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七章风水轮流转(2)

    大吼一声,俺要月票!

    会后,张扬被王博雄叫到了办公室,简略的把电视台的处理结果告诉了王博雄,王博雄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他看来有李长宇在背后撑腰,就算是春阳电视台也不会不给面子,他低声道:“很好,这件事处理的很恰当,下个月县里就要召开人大代表会议了,在此期间,这些不必要的曝光还是能免则免。”说完他话锋一转道:“这次见到李书记了没有?”

    张扬摇了摇头,王博雄的内心掠过一丝失落,这并没有逃过张扬的眼睛,张扬心中暗笑,我见不见李长宇屁事,这王博雄投机钻营的心思也太渴了点。

    王博雄之所以打听李书记的事情是因为他惦记着升迁呢,召开,县里的很多部门都要发生变动,而且这次会议可能是李长宇担任春阳县县委书记的最后一届会议,对很多人的意义都很重大。看到张扬并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王博雄心里有些急了:“小张啊,你看有没有机会安排我和李书记一起坐坐,黑山子乡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想当面向他解释解释。”

    张扬何许人物,还能看不出王博雄的真正心思,淡淡笑了笑道:“王书记放心,我会眷安排!”,对他来说安排李长宇和王博雄见面还不是小菜一碟,只要他开口,对于这种并不违反原则的事情李长宇会拒绝才怪,不过王博雄想见到李长宇无非是为了挪动挪动,他想得到好处,首先要让张大官人心里舒服才行,到目前为止王书记表现的还算中规中矩,不过张大官人对干部一向是本着严格要求的态度。

    张扬最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马上把话题扯到了计生办没有财务权的问题上,他想要财权其实并不过分,毕竟计生办想要开展工作没有钱是寸步难行的。

    王博雄听到张扬的要求显.得十分为难,他并没有马上答应张扬的要求,而是说:“这件事我需要考虑考虑。”

    张扬道:“乡里的计生工作成绩不.好,反映到县里也会影响整个乡党委乡政府的形象,王书记,其实我说需要的无非是一点儿财权,有了钱我才能更大限度的调动各村妇女主任的积极性,你知道的,黑山子乡这么大,单靠我一个人计生工作根本开展不起来,现在计生办也只有两个人,难道要我带着小魏去漫山遍野的抓超生孕妇吗?”

    王博雄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张扬道:“你啊!你啊!虽然是为了工作,可也不能性子这么急啊!什么事情都要有程序,这件事涉及到很多的层面,我会在常委会的时候提出来。”

    张扬心中暗骂,乡常委会还不是你王博雄一个人.说了算,现在唯一敢跟你唱反调的胡爱民也被停职了,你跟我说上会,岂不是摆明了要敷衍我?

    王博雄并没有敷衍张扬的意思,只是张扬提出这.件事太过突然,又是要钱又是要人,虽然他是乡里的一把手,可总得要考虑一下啊,王博雄本来就没打算在黑山子乡这个穷乡僻壤长期干下去,这次县里召开人大会对他是个极好的机会,只要通过张扬搭上了李长宇的顺风车,就算无法被提升一级,也很可能换一个相对富庶的乡镇,想到这里王博雄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张扬的问题上并没有任何犹豫的必要,反正已经在这厮面前做了好人,既然做好人干脆就做到底,何必惹他人不痛快呢?

    有了这个念头,王博雄微笑道:“要不这样,我让乡.财务为你划拨一笔专门用于计生工作的基金,这样就可以方便你们计生办的工作开展,至于人员方面,你可以考虑发展基层人员,毕竟现在到处都在提倡精简政府机构,我们总不能和国家的大政方针背道而驰。”王博雄这番话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他的身份不大不小也是个乡党委书记,而张扬只是一个正式编制都没有的计生办代主任,说是代主任,其实连个科员都算不上,抛开身后的李长宇,张扬这种人是根本入不得王书记法眼的。

    张扬道:“我看财.务科的吴宏进挺机灵的,我也不懂财务上的事情,不如把他调过来给我把把关?”

