真漂亮,看着跟拖拉机似的,赶明我有钱了也弄一辆开开!”

    楚嫣然觉察到了张扬对这车的兴趣,主动提出让.张扬来开车。

    张扬毫不客气的坐在了驾驶座上,按照楚嫣然的.指点开动了这辆吉普,开自动挡汽车比手动更容易,从楚嫣然的口中知道,这辆车叫牧马人,从美国进口的,张扬一边开车一边问:“咱们去哪儿?”

    楚嫣然笑道:“我饿着肚子从荆山赶来的,你不至.于小气到连一顿饭都不请吧?”她留意到张扬一身的名牌,绝非假冒伪劣,可惜上面有着几个脏乎乎的小手印,楚嫣然忍不住想笑,暗想这厮不过是个乡计生办主任,每月工资也就是一两百块,怎么穿得起这么贵的衣服?肯定是个分子。

    张扬开着红色.的牧马人来到了乡政府对面的四季香,在黑山子乡这种偏僻地方连汽车都不多见,更不用说像牧马人这样的高档吉普了,立刻就吸引了一群小孩儿的围观,从他们的窃窃私语中可以听出,多数的孩子都认为这车是辆高级拖拉机。张扬向四季香的老板交代了两句,让他帮忙看着车子不要被调皮小孩给划了,这才邀请楚嫣然进入饭店,楚嫣然行走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水洗牛仔裤包裹的两条十分吸引眼球,两人就要来到饭店门口的时候,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跑了过来:“爹,你来吃饭啊!”

    张扬这才看到这孩子就是刚才在乡政府认爹的二蛋,真是哭笑不得,从兜里掏几个钢镚道:“二蛋,跟叔叔说,谁让你叫我爹的?说实话我给你钱买糖吃!”

    二蛋吸吮着小手指,眼巴巴的看着钢镚,然后又望向张扬身后的楚嫣然:“这位姐姐不让我说!”

    张扬悟了,转过身去,楚嫣然已经笑得蹲在了地上,张扬把那几个钢镚给了二蛋,然后又掏出一张十块钱的钞票放在二点手中,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话。二蛋点了点头,然后跑到楚嫣然面前小手抓住她的胳膊摇晃道:“娘!俺饿了,俺要吃奶!”

    楚嫣然这下可笑不出来了,又羞又急的摆脱二蛋的小手,逃也似的向饭店内跑去,张扬哈哈大笑:“孩他娘,你别跑啊!孩子饿了要吃奶!”

    

    吃饭的时候楚嫣然还是忍不住笑,张扬用筷子敲了敲她的脑袋道:“我说丫头,你要是这么喜欢孩子,我不介意给你帮忙!”

    楚嫣然有些受不了他的厚颜无耻,板起面孔道:“你再敢耍流氓,我就报警抓你!”

    两人正说着呢,派出所副所长杜宇峰和几名警员也过来吃饭,看到张扬和楚嫣然,杜宇峰不禁笑了笑,想了想还是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楚小姐来了啊!”杜宇峰之所以对楚嫣然那么客气,是因为上次就是他把人家逼到了悬崖底下,差点弄得楚嫣然车毁人亡,而且事后楚嫣然并没有追究,所以杜宇峰内心中总觉着亏欠人家,于情于理总该过去打个招呼。

    楚嫣然微笑着点了点头,张扬笑道:“杜所,既然遇上就是有缘,回头把帐给结了啊!”

    杜宇峰知道张扬是故意卖个人情给自己,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顿我请!”又向楚嫣然道:“楚小姐想吃什么只管点!”

    楚嫣然笑道:“都吃饱了,你也别害怕,我又不准备找你赔车!”

    一句话把杜宇峰闹了个大红脸,他支支吾吾道:“那啥你们聊着,我不耽误你们了”

    看着杜宇峰的背影,楚嫣然不禁笑了起来,张扬叹道:“你这丫头真是没有口德,人家好心请你吃饭,你还寒碜人家!”

    楚嫣然道:“要不你让他赔我一辆比亚乔1000,我站在这儿由着他寒碜我!”

    张扬最看不惯楚嫣然这幅趾高气扬的样子,忍不住道:“不就有俩臭钱吗,你一小丫头片子得瑟什么?”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恶毒啊!”

    两人马上呛了起来,张扬举手投降道:“得,我好男不跟你这小女人斗l说,大老远跑来找我干什么?不会真打算以身相许,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吧?”

