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四章姐,我又想乱了!

    李长宇和杨守义交流后,马上给葛春丽打了一个电话,葛春丽知道结果后,立刻驱车去了爱神卡拉OK,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除了宋大明因伤被送到了医院,其他人仍然暂时羁留在这里。

    姜亮在一楼大厅正和牛文强两人面对面坐着,因为刚才的事情,牛文强只能暂时清场关门,看到葛春丽到来,两人同时迎了上去,姜亮的一颗心总算可以落地,这事儿总算有人顶了。

    葛春丽笑了笑:“姜亮,把杨志成带出来,我带他走!”

    “嗳!”姜亮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

    牛文强看着葛春丽,有些好奇的问道:“葛大队,那个张扬怎么办?”说话的时候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牛文强正想逐客却发现来人竟然是县委书记的司机刘海涛,有些惊讶道:“刘哥!您来玩儿?”

    刘海涛笑了笑:“不是,接人!”

    牛文强马上想到了事件的另外一位主角——张扬,他顿时明白了,今天的这件事已经说开了,大家各自走人,权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看了看狼藉一片的歌厅,牛文强心里不禁想骂人,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合着弄到最后我最倒霉。

    这时候吧台一个打扮俏丽的女孩儿走了过来,她是牛文强的助理林燕,拿着牛文强的大哥大走了过来,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春阳,大哥大还是个稀罕物,多数人还只是在港台警匪片中看到这个东西,牛文强接过电话,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走到大厅的一角。

    电话是他老爷子,春阳县财.政局长牛学东打过来的,牛学东也听说了儿子歌厅内发生的事情,先是问了问具体的情况,知道事情已经得到解决后深深松了一口气,低声叮嘱儿子道:“文强啊!既然做了好人就要做到底,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牛文强毕竟在老爷子身边耳濡.目染,再加上又在商场中打拼了多年,马上就悟到了老爷子话中的意思,恭敬道:“爸,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做好,您放心!”

    两方背后势力达成默契,可是.事件的直接参与者还是需要安抚的,杨志成接到老爹的电话之后,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仍然乖乖跟着葛春丽走了,现在剩下的只有张扬,李长宇让刘海涛过来把张扬带走,就是怕这厮不懂得见好就收,继续将事情闹下去。

    张扬看到刘海涛,已经明白这件事终究还是惊动.了李书记,整个过程中虽然他没有提过李长宇的名字,可是真正在这件事上起作用的还是李长宇,张扬跟着刘海涛来到隔壁的房间内坐了。刘海涛先是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杨志成那孙子真不是东西,活该教训他!”

    张扬淡淡笑了笑,早在姜亮赶到歌厅的时候,张扬.就已经意识到这件事的主战场已经从这里转移到了县委县政府大院,这事情的起因是巡警赵东亮认出了自己,张扬的适时收手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警察,那是因为他看到己方并没有太大的损失,而且这件事就算继续闹下去,最后肯定也要以和平收场,黑山子乡红旗小学失火事件让他学会了很多东西,官场之上最残酷的战斗往往是在背后进行,表面上打得热闹未必能够起到最佳的效果。

    刘海涛看到张扬没有表态,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低声道:“我说小张主任,这件事不如就这么算了,你妹妹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宋大明的两根手指头又让你给掰断了”

    张扬瞪了他一.眼,虽然当上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没几天,可是张扬已经学会以官威压人,不过拿捏的火候有些过了,在刘海涛看来,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好像在说,你他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话吗?刘海涛感到气闷,可是也只能把这口气窝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我他就是一车夫,心态,心态一定要摆正。

    张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低声道:“两个小女孩正在上高三,这样的事情对她们的心灵是一次残酷的打击和摧残,难道就这么算了?”

    刘海涛咽了口唾沫,他真是后悔,为什么要接下李长宇交给自己的这个差事,话说他也不敢不接下来不是?他苦口婆心道:“他们也有损失,不如这样算了”

    张扬不耐烦的闭上了双目:“我要赔偿!”

    “他要赔偿?”姜亮和牛文强异口同声道。

    刘海涛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

    姜亮也有些忍无可忍了,好容易这事儿达成了默契,这小子居然又旁生枝节,要赔偿也该他赔偿人家,宋大明两根手指头都被他给掰断了,他咬了咬嘴唇道:“我去找他谈!”

    牛文强却拉住他的手臂:“我去!”

    其实这件事原本轮不到牛文强去谈,可是他身为歌厅的老板,该出头的时候必须出头,和老爷子通话之后,他已经做好了息事宁人的准备,只要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内,他都会无条件接受。他实在是被这俩帮人马折腾的有点怕了,老子惹不起也躲不起,这钱我赔还不成吗?

    牛文强的态度多少有些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望着茶几上一叠厚厚的老头票,张扬马上就估算出这是一万块人民币。

    牛文强充满真诚道:“小张主任,这件事发生在爱神卡拉OK,作为歌厅的老板,我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真的不知道杨志成在包间里做这种事情,两位妹妹受了惊吓,我深感歉疚,这一万块,就当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能够补偿你们的损失。”

    张扬抓起那叠钞票收好,然后站起身拍了拍牛文强的肩膀:“放心,我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找你的麻烦!”