    王博雄微微一愣,随即就想到张扬之所以点吴宏进的名,可能是因为他和吴宏进住在一起的缘故,反正乡财务科人员众多,再加上财务科长刘金成一直都是胡爱民的人,王博雄想动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根本无需顾及他的感受,王博雄当惩拍案定论,划拨十万给计生办作为工作启动基金,吴宏进作为负责会计被一并调入计生办。自从将胡爱民成功拿下之后,王博雄的办事风格开始有点雷厉风行的味道,这种事说办就办,当着张扬的面给财务科长刘金成打了个电话。

    乡长胡爱民的突然被停职让刘金成正处于惶恐不安之中,现在接到了乡党委书记的命令,自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不但要办,而且保证要办得完美,办得周到,办得让王书记开心高兴。

    张扬虽然进入官场的时间不长,可是也明白政绩的重要性,他现在是的的确确想做出一些成绩,无论李长宇让他担任这个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的初衷如何,对张扬而言既然做了就要把事情做到最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张扬从王博雄这里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这才想起乡里批给他的两万块活动经费,电视台邢济民那里虽然遇到了一些小小的波折,可是还算得上顺利,除了吃住往来的费用外,两万块基本没动,他将这件事老老实实告诉了王博雄,毕竟张大官人要做个清廉的好官,虽然他对于官场的真谛感悟尚浅,可也知道想向上走得越远,就要做到清清白白不留把柄,贪污受贿,那都是鼠目寸光的人干的事儿,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占点便宜还成,可是涉及到政治性质上的问题,最好还是要保持头脑清醒,再说张大官人有一身的本事,也不缺那点银子,牛文强赔偿的一万块还在他兜里装着呢。

    王博雄对张扬的坦白还是很欣慰的,其实这笔钱张扬想吞没再容易不过,随便找个名目,弄点发票过来就能搪塞过去,可人家没那么干,证明张扬这个年轻人面对金钱的诱惑还是有自制力的,这也是一个国家干部需要拥有的最基本的素质。

    王博雄微笑道:“剩多少一并都划到计生办的启动基金上去,反正这笔钱也是你帮乡里省下来的。”王书记在张扬面前充分表现出一个领导人应有的气魄和胸怀,这让张扬对他生出了不小的好感,就冲在王博雄这么支持自己工作的份上,也应该考虑安排李长宇和他见个面了。

    

    张扬满心欢喜的离开了王博雄的办公室,刚刚回到计生办,还没有来得及将好消息告诉小魏,这边郭代乡长已经跺着八字步走了过来,郭达亮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了黑山子乡的代理乡长,虽说是代理,可毕竟由副转正也是早晚的事情,再说了,马上就要召开县人大会议,乡人大会议,只要做好工作,别说是转正,就算是成为乡党委书记也有可能,人在相应的位置会考虑相应的事情,郭达亮就是这一种人,当副乡长的时候,整天想着的是转正,现在当上了代乡长,就开始琢磨什么时候能把这个代字去了,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乡党委书记,看来人的总是无止境的。

    成为代乡长之后,郭达亮的腰杆前所未有的直了起来,他中年发福,肚子本来就有些大,现在看起来更是明显,不过看上去倒也有几分气派,很多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暗自奇怪,过去怎么没有发现郭乡长这么有派,仔细琢磨后方才明白,原来人家过去都是弓着腰的,看来做人低调真的有好处啊。

    郭代乡长自然明白周围人的酸葡萄心理,心中暗自得意,心说,都看到贼吃肉,谁看到贼挨打?如果不是过去摧眉折腰事权贵,怎有今日开心颜?老子这个代乡长是受出来的!不过郭代乡长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他忘不了,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全都要靠小张主任的及时提醒,如果没有小张主任的预警,现在被停职的恐怕是自己,当然他也不得不庆幸自己的运气实在好,不但有张扬这样的贵人相助,还钻了王博雄和胡爱民政治斗争的空子,否则这样的好事儿怎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郭达亮此前来张扬的办公室还说得过去,可在成为代乡长后仍然主动登门,充分表现了他对张扬的尊重,脸上露着谦和的笑容:“小张啊,我有件事找你帮忙,有空的话陪我出去走走。”

    张扬从来都是人家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人家郭代乡长肯屈尊下顾,自己怎么也要表示出相应的尊重,点了点头道:“有事儿也得放下,什么事能比郭乡长找我更重要?”

    郭达亮也觉着得了面子,原本满面红光的脸上更显得油光发亮,张扬跟着他出了乡政府的大门。

    出门后张扬才知道郭达亮喊他是去红旗小学工地的,对这位郭代乡长的做法,张扬一时间还摸不着头脑,心想这红旗小学的事情不是已经告一段落了吗?他又把自己拉过来做什么?

    郭达亮和张扬在红旗小学工地的土墩上站了远远看着工地的进展情况,低声道:“小张,现在县里把这个担子交给我,我有些力不从心啊!”

