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章只缘身在此山中(3)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火速求援!

    陈崇山道:“你评论的如此精到,想来在书法上的造诣非浅,不如你写几个字,让我这老头子欣赏欣赏!”姜是老的辣,陈崇山让张扬评了半天,好胜之心也被他吊起,他倒要看看张扬是真的有些本事,还是个光说不练的绣花枕头。

    张扬谦虚道:“珠玉在前,我怎敢班门弄斧!”

    陈崇山笑道:“只是切磋,绝无他想!”

    张扬看到盛情难却,再加上心中早有卖弄之意,这才点了点头。

    陈雪去房内取了宣纸和笔墨,在石桌上铺好毡垫,准备好之后,张扬拿起毛笔,缓缓闭上双目。

    陈崇山露出欣赏之色,需知想要写一幅好的书法作品必须要心无旁骛,年轻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尤为难能可贵。

    在洪玲和陈国伟看来这厮是在装逼。

    在陈雪看来张扬这个人变得越发的深不可测。

    在左晓晴看来,她深深为张扬感到担心,不知为何,她在意张扬的荣辱,在意张扬的成败,所有人中,她是最紧张的一个。

    张扬终于睁开双目,他在宣.纸上笔走龙蛇,写下了一首古诗——冠军临瀚海,长平翼大风。云横虎落阵,气抱龙城虹。横行万里外,胡运百年穷。兵寝星芒落,战解月轮空。严刁息夜斗,辛角罢鸣弓。北风嘶朔马,胡霜切塞鸿。休明大道暨,幽荒曰用同。方就长安邸,来谒建章宫。

    陈崇山看到张扬下笔的气势,运.笔的酣畅,已经知道眼前的少年在书法之上造诣不凡,他仔细望去,却见宣纸之上鸾漂凤泊,龙飞凤舞,字里行间一气呵成,如长江大河延绵不绝,虽然在笔力上比起自己稍欠火候,可是延绵不断的酣畅笔意无意更胜出自己一筹。

    洪玲、陈国伟两人对书法一知.半解,可是饶是如此,张扬带给他们的震撼也非同猩,陈雪更是吃惊到了极点。

    左晓晴俏脸含笑,她见到过张扬太多的神奇,看到.张扬如此表现,芳心之中倍感欣慰,仿佛张扬的荣耀就是她的荣耀一般。

    张扬一气呵成写完了这首诗,以左晓晴和陈雪的.见闻,她们想不起这首诗出自何人手笔。

    陈崇山赞道:“好字!小友好字啊!”

    张扬谦虚道:“火候比陈老先生差了不止是一点.两点。”他说的倒是实话。

    陈崇山笑道:“一.幅好的书法作品,单单有笔力是不够的,这就是为什么王右军泼墨一生,却只有《兰亭序》独秀于林。正如小友所说,只有笔意笔力全都达到巅峰之作才能称为珍品。”

    张扬笑道:“我这可不是什么珍品,贻笑大方了!”

    陈雪道:“珍品虽然称不上,我看上品肯定能够算上!”

    左晓晴也点了点头道:“两幅字的风格看似相同,不过仔细一看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老先生的字苍劲古朴,如同山崖遒劲之松,张扬的这幅字酣畅淋漓,就像山间延绵不绝的流水。”

    陈雪笑道:“晓晴姐这么一说,真的有很大不同呢!”

    陈崇山欣赏的点了点头,低声赞道:“真是后生可畏,我这个老头子在山里面呆久了,却不知道外面的天地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陈雪道:“这首诗出自何处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

    张扬微笑望着陈崇山。

    陈崇山知道张扬多少有些考校自己的意思,淡然笑道:“这首诗冷僻了一些,写诗的又是一个大奸臣,所以你们不知道也是再正常不过。”他停顿了一下解释道:“这首诗出自隋朝杨素所写的《出塞》,我们所熟悉的只是唐宋诗词,隋朝只是历史中的一个短命王朝,对于他的历史和文化,自然不会像唐宋那般熟悉,不过杨素此人虽然祸国殃民,还是有些本领的,他是一代名将,大隋朝的天下有他的一份汗马功劳,身为武将又能写得出一手好诗,也算得上文武双全了。”

    张扬这才真正意识到陈崇山的博学,却不知这样一位博学人物,为何要隐居于山野之中?

    时间尚早,陈崇山主动承担了做饭的任务,让陈雪带着他们几个去石屋后面的竹林游览,到底是年轻人,他们短暂休息之后都已经恢复了体力,后面竹林如海的风景让他们叹为观止。

    张扬虽然来到黑山子乡已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是从没有真正抽时间游览过清台山,他也陶醉于眼前的美景之中,难怪陈老爷子会在这空寂的深山中一淄是几十年。

    左晓晴指着前方不远处道:“那里好像有建筑嗳!”

    陈雪解释道:“那儿是一片废弃的石头房子,过去清台山有山贼的时候,那是他们的老巢!”

    几个人都被勾起了兴趣,让陈雪带着他们到山寨看看,等到了地方,方才发现昔日的山寨只剩下断壁残垣,只有一些水槽和石磨能够看出过去的一些痕迹。

    陈雪又道:“真正美丽的风景要数青云峰的日出,想看日出的话,明天一早就要起来,我带你们过去。”

    左晓晴第一个举起手来,对于自然她有着近乎狂热的迷恋,陈国伟和洪玲两人望了望远处的峰顶,心中却都打起了退堂鼓,明天能不能起来再说吧。

    

    夜晚,陈崇山在院落中升起了一堆篝火,晚饭后,他们围坐在篝火旁聊天喝茶,陈崇山的知识极其渊博,从清台山的历史讲起一直讲到了现在,洪玲听得哈欠连天,左晓晴却是听得津津有味。

    陈崇山看到洪玲的样子,不禁笑道:“都早些去睡吧,明天一早让雪儿带你们去看日出!”

