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章只缘身在此山中(4)

    双倍月票还剩下12小时,大家手中还有月票的投一下吧!

    三人将盗墓贼损坏的坟墓重新填土,张扬看了看这座坟墓,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有些好奇的问道:“这就是您说的那座古墓?”陈崇山拍了拍道:“这座坟里埋得是清台山最有名的悍匪安大胡子!这些盗贼应该做过一番调查,想从安大胡子的坟里挖出一些宝贝来。”

    李信义怒道:“世风日下,这些鸡鸣狗盗之徒着实可恨,真该敲碎他们的骨头,把他们抛到荒野中喂狼!”

    张扬暗笑,这位老道爷可没有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言语中的杀气比起自己还要重一些。

    李信义的目光刚巧在这时向张扬望来,从张扬的表情上,他觉察到了什么,向陈崇山道:“你孙子吗?别说长得跟你还真有点像。”

    陈崇山斥道:“李信义,你那张.破嘴就不能消停一会儿,这是我的一位知己小友张扬,书法上的修为比我还要高!”陈崇山当然是自谦的说法,李信义当然不会相信,点了点头道:“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陈崇山又叫住他:“明天雪儿带她.的几位朋友去观海台看日出,你不要无理取闹啊!”

    李信义又回头看了看张扬,笑.了起来:“我明白了,是你孙女婿!”一句话把陈崇山给惹火了:“滚蛋!”

    老道士留下一串笑声,转眼间已经消失在竹林深.处。

    张扬由衷赞道:“真是一位高手!”

    陈崇山笑道:“他精神上受了一点刺激,平时就喜欢.胡言乱语,六十多岁的人了,从建国起就在清台山上守着那座破破烂烂的紫霞观,文革的时候,有红卫兵上来破四旧,结果二十多名冲上山来的红卫兵被他一人给全部打了回去。”说起李信义的英雄往事,陈崇山显得颇有兴致。

    张扬心中不觉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还真看不.出,这老道士和自己居然有着如此相似的经历,想当初他刚刚来到黑山子乡的时候,也是赤手空拳击倒了下清河村的四十多名乡民,说起来还是自己更威风一些。

    陈崇山之所以.刚才交代李信义,是因为担心他那个疯疯癫癫的脾气,万一性子上来了捉弄这几个小辈,岂不是十分的尴尬,所以还是先给他打个预防针的好。

    第二天一早,外面还是漆黑一片,陈雪就已经起来,左晓晴和她一起醒了,反倒是洪玲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起床,外面张扬听到动静也迅速爬起,推了推陈国伟,陈国伟痛苦不堪道:“让我睡吧,我累死了,这日出我是不看了。”看不出这厮和洪玲还真有一些夫妻相。

    陈崇山已经在院子里砍柴,多年的山居生活让他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

    看到张扬他们三个,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紫霞观后面的观海台是看日出最好的地方,快去吧,迟了就错过这难得一见的景色了。”

    从他所居住的石屋到紫霞观还有三里左右的山路,倘若在平地这段距离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这是在深山之中,再加上这段路途是青云峰最为险要的道路,最陡峭的地方接近九十度的直角,落脚处都是在山崖上凿出的石窝,幸好崖壁上有铁索作为防护,陈雪对这里的道路十分熟悉,走在最前面。左晓晴走在中间,张扬在后面搀扶着她,对张大官人来说,这是个和左晓晴亲密接触的大好机会,一会儿扶住左晓晴的纤腰,一会儿托住她的香肩,到后来胆子大了一些,居然开始用手去承托左大小姐挺翘丰满的臀部,可惜手掌还没有碰到目的地,左晓晴就已经感受到后面袭来的热力,反手就是一个掌,啪!地一声打在张扬的手背上。

    脆响声吸引了陈雪的目光,她从前方转过头来,左晓晴也转过身去,美眸之中流露出又羞又怒的神情。张大官人一脸的无辜:“打我干啥?”

    左晓晴柳眉倒竖,可是这厮刚才的那个揩油动作的确没有得逞,俏脸儿一昂:“谁让你不老实来着?”

    陈雪冷冷扫了一眼张扬,目光中充满鄙夷之色,然后继续向上爬去。

    张扬这个郁闷,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说得自己吧,他叹了口气:“我可什么都没干!”

    左晓晴转过俏脸,唇角却偷偷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我这叫提前预防犯罪的发生!把你罪恶肮脏的思想消灭于萌芽之中。”

    张大官人低声感叹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过左晓晴的预警机制果然起到了效果,张扬的禄山之爪再也没敢放肆的伸出去。

    

    紫霞观名气虽然大气磅礴,可实际上只是破破烂烂的五间石屋,外面围着一个大院子,大门倒是有些气派,据陈雪介绍说,这座石门是宋朝那会儿就有了,不过张扬看石门上的三个字倒是新刻上去的,而且从字体风格上一眼就看出,紫霞观三个字是出自陈崇山的手笔。

    紫霞观破破烂烂,大门敞开着,老道士李信义不知去了哪里,因为张扬和陈崇山都没有提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陈雪并不知道张扬已经见过了李信义,轻声介绍道:“紫霞观内有位信义道长,是我爷爷多年的之交好友。”

    他们三人直接从道观走了进去,穿过道观,走出后门就是一座平台,前行五十米左右,就看到一块突出的巨石横卧在山崖之上,这块石头就是观海石,这时候东边的天空已经隐隐现出鱼肚白的颜色,黎明就要来临。