    “美得你!”楚嫣然明澈的美眸眨了眨,她这次前来当然不会像张扬所说的报恩,而是另有所图,她起身道:“陪我去出事的那地方看看,咱们边走边聊!”

    张扬点了点头,出门开了楚嫣然的红色牧马人向十八盘而去,开到中途楚嫣然就受不了张扬这位菜鸟的驾驶技术,和张扬交换了座位。

    张扬来到副驾麻利的把安全带给扣上,楚嫣然白了他一眼道:“干什么?”

    “怕你再开悬崖下面去!”

    楚嫣然笑嗔道:“乌鸦嘴!”,可能是上次的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楚嫣然车开得相当小心,进入紧十八盘路段的时候,楚嫣然熟练地弯道技术让张扬感到羡慕不已:“我就纳闷了,你一女孩子玩什么不好,非要玩车?”

    楚嫣然道:“那是你没有体会到急速的快感!”

    “啥快感?”张扬装出没听清楚的样子。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这厮三句话一说准保就有黄腔,她也知道绝不能给他顺着杆子往上爬的机会,轻声道:“我想让你抽时间去静安一趟!”

    “静安?”张扬皱了皱眉头,静安是北原省的省会,距离他所在的黑山子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呢,楚嫣然专程从荆山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楚嫣然道:“我外公腰椎间盘突出,最近痛得很厉害,他又不想开刀,所以我想让你去看看。”

    张扬已经猜到十有是看病的事情,摇了摇头道:“没空!”

    “求求你了,我给你钱!”

    “那也没空!”

    “你想要多少?”

    “我不缺钱!”

    楚嫣然哀求了一通没用,心中的火气不禁窜上来了:“张扬,我告诉你,我从没求过人,你要是不答应,后果自负!”

    张扬笑眯眯道:“威胁对我们人是没用的!”

    楚嫣然忽然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吉普车本着鬼见愁冲了过去,真是巧得很,上次她就是骑着摩托车从这地方摔下去的。

    张扬吓傻了,这丫头真是个疯子,说来就来啊!她疯张扬可不敢陪着她疯下去,万一她哪根筋不对,真把车开到悬崖下怎么办?张扬慌忙举起双手:“我怕你了,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楚嫣然猛然踩下刹车,吉普车轮胎在马路上摩擦出吱!地一声尖锐的声响,车的前轮距离悬崖仅仅一米不到,楚嫣然笑得前仰后合:“胆小鬼!我才不会陪着你送死呢!”

    张扬舒了一口气道:“你疯劲儿上来保不齐真会这么干,像我这种前途远大的年轻干部,虽然不怕死,可重要惦记着咱们中国亿万百姓,要是我英年早逝了,你说他们以后由谁来照顾?谁来领导他们奔向幸福的械社会?”

    楚嫣然一边摇头一边感叹着:“张扬啊张扬,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一个。”

    “这不叫无耻,这叫自信!”

    “自恋才对!”

    “自恋也比某人自杀强!”

    两人一边拌嘴,一边把车从悬崖边倒了回来,楚嫣然要到前面的小清河看看,两人开着吉普车来到上清河村旁的小清河,把车停在河岸边。

    楚嫣然坐在小石桥的护栏上,双手撑住栏杆,俏脸高高扬起,如同流瀑般的黑色长发被春风吹起,她充满陶醉道:“这里的自然风景真好,如果开发一定会成为绝佳的风景区。”

    张扬好心提醒她道:“小心,别掉下去了!”这时候他的传呼响了,张扬拿起来一看,却见上面显示着一行小字:“吴宏进在乡卫生院挨打了!”,张扬一看就火了,这他什么事儿,谁胆这么大,竟然敢冲进卫生院殴打吴宏进?

    楚嫣然看到他神情不对,小声问道:“怎么了?要不要回电话?”她的手机放在车里。

    张扬道:“我得马上回乡里一趟,出事了!”

    楚嫣然不无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原想在这里好好欣赏风景来着。

    张扬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人在宦海身不由己啊!”

    楚嫣然忍不住道:“一个乡计生办主任算个屁的宦海啊!”

    “这你就不对了,哪怕我是一个小小的贝壳也是生活在宦海里不是?别拿计生办主任不当干部,我位卑不敢忘忧国!”

    “我看你不像贝壳,像乌龟!”

