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二章县里来了考察团(2)

    骂完王博雄,李长宇气也顺了,居然要了顶安全帽去工地上看看,他这兴致一来,所有人都得跟着,谁曾想刚进入工地这雨就下了起来,所有人都没带伞,只能护着李书记跑到临时指挥部中去避雨。

    这指挥部本来就小,一下涌进来十几个人,显得更是狭窄局促,李书记坐在张扬的办公桌前,饶有兴致的看着玻璃台板下压得一个大字——忍!这是张扬从清台山上下来后被陈崇山勾起了写字的兴致,随手练笔之作,可张大官人随便一出手,那就是不凡。

    李长宇也是个书法爱好者,看着这个字是越看越爱,他转向王博雄:“谁写的?”

    王博雄接力般望向张扬,张扬笑道:“我写着玩的,李书记若是喜欢拿去吧!”

    李长宇还真没想到这厮居然写得出这么好的一手毛笔字,真是有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其实人家原来就会,只是过去没露这一手罢了。

    李长宇笑道:“小张啊,你胆子.不小啊,竟敢公然行贿,不怕我让纪委主任好好修理修理你!”这句话明着是责怪,可谁都能听出其中的欣赏和爱惜,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原本压抑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可就在这当紧儿,不知哪位下面的口没封住,突然放了一个响屁。放就放了吧,这屁还奇臭无比,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有个通气的时候,李长宇自然不会追究,可心里却要骂这位屁放得真不是时候,他站起身走出门去,向张扬招了招手。

    张扬也巴不得出去呢,跟着李书.记走出了指挥部,剩下的人没有得到李书记的召唤,只能强忍着滔天的臭味呆在指挥部里,心里响起一个共同的声音,麻痹的,这谁啊!当然只有那位放屁的主儿不会责骂自己。

    外面的雨还在下,李长宇和张.扬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门廊下,李长宇意味深长道:“小张啊,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眼看雨季就要来了,月底前完工还要保证质量,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张扬大声道:“李书记放心,我一定认真努力完成上.级领导交给我的任务,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不会辜负人民的期望,不会辜负国家的期望,不会辜负我党的期望。”

    李长宇望着张扬假惺惺的面孔,心中暗笑,狗日的.进入官场没几天,快他修炼成精了,目光落在门廊前的一块石头上,从屋檐上留下的雨水不停滴在其上,石头的中心已经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小窝。李长宇微笑道:“有空帮我写四个字,水滴石穿!”

    张扬仔细品味着李长宇的话,这四个字应该是.在提醒着自己什么。

    李长宇道:“年轻.人,凡事要讲究一个韧字,只有坚韧不拔才能攻无不克!”

    张扬目光一亮,李长宇显然在利用眼前的情景提醒自己,任何事不一定要采用过激的手段,也未必达到一步到位的效果,无论对待工作还是对待敌人,都要有水滴石穿的功夫,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李书记这厮教我记仇啊!张大官人不知不觉又想歪了。

    李长宇的桑塔纳开进了工地,刘海涛打着伞下来,跟他同来的还有黑山子乡副乡长兼纪委主任于秋玲,两人来到李长宇面前,于秋玲有些不安的向李长宇汇报道:“李书记省道上发生了点事情,因为下雨部分路段发生了滑坡,有五辆汽车发生了连环相撞事故,所以产生了路堵现象,我看今晚恐怕无法通车。”

    李长宇确信没有人员伤亡,这才放下心来,低声道:“眷着手修复出事路段,做好滞留司机乘客的安置工作。”

    于秋玲恭敬回报道:“乡派出所的警力已经出动了,现在乡里正在组织人手着手车辆救援工作。”

    里面的那群人听到动静,一个个总算逮到机会了,从气闷无比的房间内走了出来,王博雄当然是最关心事情进展的一个,事情发生在黑山子乡,又偏偏是在县领导下乡视察的时候,他可不敢怠慢。

    张扬现在的政治嗅觉明显敏锐了许多,从这件事上他马上就觉察到了什么,这可是一个表现的大好机会,他马上主动上前:“王书记,反正现在工地也无法开工,我组织工人成立抢险队伍,争褥将省道的险情排除!”

