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六章你我的爱只能擦肩而过

    赵新伟噤若寒蝉的站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听着姐姐的训斥,他不敢还嘴,生怕惹她不高兴。

    张扬看出自己留在这里并不合适,悄悄溜了出去。

    在病房的走廊上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赵新伟出来,赵新伟也早就料到他会在外面等自己,愁眉苦脸道:“我被骂惨了!”

    张扬深表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长期卧床难免心情不好,你多体谅她吧。”

    赵新伟这才问起张扬为什么会找到这里,张扬随便编了一个谎话糊弄了过去,就说听杜宇峰提起过,所以特地来看看。

    赵新伟有些感动的点了点头。

    张扬旁敲侧击道:“我看赵姐的情况并不太好。”

    赵新伟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吗,医生说我姐最多还有半年”他摸出一支烟点上,脸上充满了悲痛。

    “其实可以试试中医!”张扬找机会提起了这个话题。

    赵新伟摇了摇头道:“我姐很.顽固,她自己过去就是医生,根本不相信什么中医疗法,从发病到现在,我们连瞒住她的机会都没有,劝她去尝试下别的治疗,全都被她拒绝,我看她已经放弃希望了。”赵新伟说到这里心里一阵酸楚,用力抽了一口烟,然后把还剩半截的香烟扔到了痰盂里:“不说这些了,走吧!”

    两人沿着楼梯往下走,走到中途.竟然和正上楼的左晓晴不期而遇,左晓晴显得有些郁郁寡欢心不在焉,并没有看到张扬,还是张扬故意拦住了她的去路,她才抬起头,看到张扬,清澈的美眸之中流露出极其错愕的神情,继而这神情又变得有些复杂,她笑得很勉强。

    赵新伟看出两人表情上的暧.昧,咳嗽了一声向张扬笑了笑,先行下楼去了。

    张扬和左晓晴就在楼梯上一上一下的互相对望.着,过了好一会儿,张扬方才道:“你还好吗?”

    左晓晴点了点头,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想哭的冲动,.可她的倔强和自尊却让她抑制住了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轻声道:“还没走?”

    “我放心不下!”张扬一语双关道。

    左晓晴双手抄在白大褂的衣袋里,目光垂落在.自己的脚尖,她难以描摹此时的心情,有生以来还从没像现在这样难受过。

    张扬轻声道:“咱们出去走走?”

    左晓晴摇了摇.头,终于勇敢的抬起双目看着张扬,表情坚决的说道:“不!”

    张扬并没有想到左晓晴的拒绝竟然会如此干脆,他意识到昨晚田斌一定对她说了什么,张大官人此刻内心中充满了失落和挫败感,他本以为和左晓晴之间的感情即将水到渠成,可田斌的一席话就能改变她的态度,由此可见,左晓晴对自己,远不如他对左晓晴投入的更深,张大官人虽然脸皮很厚,心理素质很强,可毕竟他还是有自尊心的,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左晓晴慢慢走上楼梯,和张扬擦肩而过的时候,黑长的睫毛宛如风中蝴蝶翅膀一般微微颤抖了一下:“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再见你”

    张扬木立在楼梯之上,怆然的笑容定格在他的脸上,他却没有看到,左晓晴和他擦肩而过的刹那,两行晶莹的泪水已经顺着她皎洁的面庞滑下

    

    张大官人向来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可是他更是一个不会轻易认输的人,眼前的放下只是暂时的,眼前的放下只是为了日后更好的拿起,有道是:莫道前途无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左晓晴的若即若离更激发了张扬的强烈斗志,终有一天,他要攀上左晓晴这座琢磨不透的山峰。

    张扬的失落持续了没有太久的时间,因为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重生之后,他刚体会到生命的可贵,人总不能把这点可贵的生命全都浪费到儿女情长上去。

    走出病房大楼,赵新伟在桑塔纳前等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传呼又想了,上面熟悉的一行小字——小子,你死定了!张扬气得差点没把传呼摔了,麻痹的,自从来到春阳后就时不时受到这莫名其妙的留言,不知哪个该死的家伙给自己这么恶作剧。

    赵新伟把大哥大递给他,张扬摆了摆手:“不用!”