    张大官人痛心疾首道:“口德,积点口德!”他对楚嫣然直爽的性子还是十分欣赏的,和楚嫣然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可是他的感觉却像一个相处多年的老朋友,什么话都可以畅所欲言,这不同于和左晓晴之间的那种淡淡的拘束,也不同于和海兰之间的那种回避的漏点,楚嫣然很直爽也很豁达,女孩儿中少见的性格,张扬在她的面前可以畅所欲言,可以无所顾忌。

    

    楚嫣然虽然有些不情愿回去,可最终还要照顾到这厮的工作热情,还是开车向黑山子乡政府而去,途中两人更多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张扬何时前往静安的事情,楚嫣然费沮舌方才说动张扬下周五前往静安,由她过来接张扬过去,途中产生的一切费用也由她负责。

    到最后张扬才懒洋洋说出了一句话:“那啥”左手的中指和拇指轻轻搓了搓。

    楚嫣然知道他终于还是提到了诊金:“你要多少钱?”虽然知道看病给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这厮的市侩仍然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张扬想了想道:“这样吧,我也不找你要诊金了,下次你见到杜宇峰的时候也别再提摩托车的事儿,大家两清了怎么样?”

    楚嫣然万万没想到张扬居然还会为他人考虑,不过心中的那点不快顿时因为他的爽快而烟消云散,笑着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这厮打量着楚嫣然明艳动人的俏脸,内心中一种见不得光的念头又开始蠢蠢欲动:“其实我对钱没啥兴趣,人嘛,嘿嘿”言外之意是,假如用你来当诊金我倒是可以考虑。

    楚嫣然已经习惯了张扬三句话不离骚扰的谈话方式,唇角微微一笑,目光却盯着前方的道路,又到了紧十八盘的路段,她可不敢大意。

    张扬也知道这种地方开不得玩笑,收起了调侃望向窗外,他的脸色却突然变了,大声吼叫道:“煞车!”

    楚嫣然并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脚下仍然及时反应了过来,一个紧急刹车停了下来,吉普车还没有停稳,一块足有磨盘大小的圆石从左侧的山崖砸在了道路的中央,蹦了一下,擦着吉普车前方的保险杠继续向山崖滚落下去。

    楚嫣然吓得脸色煞白,假如不是张扬及时提醒,这块圆石必然击中驾驶舱,他们两人将面临车毁人亡的结局。

    张扬从车上跳下去,仰头望着左侧的山崖,并没有石头接着落下来,楚嫣然脸色苍白的检查了一下吉普车的前杠,前杠被石头撞瘪了,汽车的前脸掉了一大块漆,好在并没有伤及内部。

    张扬低声道:“这里山上落石常有的事!”

    楚嫣然看了看不远处的交通指示牌,上面画着注意落石的警示标志,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害怕,低声道:“咱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张扬点点头,楚嫣然上车后迅速发动了引擎,片刻不停的向黑山子乡驶去。

    

    等到了卫生院才知道吴宏进好端端的躺在病房里正和小魏卿卿我我的谈着呢,哪有人冲进来打他?张扬这个气啊,搞了半天不知是哪个混蛋玩他呢,这种丢面子的事情张扬自然不会告诉别人,安慰了吴宏进两句就和楚嫣然离开了卫生院,楚嫣然看出他的脸色不善,以为他是因为山上落石给吓得,轻声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不定从此以后你官运亨通连升九级呢。”

    张扬笑道:“说我心里去了,求你了,别这么善解人意温柔大方,我怕掉进去!”

    楚嫣然呸了一声,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十分了,她向张扬告辞离去,临行之前又反复叮嘱张扬不要忘了答应她的事情。

    张扬目送楚嫣然的红色吉普车绝尘而去,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小魏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后,充满惊奇道:“张主任,你对象吗?好漂亮啊!”

    张扬有些矜持的笑了笑:“追我的人多了,我还在考虑!”

    小魏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小声道:“张主任,刚才林成武和他老婆来看过小吴了,他们送了不少的礼物,又留下五百块钱,您看这事儿”小魏在乡政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人情世故,关系厉害也有了不少的感悟,本来这件事轮不到她说话的,可是她和吴宏伟处上了对象,所以就责无旁贷的当起了吴宏伟的代言人,再说了,在小张主任面前她还是能够说上几句话的。

    张扬知道小魏和吴宏伟一定不想事情闹大,他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不过咱们计生办的人不能让人白打了,你让小吴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了!”

    小魏对这位小张主任的能力已经是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她点了点头。

    张扬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话:“紧十八盘那地方经常有石头落到公路上吗?”

    小魏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我从没听说过!”

