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三章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2)

    可张扬的表演偏偏就感动了不少人,其中一个就包括刚刚闻讯赶来的女乡长于秋玲,于秋玲含着泪花,声音颤抖着说:“多好的同志,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生命安全,小张主任舍己救人不怕牺牲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张扬装模作样的爬起来要继续投入抢险之中,被一帮人连说带劝,终于答应回小商店中暂时休息,休息的那会儿功夫,又有一块巨石被成功滚到了山崖下,道路已经疏通了一半。

    于秋玲完成她的政治表演后,也带着司机先返回乡里了。

    海兰并没有陪同张扬去小商店,而是现场又采访了几名抢险队员,完成采访之后,这才放下设备,走入小商店中,看到张扬正坐在长条凳上,笑眯眯望着自己。

    海兰来到他的身边:“伤得重不重?”

    张扬转过身,海兰看到他的肩头上有一片淤黑青紫的痕迹,心中不由得一颤,伸出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肩头:“我带了红花油过来,不如我帮你搽?”张扬点了点头。他脱去背心,健美的肌肉在夜色中起伏舒展着。

    海兰柔嫩温软的手掌贴附.在他的肩头轻轻揉搓着,张扬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海兰带给他的惬意和温暖:“姐”

    海兰的手掌因为他的呼喊而停顿,轻轻嗯了一声。

    张扬忽然转过身,一把将她的娇.躯拥抱在怀中,海兰从鼻息中发出一声轻吟,然后迅速向后退入阴影之中,张扬的嘴第一时间寻找到海兰轻启的嘴唇,全力揉搓着她花瓣般的柔唇,吸吮着她娇嫩的舌尖,海兰抱住张扬的身体,双手抚摸着他赤luo的上身,从张扬身体的变化,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理智却让她不能不拒绝他,抓住张扬的大手:“不”

    张扬又吻了她一记:“我想你”

    海兰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捧起张扬英武的面庞,额头顶住他的下巴:“不可以在这里啊”张扬可恶的大手却已经解开了她的腰带,探入了她双腿间的那片泥泞,海兰红着脸儿从他的魔爪下挣脱了开来,这时候看到远方导播和摄影师向这边走来,一定是她呆的太久引起了他们的疑心。

    海兰在黑暗中迅速整理好了衣服,张扬则装模作.样的坐回了长条板凳,他蓄谋已久,所以选择的位置很好,从他所在的地方可以提前发现外面的动静,可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

    海兰平静的迎了出去,她的情绪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人家这才叫专业。

    导播和摄像来到张扬面前,关切的问:“小张主任,.怎么样?还痛吗?”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海兰已经抢先答道:“可能伤了肺叶,刚才痰中带血。”

    导播向地上望去,可是地上漆黑一片,再加上下雨的缘故,能找到那那口痰才怪,他充满感激道:“小张主任,多亏你奋不顾身救了海兰,要不这么着,我们马上要回县城了,不如你跟我们的车回去,我们送你去县人民医院检查一下。”

    张扬这才明白海兰刚才说那句话的意思,不由得感叹海兰细密的心思,刚才自己的那通抚摸一定也勾起了海兰心底的,可是人家要比自己矜持得多,简简单单一句话已经给出了一个充分的理由,这就叫含蓄,这就叫层次。

    道路的清理工作也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工作交给乔四那些人就可以了,张大官人想出的风头也出了,想要的政绩也有了,好像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便装出愁眉苦脸痛苦万分的模样,可在海兰眼里这厮辛苦拿捏出的表情像足了被后的少女,几次都差点要笑出来,不得不把风雨衣的帽子戴上,借此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

    无论张扬的演技如何拙劣,可是在电视台工作人员的眼中,他可能真伤的不轻,因为是为挽救海兰而受伤,所以人家电视台的所有人都对这厮产生了一些尊重,毕竟无论海兰再怎么漂亮,拼着性命去救她还是不划算,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要考虑考虑。于是张扬的这种勇敢付出在别人眼中就显得更为难得。

    张大官人一边咳嗽一边上了电视台的采播车,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采播车终于来到了县人民医院,海兰为了避嫌居然没有陪张扬一起去检查,由现场导播陪着张扬挂了个急诊,花二十分钟照了个X光片,结果可想而知,结论就是软组织挫伤。这位导播还是相当的热情,又邀请张扬去电视台招待所住宿,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了。

    九十年代初期的春阳一切都还很落后,过了十二点大街上空无一人,连出租车都找不到了,左晓晴居住的春宁小区距离县人民医院有将近四公里的路程,张扬只能步行前往,人有了动力那可不是一般的足,张扬斗志昂扬,大步前进,然后是一路小跑,到最后简直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春宁小区,可来到大门口,人家大铁门早已锁的刚刚的,张大官人这么晚过来,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自然不敢惊动小区门卫。

    张扬沿着小区围墙溜了一圈,找了一处地方,便腾空跃起,张大官人的轻功那可不是盖得,轻松一跃,宛如凌空飞燕般落在墙头之上,然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轻轻跳下,就像一片枯叶落在地上。

    踩着潮湿的小道,张扬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海兰所在的楼栋,内心中有那么点兴奋,还有那么点小小的紧张,这种深夜的感觉真是刺激啊!

    听到房门轻轻敲响,海兰芳心一阵加速跳动,这厮果然死皮赖脸的摸过来了,可是想想自己到这会儿都没睡,还不是在期待着他的到来吗?

    透过门外的猫眼看清张扬那张充满期待和兴奋的面孔,海兰咬了咬嘴唇,背身靠在房门上,极其矜持小声的问了一句:“谁?”