    赵新伟道:“去哪儿?我送你?”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儿没办呢,笑道:“赵哥,我就是想跟你说个事儿,我在黑山子认识一位老中医,医术精湛,说不定能够治好赵姐的病。”

    赵新伟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摇了摇头道:“我看没戏,我姐肯定不乐意去。”他晃了晃车钥匙:“去哪儿?我送你!”张扬还没有从被左晓晴打击的阴影中完全解脱出来,笑了笑道:“你忙你的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成!有空再一起喝两杯!”赵新伟开着桑塔纳走了。

    张扬回头看了看病房大楼,原本他还打算去看看徐金娣来着,可是刚才左晓晴的冷遇让他没了心境,漫无目的的向医院外走去,传呼又响了,上面还是那行字——小子,你死定了!

    张扬怒气冲冲的来到公用电话亭,直接拨打了126,向寻呼台小姐大叫道:“怎么回事,到底是谁老往我这儿发恐吓信息,你们寻呼台搞什么?这他叫恐吓,你们是帮凶,是犯罪知不知道?”

    那寻呼小姐被他一统怒斥吓得战战兢兢,其实那条信息根本不是人家传的,不过人家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还是帮他调查了一下,给他打传呼的是北原省的电话,说是他女朋友来着。

    张扬莫名其妙的挂上了电话,女朋友?老子有女朋友吗?从左晓晴想到海兰,可这里是平海,跟北原那是两回事儿,寻呼台十有在消遣自己,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张扬本想回黑山子的,可想想今天已经是周五,明晚上还要去李长宇家吃饭,来回折腾也没啥意思,还是决定留下来,晚上去海兰那里让她抚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没走出公话亭,传呼又来了,张扬忍无可忍的骂了一句:“大爷的,老子要是找到你非把你给切下来!”

    这次的传呼是牛文强打来的,张扬也没想到他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牛文强在电话那边笑道:“小张主任,现在你可是咱们春阳的名人了,抢先英雄啊,怎么这次来春阳也不跟我联系啊,是不是看不起你牛哥啊?”

    张扬有些纳闷了,这厮啥时候跟我这么近乎了?想了想顿时就明白了,人家这是跟他套近乎呢,想想上次牛文强在歌厅的事情上表现的相当大气,张扬对他还是有几分好感的,言语中也比较客气:“我昨天刚到,帮乡里处理一点事情,所以没顾上去您那儿!”

    牛文强笑道:“现在事儿办完了吧,晚上我在歌厅对面的金凯越订了桌饭,你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姜队也过来!”

    张扬一听姜亮的名字,马上明白牛文强八成是听说了自己在电视台大打出手的事情了,不过张扬也有和姜亮结交的意思,反正他晚上也是要留在县城的,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挂上电话之后,张扬又给海兰打了一个电话,说今晚自己不走了,海兰自然明白他话后的含义,心底透着那么一股欣喜,可嘴上却道:“你是不是打算赖在春阳了,黑山子的工作不打算干了?”

    张扬这才把牛文强请吃饭的事情说了,海兰嗔道:“你去吃饭,把我一个人丢家里饿肚子啊?”

    张扬本来考虑到海兰不愿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才没敢提和她一起去赴宴的事情,现在听到她主动提出,心中自然是惊喜万分:“成!等你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过去,到时候你只说是为了感谢我给你安排新闻专访就行了!”海兰颇有那么点欲盖弥彰的味道,张扬自然答应了下来。

    

    晚上六点张扬和海兰准时在金凯旋门口见面,海兰内穿灰色香奈儿长袖T恤衫,外穿粉红色短款夹克,浅蓝色LV牛仔裤,棕色磨砂鞋,墨镜遮住了她俏脸的大部分,围了一条千鸟格纹围巾。

    张扬笑眯眯打量着她,海兰无论怎样穿着,总是让人感觉到一种与众不同的风姿,这和她生就的明星气质有关,虽然她戴着墨镜,口鼻又埋在围巾中,窈窕的身姿仍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海兰来到张扬面前,仰头看了看他:“还算你有良心,知道在门口等我!”

