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六章再乱一次!(2)

    左晓晴显然还在生张扬的气:“有事快说,我还要去写病历呢!”

    张扬笑了笑,变戏法般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玫瑰花,虽然是一支,可这支玫瑰却是蓝色的,在九十年代初的春阳县城十分少见。

    左晓晴虽然还想装出冷若冰霜的样子,可眉头却已经舒展了起来,心里宛如放入了一颗方糖甜丝丝的慢慢浸润开来,双手却仍然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没事送花干什么?我可不敢收!”大户人家的闺女就是矜持。

    张扬伸手将左晓晴的右手从兜里拉了出来,然后将玫瑰花塞到她的掌心,微笑道:“那些玫瑰太俗气,这朵玫瑰花才像你,高贵大方,楚楚动人,目空一切,孤芳自赏!”

    左晓晴忍不住笑骂道:“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好话!”拿着那支蓝玫瑰凑在鼻翼上闻了闻,秀靥之上呈现出让张扬惊艳的羞赧之色。

    “你手上的伤好了吗?”

    张扬扬起自己的掌心:“早好了!”

    左晓晴诧异于他的恢复速.度,掌心居然连刀疤都看不到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是联想起这厮一身出神入化的接骨神功,对付这点皮外伤应该不在话下。

    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那那啥晚上一起吃饭?”

    左晓晴却摇了摇头:“不了,我表哥.来了,晚上约我吃饭,我答应他了。”说完这句话,左晓晴又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向他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的感受,难道我对他左晓晴俏脸发热,甚至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张扬挠了挠头:“那我只能回去.了。”他只是随口说说,其实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没有返回黑山子乡的汽车了。

    张扬的失落被左晓晴看在眼里,她小声道:“上次你.说要请我去清台山玩”

    张扬内心涌起无限欣喜,望着左晓晴因为羞涩蒙.上红晕的俏脸,望着她低垂的黑色睫毛,他若是再不明白就是一个傻子,张扬用力点了点头:“对了,明天是周六,要不我等你一起走?“

    左晓晴轻轻嗯了一声:“明天早晨七点我在长途.汽车站门口等你!”

    “一言为定!”

    左晓晴已经红着俏脸向办公室逃去。

    望着左晓晴优.美的背影,张扬猛然原地腾跃起来,这厮的弹跳力太强,差点脑袋没碰到天花板上去,招来周围一片错愕惊奇的眼神,张大官人讪讪笑了笑,夹着尾巴逃入电梯中。

    还没有走出医院大门,张扬的传呼响了起来,上面留着两个没有署名,小字:“走好”

    海兰打这个传呼的时候心情是极其矛盾和复杂的,在中午分手之前她一直都是抱着和张扬从此保持距离的坚定信念,可是当她回到家中看到张扬遗忘在阁楼中的皮衣,看到倒在地上的酒瓶,脑海中就不觉浮现出昨晚的疯狂一夜,她甚至无法相信昨晚的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

    她对张扬的确有些好感,可好感不等于爱,她需要的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而不是张扬这样热血冲动的少年,海兰试图给他们之间的关系明确一个概念,最后却徒劳无功,也许是寂寞使然,也许是孤独作怪,昨晚的一切只能是月亮在波心的投影罢了。

    海兰舒展了一下手臂,拿起遥控,打开音响,飘荡出克莱德曼略带伤感的钢琴曲,一个女人,一个空间,享受那份独特的孤独,品味那种淡淡的忧伤,海兰闭上眼睛,她似乎找回了那个熟悉的自己。

    门铃打断了海兰的沉思,打开房门,却看到张扬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

    海兰因为惊诧而微微张开了嘴唇。

    “我忘了东西!”