    “我!”张大官人压着声音道,可等了半天里面居然在没有动静了,他纳闷,这海兰该不会让自己在门外呆上一夜吧?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施展飞檐走壁的功夫从后阳台潜入的时候,房门开了,一只白嫩的小手拉住他的手臂将他拖了进去。

    黑暗中海兰诱人的娇躯扑入他的怀中,被张扬用力拥入怀中,饥渴的双唇叠合在一起,海兰纤长的向后一踢将房门带上,黑暗的室内只剩下嘴唇纠缠的吱吱声,和他们变得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张扬的大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着海兰娇嫩的肌肤,将她柔软白嫩的娇躯从单薄的睡裙中剥离出来。

    海兰用双手抵住他宽阔的肩头,小声道:“去冲个澡!”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今晚在清台山公路上冒雨抢险,然后又一路狂奔到这儿,现在身上的味道的确有些不雅,那啥做人还是要讲究一些。

    海兰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洗澡水,张扬脱下衣服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回想起刚才自己还在山路上抢险,一转眼已经来到了女主播的房内洗澡,一切宛如梦境,看来的驱使下人可以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些事往往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一双小手从身后抚摸着他肩头的伤处,张扬捉住她的小手,将她拉到自己的对面,水汽之中海兰娇美妩媚的面孔呈现出一种让人心醉的朦胧,张扬的大手插入她的秀发之中,轻轻揉搓着她的秀发,海兰明澈的美眸柔软的如同春水河的轻波,张扬想要撤开她刚刚穿好的白色纯棉睡袍,海兰柔声道:“我给你煮了面,吃些东西啊!”睡袍已经被张扬解开,她的美背向后靠在墙壁上,一种久违了的火热和充实进入了那片湿润,海兰臀部的肌肉下意识的收紧,双手用力缠绕住张扬的脖子。

    张扬的大手托起她的,让她将身体的重心完全放在自己的身上,海兰晶莹修长的缠绕在他的腰间,感觉到那种灼热的感觉仍然持续深入着,仿佛要进入自己的心里,她的鼻息变得越发灼热和急促,忽然埋下头去,嘴唇咬住张扬的肩头,她的感觉已经完全被张扬操纵和支配着,在张扬热情洋溢的攻击下,仿佛不断飞起在云端。

    海兰再也无法克制内心的感觉,她不敢叫,可是却无法宣泄这种极度的快意,嘴唇咬紧了张扬肩头的肌肤,张扬压着她白嫩的娇躯身体的肌肉猛然绷紧。

    海兰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不!我不在安全期”可是现在说这种话根本阻止不了箭在弦上的张大官人,她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娇躯颤抖着抱紧了张扬,默默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灼热袭来,过了好久,方才如梦初醒般睁开美眸,不无幽怨的看了张扬一眼道:“小坏蛋,当真想把我害死!”她从张扬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就地蹲了下去。

    张扬看到她古怪的动作不禁笑了起来。

    海兰红着脸斥道:“笑什么,给我滚出去!”

    张扬点了点头,退了出去,赤身的坐在沙发上,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看到海兰愁眉苦脸的走了出来:“真是麻烦,这会儿到哪儿去买药啊?”

    张扬心中暗笑,我张大官人给你的东西岂是你想蹲就蹲出来的,抓住海兰的手臂让他坐在自己的双腿之上:“害怕搞出人命?”

    海兰红着脸儿点了点头,刚才漏点上头,什么事情都忘记了。张扬笑眯眯道:“要不要我用内力帮你逼出来?”

    海兰只当他胡说八道,啐道:“你能不能不说混账话?”

    张扬微笑道:“我发现自己说真话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相信,放心吧,我用内力已经将灭活,你不会怀孕的。”

    海兰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张扬抚摸着她的俏脸轻声道:“刚才为什么没有陪我去医院,怎么说我也是你救命恩人啊!”

    海兰又羞又恼啐道:“还说呢,你刚才手上沾了红花油到处乱摸,我一路之上差点没被折腾死了。”

    张扬大笑起来。

    海兰挥拳在他头上轻轻打了两下,想想这厮真是自己命中的灾星。

    张扬将海兰拥入怀中,他能够感觉到他和海兰之间尽管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是海兰却始终向他封闭着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建立在之上,建立在彼此的需要之上。

    海兰躺在张扬的怀中,她喜欢这种安全而温暖的感觉,今晚之所以她会为张扬营造这样的机会,从根本上是因为她渴望被保护被关爱的感觉,可是上的充实却无法代表一切,漏点过后内心之中仍然感到空空荡荡,她清楚的意识到,张扬不属于自己,就像自己不会属于张扬一样。

    “姐,我想时常见到你!”

    “每天定时收看春阳夜新闻。”海兰微笑答道。

    张扬笑了起来,他双手交叉放在脑后:“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认识你的时间越久,就感觉到越不了解你,你是个神秘的女人。”

    黑暗中海兰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她轻声道:“你想了解我?”

    张扬点了点头。

    “知不知道有句话,距离产生美,我想这句话对你我很适用,一旦你了解了我的一切,也许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待我,所以你没必要了解我,我也不需要你的了解。”海兰的语气很淡漠。

    张扬内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挫败感,虽然海兰鲜活的在他怀中如此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可是他却感觉到海兰从未属于过自己,这样的感觉让张扬很愤怒,所以他马上表现在行动之中,他要通过身体彻彻底底的征服这个女人,不是哪位女作家说过,通往女人心灵的是那啥嘛,现在张大官人就走在通往海兰心灵的道路上,有点路堵咱不怕,谁让咱是预备党员呢

    海兰不知道这厮心里打得算盘,可是面对张扬漏点四射的攻击,海兰可以暂时抛却心中的烦恼,虽然这种温暖和充实只是刹那,可是对她而言这已经足够

    

    有月票的兄弟姐妹继续顶起来!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爷的女人不容亵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