    张扬笑道:“我是千年等一回,要不怎么才能修得跟你共枕眠呢?”

    海兰啐了一声,害怕招来他人的注意,率先向金凯越的大堂走去。

    牛文强订得房间是318的富贵厅,这金凯越酒店新近才开业,牛文强也是股东之一,经营模式全都照搬江城的金凯越大酒店,连厨师都是从江城请来的,从开业到现在生意一直都火爆的很,想要包间一般都需要提前五天预订。

    张扬望着酒店富丽堂皇的装修不禁感叹了一句:“真是奢侈啊!”

    海兰笑了起来,见惯大场面的她并没觉着有什么特别。

    推开富贵厅的大门,里面已经坐了六个人,除了牛文强和姜亮他见过面以外,其他人他都没有见过,牛文强笑着站起身来,他没想到海兰也一起过来了,笑道:“海主播大驾光临,让金凯越蓬荜生辉!”要知道当初金凯越开业的时候他专程请过海兰主持,可是被海兰拒绝了,没想到海兰居然会跟着张扬一起赴宴,以牛文强的精明稍一猜度,就知道两人的关系一定很不一般。

    海兰淡淡笑道:“我是不请自来,小张主任才是你的贵宾啊!”

    牛文强哈哈大笑,上前热情的和张扬握了握手,张扬在姜亮的身边坐下,海兰紧挨着他落座。六人中还有两人是金凯越的股东,也就是牛文强的合伙人,另外两个,一个是牛文强的同学,县水利局副局长谢超,还有一个是姜亮的副手裴景明。

    张扬坐下后才发现正中的位置还空着呢,搞了半天今天自己也不是主宾,应该还有一位主客没到,心里正嘀咕的时候,那位客人到了,居然是县工商局局长徐兆斌。

    张扬和徐兆斌虽然没有打过交道,可是对此人闻名已久,他是副乡长于秋玲的丈夫,说起来自己也算得上半个娘家人。

    徐兆斌论年纪论身份坐在主位上的确再正常不过,他笑着跟众人打了一个招呼,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小张主任,我听你于姐经常提起你,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张扬看到他态度和蔼,心中也自然生出了几分好感,跟徐兆斌握了握手:“我对徐局长也是久闻大名,想不到今天才有机会遇到。”

    徐兆斌笑道:“多亏了文强给咱们制造了这个机会!”

    牛文强看来和徐兆斌的关系十分的密切,笑道:“咱们关上门就是自家兄弟,别说客气话!”

    徐兆斌哈哈笑道:“还是自家兄弟喝酒痛快,不用担心贪污受贿,也不用担心被老百姓非议,我做主,咱们今晚好好宰牛大财主一顿!”一句话引起众人齐声响应。

    张扬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徐兆斌,想不到于秋玲的老公居然是这么一个善于挑起气氛的人。

    牛文强按照金凯旋最高标准1888上的菜,连张扬也不得不承认,这顿饭是他重生以后吃过的最上档次的一顿,酒宴的焦点多数都聚集在徐兆斌和海兰的身上,给徐兆斌敬酒是因为在场人中他级别最高,给海兰敬酒是因为海兰是江城的明星主播,张扬并没有因为受到冷落而郁闷,专心致志的对付起了姜亮,以他的酒量,几个回合下来,姜亮就只有讨饶的份儿了。

    徐兆斌也是海量,他接受了一轮敬酒后,目光转向张扬:“小张主任,真是拗口啊,要不我还是叫你兄弟吧!”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想不到这厮的身上有这么重的江湖气,他乐呵呵道:“那我就叫你姐夫!来!姐夫我敬你两杯!”

    徐兆斌笑道:“你还是叫我徐哥吧,咱们哥俩儿脾气相投,我有种预感,以后咱们肯定走的比你于姐还近!”

    牛文强忍不住笑喷了:“我说徐老大,你这话怎么那么暧昧呢?难不成以后你要搂着小张主任睡觉不成?”