    他们三个爬到观海石上,晨雾将观海石浸润的湿滑无比,张扬第一个走了上去,又伸出手把左晓晴和陈雪拉了上去,两位女孩儿的手掌都是细软柔嫩,可是感觉却明显不同,陈雪的手掌如同她的表情一样冰凉,而左晓晴的手掌如同一块温软的白玉。握着两位美女的纤手,张大官人不禁回想起大隋朝那会儿左拥右抱的情景,恍惚间有些分不清现在究竟是今生还是前世,晨风轻拂,一团白雾将他们三人包裹在云雾之中,举目望去四周景物一片朦胧。

    两位女孩同时下意识的握紧了张扬的大手,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女性天生的柔弱让她们想要寻找一种温暖的庇护,张扬引着她们在观海石的前方坐了下来,放开了陈雪的小手,右手却仍然紧握着左晓晴的纤手,晨雾把他们的面孔变得朦胧而神秘,看似近在咫尺,却又生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只有两人掌心的温度如此真实如此亲切,说不出的温馨宛如融入咖啡中的方糖一点点一丝丝浸润开来。

    青灰色的天空越来越亮,终于现出朦胧的淡紫色,藏在云雾后的紫色一点点转为深红,从深红又变幻为橙色,朝阳从云海之中静静浮出来,柔和的光芒沉浸在淡紫色的雾气中,云层的边缘被描绘出金蛇一样的闪光,随着太阳的不断升起,整个天地变成了色彩缤纷的瑰丽世界,四周涌动的云霞闪烁着绛红色的光彩,过了一会儿,红日终于挣脱了云层的束缚,光照云海,五彩缤纷灿若锦绣,万道金光驱散驱云散雾,远方的山峦也被染上了诱人的玫瑰色,金光在山峦的边缘跃动。

    太阳变得晶亮耀眼,火一般鲜红,火一般强烈,不知不觉群山都已经被她照亮,云海也在太阳的光芒下燃烧起来,迅速的消退。

    潮起潮落,人间不知多少春秋,张扬也沉浸在这日出云海之美,重生之后,他还是第一次产生了这种超然物外的出尘感觉,想起黑山子乡的官场生涯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

    左晓晴的美眸湿润了,有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和大自然离得如此之近,触手可及,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自然之美,她的手用力握紧了张扬,在这一刻她感觉到可以放下所有的矜持,所有的顾虑,真真正正的去感受张扬带给她的温暖,带给她的感动

    陈雪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宛如山茶花般俏生生站立于崖前的古树下,闭上双目,静静倾听着山风与松柏的低语。

    

    超然和现实永远不可能同时存在,虽然相隔只是一线之间,可是永远都存在着取舍的定义,直到回到山下,左晓晴和陈雪都还保持着那份超然的心态,可张大官人却已经完完全全回到现实中来。

    原本他想将左晓晴一行送回春阳,可是突然发生的一件事却打乱了他的计划,红旗小学重建工地停工了,身为这次重建工作的总指挥,张扬必须眷处理这个问题,这关系到他以后的政绩,和他日后的发展息息相关。

    张扬把左晓晴一行送上了长途汽车,又专门给司机交代了几句,现在往返春阳和黑山子的长途司机少有不知道小张主任的,业内已经有了一个传言,宁惹乡委书记别碰计生主任,人家乡党委书记是个讲道理讲原则的人,那计生主任却是个争强斗狠蛮不讲理的角色,不是有句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嘛!

    左晓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笑得阳光灿烂的张扬,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舍,她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拉开车窗:“张扬,要注意身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千万不要蛮干!”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左晓晴的关心让这厮很是受用,清台山之行显然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从左晓晴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张扬知道,自己距离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长途车扬尘而去,张扬抽了抽鼻子,心里也因为左晓晴的离去感到有些发空,看来自己的确是有些陷进去了,想起红旗小学的麻烦事,张扬很快就忘记了这定点的失落感,开着面包车直接来到了现场工地。

    工地之上空空荡荡,除了一个负责看料的工人,其他人全都不知去向,吴宏进看到张扬从车里下来,慌忙跑了过来,苦着脸道:“张主任,那些工人全都不愿意干了。”

    “为什么?”

    “他们说上次被砸伤的两个工友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赔款,而且这个月的工钱也没有发下来,所以”

    张扬一听就火了:“他们的工资发不下来干我屁事?找他们老板啊!”,他很快就回过味来了,这件事十有是林成武折腾出来的,麻痹的,行啊S然敢给老子来这一套,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林成武呢?”

    吴宏进叹了口气:“他家在县城,周六就回家了!”望着空空荡荡的工地,吴宏进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张主任,工程进度拖不得,如果安老先生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样子,恐怕他一定要发火的。”

    张扬冷笑了一声,走到现场指挥部中往林成武家里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林成武也不在家,这孙子摆明了要跟自己作对。

    张扬闭上眼睛想了想,果断作出了一个决定:“小吴,明天让林成武和他的那帮工人给我滚蛋,马上给我联系新的工程队。“

    吴宏进愣了,十分为难的说:“张主任,这工程队的事情是乡里定下来的,合同都签下来了,咱们要是单方面撕毁合同,岂不是让林成武得了理去?”

    “林成武算什么?跳梁小丑而已,老子都没心情玩他!”张扬提起这厮就有些火大。

    今天还会有更新,请大家把手中剩下的月票投给医道官途,过了晚上零点活动就截止了,急需支持,谢谢!

上一篇:第三十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3)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找**我就满足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