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六章再乱一次!

    求月票!

    邢济民离开以后,海兰这才回过脸来,看到张扬一脸得意的样子,禁不住笑道:“小张主任果然好本事,这么困难的事情,你一出马顿时迎刃而解。”

    张扬笑道:“是人家识时务,我可没威胁他!”他并不知道邢台长之所以低头,全都是因为忌惮海兰的缘故,任何男人都喜欢在女人的面前展示自己的能量,睿智如张大官人也未能免俗,能让邢济民在海兰的面前向自己低头,让他感到赚足了面子。

    海兰看着张扬微笑不语,张扬流露出的得意让她从心底感到欣慰。

    张扬提出邀请道:“我请你吃饭,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很普通的一句话在海兰的耳中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味道,她居然违心的没有拒绝。

    午饭两人在明珠宾馆内吃的,张扬本想要瓶酒,可是被海兰婉拒,张扬笑道:“不喝也好,酒能乱性!”

    一句话让海兰的俏脸红了.起来,她轻声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两人靠窗坐着,午后的阳光从窗.格中投射进来,落在身上暖融融的好不舒服,海兰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笼罩上一层美丽而朦胧的金色光泽,张扬凝视着她,由衷称赞道:“你真美!”

    “你真虚伪!”海兰反唇相讥道,她.品了一口清茶,小声道:“刚才见到你和邢济民说话的样子,我才知道这世上的男人一个比一个虚伪。”

    张扬的大手伸了出去想要握住海兰的小手,海兰.却机敏的逃开,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和张扬亲昵的样子。

    张扬的手落了空,讪讪地笑了笑:“上去坐坐?”

    海兰摇了摇头:“不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让张.扬下面的话不知如何继续,他实在无法理解,按理说他和海兰之间发生昨晚的事情后,两人应该亲密无间,无所不谈才对,可是怎么感觉比原来还要生分许多?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海兰自然觉察到了张扬情绪上的微妙变化,可.是她清醒的意识到必须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张扬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而她却要做一颗拒绝融化的冰,冰与火的相逢注定是两败俱伤,在她的眼中张扬太年轻,年少轻狂的他甚至想要将整个世界踩在脚下,而她却已早就看透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倘若可以选择,她宁愿将自己冰封。

    “我还要上班!”海.兰起身告辞,张扬淡淡笑了笑,落寞的表情无法掩饰内心中的失落。

    电视台的事情已经解决,张扬这次的任务就算顺利完结,他本想和杜宇峰一起返回黑山子乡,可临走之时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他决定去县人民医院看望一下被人打伤住院的前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徐金娣,张扬到黑山子乡以后,工作一直还算顺利,至少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对他还是十分关照的,可是他对计生工作从何抓起却还是懵懵懂懂,不过在乡政府和下清河村民一战,让小张主任的恶名传遍黑山子乡,就目前来看上缴的罚款比起过去已经有了本质上的提高,可张扬依然没有任何见到工作成绩的喜悦感,毕竟这罚款全都进了乡政府的财务帐户,自己的计生办只是落了一个骂名而已。

    徐金娣作为前任领导,对黑山子乡的计生状况要比自己了解得多,张扬这次一是为了探病,二是为了从徐金娣口中了解一些情况,更重要的是,他想顺便去看看左晓晴,还别说,几天不见还真有点想得慌。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可这厮也不是一个专情的主儿,否则又怎会干出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事情,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是重生后张扬的梦想,两者权衡,好像前者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徐金娣住在县人民医院骨科,左晓晴恰恰在骨科实习。张扬拿着一束红玫瑰走进骨科病房的时候刚巧在走廊中与左晓晴相遇,左晓晴没想到他会出现,更没有想到这厮居然如此招摇的拿着红玫瑰过来,心中羞涩难耐,却又夹杂着一丝惊喜,咬了咬下唇,小声嗔道:“你干什么?现在是上班时间!”

    张扬笑了笑:“我来看徐金娣徐主任,她在几床?”

    左晓晴瞬间经历了从高峰滑入低谷的巨大落差,心里别提多失落了,望着张扬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自己不会去护士站问啊?”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咱俩不是熟吗?还是你带我过去。”

    左晓晴看了看他手中那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心中着实有些羡慕那个徐金娣,因为羡慕而眼热,因为眼热更看着这厮不顺眼,有毛病啊,居然给老太婆送玫瑰花,神经病,大傻蛋!左晓晴这边在心里骂着。甚至连张扬第一次给她送花的情景都想了起来,那朵花还是自己买给自己的呢,说起来真是没有面子啊!

    这时一个相貌清秀的小护士推着治疗车经过他们的身边,目光也自然被张扬手中的玫瑰花吸引了过去,不无羡慕道:“左晓晴,好漂亮的玫瑰花啊!”

    左晓晴又羞又急:“不是给我的!”

    张扬却笑眯眯看着那位小护士:“你好,石燕!”

    他能够叫这小护士的名字并不稀奇,毕竟人家胸牌上写着,可那口气热情的好像跟人家是老朋友一样,这就不能不让石燕奇怪了,她充满迷惑的看着张扬:“我认识你吗?”

    张扬笑道:“你的声音真好听,跟中央广播电台播音员似的!”

    石燕这才想起来上次有人打电话找左晓晴,就是自己接的电话,两人还聊得颇为投机,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形:“原来是左晓晴的哥哥啊!”