    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徐兆斌骂道:“就知道你这货没什么好话。”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跟张扬连干了两杯。这样的场合,张扬比平时表现的要低调内敛,海兰也很满意张扬今晚的表现,看来这厮在官场中磨练的终于有些悟性了。

    徐兆斌虽然善饮不过他很会控制尺度,喝到六两左右的时候,大手捂住杯口道:“我看今天就门前盅吧,明天还有工作!”他既然这样说,别人也不好再喝下去,同时举杯把酒干了,然后吃饭走人。

    牛文强笑道:“徐老大两地分居,今晚要回家照顾嫂子,咱们没事的兄弟全都去我的歌厅唱歌!”

    徐兆斌笑骂道:“我不跟你们掺和,你小子少拿我说事儿!”

    一群人在金凯越门前分手,徐兆斌专门拉住张扬的手道:“兄弟啊,你于姐心地善良,做事情优柔寡断,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你这个当兄弟的可一定要帮她!”

    张扬心想人家是副乡长,我是个连正式编制都没有的计生办代主任,我拿什么帮她?估计是徐兆斌听说自己和李长宇之间的关系了,当下满脸堆笑虚情假意的和徐兆斌握了握手。

    让张扬诧异的是,徐兆斌并没有专车,而是骑着一辆破破烂烂的26凤凰自行车走了,难道这位工商局长清廉如斯?

    海兰也推说有事,打车先走了。

    张扬知道她那是要避嫌,

    

    女人真是琢磨不透啊,明明想自己在一起,却偏偏要在人前制造出这些假象,欲盖弥彰,掩耳盗铃。

    张扬对唱歌也没啥兴趣,可也不能这么就走,于是跟着牛文强几个来到歌厅中,牛文强要了一个大包,让服务员送了些零食,果盘,又叫了两瓶黑方,自从陪海兰喝过芝华士以后,张扬对洋酒也有了初步的鉴赏能力,不过牛文强几个谈得都是生意话题,张扬和姜亮作为体制中人就凑在了一起,两人聊昨天电视台的事情,从姜亮的口中张扬才知道幕后还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听到姜亮一个大背把刁德贵放倒,忍不住大笑起来,举杯道:“我敬姜哥一杯!”

    姜亮丝毫不掩饰对张扬的欣赏:“咱俩挺投缘的,以后春阳的地面上发生任何麻烦,不一定要自己动手,给我打传呼就行,我一准到!”姜亮既是一种亲近的表示,也是不留痕迹的示好,他清楚张扬和李长宇之间的亲密关系,李长宇现在在春阳拥有绝对的权力,升迁之后,这种影响力可能不会减小,仍然将持续下去,最近公安系统内部悄然传出要变动的消息,姜亮在上层并没有太多可靠的关系,眼前的张扬无疑是他可以利用的机会。

    张扬爽快的点了点头,跟姜亮又干了一杯,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哭闹之声。

    牛文强有些纳闷的站起身来,他的地盘上敢闹事的还真不多,他笑着向姜亮和张扬道:“我出去看看,你们接着玩!”

    外面是两帮喝多的混混儿因为唱歌的事情闹了起来,社会上总有那么一帮人自以为混得如何如何,一旦火气上来,从不考虑所处的场合,更不会考虑闹事的后果。

    牛文强搞清楚闹事的这两帮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其中连一个在春阳混得有名气的都没有,不禁鄙夷的撇了撇嘴,可今晚的生意特别好,他也不想这事儿闹大了惊扰了其他的客人,笑着来到闹事的两帮人中间:“各位小兄弟,到我这儿来就是图个开心,你们都消消气,今晚消费多少全都算我的,给我一个面子怎么样?”牛文强已经打算好了,先安抚下他们,等他们出去在跟这帮不开眼的小子算账。

    一个身穿深灰色夹克衫的小子笑着点点头:“牛老板啊!你他面子值个屁钱!”藏在身后的右手闪电般挥舞出来,手中的破瓶咣!地一声落在牛文强的脑袋上,牛文强懵了,不仅仅是因为破瓶的物理性冲击,而且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在他的一亩三分地居然有人敢向他动手。