    小魏的这句话让张扬心中的疑惑变得更加明确起来,他开始把那个引他回来的传呼,和山上的落石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这起落石事件绝不是偶然,难道有人想要在途中谋害他?

    张扬返回计生办之后,马上开始调查那个传呼的来历,凭他现在的身份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很难,最后还是通过春阳的姜亮才搞清了这个传呼就是从黑山子乡打来的。

    搞清了电话号码,张扬顺藤摸瓜来到乡政府西边的小商店,这小商店也是黑山子旅社的崔桂山开得,他跟张扬也是很熟,看到张扬热情的招呼道:“小张主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张扬道:“今天下午两点半左右谁在你这儿打电话了?”

    崔桂山想了想,他公话装了没几天,平日里在他这打电话的人不多,下午一共只有两个人打电话,张扬给出的时段又具体,他自然能够想到是什么人:“小何村的史三柱!”

    “史三柱?”这个名字对张扬来说极为陌生。

    崔桂山点了点头道:“那可是咱们黑山子乡数得着的狠角色,他们兄弟三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小何村,在咱们黑山子都是横行乡里的霸王,大前年严打的时候一起被弄进去了,出来没多少日子,也就是比你来黑山子早一个月。”

    张扬不禁瞪了这厮一眼,麻痹的居然拿老子跟这帮无赖相提并论。

    崔桂山也意识到自己说话的不妥之处,呵呵笑了起来:“我这人说话没把门的,您别跟我计较!”

    张扬又道:“他打电话说的什么?”

    崔桂山道:“我躲都来不及,还敢听他说什么?那狗日的连电话费都没给就走了!”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崔桂山在身后叫住他:“小张主任,您没事可别招惹他们三个,那都是不要命的狠角色,狗皮膏药似的,沾上了就甩不掉!”

    张扬对他好心的提醒报以感激的一笑,心中却暗暗道:“狠角色?玛丽隔壁的,等他们见到我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和刚刚重生到这个时代相比,现在的张扬已经褪去了初始时的浮躁和迷惘,多了几分心机和冷静,作为一个国家干部,自从转为正式编制之后,这厮时时以一个国家干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能够动用法律武器的时候,还是首先选择法律武器。于是张扬先去找了杜宇峰。

    杜宇峰听说这件事和史家三兄弟有关也不禁挠了挠头:“我说张扬,你跟他们能有什么矛盾?他们三个全都是光棍,加起来也没有一个娃,计划生育管不到人家。”

    张扬道:“我也奇怪,你说这史三柱给我打传呼干什么?而且路上接着就出了这件事!我总觉着那石头是有人扔下来的。”

    杜宇峰考虑了一会儿方才道:“单凭推测无法断定这件事就和他们有关,要不这么着,明天我去小何村查查,大不了把他们三兄弟都弄回来审审,这件事你先别自己处理,后天就是乡人代会了,千万别再出啥事!”

    张扬点了点头。

    杜宇峰又道:“赵新伟今天打了个电话过来,说驾证给你办好了,周日给你送过来,顺便带他姐姐散散心,还说你认识个老中医,让你安排一下。”

    张扬笑道:“没问题,我周日反正也没事,留在黑山子恭候他姐弟俩大驾光临!”

    杜宇峰意味深长道:“我这位老同学可不一般呢,能让他看重的人必有不同寻常之处,这次他大老远的给你送驾证来,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张扬道:“说起目的,我倒是有个目的,赵新伟的姐夫宋思德是县中学的校长兼书记,我向通过他给我妹弄个大学保送名额,你看这件事可行性大吗?”

    杜宇峰也知道赵新伟有个这样的姐夫,他想了想道:“听新伟说,他姐夫倒是挺怕他姐姐的,这件事只要他姐姐答应,应该没啥问题。”

    张扬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只要自己把赵新红的病治好,那么提出这个小小的要求,她自然不会拒绝,他和杜宇峰又闲聊了几句,两人虽然是酒友,可是乡人代会即将召开,杜宇峰忙于整顿黑山子乡的治安工作,所以也就打消了一起喝酒的念头。

    

    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晚霞满天,张扬的心情仍然有些郁闷,站在乡政府门口,正盘算着晚上去那儿吃饭的时候,传呼又响了。张扬慌忙掏出一看,却见上面的号码是9字开头的,可马上又意识到这号码是楚嫣然的,张扬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计生办,按照号码打了回去,接电话的确是一个嘶哑的男声:“张主任!”

    张扬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不祥的念头顿时笼罩了他的内心,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语气平淡道:“谁啊?”