    左晓晴瞪了张扬一眼:“就他那德行!”左大小姐今儿气明显不顺,说出来的话都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她转身向前方走去。

    张扬和石燕对望,同时吐了吐舌头,石燕格格笑了起来,示意张扬还不赶快追上去。

    看到左晓晴生气,张扬心底却乐了,这证明人家在乎自己,比起午间海兰对自己流露出的冷漠和距离感,此时的左晓晴让张扬从心底生出一缕温馨,他忽然发现,自己原来也很在意别人的感受。

    左晓晴虽然有些生气可还是把张扬带到了徐金娣住院的房间。

    

    徐金娣在黑山子乡的人缘并不好,因其强硬的行事风格,被人戏称为黑脸主任,当然这也和她长得很乡土有一定的关系。

    张扬的来访让徐金娣多少有些意外,望着那一捧鲜艳的玫瑰花,徐金娣眼里露出的那是失望,在她看来,一捧鲜花远不如一篮子鸡蛋来的实惠。

    徐金娣的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工人,热情的请张扬坐下,又拿出他的红山茶给张扬抽,张扬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会,眼前徐金娣的模样的确有些可怜,两条腿都打着厚厚的石膏,脸上还有不少的伤痕清晰可见,当计生办主任当到这个份儿,也真够郁闷的。

    徐金娣没想到张扬那么年轻,跟张扬客气了几句,叹了口气道:“黑山子乡的计生工作不好搞啊,我这次差点把命都给打进去了。”

    张扬深表同情的点点头:“我虽然到黑山子乡时间不长,可是对这些乡民的蛮横也已经有所了解,徐主任受苦了!”

    徐金娣毕竟在体制中混了不是一年两年,当然明白张扬今天来主要的目的是向自己拳的,她并没打算保留什么,反正发生这件事后,就算八抬大轿抬她回去,她也不打算回那个民风彪悍的穷乡僻壤了。徐金娣道:“小张啊,我刚开始去黑山子乡主持计生工作的时候,也怀着极大的工作热情,想要把黑山子乡混乱的计生状况彻底改变一下,可是工作真正开展起来才发现,难度之大超乎我的想象,黑山子乡位于清台山中,地理情况特殊,乡民素质低下,别说是普通的老百姓,就是基层干部对计生工作也存在着排斥态度,工作中几乎处处都遇到阻力。”

    张扬道:“想要做好计生工作,的确需要其他部门的配合。”

    徐金娣愤然道:“不说别的,单单是乡派出所,每次有任务的时候,所长周良顺带头推三阻四,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一个妇道人家怎样去执法?”她对黑山子乡派出所存在着相当大的怨念,如果不是派出所工作不力,她也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

    张扬领教过周良顺消极怠工的本事,对徐金娣的愤慨表示理解,其实他这次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询问计生罚款的事情,耐心的听完徐金娣的牢骚,这才低声将自己的疑问说了。、

    徐金娣叹了口气道:“小张啊,原本咱们计生办是应该有一个单独的帐户的,计生款项专款专用,可是乡常委会议决定,计生款项要统筹管理,到后来就变成了我们只有罚款权,没有确认权,罚多少,最后上缴多少,最终的决定权都在乡里。”

    张扬低声道:“可是我们最起码应该有知情权。”

    徐金娣苦笑了一声:“乡财务不是会返给我们一个条子吗,那就是给计生办的交代,其实黑山子乡计生工作开展困难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缺钱,假如有钱,我们可以利用奖励措施鼓励村计生工作的积极性,开始的时候我曾经向乡里申请过一笔款项用于这件事,可乡里给的钱实在太少,起到的效果不大。”

    张扬不由得想起了刚到黑山子乡时遇到的下清河村妇女主任谢月娥,就是因为她才引出了后来下清河村村民围攻乡政府的一幕。

    这时候医生进来换药,张扬也趁机告辞,临走的时候,他留了两百块钱给徐金娣,徐金娣说什么不愿接受,最后张扬只能作罢,徐金娣对这个小伙子还是很有好感的,张扬临行前,又提醒他道:“小张啊,我现在才明白,单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跟一群人去斗的,有些时候做事跟做官根本就是两码事,想要做好事就做不成一个好官,可想要做好官,未必需要去认真做事。”

    徐金娣的话虽然朴素可是却令张扬心头一震,望着徐金娣神情黯淡的面孔,他忽然意识到这句话是徐金娣遭受重创之后对人生的感悟,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个作风强硬的黑脸主任了。

    

    张扬出门去找左晓晴,左晓晴在办公室内写着病例,高伟站在她身边笑着指点着什么,张扬对这厮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身为师长居然打起了学生的心思,简直是衣冠禽兽。

    “左晓晴!你出来一下!”

    左晓晴和高伟同时转过脸去,看到张扬,两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左晓晴是一种幽怨,高伟流露出的那是敢怒不敢言的矛盾表情。

    左晓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出去,张扬咧着大嘴阳光灿烂的笑着:“跟你说点事儿!”

    左晓晴点了点头。

    “左晓晴,病历还没写完呢!”高伟鼓足勇气,终于说出了一句带有战斗意义的话,毕竟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咱不能太怂。可他马上发现自己这是纯属自找难看,张大官人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我说高伟,你能不能把心思都用在钻研业务上?”

    满屋的实习生忍不住哄笑起来,高伟涨的满脸通红:“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再看张扬和左晓晴已经走了,高伟愤然拂了拂衣袖:“素质真是太差了!”这厮的阿Q精神运用的还是炉火纯青的。

    章鱼觉着目前的排名位置有点委屈医道了,我们的读者群虽然少点,可是全都是独具慧眼的精华啊,兄弟姐妹们,有月票的全部投过来,咱们怎么也不能比别人差是不是!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姐,我又想乱了!(3)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再乱一次!(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