    鲜血从头顶流下来,流了牛文强满头满脸,看起来十分的可怖,发生冲突的十七八个小混混扬起东西在歌厅内乱砸乱扔起来。

    晚上值班的保安一共有四名,没等他们冲上去呢,早有人挥着棍子向他们发动突袭。

    一时间歌厅内鬼哭狼嚎,乱成一团。

    张扬和姜亮原本也没当一回事,可听出外面的动静好像不太对,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放下酒杯,拉开房门冲了出去。大厅内二十多名混混儿乱砸乱扔,客人吓得到处逃窜,还有来不及逃得干脆就钻到了桌子底下。

    姜亮因为不在班上,所以并没有配枪,看到眼前情景也是微微一怔,怒吼道:“我是警察!”他试图用自己的身份震慑住这帮混混儿,可是他发现这帮混混儿根本不理他那套。

    两名混混正围着牛文强打着。

    张扬虽然跟牛文强没有太深的交情,可人家毕竟请自己吃饭唱歌,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被打不是?大步冲了上去,一脚就将一名追打牛文强的混混踹得飞了出去。

    另外那名混混一愣,脖子已经被张扬的大手卡住,然后张扬蒲扇般的大手啪!地一声拍在他的脸上,拍得这小子满脸开花。

    牛文强血头血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抓起酒瓶就照那小子头上砸去:“麻痹的,敢动我!”他是真恼了,平时自以为在春阳黑白两道混得风生水起,想不到这会儿在家门口让人给揍了,传出去让他还怎么见人。

    姜亮和随后赶来的裴景明也加入了战团,他们两人都是训练有素的警察,格斗擒拿都有一定的水准,再加上杀红眼的牛文强,武功深不可测的张扬,战局马上改观,这时候对面金凯越又赶过来十多名保安,牛文强是那里的大股东,大股东出事,那边没理由坐视不管,看到形势不妙,闹事的那帮混混开始向外面撤退,虽然如此仍然有六人被他们抓住。

    牛文强头上被开了一口子,可是并没伤到骨头,他坚持不去医院,弄了点云南白药止血,用手帕捂上,愤愤然来到那六人的面前,抬脚一一向他们的肚子上踹去,红着眼睛骂道:“麻痹的,谁派你们来的?给我说,不说我弄死你们这帮狗日的。”

    姜亮咳嗽了一声,凭着一个警察特有的直觉他看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打砸事件,牛文强八成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会上演今晚的这出全武行。

    六名混混也硬气的很,全都紧闭着嘴唇一言不发。

    牛文强还想出手,被姜亮一把拉住:“我看这事儿还是交给我吧,你处理一下卡拉OK的事情。”

    这时候外面的警车已经到了,牛文强听到警笛声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中国是法治社会,可不许滥用私刑,再说他是个生意人,有些事情能走程序最好还是走程序,他点了点头,他和姜亮的关系那叫一个铁,交给姜亮当然再放心不过。

    姜亮指挥警察把那帮混混全都押了出去,临走的时候他充满欣赏的向张扬笑了笑,今晚他又亲眼见证了这厮强悍的战斗力,刚才的混乱场面如果不是张扬在,单凭他和裴景明两人恐怕还镇不住场面。

    警察走后,牛文强捂着脑袋望着一片狼藉的歌厅,心中这个怒啊,可他一时间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得罪了谁,水利局副局长谢超这时候才从包间里出来,脸色苍白的向他告辞,牛文强虽然能够理解他的行为,可是心中毕竟有些不爽,毕竟是老同学,我没让你跟我同甘苦共患难,你也不至于躲到现在才出来吧,淡淡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

    这时候张扬也过来告辞,对张扬,牛文强是打心底充满了感激,刚才混战的时候,那是张扬第一个冲出来从两名混混的手下救出了自己,牛文强是个知道感恩的人,他伸出大手用力握了握张扬的手臂:“兄弟,这事儿哥放心里了。”

    张扬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过你这歌厅的保安也该换换了!”他说的是实话,刚才四名保安几乎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就让人家的棍棒给放倒,简直太逊了。