    先是听到楚嫣然的尖叫声,然后那个嘶哑的声音道:“张主任,你女人在我手里,我给你一个小时,赶到牯牛岭山神庙,假如你来不了,等着给你女人收尸吧,假如你敢报警,一样给你女人收尸,记住,自己来!”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咽喉,他感到呼吸一阵困难,重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产生了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张扬真正担心的是楚嫣然,这个无辜的女孩落入那些凶残的暴徒手中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他不敢想,俊朗的双目之中忽然流露出冰冷彻骨的杀气,假如楚嫣然受到任何的伤害,他必将杀死策划和实行这件事的一切人。

    

    史大柱抽着用报纸卷成的烟卷儿,辛辣的烟雾飘荡在山神庙中,楚嫣然被五花大绑的捆起,靠坐在漆色剥离的柱子上,倔强的目光中透出几分惶恐,身边的三名匪徒彪悍而凶猛,真正让她害怕的还是史二柱,这厮就像一头贪婪的豺狼,自从看到楚嫣然之后,目光就在她的身上游移,这会儿又走了过来,伸出粗糙的大手去抚摸楚嫣然柔嫩的俏脸,楚嫣然歪头躲过,然后一口啐在他的脸上。

    史二柱扬起手掌狠狠给了楚嫣然一个耳光,望着她唇角流出的鲜血,流露出狂热兴奋的目光,伸出手指在鲜血处沾了沾,然后放入嘴中砸了砸:“真香!”他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种迫不及待的饥渴。

    史大柱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老2,该干的事,不要总围着这个女人,等干掉那个小畜生,她就是你的!”

    史二柱恋恋不舍的看了看楚嫣然,老大的性情他是最了解的,在做事之前,一定要求他们三兄弟保持最清醒的头脑,保持最佳的状态,其中就包括,老大规定从不在做事之前碰女人,在史大柱看来,女人只是用来舒缓神经和发泄剩余精力的工具,而现在他们要保持最佳的状态,罪犯也需要自我控制,一个没有自控能力的罪犯,永远成不了优秀的罪犯!

    史三柱此刻潜伏在山神庙门前的大树上,他手中握着一把双筒猎枪,从他的角度可以看清方圆两百米以内的景物,只要张扬从这里经过进入他的射程,他的猎枪就会将这位计生办主任射杀,他仿佛看到张扬的头颅像西瓜一样炸开的情景,目光变得明亮而兴奋,对于鲜血他有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爱好,这也是他们三兄弟共同的特征,他们就像三头恶狼,杀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钱!

    有人花一万块买张扬的性命,一万块意味着他们三兄弟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上好一阵子。

    山神庙内只剩下了史大柱和楚嫣然,在楚嫣然看来,沉默寡言的史大柱比起他的两个兄弟可能更好沟通一些,她颤声道:“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们一大笔钱!”

    史大柱又点燃了一个烟卷儿,他眯起眼睛透过烟雾看着楚嫣然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面孔,平心而论,让他杀死一个这么美丽的少女,他实在不忍心,可是他没有选择,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就要做到底,张扬必须死,作为诱饵的楚嫣然一样要死,只有这样才能毁灭掉所有的证据,才能确保他们三兄弟的平安,他心中忽然生出感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监狱中出来之后,他的性情变得越发沉稳,考虑事情也越发的全面,刀口舔血的生活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选择,做这行首先就要扔掉同情心!

    楚嫣然从史大柱漠然的目光中已经意识到这些匪徒绝不会大发慈悲的,无论张扬来还是不来,他们都会把自己灭口,楚嫣然感到自己很无辜,连带着就恨起了张扬,如果不是这个讨厌的家伙,自己怎么会招来这次的无妄之灾?可是说来奇怪,自从史大柱用她的手机给张扬打过电话之后,楚嫣然反倒平静了下来,内心中的恐惧也消退了许多,在她的内心深处对张扬有着极大的信心,她相信张扬一定会过来救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史大柱在楚嫣然的面前点燃了一堆篝火,然后从油布包中取出一杆双筒猎枪,就着火光轻轻的擦拭枪杆,装填弹药,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楚嫣然开始感到担心,这三名匪徒全都配备了猎枪,除了山神庙内的史大柱,还有两人不知在哪里潜伏,假如张扬真的孤身前来,只怕他凶多吉少。

    

    九千字大章更新,求月票,月票越多更新越快!下半个月了,我努力,大家也要支持啊!

上一篇:第三十八章 我不是陈世美 下一篇:第四十章 夜的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