    陈崇山的石屋有里外两间,里面的那间给了三位女孩子,外面的那间他们几个住,安排好了之后,他们正准备入睡,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犬吠之声。

    陈崇山微微一怔,他披上棉袄,从墙上取下一杆双筒猎枪,低声道:“你们先睡,我出去看看!”

    陈雪有些担心道:“爷爷!”

    张扬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去,多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陈崇山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向陈国伟交代道:“插好门!千万不要随便出去,晚上山里野兽多!”

    陈国伟吓得脸色都白了。

    张扬走出门口之时,听到左晓晴关切的声音道:“张扬,小心啊!”

    心中一股暖融融的感觉在荡漾,张扬轻轻嗯了一声,拿着手电筒跟随陈崇山一起离开了石屋。

    月光很好,陈崇山示意张扬把手电筒关上,沿着山路向石屋后方的竹海走去,狗叫声就是从那儿传来的,走到半路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飞快的跑了过来,走进一看原来是陈崇山养的那条大黄狗,陈崇山拍了拍黄狗的脑袋,黄狗转身在前面为他们两人带路。

    借着月光可以看到陈崇山凝重的表情,张扬隐然觉察到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低声询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陈崇山压低声音道:“竹海里面有一座古墓,最近有一伙人好像盯上了这里!”

    张扬点了点头,跟着陈崇山沿着陡峭的山路向竹海走去,夜色浓重,寂静中透着那么一股冷清,山路非常崎岖,夜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罩在人的身上,让人的心头感觉到莫名的沉重,清冷的夜风呼啸吹过,山林发出低沉的叹息,竹林的方向,一道闪光射到外面来,陈崇山停下了脚步,确信那道闪光只是无意朝向他们,这才低声道:“果然有人来了!”两道花白的浓眉紧皱在一起。他拍了拍大黄狗的身子,示意大黄狗留在这里,和张扬两人悄然向竹林摸索过去。

    陈崇山长期生活在山林之中,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张扬虽然有一身武功在身,可是他也知道隐藏武力的必要,不到紧要关头,他才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实力呢。

    两人藏身在竹林中,透过缝隙向前方望去,却见竹林正中亮着一盏灯火,四名男子正在那里挖掘者什么东西,陈崇山双目迸射出愤怒的光芒,他正要挺枪冲出去,却被张扬阻止,因为张扬发现,竹林之中除了他们这两拨人以外应该还有人隐藏在这里。

    张扬的耳力极强,在诸多声响的干扰中仍然清晰的把握到那沉稳的呼吸声,呼吸声悠远绵长,这名潜伏者一定身怀武功,张扬循着那轻微的呼吸声望去,竹林幽深遮住了他的视线,虽然如此张扬还是判断出对方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在十米左右。

    陈崇山并不知道张扬为何要制止自己,他想问,却看到张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四名男子还在热火朝天的挖掘着,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一道黑影从竹林中闪电般冲出,以惊人的速度来到那四名盗墓贼的身前,那四名盗墓贼看得真真切切,那人满头白发,看不清他本来的面目,身穿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袍,从竹林中猛然现身,宛如鬼魅一般,吓得几名盗墓贼惊叫着向竹林外逃去,可是那黑袍人的动作更快,一拳已经重击在一名盗墓贼的后心,那盗墓贼惨叫一声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没等他从地上爬起,黑袍人一脚已经踩在他的右臂之上,静夜中听到喀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盗墓贼的手臂竟然被他硬生生踩断。

    几名盗墓贼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可是那黑袍人动作实在太快,兔起鹘落,已经将三名盗墓贼尽数击倒,盗墓贼的手灯也在惊慌中丢掉,冰冷的月光投射在那名黑袍人惨白如纸的面孔上,他的脸上哪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四名盗墓贼吓得连反抗都忘记了,挣扎着跪倒在地上:“大大仙放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不敢了”

    “滚!”

    几名盗贼听到这山鬼放过了自己,相互搀扶着没命的向竹林外跑去。

    张扬并不相信这是什么山鬼,从黑袍人的出手和动作来看,他应当是个高手,真是想不到这清台山中居然藏龙卧虎。

    那黑袍人忽然转过身来,望着张扬和陈崇山藏身的方向,冷冷道:“不用藏了,出来吧!”

    张扬这才知道对方也已经发觉了自己的存在,陈崇山冷峻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信义兄,想不到你还有装神弄鬼的本事。”

    山鬼这才撩起了满头的白发,很熟练的在头顶挽成了一个发髻,用木簪插了进去,也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这老头儿已经耳聋眼花,想不到这么点动静还是把你惊动了。”原来这位山鬼根本就是青云峰顶紫霞观的道士,他姓李道号信义,法号紫霞真人,他也是一个人守着那座破破烂烂的道观,和陈崇山称得上是邻居了。

    李信义之所以装扮成山鬼的样子吓走那些盗墓贼,主要是不想多惹麻烦,一次把他们吓得胆寒,让这些盗墓贼再也不敢前来。

    张扬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能够这样结束最好不过,陈崇山毕竟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住在这里,若是让他出面得罪了这些盗墓贼说不定以后会招来报复,装神弄鬼本来就是道士的强项,李信义刚才装扮山鬼的样子几乎把张扬他们两个骗过,张扬想起李信义狠辣的出手,虽然换成他可能会做得更过分,不过想想李信义毕竟是一个出家人,怎么现在出家人不讲究慈悲为怀了吗?

    

    还有24小时双倍月票活动就要结束了,章鱼恳请各位书友援助,将月票投给医道,让本书在一月月票的争夺战中不要败在起跑线上!

上一篇:第三十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2) 下一篇:第三十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