    李长宇目光一亮,望着神情激昂的张扬,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温暖,他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现在的张扬和那时的自己几乎拥有着同样的上进心,不过自己做得更为谨慎低调,而张扬却做得如此坦然直白,自然有急功近利之嫌,不过考虑到他的年纪,眼前的一切又可以用年轻热情勇敢冲动来解释。

    王博雄重重点了点头:“好!张扬,去吧!”

    王博雄当然明白自己送出的又是一份政治人情,李长宇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博雄一眼,他忽然明白了,张扬的政治历程必然要比自己走的顺畅,比自己走的更加的迅速,至少在春阳的范围内,没有人会愚蠢到去为难张扬,因为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张扬的背后是自己。

    李长宇忽然想起新近听到的一个流言,说张扬是自己的私生子,这件事还是葛春丽给他说的,李长宇微笑望着张扬在雨中远去的身影,他的两个儿子性情都有些沉闷,像极了他这个老子,可骨子里却秉承了他们母亲朱红梅那彪悍的基因,这样的性情李长宇是无论如何不敢将他们引入仕途的,所以为他们安排好了日后的道路,双双送入大学的校园,至于以后的发展,李长宇也会尽量避免他们进入官场。

    李长宇转向王博雄:“博雄同志,咱们一起去现炒看!”

    王博雄身为黑山子乡的一把手肯定要去现场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县委书记李长宇会主动邀请自己同行,一时间激动地有些手足无措了,李长宇已经在刘海涛的雨伞下钻进了桑塔纳的后座。

    王博雄慌忙来到副驾坐了,于秋玲原本是跟着刘海涛过来的,她本想也跟进去,可看到王博雄临上车前意味深长的眼神,马上又打消了主意,人家领导和领导之间也是需要空间的。

    

    桑塔纳冒雨在山路上行进,刘海涛的驾驶技术虽然很好,可是在山路上仍然不敢有丝毫的疏忽,车速放得很慢。

    李长宇道:“博雄同志,黑山子乡最近出了不少的事情啊!”

    王博雄后背不禁冒出了冷汗,他满脸惭愧,主动检讨道:“李书记,这都是因为我工作不够到位不够细致的原因,我正在检讨自己,以后尽量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

    李长宇的目光望向窗外,外面的山山水水一片朦胧,这样的景色忽然让他产生了一些虚幻的感觉,在春阳他已经做到了极致,不错,他已经成为春阳县的权利巅峰,正是因为如此,他感觉到自己欠缺动力,不知不觉中有些变得老气横秋了,他可能本来就是为了斗争而生的,只有斗争才能让他感到内心深处的漏点,只有斗争才能够让他产生澎湃的动力,他的心中已经对江城产生了向往,那里才是他全新的舞台,那里才是他未来斗争的开始。

    李长宇的沉默带给王博雄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短短的半分钟在他简直是度日如年。上级对下级的威压根本不要摆出太多的姿态,随便一个眼神,一段沉默已经让下位者惶恐不安。

    李长宇道:“这次人大刘主任过来主要是为了检查你们乡的奄情况,县里已经初步确定了两名乡长的候选人。”

    王博雄明白了,这次奄是幌子,县里要空降两名乡长下来。

    李长宇道:“至于乡长方面”他停顿了一下。

    王博雄心想郭达亮当选乡长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要不县里何必让他当什么副乡长,因为坐在前面,他一直都是转头面对着李书记,他相信李书记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沉默,每一次停顿都是饱含深意的,李书记的这次停顿,王博雄理解为人家在等待着自己的意见,王博雄低声道:“达亮同志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几件事的处理上都十分的妥当,在老百姓中的口碑也很不错”

    李长宇忽然打断王博雄的话:“你觉着于秋玲同志怎么样?”