    “我知道”海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张扬拥入宽阔温暖的怀抱中,热吻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身上,海兰辛苦经营的那份坚持瞬间就被张扬的热吻融化,他们相拥出一个支点。海兰的身体软得要瘫软下去,用脚关上房门,双手勾张扬我脖子,在他耳边低轻声道:“要我!”张扬一把抱起海兰轻盈的身子来到她的卧室,把她往床上一抛,近乎粗鲁地扯开她上身的衣服,海兰雪白的胸脯暴露在他眼前,夕阳的余晖透过薄薄的窗纱投射在她的娇躯上,两点嫣红在柔光中发出令人心悸的颤动,张扬扯下包裹着她娇躯的牛仔裤,扯下小小的白色三角裤,然后全身的力量落在海兰的身上。

    海兰叫了一下,闭上眼体会张扬略显粗暴的进入。不一会儿,她俏脸通红,喘气连连。身体也逐渐调整好节奏,适应了张扬狂野的进攻,她大声呼唤着快乐即将来临,她柔嫩的娇躯在张扬的身下扭动,使劲抬娇躯逢迎着他的攻击,张扬知道她身体最深处的尽头充满了渴望。于是越发用力的发起冲击,莫大的快感让海兰的娇躯发出一阵阵的痉挛,她甚至发不出声音,徒劳的张开嘴唇,一口口如兰的气息被张扬的体重挤压出来,一双美到极致的雪白,竭力分开,然后屈起,曲线玲珑的小腿玉足用力勾住张扬的背臀,张扬清晰的感到海兰的深处变得越来越灼热,他发出一声低吼,用力抓紧了海兰的双手,海兰拼命扭动着雪白的yu体,像是濒死的挣扎,两人用力厮磨着,似乎要榨尽对方身体内的最后一滴水分

    张扬趴在海兰的身上,用身体覆盖住她,他们的身体似乎已经融合在一起。海兰眼神涣散地看着他的脸,鼻息微弱,几不可闻,张扬捧住她的面庞,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含住她香软的小舌头,轻轻吮吸着,吻了好久,海兰才恢复了些许的体力,开始无声回应着他。

    张扬的手指在海兰的秀发上打着卷儿,仍然滞留在海兰体内的那部分又悄然复苏,海兰觉察到了那种灼热和充实,抱住张扬压在了他的身体上,轻轻律动,渐渐变得迅速而狂野,就像草原上美丽的女骑手,胸前的两团如同白鸽般颤动,张扬的大手包容住这两只白鸽,然后顺着她腰身诱人的曲线落在她的丰臀之上,掌心的压力让海兰和他变得更加亲密无间,海兰的娇躯极度后仰,胸前的成为海拔最高的两点,夜幕悄然降临,两人的剪影如同暴风雨中紧密相连树的枝桠

    不知为何开始,也不知何时结束,夜色深沉,两人的身体仍然纠缠在一起,张扬轻轻抚摸着海兰的面孔,却发现她流泪了,张扬将海兰的娇躯团抱在怀中,用体温给她慰藉,海兰哭得却越发伤心,过了好久,她才止住内心激动的情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去洗澡!”

    “我也去!”张大官人想要欣赏芙蓉出水的香艳场面。

    海兰微笑摇头:“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儿等着,我真是受不了你了”红着俏脸,嫩白的身子轻盈的逃了出去。

    张大官人感到一阵骄傲,任何男人都希望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被女人肯定不是?

    海兰偎依在张扬的怀中,站在天台上,仰首遥望夜空,天鹅绒般的夜幕深沉悠远,群星拥簇着明月,而明月正被几缕若有若无的薄云缠绕,一阵清风,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明月挣脱了薄云的羁绊,明月的光辉彻底展露了出来,月光就像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静谧的小城,抚摸着海兰业已安宁的内心。

    “真美!”海兰孩子般感叹着。

    “不如你美!”张扬的口鼻埋在海兰湿润的秀发中,贪婪的闻着她诱人的发香,他灼热的呼吸让海兰感到颈后一阵,娇笑着转过身来,柔软的身子却被张扬的压在阳台的护栏上。

    海兰白嫩的手指轻点了一下张扬高挺的鼻梁,微笑道:“凡事不可过度,否则会很伤身体的。”

    张扬笑道:“我有护体秘技,这种事非但不会伤害身体,还会延年益寿呢。”张大官人可没有吹嘘,早在大隋朝那会儿他就自创了一套用来保健强身的方法,就是简单的双修之术,若是男女同时修炼,不但可以增进欢好的兴趣和持久力,还对身心大有裨益,他已经决定适当的时候把这个方法传给海兰。