    牛文强心头这个郁闷呐,我x,你通情达理,怎么这钱拿得那么心安理得?合着你以为我是破财免灾来了,老子只是想息事宁人,这钱可是我帮杨志成赔给你的。可是他知道张扬的后台是谁,脸上当然不敢有丝毫的不悦,微笑道:“不打不成交,虽然我们的相识从不快开始,可是我希望以后能和你成为朋友。”

    张扬淡淡点了点头:“看缘分吧!”说完就离开了包间。通过这件事张扬认识到牛文强是个聪明人,他刚才所说的赔偿针对目标就是牛文强,妹妹在这里受到了欺负,依着张大官人的脾气应该把歌厅砸个稀巴烂这才解恨,当他意识到幕后的李长宇和杨守义已经达成了默契,就明白今天不可能继续追究杨志成的责任,所以一口恶气全都撒在了牛文强身上,好在牛文强懂得做事,拿出一万块,让张大官人稍稍气顺一些。

    

    张扬和海兰陪着两位女孩儿上了刘海涛的汽车。

    “去哪儿?”刘海涛轻声问。

    张扬本想把妹妹和陈雪送回学校,可是看到赵静惊魂未定的双眸,心中有些不忍,正考虑是不是送她回家的时候,海兰轻声道:“要不送送她们到我那儿,反正我家里宽敞。”

    张扬感激的看了海兰一眼,以赵静和陈雪现在的情绪,身边的确需要有个温柔细心的人安慰照顾,海兰无疑是眼前最合适的人选,于是就让刘海涛直接把他们送到了春宁小区。

    张扬并没有跟着她们上楼,而是让刘海涛带着他去附近的菜市买了些菜,这才重新返回了海兰的住处,敲了敲房门,开门的是陈雪,她刚刚洗过澡,齐耳短发湿漉漉的帖服在冷艳的俏脸上,明眸之中仍然是那副淡漠冰冷的神情,即使面对张扬也没有丝毫的暖意,身上穿了一套淡蓝色的家居服,稍嫌肥大了一些,看得出这身衣服原来的主人应当是海兰,微微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一抹白嫩的肌肤:“你来了!”她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任何的起伏,同样是刚刚经历了惊魂一幕,可是陈雪似乎并没有因为那件事受到太多的影响,如果硬要找出她的变化,只能是她看人时的目光更加的冷漠。

    陈雪给张扬的感觉并不好,虽然她长得很美,可是冰冰冷冷没有任何的人间烟火气,这样的气质在年轻少女的身上很难见到,仿佛她从未有过豆蔻年华的天真,也没有过青春明媚的欢乐。说起来今天这件事,赵静也是受了陈雪的连累,可以说是无妄之灾。

    陈雪接过张扬手中满满的一大包菜,不忘提醒张扬道:“换鞋!”然后转身走入厨房。

    张扬愣了愣,这丫头倒是不见外啊!里面传来赵静怯怯的声音:“小哥!”

    张扬抬起头,看到赵静也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家居服,双手插在口袋里惶恐仍未褪去的双目巴巴的看着自己,张扬笑了笑,换好拖鞋,可惜鞋柜里的拖鞋都是女式,对张扬来说显然太小,他来到赵静面前,捏了捏她的小脸,赵静总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拉着妹妹在沙发上坐下,轻声道:“海兰呢?”

    赵静指了指盥洗室,小声道:“洗澡呢!”

    张大官人一颗心很不地道的加速跳动了两下,假如这两位女孩儿不在,他都有破门而入的可能。

    赵静咬了咬嘴唇:“哥!我好怕”她双手紧紧搂住张扬的手臂,小脸贴在张扬的臂膀上,泪水又流了下来,张扬爱怜的揉了揉她湿漉漉的长发,低声道:“你放心,哥哥保证,这世上没有人敢欺负你!”

    赵静点了点头,眼圈儿红了起来,她这才发现张扬的皮衣已经湿透了:“哥,快找衣服换上,别感冒了!”

    此时海兰从盥洗室中走了出来,她的头发藏在白色浴巾内,白色纯棉浴袍笼罩住她玲珑有致的娇躯,白嫩的肌肤浸透了水份,仿佛半透明一般,俏脸上透出淡淡的红晕,敞开的领口处肌肤娇艳动人,隐隐看到她的诱人起伏,海兰看到张扬,脸微微有些发热,快步向卧室逃去,张扬的目光仍然追逐着她曲线柔美的小腿,感觉到自己的体温瞬间上升了起来。

    赵静也察觉到张扬目光的变化,轻轻摇晃了一下手臂,充满惊奇道:“小哥,你居然认识海兰!”

    “她很了不起吗?”张扬不以为然道。

    “人家可是江城市第一美女主播,大明星啊。”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在他的概念里娱乐圈就是风月场,明星再怎么大牌也是下九流,他起身向厨房走去,陈雪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真是看不出这冷冰冰的小丫头在厨房里居然是一把好手,赵静也走进去帮忙,厨房很小,张扬显然插不上手了,站在门口看着两个小女生忙来忙去,心中不觉产生了一种欣慰,幸亏今天自己去得及时,否则她们的命运还真难想象,望着两个可爱的女孩儿,张扬越发感觉到一种责任感,杨志成经过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接受教训,想起那几个卑鄙下流的纨绔子,张扬心中又升起了愤怒,他一定要让他们彻彻底底感到恐惧,再也不敢骚扰这两个可怜的小女孩。

    换上粉色家居服的海兰出现在张扬身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喂4来某人已经打算在这儿混饭了!”

    张扬转身笑了笑:“听说海记者开仓放粮,我闻到味儿就忙不迭的赶过来了。”

    “德性!”看到张扬一身湿漉漉的样子,海兰不禁摇了摇头:“去洗个澡吧,衣服扔出来,我帮你烘干了!”

    

    第一天上架,打劫兄弟姐妹的月票,月票多多,爽快多多,作为新书月票榜中收藏最少的一本,俺们要努力,情节继续精彩中,医道的读者,全部行动起来,我跟他们拼文章的数量质量,大家跟他们拼月票的数量,推荐的数量,咱们永不言败!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2)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姐,我又想乱了!(2)