    

    张扬离开爱神卡拉OK之后,直奔春宁小区而来,现在他已经是轻车熟路,翻过围墙,悄然来到海兰的家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海兰一直都在等着他,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晚才回来,看到张扬身上崩了不少的血迹,以为他又出了什么事,惊呼道:“怎么了?你是不是受伤了?”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挑起她曲线柔美的下颌在她嘴唇上轻吻了一记,这才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她。

    海兰帮助张扬脱下了外套,放在了洗衣机里。

    洗澡水已经为张扬准备好了,张扬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换上海兰刚刚为他购买的蓝色浴袍,回到海兰身边坐下,伸手撩拨着海兰柔顺的短发,轻声道:“你真美!”

    “少肉麻了!”海兰在他的手背上轻打了一下,脸儿歪了歪,微笑道:“我听说一个传闻,工商局长徐兆斌这次可能要提副县长!”

    张扬想了想,马上就恍然大悟了,难怪今晚的一帮人都对徐兆斌表现出如此的尊重,原来人家这是要提升了。

    海兰道:“官场中最常见的就是圈子,一个官员想往上走就要不停的跟圈子打交道,圈子有自己画的,也有别人画的,徐兆斌今晚就是在划圈子。”

    张扬笑道:“我这个小小的乡计生办代主任有什么值得他拉拢的地方?”

    海兰格格笑道:“我还听到一个传闻!”美眸中充满了妩媚和狡黠。

    张扬洗耳恭听。

    “说黑山子乡计生办的代主任张扬同志是县委书记李长宇的私生子”话没说完海兰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加起来都有一千多岁了,李长宇就是想生,他生得出来这么古董的吗?忍不住骂道:“谁他胡说八道,让我抓住了非抽死这孙子不可!”

    海兰白了他一眼,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轻声道:“很多事情都可以从新闻上看出一些端倪,作为一个官场中人,你甚至连最基本的政治嗅觉都不具备。”

    张扬伸手手臂,揽住海兰盈盈一握的纤腰:“姐,你教教我!”

    海兰道:“举个例子,那天抢险修路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感悟?”

    张扬想了想摇了摇头。

    海兰伸出春葱般的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你啊!有没有留意到于秋玲?”

    经她提醒张扬马上明白了过来,是啊,那天晚上可是一个捞取政治资本的大好时机,李长宇没有放过,王博雄没有放过,自己也没有放过,为什么郭达亮却放任这个机会溜走了呢?固然有他陪副县长邱广志的原因,可是于秋玲向来低调,在这件事上的表现又有些一反常态,联想起刚才徐兆斌对他的热情,张扬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海兰小声提醒张扬道:“听说你们的乡人大会就要召开,我看有可能会突出奇兵啊!”

    张扬点了点头,海兰这么一说,他也感觉到于秋玲大有可能成为一匹黑马了,原本他还觉着郭达亮把代字去掉成为黑山子乡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官场中的事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懂的。张扬笑道:“谁当乡长都一样,反正现在轮不到我。”

    海兰咯咯笑道:“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官迷,其实总是留在黑山子乡折腾根本出不来什么名堂,想往上走,首先就要给自己弄一个身份,你最近捞了不少的政绩,想要提升一步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很多事情都是有步骤的,必须一步一步来啊”她感觉到张扬的某部分又开始撩拨着自己,娇躯开始变得湿润起来。羞赧的瞪了张扬一眼道:“你还让不让我说话?”

    张扬忽然搂住她的脖子让她娇躯压低下来,俏脸伏在他的双腿之上:“我最喜欢你对着麦克风讲话的样子。”

    “讨厌啦”

    接着张扬便感到海兰温热柔软的唇裹紧了自己,他双手下意识的抓住海兰的秀发,暧昧的浪漫随着夜色悄然蔓延开来

    

    那啥月中了,好像第二张月票已经产生了,有月票的兄弟姐妹支持下吧!谢谢大家了,另外章鱼努力调整写作状态中,争取早日做到大家满意。

上一篇:第三十五章 感**是把双刃剑(2)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麻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