    张扬这才想起还忘了恭喜人家了,当下笑眯眯道:“郭乡长,我还忘了恭喜您高升了!”在郭达亮面前张扬并不拘束,这主要是因为在前些日子的乡政府斗争中,张扬始终扮演着郭达亮恩人的角色,自然也以他的恩人自居,面对郭达亮他比对着王博雄还要随意的多。

    郭达亮叹了口气道:“有什么好恭喜的?小张啊,咱俩不是外人,这儿只有你跟我,你别把我当成代乡长,我也不把你当成代主任,咱们有什么说什么,哥俩儿好好聊聊。”

    郭达亮的这句话让张扬感到惊艳,这厮居然能用代乡长代主任准确切入他们之间的共同点,然后自降身份和他以兄弟相称,这样的人物必须具备兼备睿智和无耻两大特点,张扬也不客气:“那郭乡长,你有啥话尽管直说!”

    郭达亮丝毫没有觉着他有犯上的嫌疑,低声道:“胡乡长是怎样被停职的,你应该比我清楚,这红旗小学现在就是黑山子乡的雷区啊,安老刚才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乡里,说近期要从香港过来,他要看看红旗小学的重建情况,这件事对我而言就是一座压在心头的大山,更像一个定时,他老人家来到这里,只要看到重建工作有任何的不满意,恐怕我这个黑山子乡的代乡长,连屁股都没坐热就要被人赶下来。”

    他转向张扬,双目中充满殷切之色:“小张,我想让你担任红旗小学建设总指挥一职。”

    张扬愣了,双眼瞪得滚圆,我x,老子怎么说都算是你的恩人,你狗日的不知恩图报就罢了,没想到你居然倒打一耙,合着这定时你不想要,就想丢我头上,老子长得好欺负吗?

    郭达亮看到张扬的神情就知道他一准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慌忙解释道:“我没有想往你身上推卸责任的意思,这个总指挥落在我身上是个定时,那是因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就算我做得再好,也是份内的事情,自然谈不到什么工作成绩,假如我有任何的差错,就会被无限放大,而你就不同了,不但王书记欣赏你,而且你是一个年轻富有朝气的干部,你是预备党员,你是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可是我看过你的人事档案,你并不在编,恕我直言,正因为你特殊的身份才决定你最适合担任这个职务,你想想红旗小学重建的事情虽然可能招来安老的不满,也存在着让他满意的可能,假如他满意的话,那这次就是大功一件,对你来说这就是政绩!”

    张扬听到政绩二字内心不由的一动,不能不承认这政绩对他的诱惑力的确很大,有了政绩他就可以转为正式编制,有了政绩就可能从预备党员转成正式党员,有了政绩他就可能从黑山子乡计生办的代主任转成正式主任,甚至可能更进一步,张扬已经开始觉得郭代乡长正在向他送上一份无形的厚礼了。

    郭达亮低声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安老不满意,大不了你甩手不干,你现在的身份游离于体制边缘,就算是上头怪罪下来,也拿不出惩罚你的具体方案,等安老离开春阳,风头过去,你换个地方一样可以重新开始。”郭达亮还有一层深意,他已经知道张扬的背后是县委书记李长宇,把张扬拉下水,等于和这厮一起坐在了李长宇的大船上,万一真有什么事情,最后还有李长宇照顾不是。

    张扬审视着眼前的郭达亮,老狐狸,麻痹的,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都说政坛是个磨练人性的地方,连乡里的一个基层干部都已经修炼成精,张扬对自己的仕途之路更增添了几分惊喜几分期待。

    郭达亮看到张扬仍然没有点头,他不失时机抛出诱饵道:“下月县里召开人代会,我会想办法帮你活动个代表名额。”

    张扬由衷感叹,过去还以为郭达亮的政治修为远远逊色于王博雄和胡爱民,现在看来此人只不过是因为职务的限制一直保持低调罢了,其人的眼光不可不谓老辣,比起王博雄和胡爱民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涉及到的范围很广,乡里为了对安老先生有个完美的交代,这次可谓是不惜血本,要将当年安志远投资修建的十多座红旗小学全部整修一遍。假如做好了这件事,绝对是一个拿得出手的政绩,比起抓几个超生孕妇造成的影响可要大得多,张扬似乎看到有一条康康大道在自己的眼前蔓延开来,虽然这件事的确有些风险,可是通过郭达亮的分析,张扬看到对自己还是利大于弊,张大官人暗暗想到,就算是糖衣炮弹,老子把糖衣扒下来,炮弹给你打回去!

    

    月票咋就不涨呢,看来要开单张拉票了!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风水轮流转(1)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突发事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