    王博雄愣了,彻彻底底的愣了,他知道人家县委书记不会平白无故提起于秋玲的名字的,看来所有人都领会错了,郭达亮只是一个代乡长,所谓代理也就是个过渡作用,过渡到奄那一天就算他的使命完成了,没他事儿了,县里早就定下了于秋玲成为乡长的继任人选,王博雄顿时感到自己很无知,在政治上自己就像一个懵懂的少年,上面的心思的确太难琢磨了,他们基层斗得不亦乐乎,可是人家早已暗度陈仓,从上层搞定了这件事,王博雄内心感叹着,看来人不能只看表面啊,于秋玲平日里表现的谨小慎微,与世无争,对乡里的争斗采取坐壁旁观的态度,想不到关键时候一击即中,王博雄甚至都能想象出郭达亮知道这个消息该会是怎样一副痛苦的表情,政治啊!麻痹的不带那么玩儿人的啊!王博雄都有些同情郭达亮了。

    李长宇低声道:“税务局的葛育才同志就要退了,我想提名你做他的接替人!”

    王博雄一颗心刚刚到了低谷,此刻又被升到了九霄之上,他只差没笑出声来了,眼里的笑意和兴奋那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李长宇说完就闭上了眼睛:“记住要保密啊!”,其实他对王博雄所有的印象都是通过张扬而来,给他的总体印象,王博雄此人很听话,而且眼皮子够活,李长宇虽然即将升迁,可是春阳是他的根据地,他轻易还是不想放的,在职权的范围内,他要在适当的部门安插自己的嫡系,之前他已经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动作,至于这个税务局局长的确是没有太合适的人选了,选来选去,似乎只有王博雄最为合适。

    王博雄不敢打扰李书记的休息,转过脸去,脸儿通红,双目明亮,心底此刻涌出的那不仅是感激啊,眼泪全他都是眼泪!

    山体滑坡的地方位于春阳到黑山子乡的中途,距离平时长途车习惯性抛锚的小商店不远,从山顶滚落的石块正好砸中了一辆客货,引起现场五辆汽车的追尾世故,幸亏没有人员伤亡,那辆客货的车厢都被沙石掩盖起来,轮胎全都爆裂了。

    李长宇和王博雄这边刚到,那边张扬就带着他的抢先敢死队坐着手扶拖拉机赶到了,乔四手下的这帮农民工一个个都是魁梧彪悍,相比派出所所长周良顺带来的那五名单悲力,张扬这边的二十名壮汉显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从气势上完胜对方,张扬开始在现场指挥,因为追尾的汽车中还有一辆长途客车,所以滞留在小商店内的有很多人,李长宇在王博雄的陪同下去给受困群众发表了一统热情洋溢的讲话。随后赶来的乡宣传干事朱川,用摄影机拍下这感人的一幕,李书记亲临抢险第一线,这可是春阳新闻的头条。

    然后王书记,未来的春阳税务局局长很慷慨的表示要解决受困群众的吃饭保暖问题,目标理所当然的选在了小商店中,小店老板对县委书记可能不感冒,可对这位黑山子的土地爷却是十分的买账,老老实实捐献出库存的挂面和鸡蛋,连自家的厨房也被乡里无偿征用了。李长宇拍了拍小店老板的肩膀:“好同志,我会让县里宣传你热心助人的精神。”

    小店老板却现实得很:“那啥帐怎么算”

    当着李长宇的面,王博雄的面子实在有些下不来,冷笑道:“毕老三,瞧你那觉悟,回头我让乡里给你送个锦旗!”

    毕老三咽了口唾沫,乡党委书记既然发话了,他自然不敢再提什么钱,锦旗?麻痹的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

    

    嗯呐,一整天一张月票没涨啊,有能力的兄弟请订阅,支持医道,章鱼努力一个月,您两块钱就搞定了,恳请支持!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县里来了考察团(1)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