    海兰自然以为他在胡说,虽然感觉到张扬身体的那部分又开始昂首一望何其尊也,可是她娇嫩的身体经过连场征战之后,却再也经不起他的伐挞,美眸之中流露出羞赧的乞怜之色。

    还好张扬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捏了捏海兰的俏脸,牵着她的手,在天台的椅子上坐下,海兰坐在张扬的双腿上。

    张扬对着她细腻晶莹的耳垂轻声道:“我爱你!”这句话是他从电视上学来的。

    海兰芳心跳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些许的感动,可随即却格格笑了起来,她转身看着张扬,就像看着一个淘气的孩子。她揉了揉张扬的短发,笑道:“傻小子,这句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你的眼神中根本没有任何的深情成分,你对我有好感,有,却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深爱。”

    张扬有些气闷的看着她。

    海兰道:“我不爱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可能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停顿了一下她又道:“一个连自己都不懂得爱惜的女人又有什么资格去爱别人。”

    张扬默默品味着她这句话潜藏的真正意义。

    海兰搂住他的脖子:“以后你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姐姐,永远不要再说那个字好吗?”

    张扬有些为难道:“不说那个字可以,可是把你当成我的姐姐却是做不到,要是真那样,咱俩岂不是了”

    海兰红着俏脸狠狠揪住他的耳朵:“就知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张扬手臂稍一用力,让她的身躯贴紧了自己,附在她耳边道:“姐,要不咱俩再乱一次?”

    海兰心头被他叫的一阵酥软,摇了摇头:“我跟你说正经的,以后不许你去单位找我,这里也不可以!”

    “为啥啊?”张大官人忽然有种见不得天日的感觉。

    海兰美眸之中流露出极其复杂的神情,张扬敏锐的察觉到其中掺杂的痛苦,他明白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而海兰的秘密显然不想让他知道,而他也不想继续追问下去,更紧的拥抱着海兰的娇躯,充满爱怜道:“姐,想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海兰将俏脸贴在张扬的胸膛,不知为何她对张扬忽然生出些许的亏欠感,小声道:“你也是”停顿了一下,小手轻轻握住了张扬狰狞坚挺的那部分,含羞道:“我又想了”

    张扬用鼻尖顶住她的额头:“那咱俩就再乱一次”

    “嗯”

    虽然历经一夜狂乱,张扬清晨起来的时候还是精力十足,海兰四肢无力的躺在床上,黑发散乱在雪白的肩头,绽放出让人触目惊心的妩媚,慵懒的目光看着张扬:“这么早就走?”

    “上午要返回黑山子,再晚就来不及了!”张扬穿好衣服,来到海兰身边,海兰雪白娇嫩的手臂已经水蛇般勾住了他的脖子,娇艳的嘴唇凑在他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一路顺风!”

    张扬的大手却突然探入被窝内,手指准确无误的探入了两腿间的湿润,海兰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尖叫,连忙捉住了张扬那可恶的大手,红着脸儿斥道:“还不快走?”

    张扬笑眯眯收回手指,凑在鼻子前闻了闻:“真香!”

    “恶心死了l滚!”海兰笑骂道。

    张扬俯下身去,大嘴捉住女主播的嘴唇用力亲了一下,海兰又勾住了他的脖子,娇嫩的舌尖已经主动送了上来。此时床头的闹钟忽然响了起来,两人分开之时都看到彼此目光中荡漾的漏点,时间已经是六点了,张扬想起和左晓晴的约定,只能压制住内心的yu火,刚刚走到门前,却听到海兰娇柔道:“张扬!”

    张扬猛然一回头,宛如猛虎下山般向床上扑去

    十万火急求月票,眼看被前面越拉越远,章鱼只能求助于各位读者了,这本书原来就有点先天推荐不足,咱再不能后天月票不良了,这两天也更新了三四万字了,章鱼的努力大家应该看得见,多少用月票鼓励鼓励啊,继续沉默下去,也就没有前三的机会了,别吝惜手中的那一两张月票,陪着我一起爆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